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行天下

正文 第7章 男書記的女司機

書名:權行天下 作者:嫩草噴香 本章字數:367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2


胡雪峰在辦公室呆了會,就接到了游美麗的電話。

想到今天整個一下午,都跟古欣怡在賓館房間裡幾乎零距離的接觸不說,又把最重要的事託付給他,胡雪峰覺得自己肩上的膽子沉重而神聖,接到游美麗電話的時候,心情不覺得一陣激動,心想,這個妖女還真是給他打來電話,真是想女人,就來個漂亮妹子。也許游美麗比自己還急。

可是,她急的是什麼?總不能是要跟他做點什麼吧,即使是跟他做點什麼,胡雪峰今天也要向她跨出一步。

他按捺著焦急的心,淡淡地說:“游大美女,有什麼吩咐?”

游美麗悠揚地說:“胡大哥,我不給你打電話,你就不會主動跟我聯繫嗎?都是男人對女人主動的,可是我卻熱臉主動去貼你的冷屁股。”胡雪峰笑著說:“你貼的感覺好就行。”游美麗嘻嘻一笑說:“別說下道的話啊。胡哥,我今天可是推了所有應酬,就是要跟你見個面,你可別不給面子啊。”

胡雪峰沒有馬上答應,但這正是他希望的。游美麗是楊春光的司機,但楊春光絕不可能只讓她給自己開車,很有可能白天游美麗給楊大光開車,晚上楊大光開游美麗這輛美人的嬌軀,游美麗這個美女是讓男人銷魂的寶貝,楊大光絕不能就這樣放過她,而這又是游美麗甘心情願的,這是利益的交換。

想到這裡,胡雪峰就說:“你有什麼事兒非要跟我說啊?”

游美麗笑著說:“也沒啥事,就是想跟你這帥哥喝喝酒,聊聊天,另一個呢,我也想轉達我們老闆的意思,想讓你給你們的古大美女轉達幾句話。”

胡雪峰吃了一驚,難道楊春光讓游美麗轉達的幾句話,也是與入常有關的問題嗎?沒想到他們的司機竟然成了兩個書記之間的信使了。

胡雪峰馬上答應說:“好,美女的酒,哥一定會去喝。”

游美麗說:“我們各自從單位出發,在綏春城東服務區見面。”胡雪峰說了聲好,就掛了電話。出去打了輛車,前往綏春縣。

在綏春縣的十二個鄉鎮中,寧度和依河都在縣城東邊,寧度離縣城略遠些。大約十分鐘,就看到一個巨大的標語牌,上面寫著:綏春人民歡迎您。

胡雪峰給游美麗打了電話,告訴她他已經到了城東服務區等她,游美麗也說她馬上就到,讓胡雪峰打發走計程車,然後胡雪峰上她的計程車。胡雪峰給了車費就下了車,等著游美麗乘坐的計程車開過來。

等了幾分鐘,看到一輛計程車在他面前停下,一個風姿綽約的美女向他招呼道:“胡哥,上來啊。”

胡雪峰一看正是游大美女,笑著上了車,坐在游美麗的身邊。一股法國香水的香味飄進胡雪峰的鼻子裡,她的V型領口開的很低,隆起的部位很有幾分的霸氣,胡雪峰心想,這樣霸氣的前胸一定被不少男人揉搓過吧,要不然也不會這樣暴棚。游美麗也就二十三四,比他略小那麼一歲兩歲的樣子,按照正常的發育也不會這樣,除非做過隆胸手術。

胡雪峰在那上面給眼睛過了把隱,馬上轉移了目光說:“我們像是地下黨似的。”

游美麗說:“沒啥可笑的,我們是各為其主,不過,我們也可以交往啊?”說著就把手放在胡雪峰的手上,那意思明白的是讓胡雪峰把她的手抓在他的手裡。胡雪峰象徵性的握了一下,就把手搭在了車窗上。

游美麗問:“胡哥,你想吃什麼?”胡雪峰說:“這話我問你,你想吃什麼,女士優先,今天由我作東。”

游美麗笑著說:“這可不行,是我邀請你,我有話要對你說,你就聽我的好了,我們吃韓國料理怎麼樣?”胡雪峰說:“就聽你的安排。”

游美麗到底想跟他說什麼,有什麼話要他給古欣怡轉達,胡雪峰心知肚明。

開到鵲橋仙韓國料理店門口。

這家韓國料理店是綏春縣一座規格最高的料理裡,裡面的韓國飯菜非常正宗。

韓國料理在綏春縣流行,是韓劇《大長今》播出後,特別是朝鮮冷面成了男女老少眼中不可缺的美食。

胡雪峰望瞭望顯得高大上的店名,他不明白為啥游美麗會選擇這家飯店,難道她將他們兩人比作成了牛郎織女?

他可不想和她這個風騷粗俗的女人鵲橋相會。

“胡哥,你覺得這家店的名字起的怎麼樣?”游美麗嘻笑著問,她並不急於下車。

“不錯,看著有點象牛郎織女相會的意思,雅俗共賞,挺有意思。”

游美麗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她想說什麼?

胡雪峰希望她能直奔主題。一個沒有喝過多少墨水的女人竟然想玩風雅?實在太俗。

“唉,下車吧?”游美麗歎了一聲氣,

下了車,游美麗走在前面,她身材妙曼,加之走路

的姿勢,將渾圓的臀部微微上翹,從後面看,游美麗就像車展上的超模,在綏春縣絕對的無人能及。

據說游美麗出生在綏春縣最靠近俄羅斯邊境的一個鄉村,那裡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有幾分俄羅斯人的血統,那就是身材高挑,皮膚白皙,生性風流。因為和那邊只有一河之隔,通婚的人不在少數。游美麗是在楊春光有一次去邊境旅遊的時候看中的,被她迷人的風姿吸引了,就直接將她帶到了身邊,而且採用多種方法給她弄了個體制內的編制。

游美麗被楊春光從貧困山村挖掘出來給他享用,自然引來了不少的流言流言風語,無奈楊春光根基太硬,況且,官場風流之風日盛,最多只能當成人們茶餘飯後的一種談資,誰也不能拿他怎麼樣,楊春光一時為有個漂亮的美女給自己開車,一時間顯得牛逼哄哄的,有的人也只能是乾瞪眼,卻沒有他那魄力。

漂亮的女人早晚有一天會出頭的,不管從那個角度,都會有出頭的一天。被誰挖掘出來,也許就屬於誰,至少一段時間就是你的人。她游美麗絕不是只當個司機的人,一旦楊春光進入縣委常委,下步很可能就是副書記,那她到縣裡工作的機會,就不是什麼大事了。

游美麗對胡雪峰悠揚地說:“雪峰,怎麼不動地方,是被這個名字迷住了,還是被他嚇住了?”胡雪峰也挺了一下身子,在游美麗的手上輕輕地一拍說:“游美麗,你這大美女,我能跟你在這裡相約,我還怕什麼?今天可是不醉不休。”游美麗好看的眉毛一挑說:“這可是你說的,必須不醉不歸。”游美麗的小手在胡雪峰的手上輕輕地捏了一下,胡雪峰下了車,跟著游美麗走進一個小包間,游美麗脫掉了外衣,那鼓脹脹的前胸就半摞在胡雪峰的眼前,游美麗似乎顯擺似的,在胡雪峰的面前招搖著說:“是你點菜還是我點?”胡雪峰說:“還是你來吧,美女當然優先。”游美麗輕佻地一笑,說:“我是美女,你也是帥哥啊,咱今天晚上就是帥哥伴美女,鵲橋相會。”

游美麗很熟練的點了不少山珍海味,要了兩瓶飛天茅臺。給領導當司機,不光要會開車,點菜也是一門必不可少的手藝。只是,點這樣高檔的酒菜,少說一頓下來就得一兩千元,未免太奢侈了些。

“這是不是太浪費,我們只是兩人車夫而已。”

和游美麗在一起,胡雪峰總是把自己比作車夫,既是一種自嘲,同時也是對自己時運不濟的一種發洩。

名牌大學生當司機,真是他媽的不公平。

“這算什麼?他們當領導的能海吃山喝,我們就不行?你不要長他人志氣,滅我們威風。胡哥,自個得瞧得起自個才行。”

游美麗說著向他拋了個媚眼,特勾人的那種。

胡雪峰看到小妮子今天像是真在跟自己敞開的喝,說:“兩瓶白酒,還真想喝多啊?”

游美麗讓服務員出去,就對胡雪峰笑著說:“你沒聽說,酒是精華,幹我們這一行的平時都在侍候領導喝,即使偶爾有機會也不能喝,酒駕違法。今兒個,我老闆放了假,我們就爽一回怎麼樣?”

游美麗在這些鎮領導司機中的酒量眾所周知,她又為人爽快,真要喝起來,自己未必是她的對手。不過,今天既然她提出了要敞開肚皮喝,自己可一定得把握分寸,酒後吐真言,且聽聽她會說些什麼。

想到這裡,胡雪峰也就問:“你們的楊書記讓你說什麼?今天這樣大張旗鼓的讓你請我喝酒?不會是要挖我們古書記的牆角吧?”

游美麗笑了笑說:“你著急啥?今天這一晚上的時候間都屬於我們,我聯手機都關機了,任何人不許打擾。”

說完,她詭秘的笑笑,壓低聲音,好象擔心別人聽到似的問:“胡哥,今天中午你們的美女書記哪去了?我可看到你到處找她,後來是在哪裡找到的啊?我說,你們的古書記是真美,不過,也是真騷的那種。在我們綏春縣,那也是數一數二的了。”

胡雪峰看著游美麗那種顯得神秘而妖冶的臉蛋,心想,這搔比美女司機,這是要打探古欣怡中午宴會上離席的行蹤?難道古欣怡中午和藍寶國的事兒,不會被楊春光知道吧?如果是這樣,那可壞事了,古欣怡的如意算盤是讓楊春光退出競爭,可一旦自己的把柄被人家捏住,她就只有哭的份了。

胡雪峰雖然不動聲色地看著顯得得意的游美麗,但心裡也忐忑不安。隔牆有耳,藍寶國老母親壽宴,一個作為東道主的縣委書記玩失蹤,也確實不象話,再猴急也不在乎那會功夫?沒辦法,男人最可怕的就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古欣怡也真是的,要拿下藍寶國也不會選個合適的時候,當自己當作賀禮送給藍寶國,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和他雙雙離席。

這不是作死的前奏?

有些事情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