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行天下

正文 第21章 車上不方便

書名:權行天下 作者:嫩草噴香 本章字數:248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2


車開進一條鄉村公路,路面不平,古欣怡的臀部畢竟剛受了傷,經受不住顛簸,她將身子輕輕的靠在胡雪峰身上,抹在屁股上的蘆花味也飄了出來,當著古欣欣的面,胡雪峰不能作的太明顯,卻又不能將古欣怡的身子推開,這一雙姐妹,簡直就像是兩株。

胡雪峰叮囑司機車開慢些,古欣怡心裡就想,這個年輕人心還真是很細,她又一次對胡雪峰表現的滿意。

古欣欣摘下耳機對胡雪峰說:“8月18號在綏春縣舉辦首屆全國林產品豐收慶祝大會,我們準備了一台大型節目,我是舞臺總監,怎麼樣,你有沒有想法哪天去看看我們的排練啊?”

胡雪峰看著古欣欣期盼的眼神,說:“我是個缺少文藝細胞的人,只會開車,我看還是不去湊這個熱鬧了。”

古欣欣哼了一聲說:“是嗎?不過,你除了會開車,還有一樣事會幹,你沒有意識到嗎?”說完,她回頭看了看古欣怡,哈哈大笑起來。

胡雪峰還明白古欣欣笑什麼,古欣怡首立即就回過神來,就從後面擰了一下古欣欣脖子說:“你個該死的欣欣想說什麼?我沒告訴你不許再提那件事了嗎?”

胡雪峰這才知道古欣欣是想說,他還會給領導屁股上上藥。

這個該死的丫頭,果然是個厲害角色,胡雪峰心想,沒准什麼時候,他就會落入她手中。

車子開出十多分鐘,就是一大片清澈的湖水,幾座亭台錯落其中,這就是綏春縣有名的仿唐建築大唐宛了。

古欣欣說:“我在前面下車,胡雪峰,你的手機號我已經存在手機裡了,我有事找你,你可別不接我電話。”胡雪峰讓司機停了車,古欣欣就下了車,車子繼續向寧度的方向開去。

車上沒有了古欣欣,古欣怡就自在了好多,她重新將身子依在胡雪峰身上,幾乎整個人都要倒在他懷中。胡雪峰擔心被路過的人看到了說閒話,將兩邊的窗簾子拉上,輕聲問:“古書記,你怎麼了,是不是還不舒服啊?”古欣怡遲疑一下,沒理他,對司機說:“師傅,在前面停下車,我打個電話。”

司機將車開到前面的樹林停下了,古欣怡拿出手機,胡雪峰想下車回避,古欣怡說:“你不用下車,我還有事。”

胡雪峰就知道這電話是不需要背著他的,索性就坐在車裡聽著古欣怡打電話。古欣怡看樣子有些遲疑,胡雪峰突然明白了,古欣怡想給成澤民打電話,關鍵時候,她還是放心不下成澤民。畢竟人家是夫妻,不會因為一場小小的戰爭就決裂。古欣怡拿著手機猶豫著,似乎很為難。

胡雪峰對她說:“這個電話我來打吧,畢竟是我把姐夫的手腕弄斷了,我問下他接沒接上。我和他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不都是為了你嗎?其實,不管發生什麼,能不離還是不離。”

古欣怡看著他,欣賞的光彩越來越濃烈,略顯羞澀的說:“沒想到你這樣大氣,真是讓我沒想到。你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男人,這件事說起來我也有責任,成澤民畢竟這是第一次打我,而我還是……這些事情你都知道的,我有你這樣的司機,真是太難得了。”

胡雪峰順勢說:“古書記,我能遇到你這樣的領導,更是我胡雪峰的福氣。我開始還覺得給人開車沒面子

,現在我想明白了,不管幹什麼,只要是遇到欣賞自己而自己也喜歡的人,就是值得的,來,你撥電話我來打。”

古欣怡答應一聲撥了成澤民的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電話中傳來成澤民甕聲甕氣的說話聲:“你這個婊子,還有臉打電話給我?有能耐就別回來,我告訴你,我饒不了。和你上床的那個男人是誰?是不是好尋那個小白臉?”胡雪峰聽出成澤民的語氣裡有鬆動,就馬上說:“姐夫,是我,我是胡雪峰,昨天我真是對不起,我向你賠罪,姐夫你去看手腕了沒?如果沒有,我明天陪著你……”

那邊的成澤民原以為上古欣怡,一聽是胡雪峰,氣就不打一處來,罵道:“你他媽的滾蛋吧。”直接就把電話就掛了。

人都說聽話聽音,成澤民看樣子已經沒有那麼生氣了,古欣怡和胡雪峰相視一笑。

古欣怡突然說:“你買的雲南白藥還剩下了嗎?”胡雪峰就知道在上班之前,古欣怡還想敷藥,就說:“還剩一點,可現在在車裡啊?而且司機在?”

古欣怡溫柔地說:“車裡不也可以嗎?這年頭,在車裡幹啥的人沒有?只要我們行的端,怕啥哩?我也不會……我翻過身,你就再抹一遍。”古欣怡說著就翻過身,解開長裙……

胡雪峰十分為難,當著司機的面給美女書記的屁股上抹藥,這算怎麼回事,古欣怡怎麼能這樣,在自己面前不管不顧的。

“抹呀,有啥不好意思的,又不認識。”

胡雪峰趕緊將她的裙子往上弄了下,對司機說:“師傅,我給我姐往傷口抹藥,你行行方便,能不能回避一下?”

“好吧,我先下去你好好的給她抹。”司機嘻皮笑臉的下了車,不懷好意的回頭望了他們一眼。

在車上敷藥,遠沒有在席夢思上方便,但也有一個不能說出口的好處,那就是古欣怡把整個的後面,就完全暴露在胡雪峰的眼前。儘管她是爬著身子的,卻依然能隱約看到她前面一畝三分地。這讓胡雪峰心潮翻騰,熱血奔流,這真是讓他既亢奮又難受。但胡雪峰努力做到心無旁騖,專心致志地給美女書記這個特殊的地方敷藥,就像古欣怡的一切都是眼前的煙雲,對自己毫無影響似的。

古欣怡噗嗤一笑說:“行了,雪峰,我在你面前可是什麼秘密都沒有了,等一會我們就回寧度。”古欣怡撅了幾分鐘,胡雪峰也不看她。

古欣怡整理完自己,叫司機師傅上車。

不一會就來到寧度鎮政府大樓的前面,給司機付了車費,古欣怡說:“晚上還回欣欣那裡住,我暫時是不會回家住的。你先回去休息,我用車的時候叫你。”說著就進了大樓。

胡雪峰在自己的辦公室喝了兩杯茶水,抽了兩根煙,就接到古欣怡電話,古欣怡的話中有幾分不滿的意味。

這是怎麼了?胡雪峰心想,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事?女人的心就象天上的雲,說變就變。

古欣怡說:“剛才楊春光來電話,說是請我晚上吃飯,還說什麼感謝我,我沒答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胡雪峰馬上說:“這件事我還沒來得及跟你彙報,這裡的情況還真有點複雜……”

古欣怡說:“你等一下,我處理完手頭的事,我們下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