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行天下

正文 第29章 突變的形勢

書名:權行天下 作者:嫩草噴香 本章字數:437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3


也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胡雪峰輕輕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上了車,迅速的離開,這時胡雪峰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濕透了。

看著胡雪峰匆匆忙忙的樣子和緊張的神情,藍蔚然輕鬆的一笑說:“我這位大哥,現在沒有搞地下工作者的,如果有,你幹這個工作絕對沒有問題。”胡雪峰搖了搖頭說:“還是不行。我的心跳登登的快。所以,還是沒有經過嚴格的鍛煉呢。”

藍蔚然表情嚴肅起來,說:“你到底要幹什麼?你不就是一個鎮委書記的司機嗎?這個家到底是誰的家?總不會是你這個鎮委書記的家吧?你說你的這個書記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子,難道你要拍攝人家兩口子的床上生活?那你就有點太沒意思了。”

胡雪峰說:“這件事我也沒有瞞著你。但是你放心,絕對不是我的領導。至於是誰,你還是不要過問的好。”藍蔚然說:“我對你們這些東西也不感興趣。再過半個月,我就要離開縣裡。我以後回來的機會也不多,你們誰上誰下誰又倒了黴,我可沒有這個心情關心。我也不問你了。”

來到大酒店的門前,胡雪峰的心情才算安靜了下來。下了車,藍蔚然緊跟著胡雪峰走進了大酒店,胡雪峰這才覺得,自己莫名其妙領著一個陌生女孩,來參加今天晚上的宴會,倒是很有趣味。

這兩個鎮委書記坐在一起,本來就十分尷尬,又不能坐一會兒就走,突然出現這麼一個藍蔚然,也許會勾起楊春光的興趣,古欣怡是怎麼想的就不知道了,跟古欣怡說明情況,古欣怡一定明白,這個出現的女孩,就是他今天晚上活動的一個擋箭牌。

胡雪峰先走進了門,楊春光眼睛發亮,看著他的身後說:“胡老弟,你的女朋友來了?”胡雪峰指著身後人說:“來了,蔚然,我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依河鎮的鎮委書記楊春光,那位美女就是我的領導,甯度鎮委書記古欣怡,古書記。這位……”

剛剛跨進門檻的藍蔚然,忽然驚訝地叫了起來:“舅舅,怎麼你在這裡?胡雪峰,你這是搞的是什麼把戲?這是我舅舅,還需要你介紹我們認識嗎?”

剛才還是滿臉笑容的楊春光猛地站起來,臉色大變,對著胡雪峰說:“胡雪峰,你搞的是什麼把戲?蔚然是你的女朋友?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突然之間發生的變化,讓胡雪峰驚呆在那裡,他的腦袋停止了轉動一樣。什麼?藍蔚然管楊春光叫舅舅,這關係讓胡雪峰一時轉不過彎兒來。

他回頭看著藍蔚然,臉色鐵青,毫無笑容,忍耐著心頭的憤怒說:“胡雪峰,就是你讓我來參加的酒局嗎?就是你讓我認識的鄉鎮領導幹部?不錯,我舅舅的確是依河鎮的鎮委書記,但這樣的關係,不需要你來介紹。對不起,也不需要打著我是你女朋友的幌子,我也根本不是你的什麼女朋友。再見。”

藍蔚然冷冰冰的說完,轉頭就大步走了出去。胡雪峰愣了一下,馬上就沖出去說:“藍蔚然你等等我,聽我解釋解釋。這裡的情況我真的一點兒都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楊書記是你舅舅。我今天都是一片好心哪。”

藍蔚然站住說:“既然楊春光是我舅舅,你總該知道我是誰的女兒吧?你是不是就打著我是藍寶國的女兒,到這裡樹立你的形象,提高你的身份呢?”

胡雪峰的腦袋有些開竅兒了。藍蔚然,藍寶國,楊春光是藍蔚然的舅舅,藍寶國是楊春光的姐夫,那麼藍寶國就是藍蔚然的爸爸。對,就是這樣的關係。可這樣的關係胡雪峰他怎麼能夠知道啊?藍蔚然說出姓藍的時候,他怎麼能夠想到,這就是藍寶國這個縣委書記的女兒?與其說這件事情太巧了,不如說這太倒楣了,太他媽的不順了。

胡雪峰知道自己怎麼解釋都沒有用了,只好無可奈何地說:“藍蔚然,真的對不起。我沒法解釋,我也不知道我怎麼跟你解釋。也許這就是對我的報復吧。”

藍蔚然冷冷一笑說:“你也不用解釋了,你快回去吧。我出門打個車就回家了,你放心。”藍蔚然大步走了出去,胡雪峰看著藍蔚然離去,不知道回去該怎麼跟楊春光和古書記解釋。

剛邁進包房的門,楊春光就向胡雪峰怒氣衝衝走過來,說:“胡雪峰,你真有倆下子。你居然把藍書記的女兒泡在手裡,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把她叫到我面前,是對我示威嗎?古書記,你們今天演的戲好精彩呀。我不說你跟藍書記有什麼關係,你的司機居然跟藍書記的女兒泡在一起,還把她弄到了我面前,我看你們根本就不是要放棄跟我的競爭,而是借助藍書記的關係向我示威。藍書記是我姐夫不假,你們一個是藍書記的秘密情人,一個即將是藍書記的乘龍快婿,看來不是你讓給我,你們這麼做是變相的讓我就讓給你呀。古書記,你導演的這齣戲真是讓我拍案叫絕。走。”楊春光怒氣衝衝先走出去,游美麗狠狠地看了胡雪峰一眼,也跟著走了出去。

藍蔚然自從走進房間,古欣怡就沒說一句話。她並不認識藍寶國的女兒,只是覺得藍蔚然走進來後,覺得這個女孩兒在什麼地方見過。

她忽然想起來了,在那天藍寶國母親過生日的宴席上,她見過這女孩,當藍蔚然管楊春光叫舅舅的時候,古欣怡心裡猛地一震,忽然意識到,這個女孩,就是藍書記的女兒。這就讓她心理產生無比的憤怒。

胡雪峰這是幹什麼?藍寶國的女兒居然是他的女朋友,可過去他一個字都沒有透露過。這關係一時間該有多麼的混亂,她和藍書記發生了那種不清不白的男女關係,楊春光是藍寶國的小舅子,而藍寶國的女兒眨眼之間居然成了胡雪峰的女朋友,楊春光的氣憤自然是可以理解,可她心裡的憤怒,卻像是骨鯁在喉,怎麼也說太清楚。

今天晚上的主題是自己向楊春光退讓一步,借此機會,胡雪峰向楊春光暗中下手,但胡雪峰下手的內容,就是把藍蔚然叫到酒桌上來,向楊春光示威嗎?這樣的辦法豈不是太愚蠢了嗎?怪就怪自己太相信胡雪峰了,這下子徹底把楊春光得罪了不說,自己還傻逼呵呵的被楊春光抓住了自己的短處。

胡雪峰看著古欣怡,他從古欣怡的眼睛裡看出一股不可原諒的殺氣,他現在什麼也不想說,甚至腦子還停留在剛才跟藍蔚然從無比快樂,轉眼之間就變成敵對關係的巨大落差中。整個包間就剩下他和古欣怡兩個人,胡雪峰也知道自己讓古欣怡多麼氣憤。

古欣怡終於開口了,說:“胡雪峰,藍寶國的女兒是你女朋友,楊春光是藍蔚然的舅舅,我是什麼?我不就是藍寶國玩了的女人嗎?今天你不是對楊春光下手,我看你是對我下手。看來我才是真正的傻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你。也罷,苦頭我自己吃吧。明天你就不用到鎮裡去了。你現在還沒過試用期,你可以離開寧度鎮,另外找個工作吧。把車鑰匙給我,我讓老張開回去。”

古欣怡說話聲音很低,但每個字都像子彈射向胡雪峰的胸膛,他剛要說什麼,但看到古欣怡的神色,知道現說什麼都已經沒有意義了。拿出車鑰匙,說:“古書記,真是對不起,沒想到居然發生這樣的事。但是我該做的都做了,你就……”

古欣怡冷森森地說:“胡雪峰,你還想忽悠我嗎?我看你是個誠實的人,看來我是多麼的眼拙啊。這是我用人最大失敗。養個孩子被狼叼去了,自己信任的人眨眼間就向我捅刀子。你們都是一家人,就我成了外人,哈哈。我居然光著屁股讓你給我敷衍。我真是天下最大的傻逼了。”古欣怡說完,大步地走了出去。

胡雪峰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讓自己冷靜下來。楊春光有什麼反應,他並不計較,但古欣怡反應的這麼強烈,卻是他沒有想到的。即使藍蔚然真是自己女朋友,至於讓古欣怡這麼不可接受嗎?

胡雪峰想明白了,古欣怡這完全誤解了自己。藍蔚然冒名頂替當著自己女朋友,這對古欣怡來說是完全不可原諒的。她劈腿藍寶國,而藍寶國的女兒居然成了他的女朋友,這對古欣怡來講,對她就是最大的嘲諷,一個十分敏感的女領導,由於特殊關係,讓他知道領導的醜事也就罷了,一旦摻雜著藍蔚然的關係,這對古欣怡來講,絕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藍蔚然的出現,讓今天晚上整個酒局的內容,發生決定性的變化。

但是,讓胡雪峰怎麼也想不明白的,自己稀裡糊塗認識的女孩兒,怎麼就會是縣委書紀藍寶國的女兒?藍寶國的女兒藍蔚然大學還沒畢業,回來進行社會實踐的。本來和楊春光之間的交易就見不得人,被縣委書記的女兒撞見,無論對楊春光,還是古欣怡,都是最不想見到的,他們無比氣憤,也就可以理解了。

胡雪峰感覺到就像是做了一場噩夢,當服務員走了進來,他才從惡夢中驚醒。那服務員始終站在門外,也知道這個房間裡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件。別人都走了,但這個英俊的男人還傻呆呆的坐在這裡,就知道這個人辦了一件讓領導十分氣憤的事。

遠東大酒店是綏春縣唯一一家四星級的高檔酒店,這裡的服務員,自然也都是高素質,長得美的漂亮女孩兒。那女孩看著胡雪峰發呆的樣子,溫柔地說:“這位大哥,什麼事情讓你這麼傷心呢?也許領導對你有些誤解。回去好好的解釋解釋,領導會原諒你的。”

胡雪峰抬起了頭,首先看到的是漂亮女孩兒那雙明亮的眼睛和長長的睫毛。他搖了搖頭說:“這位妹子,你不知道,我辦了一件天底下最蠢的事。我的領導是無論如何都不不會原諒我的。耽誤你工作了。我走了。”

胡雪峰站起身,那服務員走到了他面前笑著說:“你可以在房間裡多呆一會兒,我們也沒有時間的要求。你們這一桌飯,花了好幾千塊錢,總不能就這麼浪費吧。”胡雪峰搖著頭說:“是不是浪費就不是我管的事兒了。我走了。”

那服務員微微一笑,看著胡雪峰那張英俊的面孔和落魄的神情,眉毛一挑,心生幾分喜愛,冒出了一個鬼主意,說:“這位大哥,你沒什麼事兒吧?如果你心情不好,你可以出去放鬆放鬆。這人哪,難免有做錯事,讓領導不滿意的時候。找個地方玩一玩,放鬆放鬆,一切都會過去的。如果你想玩兒的話,我介紹你認識一下我的閨蜜,讓她到這裡來接你,保證讓你開開心心地度過一個晚上,明天一切都會照舊,太陽照常升起,又是個嶄新的一天。”

自打畢業,在賓陽和江城市碰了一鼻子灰,回到了綏春縣寧度鎮給鎮委書記古欣怡開車,自己始終是小心翼翼,唯恐出錯。這次他費了不少腦筋,準備做一番對自己對古欣怡都有利的事,結果事與願違,由於一個想不到的細節,把這本來很好的計畫全部打爛,自己陪的吊蛋精光。

他發現自己還真的累了。這幾個月,他提心吊膽,小心翼翼,就是為了贏得這位美女書記的歡心,給他一個上升機會。現在這一切都失去了,他不離開寧度鎮都不行。這個狗比女人心真狠。

胡雪峰忽然想到,他的包裡還裝著古欣怡給他的五千塊錢,今天晚上這頓酒席是楊春光他們出的錢,自己的錢也就可以理所當然地留下來。這筆錢至少是自己三個月工資,也就是說,如果在三個月之內他沒有找到新的工作,他也不見得挨餓,當司機這三個多月來,他也沒怎麼花自己的錢,也存上了幾千塊錢。今天晚上出去瀟灑一次,也不會把自己弄的捉襟見肘。

胡雪峰不想回鎮裡,既然離開寧度鎮,那就徹底了斷,明天早晨回宿舍收拾下東西,拎包就走。他也吧想再見到古欣怡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