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行天下

正文 第30章 深夜的相會

書名:權行天下 作者:嫩草噴香 本章字數:478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3


一個想放任一下的念頭,佔據著胡雪峰的心。過去的他那麼認真,口袋裡也沒錢,總是躲著那些女孩,他也知道這些女孩子是不會白白讓你舒服痛快的,但他現在想的不是錢,而是他不瘋狂的發洩一次,他就過不去這個晚上。至少他會瘋掉,該死的古欣怡,自己這麼做,都沒能打動她的心。她當不上常委才好,如果讓她進入常委班子,那還有什麼正義的力量?但究竟誰能進入,就跟他沒關係了,他就要離開,永遠的離開,在離開之前,他也要嘗嘗縣裡這些丫頭到底是什麼滋味,他就是把自己裝成個正人君子,也沒有誰說他的好。

想到這裡,他感到悲傷,但他必須這樣做。人學壞,有的時候就是逼的,可逼他的,居然就是他為之服務的美女書記,

他對漂亮的服務小姐說:“你這個閨蜜在什麼地方?她不來接我,我可以去找她?”那服務小姐說:“縣城的夜夜歡娛樂中心你去過嗎?那裡可是很好玩兒的地方啊,唱歌跳舞,洗澡,全套的服務。只要在那裡玩上一晚上,你就可以過一次神仙般的生活,還有什麼煩心的事兒呢?這人哪,雖然不能說是及時行樂,但也不能太對不起自己是不是?我的這個閨蜜就在那裡做服務。看你是個很好的男人,我這個閨蜜會讓你高高興興的。我讓她現在接你。”

夜夜歡娛樂中心,胡雪峰倒是知道,他過去伺候的是個女領導,自然是不會到這樣的地方放鬆自己,但他是給領導開車的,知道下面很多鄉鎮領導和村幹部都到這裡來過夜生活,至於在這裡做什麼,無非就是吃喝玩姑娘。

過去他並不願意過這樣的日子,但今天真是特別,讓自己放鬆一次,過一個喧鬧的夜晚,讓自己忘記今天晚上做的愚蠢的事,也像過去那個死心塌地的自己告別。

胡雪峰說:“那就不用來接我了,那裡我知道。我自己打個車就去了。謝謝你啊。”那服務小姐高興地說:“她叫歡歡,你告訴她,是我讓你去找她的。”胡雪峰擺了擺手。他知道這個丫頭是給她的閨蜜拉皮條的,從中能賺點小錢。

出了酒店,打車來到夜夜歡娛樂中心,就聽到一陣狂暴音樂,洗刷著他的耳膜,他狠下心,大步地跨進去。忽然,一個非常好聽的女孩聲音,從他背後傳了過來:“這位先生您好,歡迎您光臨夜夜歡娛樂中心,需要什麼樣的服務,還是認識這裡哪一位元女孩兒,我都可以向你介紹一下。”

這是一個看上去一臉喜氣的禮儀小姐,但她那笑容顯然的擠出來的,不過,胡雪峰對這個禮儀小姐卻很有感覺,這是一個清純的女孩,也許是為了生計到;這裡,又不想過於放縱,現在的女孩子有的時候比他們還不容易,一旦放開了自己,什麼都無所謂就簡單了。

胡雪峰看著那個禮儀小姐,說:“你們這裡有一個叫歡歡的女孩兒嗎?”漂亮的禮儀小姐嬌媚的說:“有啊。你等一下,我現在就給她打個電話,讓她下來接你。”

漂亮的禮儀小姐給那個叫什麼歡歡的女孩兒打了電話,然後轉身對胡雪峰說:“這個大哥,歡歡馬上就過來。我們的歡歡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女孩兒。你過去認識他她嗎?”胡雪峰說:“”、這裡我是第一次來,並不認識這裡任何一個人。我也是臨時起意到這裡看一看。這裡還真是不錯呀,看來是我們綏春縣城最有檔次的娛樂場所。”

那漂亮的禮儀小姐聲調好聽的說:“大哥,這是個娛樂至死的時代。只要有錢就可以找樂子。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就可以到這裡放鬆一下,有很多領導都到這裡玩呢。”

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樓梯間走了出來,這不是鎮長嚴廣偉嗎?他的身後有個三十多歲的女子。這女子顯然不是娛樂場所的人,但跟鎮長嚴廣偉顯然不是一般關係。胡雪峰轉過身,背對著他們,他跟鎮長嚴廣偉沒有任何來往,他也不想讓這個鎮長看到自己出入這裡。

鎮長嚴廣偉雖不能說跟鎮委書記古欣怡不對付,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並不默契,古欣怡仗著自己年輕漂亮,跟縣領導有著不錯的關係,就沒怎麼把這個當鎮長的放在眼裡,而鎮長嚴廣偉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總在古欣怡這個年輕女子之下,心裡總有那麼點的不痛快。

嚴廣偉和那女人走了出去,就看到一個高挑個,身穿豔麗的服裝,長的雖然很美,卻過於妖冶的女孩走了過來。胡雪峰立刻就失去了興趣,他立刻塞給那禮儀小姐一百塊錢,小聲說:“我走了。我對這個姑娘不感興趣。”那禮儀小姐低聲說:“過十分鐘你再過來找我吧,我把這個歡歡打發走就是了。”

胡雪峰大步走出旋轉門,只聽身後的禮儀小姐對那個走過來的歡歡說:“歡歡,你怎麼這麼慢才出來呀?剛才那個大哥著急走了。”那歡歡說:“真是的。你怎麼不幫我把他留住。這八百塊錢又沒掙到手。”

胡雪峰一愣,心想,這樣的姑娘居然要八百塊錢。他搖了搖頭,幸虧自己提前離去,他突然對到這裡來玩喪失了興趣,但又感覺到這真是一個財源滾滾的行業,開設一家娛樂城,沒個一千萬兩千萬,那是絕對開不起來的,而這個數字也許是自己這一輩子都難以達到的。

做官和經商,這是人生兩條最主要的道路,胡雪峰本以為自己能夠在官場上有所發展,儘管是從最底層的鎮一級政府,但慢慢往上熬,總會有出頭之日。現在看來這條路子是走不通了,無形當中得罪了古欣怡這個漂亮的騷女人,這條路被自己堵死了。

即使在綏春縣,有楊春光這樣的絆腳石,他這個小草,沒有生長出來,就會被這些人掐死的,然而經商這條路,對自己更是渺茫的,現在的收入也僅能夠溫飽,如果這段時間沒有新的工作,生活上都有可能成問題。想到這裡,他苦溜溜的笑一下,居然到了這個地步。

他的後背被一隻溫柔小手輕輕拍了一下,胡雪峰就知道這是那個漂亮的禮儀小姐。這個小姐要比這個叫歡歡的女郎招人喜歡,更比她漂亮。雖然那歡歡也是漂亮的,但她露出半截乳啊房,整個臀部都幾乎露在外面,讓胡雪峰不忍多看第二眼。居然需要姑娘來給自己解悶,胡雪峰轉身說:“你還是回去吧。我找個地方休息休息,也許我明天就會離開現場了。”

那位禮儀小姐微微驚訝一下,關切地說:“這個

哥哥,你到底怎麼了?我看你神情不對,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兒吧?不行,明天你怎麼樣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跟著你。我看得出來,你不是那種讓人討厭的人。今天你一定出了麻煩。我不是歡歡那種姑娘,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陪你唱歌,陪你跳舞。我的住處實在是太寒酸,但這個晚上我們都可以唱歌兒跳舞的過。到了明天你一定會好起來的。你說怎麼樣?”

這個禮儀小姐不但不討厭,而且很是招人喜歡,尤其是那雙帶有幾分憂鬱的眼睛。她也許也是一個不太如意的女孩兒,但絕不像歡歡這種靠出賣自己的肉體來討來取悅別人,實現人生價值的人。

胡雪峰問:“你現在不是在工作嗎?你離得開嗎?看得出來你跟那個歡歡不是同樣的姑娘。剛才我吃飯的時候,有個服務小姐看我被領導罵了一頓,讓我重新找工作,就讓我來找她這個閨蜜輕鬆一下。這樣的地方,我還是第一次來。”

那禮儀小姐微微一笑說:“我看得出來。我在這裡已經工作了三個月,形形色色的人一走進來的神色,一冒出什麼話語,我就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你剛才進來的時生澀的樣子,我就知道你是這裡我沒見過的人。我姓畢,叫畢天驕。我爸爸給我起了個了不起的名字,現在卻混到了這個份兒上,不過,這是暫時的。我本來考上了省歌舞團,卻被人家冒名頂替頂了下來,我不好意思回到省城,就來到了這裡暫時把我藏起來。也許我們兩個都是倒楣的人。我們今天晚上可以抱團兒取暖,你看怎麼樣?你這樣的情緒讓我有些擔心呢。”

胡雪峰驚喜的說:“難怪你聲音這麼好聽,居然考上了省歌舞團,那說明你真棒。不過,人總有倒楣的時候。我相信你還有機會展示你的才華。今天晚上能夠認識你,我的心情高興了一些。我現在就想聽聽你唱的歌呢。”

畢天驕說:“這日子我也沒有唱歌。那好,我們就進去要個小包間。我唱的幾首歌兒給你聽聽。如果能讓你的心情好起來,那我也是很高興的。授人玫瑰,手留餘香嘛。幫助你,讓你的心情好起來,我的心情也會好一些的。我們這些八零後的年輕人,活著是真不容易。”

走進一個小包間,畢天驕包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畢天驕對胡雪峰說:“你等一下,我接個電話。”畢天驕拿起手機,突然,驚訝地叫了起來:“吳團長,這麼晚打電話給我,我一定是有什麼事吧。”

手機那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天驕,我給你打電話肯定有事。這些日子你一定很鬱悶吧?告訴你一件好事,那個冒名頂替,打著你旗號進了省歌舞團的人突然發生了意外,成了癱瘓,這個名額重新落到了你頭上,你明天務必趕到省城,接手排練一台大型節目,我給你安排了一個獨唱,你可不能讓我失望啊。”

畢天驕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一個勁兒的點頭說:“吳團長,吳團長,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我明天一早就趕到省團。”吳團長說:“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休息,明天我在辦公室等著你。”

那邊掛了電話,但畢天驕還癡呆地站在那裡,似乎不能接受眼前的突然變化。過了一會,她才發現身邊站著的胡雪峰,一頭撲在胡雪峰的懷裡,激動地敲打著胡雪峰的肩膀說:“太好了,太好了。我真的要感謝你,是你給我帶來的好消息。”

胡雪峰也被畢天驕的激動感染,輕輕摸著畢天驕的長髮說:“這跟我是沒有關係的。這是你的好運來了。”畢天驕撲哧一笑,那雙晶亮有神的眼睛凝視著胡雪峰,溫情地說:“大哥,你叫什麼名字我還不知道呢。但我在綏春縣呆的最後一天,有一個人陪著我,我感覺到非常幸運,在我離開這裡的時候,我給你唱一首歌。”

畢天驕唱的是桑塔露琪亞,胡雪峰還沒有親耳聽過這麼好聽的歌,尤其是畢天嬌唱歌的神態,讓他沉醉。畢天驕唱完,胡雪峰動情地說:“天驕,雖然我們兩個剛剛認識,也不知道我們以後能不能重新見面,但是你剛才這首歌,讓我永遠都忘不了。如果有賣鮮花兒的,我真的能給你買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這並不代表愛情,這只是代表我對你這首歌的讚賞。我們今天就到這裡吧,你明天還要趕回省城。也許還要跟老闆算帳。我們認識也就是分手,真是有點捨不得你呀。我出去算帳。”

胡雪峰剛要出門,畢天驕一把拉過胡雪峰說:“你就不想多跟我說幾句話嗎?好,我真的需要回去收拾收拾,但我們還是要留個聯繫方式吧。以後你到省城就去找我。今天可真怪,我看你不喜歡歡歡的樣子,我就覺得你這個人很有意思。歡歡什麼都露著,你卻不喜歡她,我就產生想陪你出來玩玩的念頭。這個時候我居然就接到了吳團長的電話,現在能把我的快樂對人傾訴,我真是太高興了,你為什麼這樣急啊。”

畢天嬌眼裡含著熱淚,眼巴巴地看著胡雪峰,眼裡似乎蘊含著某種期待和渴望,而胡雪峰也被畢天嬌的情緒感染,這是跟古欣怡在一起時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儘管前一天晚上跟古欣怡有了密切接觸,心裡產生的,是男人對女人的欲忘,但此刻的畢天嬌的聖潔,讓他渾身產生酥麻的感覺,畢天嬌把身子靠在胡雪峰的身上,小聲說:“大哥,今天我高興,你就沒想把我怎麼樣嗎?我們就不會追求自己的快樂嗎,尤其是在這樣的晚上。”

胡雪峰已經等不及了,把畢天嬌緊緊摟住,詾部兩坨美好的寶貝就貼在自己的胸口,他想要享受這樣美好的寶物,卻又覺得自己會玷污這個聖潔的女孩,畢天嬌小聲說:“抱緊我,我覺得這一切都不像真實的。”

胡雪峰用力地抱進畢天嬌,激動地說:“這都是真實的,我這麼用力的摟著你,你有什麼感覺?”畢天嬌說:“我覺得你要把我壓死了,我現在就是死去也是高興的。”

胡雪峰覺得畢天嬌的手向自己的衣服裡伸了進來,發自內心的激動,讓她的氣息劇烈起來,胡雪峰也覺得自己心跳的就跟戰鼓似的。

也許失去的總會有回報,跟古欣怡分了手,居然遇到這個美好女孩,純的就跟一股泉水,這個晚上能得到一個美好的嬌軀,就是失去了司機工作,被古欣怡這個死比趕走,也不算太虧,甚至是得失相嘗。這樣想著,胡雪峰也終於大膽起來,把手像畢天嬌的身下探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