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章 軒轅小子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27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一章

軒轅小子

對小廟底村所有的村民來說,這個夏日的黎明都是一個不同尋常的開始。

今天是一年一度“鹽市”開市的日子。從這一天也就是六月初六,一直持續到六月初八,一共三天時間。在三天的時間裡,小廟底村的村民要準備好足夠的糧食,精選前去參加交易的年輕力壯小夥子,將載運糧食的車子仔細檢查,提前給拉車的馬匹釘好鐵掌,夜裡添加一頓豐盛的油料作物。一切準備就緒,在村長姬大河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車隊就會出發離開村子,經過一天風塵僕僕的行程,入夜之前趕到鹽池,在驛館裡住下。第二天,開市的銅鑼聲一響,木柵打開,立即入場,先去將糧食交驗,看成色如何,有無水分,估出一個大約價值,然後,交卸糧食,領取相應顏色的籤子,再去相應的區域兌換食鹽。將食鹽仔細分成一小包一小包,打包裝筐,最後裝上馬背。接著照例又是在驛館休息一晚,第三天一早動身,順利的話,下午太陽落山前就會趕回到村子裡。村子裡也照例會準備盛大的篝火晚會,全體村民殺豬宰羊,置辦美味佳餚,按戶分發食鹽,然後狂歡慶祝一直到天亮。

食鹽對於當時的人們來說是如此重要,以至於一日不吃鹽,就會食不甘味;幾天不吃鹽,就會全身乏力,下農田幹活也掄不動鋤頭;時間一長,更是會出現全身浮腫,以至於慢慢死去。所以,鹽成為當時最珍貴的東西,鹽池亦成為天下食鹽的集散地。歷代天下共主炎帝神農氏,都將鹽池交給自己最信任的心腹官員去掌管。這一代的炎帝神農氏已經是第八代,名字叫做榆罔。他派來掌管鹽池的是夙沙氏。夙沙氏開始還頗老實,開挖鹽池,修整道路,改進曬制之法。後來掌管這一天下至寶,大權在握,漸漸就傲慢起來,連年提高鹽價,三年前五十斤糧食可以換一斤鹽,兩年前一百斤糧食可換一斤鹽,今年又發出告示,一百五十斤糧食換一斤鹽。三年間鹽價“三連跳”,這可令小廟底村的人犯了愁。

小廟底村比鄰黃河而居,依靠河水沖積而形成一片沃野,水土豐厚,加上小廟底村的村民勤勞能幹,精耕細作,糧食產量逐年提高。可是,最令他們頭痛不已的,還是黃河的水患。黃河猶如一個脾氣不好的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任性使氣,一發作起來,那真是洪水滔滔,滾滾濁浪,以不可阻擋的氣勢從河底漫漲上來,溢出堤壩,旋即橫掃岸邊的一切,糧田、房屋,無不慘遭摧毀。每當這個時候,小廟底村的村民只能逃到山上,聚集在山頂的熊神廟前磕頭、禱告、祈求。說來奇怪,每次洪水都是只漫到熊神廟前的山坡,然後就似乎被什麼無形之物阻擋,再也無法前進一尺。洪水退去,村民安然無恙,可是糧田和房屋就遭了殃。房屋是黃土和稻草摻雜夯實製成的土坯,結實固然結實,最怕的卻也正是洪水浸泡。至於田地,被洪水淹沒過後,泥沙淤積,作物不是倒伏爛掉,就是被連根拔起沖走,經常是十去六七,一片慘澹。

就在今年剛入夏的時候,一連下了七天七夜的暴雨。河水暴漲,堤壩岌岌可危。村民們提前將糧食、牲畜和財產都轉移了到了山上,只留下一個空空如也的村莊。可是莊稼作物是搬不走的,結果被洪水淹沒,毫無辦法,眼睜睜看著豐收在即的小麥、高粱全都被肆虐的洪水吞沒。洪水過後,勉強在淤泥裡刨出來一半糧食,草草收割了事,結果不是發黴就是發癟,產量減半,品相更是慘不忍睹。勉強拿這樣的糧食去換食鹽,恐怕也只能換來最粗糲、最苦最鹹的大塊鹽疙瘩了。

可是不管怎樣,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再粗糙難以下嚥的食鹽,也是聊勝於無。

這天,六月初六,一大早起來,小廟底村就已經是一片喧囂。一排嶄新紅漆的木頭車輛和一匹匹高頭大馬,已經在村長姬大河門前的空地上集合完畢。趕車的小夥子們一個個抖擻精神,穿著節日的新衣,手裡搖著長長的鞭子,裝束整齊,只等出發。村子裡的人們,根據各家的攤派,用小獨輪車將一車車的糧食作物推到這裡來。推小獨輪車的都是家中主事的男子,通常拉車的都是十幾歲的半大男孩。這些半大男孩一個個雖然尚未長成,卻都把自己當做了真正的成年人,因此最大的夢想就是去參加“鹽市”交易。明知道選不上,不過還是一有機會就湊到那些漂亮馬車和一匹匹英俊神威的馬兒前面去,和趕車的說幾句獻媚討好的話,如果能夠得以摸一摸光滑的車身和如綢緞般華美的馬鬃,一會兒上山放牛和小夥伴就有了可以著實吹噓一番的本錢。

有男孩家的,推車運糧,不費吹灰之力,可是沒有男孩家的,可就苦了。通常都是老頭子在後面推車,老婆子在前面拉車。這樣的人家要麼是膝下無子,要麼即使有女兒,也不願意讓女兒抛頭露面,做這等苦力。即使是最窮苦的人家,也暗暗幻想女兒有朝一日鵲登高枝。

但也有例外。這不,村子東頭山坡上那戶人家的主人,一個叫做大橈的老頭兒,鬚髮皆白,已經過了七十歲高齡,膝下卻只有一個孫女叫伶倫,爺孫倆相依為命。雖然沒有勞動力,大橈卻一點都不用發愁。因為他有滿滿一肚子的學問,上通天文,下曉地理,沒有人知道他那豐富如大河之水滔滔不絕的知識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不但通曉各個地方的風土人情,風俗禮儀,更懂得一些天上地下的事情,在普通人聽來是玄談的鬼界冥府、天界神宮的奇妙傳說,在他卻娓娓道來,如拉家常。村子裡的幾代人都是聽著他的故事長大的。他是如此地富有智慧,而又如此地謙遜、慈祥,受人尊敬。因此,不用他自己去種地,人們自然便將

他家的地墾荒、耕種、收穫,將糧食送到了他家的糧倉裡。

大橈是一個神奇的人物,而更神奇的是他的孫女伶倫,從小就顯示出了與眾不同的天賦,那就是對音律的敏感。在她的聽覺世界裡,似乎無處不是音樂:颳風是音樂,下雨是音樂,甲蟲嗡鳴是音樂,鳥兒嘰喳是音樂,自然界的各種聲響,在她聽來都是再美妙不過的動人天籟。不但能感知這種天籟,而且她有一種奇異的本領,隨手揪一片樹葉,折一根蘆管,就能吹奏出優美動聽的旋律。她的音樂美到不可言說,上山放牛的時候,牛兒聽得忘了吃草;下河洗衣的時候,魚兒聽得出神忘了遊動。所有的樂器,她都是無師自通,一經接觸,立即便成為此道高手,連浸淫多年的樂師都自愧弗如。伶倫音樂才華出眾,人也長得漂亮,小小年紀就出落得如花似玉,如同她家門前池塘裡那一叢荷花似的,人如初荷,雖然剛到綻開的年紀,卻已經亭亭玉立,風姿綽約,有一種不似人間所有的靈秀之美。

這天早上,當眾人都將糧食裝上了車,只等大橈和伶倫他們家糧食運來了。可是,遠遠望去,山坡上大橈家院門緊閉,一點聲息都沒有。這可急壞了眾人,如果再耽誤下去,不能按時出發,那麼一路上時間就會非常緊,稍有差錯,晚上就不能趕到鹽池了。

正在張望之際,忽然,有人眼尖,用手一指,嚷了起來:“快看,門開了!”

果然,小小的柴扉打開,從裡面先走出來大橈先生,好整以暇地端著一杆大煙袋,接著是伶倫,一襲白色的裙裝,手裡還持著一支短笛,絲毫沒有緊張和慌亂的意思。他們一老一少,出了門就徑直往山坡下而來。

這一下,更加令人詫異。他們難道不送糧食來嗎?那麼到時候拿什麼換食鹽?

正在疑惑,忽然,又有人用手一指,帶著驚嚇地喊了起來:“快看,那是什麼?”

眾人將目光再次投向山坡上的小小院落,才發現從院落裡又出來一個人。不,那不能說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高大的“怪物”。“怪物”足有兩米高下,兩條胳膊和兩條長腿都長得嚇人。更讓人驚異的是,“怪物”居然能自己走動,一手拎著一隻大筐,邁開兩條長腿,飛快地從山坡上“走”下來。

“喂,那是什麼?”

“是呀,看上去不像人,怎麼會自己動呢?”

眾人又是驚懼,又是好奇。然而當那“怪物”經過大橈和伶倫的身邊,二人卻似乎一點都不驚奇,只是跟隨在“怪物”身邊,從容來到近前。

“大橈先生,請問這……這是什麼?是您新造出來的新鮮玩意兒嗎?”

“我?哈哈,老夫雖然也懂得一些機關之術,可不過是紙上談兵罷了。”大橈先生否定了眾人的猜測。“要說到當真動手製作,老夫是沒有這個本事的。”

“那……是伶倫姑娘你做出來的?”

“連我爺爺都承認不行,我就更沒有這個本領了。”伶倫也笑著搖頭。

“那一定是那小子了!”眾人這下子恍然大悟,紛紛沖那個“怪物”喊話:“喂,軒轅小子,你又在搞什麼?什麼時候偷偷摸摸又做了這個怪物?”

“怪物?你們管我的這個發明叫怪物?”那個“怪物”忽然胸部張開一塊木板,露出一張俏皮而英俊的臉孔來。原來是一個看上去八九歲的孩子,頭髮濃黑,眉毛粗密,一雙眼睛大大的,清澈如水的眸子裡閃動著機靈。由於操縱木頭人過於勞累,一張臉上全部都是汗水。只見他費力地操縱杆柄,“怪物”將兩大筐糧食穩穩當當地放在一輛車上。然後,他打開“怪物”胸口上的木門,從上面一躍而下,站在地上。

“哎喲,累死我了!”他呼哧呼哧地喘息著,擦了一把汗珠,甩落地面。

“活該!就你逞能,這麼點小活兒,我們隨便去兩個人就行了,還用這麼大費周折?”有人嘲笑道。

“不行,我答應過伶倫,要她看我的機關木頭人。我必須說話算話。”

“機關木頭人?不是還得靠人來操縱,有什麼用?”又有人嘲笑說道。

“機關嘛,我還沒有完全設計好。不過我還會繼續改進的。等完全弄好了,你們也不用這麼費勁趕著馬車去運糧運鹽,帶上一批機關木頭人就行了,不吃不喝,還能自己裝卸貨物,你們到時候就會輕鬆多了。”

“哈哈,要我們等到你的機關木頭人弄成,到時候我們一個個頭髮白了,牙齒也掉了。”眾人根本不相信他說的,一個個大笑起來,前仰後合。

然而,這個被稱作“軒轅小子”的孩子根本不去理會眾人的嘲笑,而是徑直走到大橈先生的身邊,恭恭敬敬地問道:“老師,您看我這次改進後的機關木頭人,是不是強壯多了,也比原來靈活多了,算是成功了吧?”

“強壯、靈活都夠了,但成功還談不上,因為機關人一定是自己獨立操作的,而現在還需要你來操作,這樣的機關木頭人不過徒具外表而已。”大橈並不因為他製作出了這麼神秒的機關人而加以謬獎,毫不留情。

“啊?只是徒具外表啊?”軒轅小子聽了大橈先生的話,不由露出失望之情。

“軒轅哥,你也不要難過。就算是徒有外表,能夠這麼栩栩如生,已經很難得了。”伶倫看他一頭一臉的汗水,忍不住掏出一塊手帕,上去給他擦汗。

“栩栩如生?不,我要的不是栩栩如生,而是真的自己有生命的機關人。”軒轅小子卻根本不理會她的這份柔情,氣呼呼將她一把推開。

然後,他就重新跳上機關人,“駕駛”著機關人,往山坡走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