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章 渡口奇遇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0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章

渡口奇遇

“那個臭小子,還妄想造什麼自己有生命的機關人?他怕是瘋了吧?”

“別去管那個瘋子,咱們得抓緊辦自己的正事。對了,村長怎麼還沒出來?”

眾人這才注意到,門口這麼熱鬧嘈雜,一門之隔的村長姬大河院子裡,卻似乎沒有任何的動靜。往常姬大河都是親自指揮糧食裝車的,今天怎麼了?

眼見太陽已經升起來一竿子高,往常這時候已經出發了,可是村長怎麼還不見蹤影?眾人狐疑不已,一致將請求的目光投向大橈先生。

“大橈先生,勞煩您進去問一下吧?”

“好。”

大橈先生在村子裡的身份和地位,與村長不相上下,所以,他是唯一有資格踏進村長這座院落的。只見他咳嗽一聲,上前用大煙袋鍋子在門上輕輕敲了兩下,然後推門而入,徑直來到了院子裡。只見院子裡花草盛開,蝴蝶飛舞來去,有幾棵樹木上綴滿果實,然而卻不見一個人影。

大橈先生穿過院子,來到寬敞明亮的廳堂。這裡,姬大河的妻子和兒女都在,卻一個個神情緊張,見了大橈先生進來,慌忙起來給他行禮。

“大橈先生,您來得正好,我正要親自去您那裡請您來一趟呢。”姬大河妻子說道。

“哦?出了什麼事?”

“出了什麼事,我也說不清楚。不過,昨天晚上,在村南幾裡外的黑龍潭上空,雷電交加,有幾團大火球從天上墜落,那情形您也見到了吧?”

“是呀,我那時候還沒有睡,就站在窗子下面,從那裡正好可以望見黑龍潭。的確有幾團大火球從天上掉下來,最後都墜落黑龍潭裡去了。”

“就是這件事情。我那口子當時正在院子裡練劍,正好目睹了那情形。您也知道他是大膽出了名的,二話沒說,回到屋子裡拿了火摺子,帶著一盤子繩索就出去了。我追上去問他去哪裡,他只說了黑龍潭三個字。”

“黑龍潭?深更半夜一個人去那裡幹什麼?”

“是呀,我也這麼想。可是我一個女人家,又不能跟了去,只好在家提心吊膽。結果大河他一直到天亮才回來,回來後全身的衣服都濕透了,火摺子和繩索都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整個人的頭髮都是立著的,眼睛也是直的,目光癡癡呆呆,口裡不知道胡亂說著什麼,進門就往床上一倒,接著就發起了高燒,額頭跟一塊炭似的,身上卻如同一塊冰。”

“哦?有這樣的事情?讓我瞧瞧。”

大橈先生跟著姬大河妻子來到裡面房間,只見姬大河正躺在床上,蓋著幾床被子,可還是冷戰不止。兩張臉頰燒得通紅,病得甚是厲害。

大橈先生一看就知道不妙,不過還是沉著地上前,將三根手指在姬大河的脈搏上一搭,心裡便有了八九分數。又換了另外一隻手,輕輕一搭,心裡已經十分肯定姬大河的病情了。“沒事,不要怕,病人只是受了驚嚇,是驚恐之症。我給他紮幾針,再給他開幾副藥劑調理一下,應該就沒事了。不過,這次到鹽池去賣糧換鹽之事,他是不能去了。”

“賣糧換鹽,讓別人去就好,我擔心的是大河,他從來沒有這個樣子過。要說驚嚇,咱們村子裡還有誰比他的膽子更大嗎?怎麼會嚇成這樣?”

“不好說。”大橈先生搖了搖頭,歎息一聲,來到外面。眾人正等得心焦,一見他出來,立即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問道:“大橈先生,怎麼樣了?”

“村長怎麼還不出來?再不出發就真的晚了。”

“大夥兒不要吵,聽我說,”大橈先生一瞬間,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村長不在家,昨天夜裡接到一樁非常重要的公事,他連夜處理去了,目前看來是趕不回來了。不過村長留了口信,交代說如果他不回來,今天帶隊去鹽池交易的事情,就交給軒轅小子負責,一切聽他指揮。”

“啊?由軒轅小子負責帶隊?”眾人聽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村長真這麼說的?”

“那還有假?”大橈煞有介事地道,“村長這麼做,的確令人難以理解。不過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至於什麼道理,只能等他回來之後,親自給大夥兒解釋了。現在,你們都不要多想,按照吩咐行事便是。”

“好吧!”眾人雖然不情願,但畢竟話從大橈先生口中說出,他說是村長的意思,那便是村長的意思了,要分辨真假,也只能等村長回來再說。

“我也知道,你們對軒轅那傢伙不太放心,不過沒有關係,我讓伶倫陪你們一起去!有伶倫管著他,諒他做什麼事情,也不敢胡作非為!”

“那太好了!”聽說有伶倫同行,眾人頓時喜不自禁,一個個打內心高興起來。

“伶倫,你過來!”大橈將伶倫叫到跟前,“你這就去後山找軒轅那傢伙,告訴說是村長的命令,讓他立即下來,帶領大夥兒去鹽池賣糧換鹽去。”

“好!”

“還有一件事情,軒轅那傢伙不太靠得住,我教給你一個制服他的妙招。不過這妙招不能明著說,你過來,我只講給你一個人聽。”大橈將伶倫叫到一邊,將嘴巴湊到她的耳朵上,似乎要傳授什麼錦囊妙計,其實卻說了另外一番話:“伶倫,你回去我屋子裡,將我的金針匣子拿來。村長其實就在屋子裡,不過昨天夜裡得了急病,病得很重。我必須馬上給他扎針驅邪,不過這件事情,只有你和我知道就行了,千萬不要告訴大夥兒,以防亂了人心。我所以讓軒轅去,是看著他膽大、機靈,有什麼狀況都能應付得來;你呢,是個女孩子家,心細,他又肯聽你的話,你和他一道配合著點,千萬別弄砸了,鄉親們可都盼著你們呢!”

“放心吧,”伶倫認真地點了點頭,“一切有我呢,爺爺您儘管放心好了。”

說完,伶倫就蹦蹦跳跳往山坡那邊而去。她先爬上山坡,轉去後山,在那裡找到了軒轅小子。軒轅小子仍然在琢磨他那個機關木頭人,聽說村長不在,讓他帶隊去鹽池,先是一愣,繼而就高興起來。他立即將自己的木頭人拆卸了,裝在一輛獨輪車上,然後又帶上幾張毛皮,從山上下來。經過伶倫的屋子,伶倫回去收拾東西,悄悄將爺爺的金針匣子帶上。二人來到眾人跟前,伶倫借和爺爺告別之機,將匣子悄悄塞進爺爺懷裡。大橈又鄭重其事地代村長囑咐眾人幾句,尤其在眾人面前,對軒轅小子語重心長地說了一番話,軒轅小子不停點頭。

“好了,時辰已到,出發!”大橈一聲令下,車隊起程,浩浩蕩蕩離開了村子。

一行人緊走慢趕,總算在正午打尖的時刻過了黃河,來到了茅津渡口。

甫一上岸,就可以看到渡口林

立著一排排的商鋪,早已人滿為患。每一家飯館酒肆的外面,搭起來的涼棚下面,都坐滿了形形色色的人們。男女老少,穿著各色衣服,操著各地口音,然而這麼多的人們,聚集在一起,卻並沒有往日那種嘈雜和喧囂。而是所有的人們都低著頭,壓低著聲音,仿佛每個人都被掐住了脖子在說話一樣,嚶嚶嗡嗡,聽不真切。

這就奇怪了,往日聲喧十裡,如今卻一片詭異壓抑的低沉和苦悶。在這種氛圍裡,人人都似乎只能借酒消愁,往日裡匆忙趕路的姿態不見了。

“好嘞,這麼多人,有熱鬧瞧啦!”

軒轅小子是第一次離開小廟底村,渡過黃河到茅津渡口這邊來。所以,初次出門的新鮮和興奮勁兒,讓他兩眼放光,瞧什麼都興致勃勃。

“這算什麼?一個小小的渡口而已。等翻過這座大山,到了那邊的鹽池,你才會見到什麼叫做人多,那裡的新鮮光景,怕不看得你眼珠子掉下來!”

伶倫曾經有一次跟隨爺爺去過鹽池,見識過那裡商業鼎盛,繁華喧囂。所以,她對軒轅小子這種沒有見過世面的大驚小怪很是不屑。

“嘿嘿,就算你說的是真的,翻過大山,就有光景看,我也得先打發了我的這個老夥計再說。你聽,他又在咕咕地跟我抗議呢!”軒轅小子拍了拍自己癟下去的肚子。“老夥計呀老夥計,別急,馬上有好吃的了!”

他們這一行人浩浩蕩蕩,若在平時飯館酒肆的老闆早親自來招呼了。可是今天卻到處都不得空閒,他們竟然找不到一個落腳之地。

總算前面一個飯館外面有一大片空地,有幾張長桌子是空著的,眾人立即湧過去。

“老闆,快把好吃的酒肉都端出來,我們吃了急著要趕路呐!”軒轅小子嚷道。

“就是,快點端吃的出來,沒看到我們這麼多人等著吃喝嗎?怎麼還不出來招呼?”

眾人一通嚷,半天才從屋子裡出來一個鬚髮花白的老頭,雖然是掌櫃的,卻愁眉苦臉,一張臉上還印著五個鮮豔的手指印,臉頰腫得老高。

“實在對不住各位……老漢這裡沒有吃的了,對不住得很,請去別家吧!”

“什麼?”軒轅小子一聽就急了,“開店不怕大肚漢,怎麼會沒有吃的了?還有人送上門來的大生意不肯做,怕我們沒有錢付給你老?”

“不是……不是……”老漢連聲辯解。

“老人家,出了什麼事嗎?”伶倫似乎從老人家異常的神態上察覺出了不對。

“這個嘛……”

老人家囁嚅著不知道怎麼回答,忽然,屋子裡傳出來一聲怒喝:“再拿酒肉來!”

“是!是!”老人家臉色大變,答應一聲,趕緊邁開兩條老腿跑回裡面去。

“這算什麼?明明有酒有肉,為什麼不賣給我們?”軒轅小子氣憤地嘟囔著,跟在他後面來到門口,往屋子裡一瞧。只見裡面正中,如同半座小山一樣,坐著一個人。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盤子碗還有酒罈子層層摞起,堆放得幾乎放不下了,他正在將一罎子酒抓起來,仰脖而灌。

“嘿,明明有吃有喝的,卻不賣給我們,什麼道理?”軒轅小子氣憤得踏入店裡,徑直來到那人身前。“喂,這麼多好吃好喝的,你一個人吃多沒有意思,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吃喝,人多才熱鬧呀,對不對?”

他一屁股在那人對面坐下來,打量那人,原來那人雖然身材狀如同巨人,其實年齡也並不大,臉上稚氣未脫,也就比他大兩三歲的樣子。軒轅小子見是同齡人,膽子更大了起來,伸手將一隻雞拿起來就啃。

那少年將一罎子酒喝幹,目光如電,掃了他一眼,不加理會,自顧又去抓起來一壇。

“喂,我吃了你的肉,不能不陪你喝酒,否則就不夠朋友了。我敬你一碗!”

軒轅小子端起來一碗酒,猛地喝了一大口,沒想到那酒如同刀子一樣刺入咽喉。他不由地咳嗽了一聲,“哇”地將酒吐出來,不停地伸著舌頭。

“呵,好勁道的酒!”他連連吸著冷氣。

那少年卻似乎將這麼濃烈的酒根本不當一回事,頃刻之間,又幹完一壇。

而軒轅小子也不客氣,將一隻雞狼吞虎嚥,沒怎麼咀嚼就連骨頭吞下肚去。

這時候,老頭兒又從廚房裡端上來幾樣菜,戰戰兢兢地走到桌子跟前。

“小英雄,這次是真的……真的沒有吃的了,一共就這麼多,都在這裡了!”

“喂,將菜都放我這邊,他只要喝酒就夠了!”軒轅小子喊了一聲,見老闆還在猶豫,起身過去將菜肴都搶過來,一通風捲殘雲,大快朵頤。

那少年皺了皺眉頭,不過也只是冷笑幾聲,並沒有要和他計較的意思。

“飽了,飽了。”軒轅小子將油膩的手在衣服上胡亂蹭了蹭,這才認真地打量那少年。只見他身材足有尋常人兩人高下,一頭濃密的亂草般的頭髮,眉毛高挑,一雙眼睛如同兩隻小燈籠一樣,目光炯炯有神。鼻樑高高,嘴唇鮮紅,一口雪白的牙齒,下巴厚得肉直打顫兒,一直連到了脖子上。巨大的喉結仿佛一隻小獸一樣不停地跳動。他的身上所穿的服飾也很奇特,上身一件粗鄙的麻線製成的單薄衣衫,下身一條黝黑肥大的短褲,裸露在外面的兩條胳膊和胸口,塊塊肌肉隆起,兩條腿上的汗毛又粗又長,宛如兩片黑色的森林。端的是一個野蠻巨人!

“這位朋友,我吃了你的,喝了你的,你這個朋友,我是交定了。”軒轅小子也不管人家怎麼看他,似乎在他認為把對方看做是自己的朋友,那就是朋友了。他認真地做起自我介紹來:“人家都叫我軒轅小子,我從小沒爹沒娘,也不知道這個名字是不是我的本名。你也這麼叫我好了。朋友,你叫什麼名字?該不會像我一樣,也是個天不要地不管的吧。”

“哼!”那少年直到這時候,才算從鼻孔了出了一聲。“你,真的要和我交朋友?”

“那當然。”

“為什麼?就因為你吃了喝了我的,覺得過意不去?還是怕我逼你付帳?”

“付帳?哈哈,如果我有錢,就不用在這裡吃你的喝你的了,我自己就去想吃什麼要什麼了。不過,話說回來,今天這一頓大吃大喝實在痛快,我軒轅小子從記事以來,還沒有吃過這麼飽的一頓飯呢!”

“那你就是為了吃喝了。這和飯桶有什麼區別?你這樣的人,也配作我的朋友?”

“怎麼,我不配?那好,我高攀不起,咱們就當從來沒有見過面,告辭!”

軒轅小子顯然早已慣了這種被人拒絕、被人輕視的生活,所以他居然一點都不生氣,將手一抹嘴巴上的油膩,起身就要往飯館的外面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