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章 義結金蘭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5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三章

義結金蘭

然而,就在他剛邁出兩步,來到門口的一瞬間,忽然耳邊風聲一響,接著眼前光線一暗。那個巨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他面前。他坐著已經比軒轅小子高出一頭,這一站在他面前,那真如同一座高山相似。軒轅小子甚至還不到他的腰部,目光所及,只能見他一條油膩的獸皮短裙,以及兩條汗毛森森的長腿,一雙大腳蹬著一雙磨破的草鞋。

“喂,軒轅小子,”那人居高臨下,甕聲甕氣地道,“你還沒有付帳呢!”

“付帳?”

“不錯,我並沒有說要請你。所以,你吃的那一部分要自己付帳。”

“我……”

“怎麼?你不會真的沒錢吧?”

“那還用說。”

“這樣吧,你不是要做我的朋友嗎?如果你能想辦法找來錢,將今天的這一桌酒菜錢都給付了,那我就認你這個朋友。否則,咱們兩個就只能和我原來一樣。”

“什麼和你原來一樣?”

“就是吃霸王餐,不付錢,靠這一雙拳頭打出去。不過那樣名聲可不太好。”

“豈止是名聲不好,簡直是無恥之極。仗著自己孔武有力,就欺負人嗎?”

“嘿嘿,我也知道不好。可是我這肚子和你一樣,一天到晚總是咕咕叫,我又沒有那麼多的錢供給它吃喝,你讓我不吃霸王餐怎麼辦?”

“那倒也是。可是這一大桌子酒菜,得多少錢呢?我不騙你,我是真的沒錢。不如這樣,我這次本來帶著幾張毛皮,要去鹽池換鹽的。我先不換鹽了,將這些毛皮抵給老闆,看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再想辦法。”

“好,那你去把毛皮拿來吧。”

少年讓開一條路,軒轅小子從他身邊鑽出去,來到外面。這時候,伶倫已經和眾人在旁邊的一家飯館裡要了簡單的飯菜,在路邊蹲著吃完了。

“嘿,軒轅小子,你不和我們一起吃飯,一個人在裡面吃香喝辣的,享受夠了?”有人嘲笑他道。

“吃香喝辣不假,不過這代價也真是不小呢。”軒轅小子徑直過去,將自己車子連同上面的毛皮一起推到了店門前,大聲嚷著道:“老闆,出來看看,這些皮毛夠不夠抵給你這一頓飯錢。”

老頭從裡面顫抖著出來了,可憐巴巴地望了一眼車子上那幾張毛皮,搖了搖頭。

“不夠?那就將這車子也抵給你,總行了吧?”軒轅小子倒也大方,將車子連毛皮往他跟前一丟。“如果還不夠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

“這……”老人囁嚅著,顯然這點東西遠遠不夠他的酒菜飯錢,可是,看看那少年凶煞惡神一樣的表情,他又敢多說什麼?只能勉強點了點頭。

“軒轅哥,到底怎麼了?”伶倫這時候也覺出了不對,上前來關心地問。

“沒什麼,我和這位新結識的朋友,喝酒吃肉,很是痛快。只可惜我們手頭都沒有錢付帳,所以,我將這幾張毛皮連同這車子都抵押給老闆了。”

“什麼?你?”伶倫簡直難以想像,他會為了和一個陌生人吃一頓飯,這麼不管不顧。“你的毛皮不是要去換鹽的?現在都沒有了,拿什麼去換鹽?這一年的日子怎麼過?不吃鹽你會沒有力氣打獵的,會餓死的。”

“嘿嘿,沒那麼嚴重啦。”軒轅小子撓了撓頭,“你不會見死不救的。”

“哈哈。”那少年聽了他這一番話,知道他果然將自己的全部家當,都準備用來抵這頓飯錢了,不由哈哈一陣大笑,震得每個人的耳朵都嗡嗡作響。

“軒轅小子,你還真夠意思。看來你還真配得上做我的朋友。”只見他將自己寬大的腰帶往外一翻,露出幾顆光芒閃爍的珍珠,令人目瞪口呆。當時的貨幣,還只是貝幣,就是用從海灘上得來的天然貝殼,經過打磨以後作為購買貨物的貨幣。貝幣有大貝、中貝、小貝之分,每十個貝幣為一朋,串起來掛在腰間。普通人吃頓飯就是一貝兩貝,吃上一朋、兩朋,那就算是上等的宴席了。可是這位豪客身上所攜帶的珍珠,每一顆都價值在百朋上下,堪稱巨富了。他卻把這樣的珍珠當作尋常之物,隨手解下一顆來,往老闆的手裡一丟:“這夠了吧?”

“夠了,夠了,就是再吃多少頓也夠了。”老闆做了一輩子買賣,招呼了數不清的客人,這麼豪放的客人還是第一次碰到。他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走罷,”那少年根本不去理會驚呆的眾人,這話只是沖軒轅小子說的,“你不是要去鹽池嗎?我正好也要去那個方向,就和你做個伴兒吧!”

“你肯和我作伴?那再好不過。不但不怕蟲狼虎豹,還有的吃喝,好,真是好!”

他們剛要動身趕路,不料卻又被飯館的老闆給攔了下來:“喂,兩位貴客,你們這是要翻山過嶺,去那邊的鹽池嗎?小老兒可要提醒一句,你們可知道這兒今天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客人聚集,不敢過山?就是因為從昨天夜裡,這山裡就怪吼聲聲,一早起來,就有傳說,從山那邊過來的鹽客,撞上了一隻比牛還大的狗怪,專門吃人的臉和鼻子,已經傷了好幾條人命。所以道路阻斷,那邊的鹽客不敢過來,這邊的人也不敢過去。這麼多人在這裡商量,就是要商量一個法子出來呢。”

“啊?有這樣的事情?”軒轅小子一聽,覺得奇怪,“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這個當口,山裡面出了狗怪?大夥兒今天在這裡商量不出結果,過不了山,明天再耽擱一天,後天就是想法子過去,鹽市也閉市了。”

“是啊,我們可還肩負著一村子人的重托呢,這山是非過去不可的。”伶倫道。

“要我說,什麼樣的狗怪,也要怕我們這麼多人吧?更何況,我們還有這位朋友呢。”軒轅小子問那位巨人,“喂,朋友,你個頭瞧著倒是不小,不知道膽子是不是也一樣大,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捉狗怪?”

“你要去捉狗怪,憑什麼?”那巨人有些不信地問他。

“憑什麼?就憑這個。”軒轅小子用手一指自己碩大的腦袋。又用手一指車子上的木頭機關人。“還有這個。”

“這是什麼?”

“我自己做的玩意兒。”

“什麼玩意兒?”

“一時半會兒跟你說不明白。總之我要去對付那狗怪了,你一起去嗎?”

“那當然。”

“那咱們二人就先行一步,伶倫,你招呼大夥兒跟在我們後面,不過不可乙太近。如果我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們不要管我們,各自逃命要緊。”

“軒轅哥哥,你要小心。”

“你還不相信我的本領嗎?行了,我和這位朋友先走一步,去捉拿狗怪了。”

軒轅小子說完,推起車子,那少年在前面早邁開大步,風一樣去了。

中條山算不上一座多麼高大的山,不過因為橫亙在黃河之北,鹽池之南,所以有一個好處,就是將從南面來的暖濕氣流和從北面來的寒冷氣流從中阻斷,氣流抬高,在山頂上就

容易形成源源不斷的降水。所以山脈連綿,卻並非荒蕪一片,而是有可以耕種的田地和天然的牧場。中條山又並非是一下子形成的,而是在億萬年中地層不斷隆起,經歷了數次的抬升而成,所以在山腰有很多的斷層,這些斷層就形成了許許多多的天然石洞。很早就有人在這些洞穴裡生活,漸漸發展出氏族和部落,成為鹽池最早的居民。鹽池所以能夠成鹽,有兩大條件:一是山脈隆起,上各種礦物元素都沉澱到了下面的盆地裡,從而具備了成鹽的基本條件。二是從中條山的南面穿過峽谷吹來猛烈而乾燥的的南風,促成了鹽的有效結晶。

自然形成的大山,是上天造物的傑作。而在這山野間踩出來一條羊腸小徑,就是最初的鹽客們所創造出來的奇跡了。他們背著一筐筐的鹽,靠著自己的腳板,硬是在無路可通的地方踩出來一條路,形成鹽路。

從最初的人工揹運,到後來依靠馬牛等運輸,這條路漸漸拓寬,更見興隆。

可是這條喧囂熱鬧的鹽路,今天卻死一般的寂靜。軒轅小子和那少年一路上來,竟然沒有撞到一個人影。

他們沿著山勢而上,漸行漸高。軒轅小子是攀山越嶺的好手,即使推著車子,也渾然不當做一回事。那少年更是疾步如飛,大氣不喘一口。

二人一邊行路,一邊好整以暇地聊著天。

“喂,”軒轅小子道,“咱們都已經是朋友了,可是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蚩尤。”那少年直到現在才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從東邊的朝雲之國而來。”

“朝雲之國?我聽我的老師大橈先生說過,在遙遠的東面的海濱,有一個國家叫朝雲之國。朝雲之國的國中,有一座大山叫做東昆侖山,山上住著一位太乙真人,掌管著天底下所有人的生殺大權。”

“不錯,我就是剛從東昆侖山上下來,求見過了太乙真人。”

“啊?我一直以為老師只是在講故事,真的有這麼一個太乙真人啊?”

“千真萬確,不但有,而且他的確掌握著天下人的生死。我去求見他,就是因為我的母親得了一種奇怪的病,請了所有的名醫聖手,都說不能治了。後來有人讓我去東昆侖山上,求見這位太乙真人,請他延緩我母親的病情,延長在人世間的壽命,我就去了。結果這位太乙真人告訴我,人命在天,不可更改。不過他告訴我說,西昆侖山上的西王母常儀真人,掌管著一個長生不老的不老泉,只要喝了這泉水,就可以更改天命,不受生死的拘束了。所以,我這次就是要去西昆侖山求不老泉水的。”

“西昆侖山?不老泉?我一直以為這些都是故事,沒想到是真的啊!”

軒轅小子平時渾不把自己的老師大橈先生說的當一回事,現在才知道世界之大,果然無奇不有。不過再一想,東、西昆侖,遙遠飄渺,尋常人就是知道了,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毅力去尋找。可這位蚩尤,為了替母親求得不老泉水,竟然下這麼大的功夫,一片孝心可真令人感動啊。

“蚩尤大哥,真沒有想到,你是這麼一個了不起的大孝子。唉,你母親雖然得了病,可是畢竟你還有機會,可以想方設法來治她的病。我呢,從生下來,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和母親。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是誰。我連見都沒有見過,更別說有機會為他們做什麼事情了。不過,你放心,你要去西昆侖求不老泉水,等我這邊事情忙完了,我陪你一起去。”

“一起去?”

“是呀,誰讓咱們是朋友呢?”

“哈哈,你這個朋友,真實的本領不知道怎麼樣,口氣倒真是不小。”

“我的本領,你還沒有見識過。不是吹牛,我這雙手可是出了名的靈活,機巧百出,不管什麼東西,我都能用這雙手做出來。……”

“真的嗎?那你敢不敢和我立一個約定?”蚩尤有些嘲諷地看著他。

“什麼約定?”

“一會兒,如果那狗怪當真出現,而你又能憑藉自己的本領打倒狗怪,那麼我就和你結拜為兄弟,從此一生一世,你我兄弟互相照顧,互為手足!”

“好呀。”

“先別答應得那麼痛快。我可說好了,如果你沒有什麼真本領,只會吹牛,現在告訴我還來得及。否則一旦訂約,一會兒狗怪真的出來了,我可是不會幫你的。你要是被那狗怪給吃掉,那就是你自己害了自己。”

“行,咱們就這麼約定了。”軒轅小子對自己的機關木頭人充滿信心。

於是,二人就達成了協定。軒轅小子當著蚩尤的面,將自己的木頭機關人從車子上解了下來,組裝完畢之後,從胸口的地方鑽了進去操縱機關。

見他瞬間化身為這麼一個巨大的木頭怪物,蚩尤顯然也有些難以置信。

便在此時,只聽得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一隻全身皮毛黝黑、如同小牛犢子大小的狗怪,從密林中跳出來。

“是狗怪,快閃開,讓我來對付它!”

軒轅小子也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這麼兇狠的狗怪,他居然一點都不害怕,駕駛著木頭機關上前,和狗怪展開了對峙。

面對向自己逼迫過來的木頭怪物,狗怪一聲咆哮,露出長長的犬牙,亮出鋒利無比的爪子,猛撲上來。

一只是兇悍成性的狗怪,一個是結實無比的木頭機關人,雙方糾纏在一起!

狗怪的尖牙和利爪,將木頭人撕扯得木屑紛飛,而木頭人則一次次將狗怪掀翻在地!

但時間一長,木頭機關人還是暴露了自己的不足。在裡面負責操縱的軒轅小子,畢竟力氣不夠,很快就氣喘吁吁,體力不支了。木頭機關人的動作漸漸緩慢,在裡面的軒轅小子知道再這麼鬥下去,只有力盡失利。於是,他使出了最冒險的一招:當狗怪張著血盆大口猛撲過來,他忽然將木頭機關人定在那裡,一動不動。狗怪一口咬住了木頭機關人的腦袋,上下牙本能地用力一合,狠狠地咬下去。這一咬,若是有生命的活物,一定是沒命了。可是它卻咬在了一塊木頭上,毫無反應。

而就在此時,軒轅小子操縱木頭人的兩根巨臂,一下子伸過來,死死抱住了狗怪的脖子。

這一雙木頭機關人的胳臂,粗壯,堅硬,是整個設計中最有力的部分。現在,軒轅小子操縱機關,將全身的力氣都通過機關放大,灌注到機關臂裡去。

木臂漸漸收緊,狗怪的脖子骨頭嘎巴作響,漸漸不支!

它將身子俯在了地上,只有喘息的份兒了,舌頭伸出越來越長,氣息弱了下來。

最後,眼見那狗怪已經不行了,忽然之間,一陣紅色的光芒閃過,那狗怪消失不見了。軒轅小子從機關人腹中跳出來,發現地上只有一張大弓,弓身不知道用什麼製造,光溜溜的,拿在手裡輕盈無比。而那弓弦更是奇怪,細到了極致,幾乎看不清楚,卻又充滿了無比的韌性。

“啊?好奇怪!”

軒轅小子簡直不敢相信,揉了揉自己眼睛。千真萬確,狗怪化身成為了一張大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