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章 鹽池之行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67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章

鹽池之行

“這是怎麼回事?”蚩尤也走過來,將大弓拿在了手上,“怎麼狗怪不見了?”

“不知道……”軒轅小子將弓拿在手上,他的人還沒有弓高。試著拉了一下弓弦,那弓弦卻紋絲不動。他搖了搖頭,將弓遞給蚩尤。“蚩尤大哥,你看看,這張弓是真的能用,還是那狗怪變化了迷惑人的?”

蚩尤接過弓,並不如何費力,輕輕一拉就拉開了。一鬆手,弓弦彈出,雖然沒有箭,但弓弦卻帶動發出了風雷振動之聲。近處的樹葉紛紛飄落。

“真是一把好弓!”他不由地脫口讚歎道。

“可是,狗怪怎麼會變成一張弓?”軒轅小子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不是狗怪,而是弓化身成了狗的模樣。”

“啊?”

“我世居東海之濱,聽說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有一棵桑樹,那桑樹根在深水,枝幹在九天之上,一萬年長成,一萬年開花,一萬年結果。那桑樹的枝幹,堅硬無比,刀斧不入;卻又輕盈無比,遇水不沉,用來製造弓,可以稱為天下神器。莫非這就是那桑木之弓?”蚩尤道。

“桑木之弓?”軒轅小子還是第一次聽說,海上有萬年桑樹的故事。

“據我所知,這桑木之弓,本來是昊天界至高無上的眾神之尊——昊天帝尊所有。昊天帝尊經常駕車出遊,嬉戲射獵,他有兩把弓,一把叫虹,是雄;一把叫霓,是雌。平時不用的時候,這兩把弓會自己偷偷摸摸地溜到昊天界的下面來,在海上嬉戲玩耍。其中雌的霓喜歡變換各式的服裝,展示自己的美麗;而雄的虹特別調皮,最喜歡變成一隻大狗,在東海的海面上追逐日出,我打漁出海時候就曾經見到過一次!”

“原來是這樣,昊天帝尊的雄弓,怎麼偷偷溜到這裡來了?”軒轅小子道。“還好不是雌雄兩把弓在一起,否則真夠我招架的。對了,蚩尤大哥,你不是要去西昆侖山,這麼好的兵器,你正好用得上。我把它送給你吧。”

“什麼?你要將這樣稀世罕見的寶貝送給我?”蚩尤不敢相信。“這是你憑自己的真實本領打敗它,將它降服之後得到的。你捨得送給我?”

“有什麼捨得捨不得,它對我來說,根本沒有用處;你用得著,所以就給你嘍。”軒轅小子滿不在乎,堅持將弓遞到了蚩尤手上。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有了這樣的神兵利器,我去西昆侖取不老泉水的把握,又增添了幾分。”蚩尤將弓在手上仔細打量,歡喜不禁。

“蚩尤大哥,我想一定是你一片孝心,感動了昊天帝尊,特地賜下這寶物來幫你的忙。”軒轅小子道,“我知道你急著要趕去西昆侖山,那就馬上動身吧。可惜我還有事情,不能和你一起去。否則我這個木頭機關人,還是可以幫上忙的。怎麼樣,你現在相信我不是吹牛了吧?”

“哦,對了。”蚩尤這才想起來一件事情。“我答應你,和你立了約定的。你憑自己的真本領打敗了狗怪,我就和你結為兄弟。現在,你打敗了狗怪,咱們就來履行約定吧。不用說,我是大哥,你是小弟了?”

“是,我九歲多一點,你呢?”

“我比你大,已經滿十二歲了。那麼,你就叫我一聲大哥,我叫你一聲賢弟了。來,咱們也不用囉嗦舉行什麼結拜儀式,就互相磕三個頭吧。”蚩尤道。

“大哥說得對!”軒轅小子也道,“我和你一樣,最討厭那些虛頭巴腦的。”

於是二人說結拜就結拜,互相朝著對方跪倒後,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

“大哥!”

“賢弟!”

磕完頭起身,蚩尤拉著軒轅小子的手說道:“賢弟,你可記住了,在這個世界上,今生今世能夠和哥哥結拜為異姓兄弟的,就只有賢弟你一個。”

“對呀,我軒轅小子無父無母,更沒有兄弟姐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就是大哥你了。以後如果我不小心犯了什麼錯誤,衝撞冒犯了大哥,大哥可以罵我,動手打我,不過千萬不可以不要我,拋棄我,可以嗎?”軒轅小子不知道怎麼,忽然眼眶中淚珠忍不住要掉下來。

“放心,我是大哥,不管你犯什麼過錯都會原諒你的。你雖然機智百出,可是個頭還是小了些,身子骨也太弱,所以以後遇到什麼事情,儘管報大哥我的名號。有誰要欺負你,你能跑就跑,不要吃眼前虧,大哥以後會替你報仇的。”蚩尤拍著他的肩頭安慰,還真有副大哥的派頭。“不過眼下,咱們得先分開一段時間了,我得馬上動身去西昆侖山了。”

“大哥,咱們已經結拜了,您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母親病重,我心裡也放心不下。要不,您稍微等我一等,我將這邊事情完成,和您一起去。”

“不,那昆侖山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上去的,虎狼當道,鬼神出沒,以你這點微末本領,去了只會給我添亂。不過,你也不是一點忙幫不上,這不,你已經給了我這麼好的一張弓,我這次去取不老泉水一定用得上。”

“好,既然大哥這麼說,那我就不去添亂了。”軒轅小子道,“我等您好消息。咱們以後怎麼見面呢?”

“我一拿了泉水,就會回東方的朝雲之國去。如果你先忙完了事情,就先去朝雲之國,替我去探望和照顧老母親吧。我的家很好找,你到那後,隨便找什麼人一問,提到我的名字,就會有人帶著你去我家。”

“好,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不見不散。”軒轅小子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過親人。現在忽然多出來這麼一位兄長,還真有點戀戀不捨。只可惜剛結拜為兄弟,又要分別。不過好在約定了下次見面地方,總會相見。

“大哥,保重!”

“賢弟,保重!”

蚩尤臨別,又要將自己隨身攜帶的珍珠送給軒轅小子幾顆。不過軒轅小子怕他要用以購買不死之藥,所以只收取了一顆。蚩尤告辭而去。

蚩尤大步流星地又上路了,軒轅小子含著淚光,拼命在背後招手作別。

等蚩尤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莽莽蒼蒼的山嶺間,這時候,後

面的伶倫他們,聽這邊安靜了下來,估計是和狗怪的交戰有了結果,也試探著過來了。

“軒轅哥哥,那狗怪怎麼樣了,打跑了嗎?”

“跑了。”軒轅小子得意洋洋地大聲道,“有我的木頭機關人,還有蚩尤大哥在,我們聯起手來,不要說一隻區區的狗怪,就是再多妖魔鬼怪也不怕。”

“蚩尤大哥?”

“哦,就是那個怪人。”軒轅小子簡單把自己和蚩尤義結金蘭的經過說了一遍。

“軒轅哥哥,你都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就和人家磕頭認了兄弟?”伶倫覺得無法理解。

“伶倫,這是男子漢大丈夫之間的事情,你哪裡懂得。不過以後你遇到相知的姐妹,就會懂得這種感情了。行了,不說這麼多了,咱們繼續趕路吧!”

軒轅小子去將自己的木頭機關人收拾好了,重新捆綁在了車子上。

“喂,大夥兒聽我說,狗怪已經被趕跑了,可是咱們的時間也耽擱了不少,現在,咱們加把勁兒,得趕在太陽下山之前到鹽池。”

“好嘞。”眾人聽說狗怪已經被打跑了,都抖擻起精神來,向著鹽池奔去。

鹽池對當時的人們來說,是一個謎一樣的存在。什麼人第一個發現鹽池,已經于史無考。不過,可以猜想第一個發現這裡奇異之處的人,並不是因為對鹽這種特殊之物的關注,而是在這裡的鹽水中,人們可以自由自在地漂浮其上。即使是不會游泳的人們,在這裡一樣可以如魚得水。這就變成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鹽池的第一次出名,應該跟附近人們發現這裡有“不沉之水”有關。第二個關連之處,就是用這裡天然自成的鹽來醃雞蛋,色澤鮮豔,味道香美。或許有人在這裡撿到了鳥兒下在草叢沼澤裡的蛋,拿回去吃覺得格外好吃,最後意識到跟這裡的鹽水浸漬有關。總之這裡的好處是一點點被發現的,人們的視線漸漸聚焦到了鹽上,發現吃了鹽之後,人變得格外有力氣,這裡的人們也比其他地方的人身材高大,身體健康而少生疾病,於是鹽漸漸被當做寶貝。

從意識到鹽是天賜之寶以後,人們就開始琢磨如何將又鹹又苦的天然鹽製造成更加適合吃的食用鹽。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人類的聰明才智就在這個過程中一點點得以增益、提高,最終試驗成功了,更加精細、可口的鹽被造了出來,並且作為至高無上的貢品獻給了天下共主的炎帝神農氏。於是炎帝神農氏派人將這裡看管起來,起初生產的量只夠少數人吃,後來加大了生產,形成了規模化,開始向天下按照管制出售。鹽成為了人類最早用於交易的商品,由此而產生了利潤,稱為鹽利。一方面通過鹽利來增加國家的收入,一方面,通過鹽的分配來控制周圍的各個國家,炎帝神農氏天下共主地位益發鞏固。

到了第八代神農氏榆罔這一代上,普天之下,對於鹽已經到了一日不可或缺的地步,鹽成為天下共寶,亦引起了周圍無數國家的嫉妒和垂涎。然而這一嚴峻的局面,竟然並沒有引起榆罔的重視。事實上這位榆罔,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炎帝神農氏了。神農氏的興起,顧名思義,其最大的貢獻在於對農業的貢獻。帶領百姓耕種五穀,並且發明了各種各樣的耕種工具,又通過對四季氣候的變化,掌握了根據節氣來指導生產的本領,從而能夠趨利避害,將糧食的生產大大提高,在人們的眼裡自然就成為了神。神農氏還有一個本領,就是能夠辨識各種草木的特性,據說他能夠和百獸、山川草木對話,所以能夠識別哪些植物是對人類有益的,哪些是有害的。他將有益的草木區分出來,調配在一起,成為了草藥,不同的草藥可以治療人們不同的疾病,從而救死扶傷,使得人們死於疾病的情形大大減少,壽命隨之延長了不知道多少。

一是耕種五穀,畜養百姓;一是發現草藥,治病養生。從生和死兩大源頭上,去解決人們的最根本問題,炎帝神農氏成為天下共主理所當然。而他的子孫們一代代心安理得地享受著人們對其祖先的尊重和祭祀,所以,即使子孫們不再具有神奇的本領,卻依然可以安處高位。

到了第八代榆罔,就是這麼一個什麼都不會、也不需要去做就可以獨尊天下的君主。這時候的國力已經大大提高,五穀豐登,安居樂業,僅僅鹽利一項就使得天下的財源滾滾而來。榆罔只需要高坐宮廷,每日裡飲著美酒,享受著美女和美樂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過問天下之事。

榆罔如此無為而治,可謂瀟灑;可是他這麼做也給下面的臣子以可乘之機。表面上在跟前諂媚,只要報告一聲天下太平就可以共用歡樂;背地裡,那些不太安分的臣子,卻想盡各種辦法大逞私欲,搜刮無盡。例如負責掌管鹽池的大臣夙沙氏就是這麼一位。夙沙氏本來祖上一連幾代,都是在鹽田裡辛勤勞作的工人。靠著長期的艱苦實踐從曬鹽、制鹽中摸索出了一套方法,製造出可口香甜的精鹽,從而獲得了封賜,成為主管鹽池生產的官員。這是一個技術含量頗高的官職,夙沙氏從父親手中繼承這個官職,開始也的確盡心竭力,改造鹽田,改進制鹽之法,精益求精。然而和一心埋頭於技術相比,他很快發現,鹽池所滾滾產生的利潤已經超出了想像。這麼龐大的一筆財富,遠在天邊的炎帝神農氏根本不可能知道具體數目。朝廷的疏於管理還只是一個因素,更大的誘因,在於作為鹽池最高長官,夙沙氏每年都有一次到朝廷述職並且參加榆罔招待宴會的機會。正是那宴會的豪奢以及榆罔的天子氣象、皇家排場,令夙沙氏心生羡慕、嫉妒與不平。參加了幾次宮廷宴會之後,他就有心自己也過一種帝王般富足豪奢的生活了,於是利用朝廷管理疏忽,在帳目上暗暗動起了手腳;又通過擅立名目,不斷地提高食鹽的市場行情,於是乎天下財源滾滾而來,他的宦囊也鼓了起來。

正所謂上行下效,夙沙氏效仿炎帝神農氏,下面的大小官員又都效仿夙沙氏,拼命搜刮,層層設卡,給夙沙氏進貢以求得富貴同時,自己也趁機撈一把,以過上荒淫無度、作威作福的生活。所以,每年一到“鹽市”前後的這一段日子,簡直是官員們的狂歡日,而成了百姓的難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