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章 天香公主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5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章

天香公主

這天,軒轅小子和伶倫一行總算趕在日落之前來到鹽池。鹽池東面是鹽池鎮,以酒樓飯店、館舍驛站等為主,供來往的客商們吃住之用。北面是鹽神廟和鹽池管轄官員辦公、住宿所在。西面是鹽池百姓居住的村子,都是世代在此居住的鹽民。

鹽市的主要交易,在北面鹽神廟前的空地上進行,周圍用一大圈子木頭柵欄圍起來,天亮開始交易,黃昏的時候收市,將木柵上鎖,不得出入。

不過,這天來到的時候,伶倫和軒轅小子卻發現,在鹽池鎮入口處,主要通道的大街上,中間又攔路設立多出來一道木柵。幾個身著黑色官衣的軍士,每個人都手持棍棒,兇神惡煞一樣在那裡攔住過往商旅。

“喂,伶倫,你看,他們將路攔住了,不讓我們過去。這是怎麼回事?”軒轅小子問道。

“對呀,我只知道進鹽市交易要先交一筆入市稅,可沒有聽說在鎮上吃住,也要交錢呐。”

伶倫吩咐眾人停下來,自己上前去詢問情況:“請問,這裡在幹什麼?”

“幹什麼?你沒有長眼睛,自己不會看嗎?”一個軍士瞪了他一眼,粗聲嚷道。

“那麼凶幹什麼?人家是第一次來嘛。”伶倫故意裝出一副不勝恐嚇的樣子。

“就是,老兄,她不過是一個小姑娘家,又是第一次來,何必那麼凶巴巴地。”另外一位軍士連忙過來解釋道,“小姑娘,你沒有看到我們這裡擺著一個木頭器物嗎?這是專門用來儲存財物的。凡是來參加鹽市交易的,在進入本鎮之前,必須每人繳納三貝的人頭稅,這是規定。”

“可是,往年交易入市,不是只有兩貝嗎?”伶倫問。

“那是入市的交易稅,今年已經漲到五貝了。至於我們收的,是人頭稅。”

“這麼說,我們不交這人頭稅,就無法進入鎮子,也就無法入市交易了?”

“對。”

“可是我們一行這麼多人,那得交多少錢?我們帶有糧食,毛皮,可是沒有那麼多的貝幣。這樣吧,反正多少人從這裡經過,也沒有人知道,不如我這裡有一朋貝幣,你們二位軍爺一人一半,私下裡拿去買酒喝如何?”伶倫雖然是個小姑娘家,卻很懂得一些在外面行走的基本規矩。

“不行,不行!”先前那個軍士又嚷起來,“為什麼在這裡立著一個東西,就是放進去的錢,我們一個貝幣都不能取出來,只能攢了一天以後,晚上交給鹽正大人,由大人親自將錢取出,驗明數目後入庫收藏。所以,我們在這裡只負責監督收錢,任何徇私舞弊的事情都不能做。”

“所以呀,你們二位在這裡一天這麼辛苦,更應該晚上找個地方,好好喝一頓。”

伶倫一邊說,一邊快速地從腰間掏出來一朋錢,一人一半,塞入對方口袋。

“這……好吧……反正一天下來,已經收了那麼多錢;天又黑了,我們兄弟也該去找點樂子了。”兩個軍士終於受不了誘惑,嘟囔著,開柵讓出一條路。

伶倫沖後面大夥兒一招手,眾人立即跟上來,魚貫而過。

已經是入夜的時分了,然而街道上依舊燈火輝煌。每一家酒樓都人聲嘈雜,操著各地口音的人們在上面喝酒劃拳,吵鬧不休。每家客棧門口,也都掛出了寫著“客滿”大字的牌子。來到驛舍門口,只見這裡也是人頭攢動,院子裡已經人滿為患,容不下人員車馬了,但外面還有人湧來。

“哎呀,這可糟了!”軒轅小子一看這情勢,忍不住叫了起來。“找不到住處,咱們就得在大街上過夜了!”

“那怎麼行?”伶倫不滿地沖他嚷道,“大夥兒都趕了一天路,累了不說,就是咱們這麼多的糧食,放在露天,萬一晚上下起雨來怎麼辦?”

“你沖我急也沒有用,事情明擺著,”軒轅小子苦苦一笑,“你還有什麼辦法?”

“辦法嘛,一定會有的。”

伶倫正在冥思苦想,忽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來。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群人,大約有十數眾,每人都騎著一匹神駿非凡的馬匹,疾馳而來。

由於夜色已晚,看不清楚這群人面目衣著,只見當先一匹馬高出尋常馬匹半頭,騎在馬背上的人同樣雄壯神武,威風凜凜。他騎術高超,馬的腳程也快,一閃而過。跟在他後面的是一個身材嬌小的人影,人未到跟前,一股香風先撲面而來。那濃烈的香味正好被一陣風送到軒轅小子的鼻子裡,他忽然忍不住,“啊嚏”一聲打了個大大的響嚏。

他這個響嚏一打,那正奔至面前的馬匹,猝不及防,一下子受了驚嚇,高高地揚起了馬蹄。

“噅兒噅——”

一聲長嘶,馬背上的人影來不及作出反應,從馬上被掀翻下來。

也是無巧不巧,她從馬背上摔下來,正好砸在了軒轅小子的胸口,軒轅小子哪裡能承受得住這一砸之勢,向後便倒,四腳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那女子和他抱個滿懷,幸虧他身體在下面墊著,緩衝之下才未受傷。

軒轅小子大驚之下,雙手亂舞,不知怎麼抓到了女子的面紗,一把扯了下來。

他可不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借著燈光,只見眼前是一張清秀絕倫的面孔。距離這麼近,甚至可以看清楚那細膩的皮膚上閃爍著的雪白光芒。可也就在一瞬間,女子已經重重地一個耳光抽來,“啪”地一聲脆響,軒轅小子只覺得臉上火辣辣地疼,眼前金星亂冒,耳朵嗡嗡作響。

“大膽!”一眾漢子紛紛下馬,團團將軒轅小子圍起來,一根根長矛指向他,鋒銳尖利的矛頭在燈光下閃著冰冷的寒光。

一切都發生在頃刻之間,實在太快了。等軒轅小子明白過來,已經面臨眾矛攢身的危險局面。

“喂,別誤會。”軒轅小子嚇得連忙擺手,“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小子,知道你犯了什麼大罪嗎?是五馬分屍的死罪!”一個漢子低聲吼道。

“啊?!”

這時候,前面那個跑過去的高大漢子,也已經策馬返回,下馬來到跟前。

“怎麼回事?”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並不如何響亮,卻自有一股震懾人心的威嚴。

“報告天風太子,這小子不但驚嚇了公主,還……膽大妄為揭開了公主面紗。”

“那還愣著幹什麼?依照咱們的規矩處置,先把他帶回去再說!”

被稱作天風太子的人根本不屑去理會軒轅小子,而是徑直來到那女子跟前。那女子已經坐起來,捂著臉,低聲嚶嚶地在哭泣了。天風太子上前柔聲問:“香兒,怎麼樣?有沒有摔著什麼地方?嚇壞了吧?”

“哥,不用擔心,我……我沒事……”公主又是受驚,又是受辱,聲音顫抖不已。

“哼,那個臭小子,我非剝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讓他嘗盡酷刑不可。”

“不……不要……”

“行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吧,咱們先回去!”天風太子將自己寬大的外衣脫下來,將公主柔弱瘦小的身子罩在裡面,扶著她上了自己的那匹大馬。

“走!”又一聲令下

:“這些人都帶回去!”

“是!”

一眾兇神惡煞一樣的部下,早將軒轅小子的雙臂給扭住,又大聲地呵斥著伶倫等人,逼迫他們一道,趕著車子,首尾相隨,跟著往前走去。

大約走到街道的盡頭,已經快要出鹽池鎮了,鹽池北面雄偉高大的鹽神廟在夜色中,呈現出一種無言的肅穆之美。軒轅小子和伶倫正不知道要被帶到哪裡去,一行人卻突然轉向一條小道,來到了鎮子後面的樹林裡。在這裡,空地上已經搭起了幾座白色的帳篷,週邊的帳篷是給軍士們居住的,中間一大一小兩座帳篷,則是天風太子和公主分別居住的。

一陣忙亂過後,軒轅小子、伶倫和眾人被驅趕擠在一座帳篷裡,外面由兩個軍士手持長矛看守,其他人就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一會兒,從外面傳來陣陣誘人的肉香,香醇的美酒氣息,還有雄壯豪邁的歌聲。

軒轅小子忍不住,從帳篷的下面縫隙裡望出去,只見那些軍士們已經在一塊空地上生起了篝火,火焰升騰,火上架著不知道是羊羔還是野兔之類,那誘人的肉香隨風飄散;軍士們圍著篝火而坐,每人都端著一隻大碗,一邊喝酒,一邊吃著肉,高興了就拍著大腿唱起歌子來。

“哎喲,我的媽,有好吃的,怎麼也不給我們弄一點來?真是夠小氣的。”

軒轅小子剛說了這一句,就被伶倫在後腦袋上重重地敲擊了一下。“吃,你就知道吃。喂,我說軒轅哥,你除了吃就不能再想想其他事情嗎?”

“其他事情,什麼事情?”軒轅小子從地上爬起來,傻乎乎地問伶倫。

“我們現在可是被關押在這裡啊,應該想法子脫身才對,否則明天就趕不上鹽市入市交易了。還有,這些人是什麼人,他們要對我們怎麼樣?”

“我怎麼知道?”

“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才要想法子弄明白啊。”伶倫道,“這樣好了,我和你去見他們的太子還有公主,我們當面向他們誠懇道歉,請求他們原諒。”

“什麼?去見公主?你沒聽那幫人說,我犯了什麼大罪,要五馬分屍,剝皮抽筋嗎?”

“哪裡會有那樣不講理的罪行,就因為你打了一個噴嚏嗎?給他們解釋清楚,道個歉不就完了。他們的身份地位,應該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不,我不去。”軒轅小子有些退縮,“還是在這裡等著吧。”

正在說著,就聽外面一陣腳步聲響,接著一個軍士進來,用手一指軒轅小子:“喂,小子,我們天香公主要見你。”

“啊?天香……公主要見我?幹……幹什麼?”

“公主要見你,我們知道幹什麼?”軍士上來一把將他推搡到了帳篷外面。“快走吧!”

“等一等!”伶倫連忙追了出來道,“我和他一起去!”

“不行!”那個軍士拒絕了伶倫的要求,“公主特別吩咐,除了這小子,誰也不准去。”

“啊?慘了,這下真的慘了。”軒轅小子哭喪著臉,跟在軍士後面走了出來。

來到天香公主居住的那所小帳篷旁,軍士上前在門口低聲稟報:“報告天香公主,我把那臭小子帶來了。”

“讓他進來吧。”

“是!”軍士答應一聲,在軒轅小子背後用力一推,“小子,進去吧!”

軒轅小子被推進了帳篷裡,還沒有看清楚裡面的情況,迎面又是一陣撲鼻的濃香襲來,他根本無法控制自己,“阿嚏”“阿嚏”打了一串響嚏。

“啊呀,就是這該死的味道,我一聞到這味道就受不了,我早說過不是故意的。”

“臭小子,你懂什麼?本公主一生下來就這樣,異香滿室,所以我父王就給我起了一個名字,叫香香。我的香是天生的,聞過的人都說好,我走到哪裡,都是人還未到,香味就先到了,說我的香味不好聞的,你還是第一個。”

“我也沒有說不好聞呀,就是……就是可能太好聞了,所以我這個該死的鼻子才受不了。”軒轅小子狡辯道,“對了,公主,你說你一生下來就帶著這香氣,走到哪裡,香氣飄到哪裡,那麼,我倒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你一天到晚,走到哪裡都會被人們發覺,一行一動都帶著這香氣,連一點自由都沒有,你不會覺得煩嗎?”

“什麼叫自由?”

“就是自己一個人,痛痛快快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被任何人發現。”

“為什麼要那樣?”

“我說了,那叫自由嘛。你看,我就是這麼一個人,自由自在習慣了的。我一個人住在大山裡,吃飯睡覺都是一個人,想做什麼事情就去做,從來沒有人告訴我說‘你不可以做這個’‘你不可以做那個’,多好呀。可是香香公主你就不行了吧?你走到哪裡,都會有這麼多人跟著,做什麼都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就是想一個人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你身體上的香氣也會暴露你,對不對?怪不得你不知道什麼叫自由!”

“原來這就是你所說的‘自由’,不錯,我生長在一個和你完全不同的環境裡,從小到大,身邊都圍著一群人,任何事情都不需要我自己去做,只要一聲命令,就會有人替我去做任何事情。我也從來沒有過單獨去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是的,我也那麼想過,可是一來我不知道,自己一個人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二來我這身上的香氣,也讓我無法隱蔽自己。所以你所說的自由,我大概是永遠都不可能體會了。”

“不,你可以的。”軒轅小子道。

“啊?什麼?”

“你可以離開這些人,偷偷摸摸躲到深山密林裡去。我可以帶你去過那樣的生活,在山林裡百花盛開,有各種各樣的香氣,花開有香氣,成熟的瓜果有香氣,風有香氣,水有香氣,就陽光和雨露也都是帶著香氣的。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什麼。山林裡沒有什麼人,你完全不用擔心,想做什麼都可以,可以去摘取美麗的花朵,可以去收集野果,可以去和小松鼠、小鳥小獸什麼的談心,也可以什麼都不做,躺在草地上、山泉邊,對著天上的白雲發呆。這樣自由自在的日子,我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 “你所說的自由,真的令人嚮往啊!”天香公主目光裡充滿了神往。“可是,我做不到,無法去過你那樣自由的生活。因為天一亮,我們就要繼續趕路了。”

“趕路?去哪裡?”

“我們所來的地方,叫做黑水國。我們這次出來,是奉了父王之命,我和我的哥哥天風太子,要去帝京拜見當今的天子炎帝神農氏。我將被作為禮物呈送給天子,然後充入後宮,你想,我今生今世還能有自由嗎?”

“你要被作為禮物送給當今天子,究竟怎麼回事?”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你大概只知道我是金枝玉葉的公主,卻不知道,我們黑水國自從我父親繼承王位以來,就一直在和鄰居流沙國廝殺不休。我從出生到長到三歲,才第一次看到父親。他和流沙國的君主成年累月地廝殺,雙方都死傷無數,誰也奈何不了誰。至於雙方爭鬥的原因,你也許想像不到,竟然只是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