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6章 不老之泉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0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六章

不老之泉

“傳說?”

“對。那個傳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流傳下來的,說在我們黑水國這個萬泉之國的境內,在一個隱秘的地方有一口清泉,叫做不老泉。喝了這口泉水的人,就可以永遠青春不老,任何的疾病水到病除。”

“不老泉?”軒轅小子脫口而出,“今天我剛結拜的一位蚩尤大哥,就在尋找這泉水。”

“不錯,天底下所有的人聽了這傳說,都要來攻打我們黑水國,只是為了得到這不老泉。可是他們哪裡知道,如果我們真的有這樣一口不老泉,那麼我們自己不就先喝了嗎?我們如果個個都長生不老,病而不死,那麼我們的士兵去和敵人作戰,又有什麼人會是我們的對手?”

“怎麼,沒有這口不老泉嗎?”

“沒有。至少我們自己從來沒有找到過。最可怕的是,別人卻不這麼想,而是認為,是我們自己太笨。如果他們佔領了我們的國家,一定可以找到這泉水。於是我們國家就陷入了永遠的戰亂中,麻煩不斷。我父親和流沙國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即使結束了也會引發別的國家入侵。所以這個可惡的傳說,讓我們永無寧日。我父親實在出於無奈,才想出這麼一個法子,讓我哥哥天風太子帶我到帝京去,求得天子下詔,將黑水國的不老泉作為天子聖物,以阻斷其他人覬覦之心。這是破除謠言的唯一法子。”

“原來如此。”軒轅小子總算聽明白了,“可是,這件事情完全可以讓你哥哥一個人去,只要將不老泉的故事講給天子聽,天子哪裡有不渴慕長生不死的,一定會痛快地下詔書,為什麼還要讓你跟著一起去呢?”

“你哪裡知道,就因為我們知道這只是個傳說,不可相信,所以,這是擺明的欺君之罪,一旦天子派了使者來尋找,而又找不到真正的不老泉,我們一定難以逃脫罪責。為了避免將來禍連全族,所以我父親希望一開始就將我獻給天子,作為申訴誠信的人質。將來天子降罪,可以因此減輕對我們的處罰。”

“這麼說你是為了拯救你們黑水國的族人和百姓而犧牲自己了。”軒轅小子不由地為她惋惜和著急起來,說道,“我沒有資格去評價你父親,不知道他這麼做是對是錯,可是這麼做對你來說真的很不公平。”

“我不知道什麼叫公平不公平,不過我父親告訴我,我生在君王之家,就應該承受這樣的命運。正如我生而異香,這是沒有辦法選擇的事情。”

“那你這一去,作為人質陪伴在天子之側,那不是永遠都不能享有自由了嗎?”

“自由?希望我將來到了那邊之後,你能夠去看我,告訴我你的自由。”

“那好吧,我答應你。”軒轅小子認真地道,“我一定會給你帶去‘自由’!不過,”他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你得先赦免了我的必死之罪。”

“什麼必死之罪?”天香公主似乎忘記了。

“就是你的部下剛剛說的……我犯了必死的大罪,我也不知道指什麼,是因為我嚇到了你的馬兒,將你摔著了嗎?如果是這樣,那麼我現在誠懇地向你道歉。雖然起因是你的香味刺激了我的鼻子,可是我畢竟害得你險些受傷。雖說是無意,這錯倒犯得實實在在。所以請你原諒。”

“僅僅是衝撞了我,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罪過。你犯的死罪不是因為這個。”天香公主一口否決了。

“不是因為這個,還有什麼?”軒轅小子一頭霧水。

“是……是因為你不該膽大妄為,揭開了我的面紗,看到了我的容貌。”天香公主的一番話令軒轅小子恍然大悟。“在我們黑水國,女子從過了十歲生日開始,就算是成人了,就要披上面紗,從此除了自己的父親、丈夫,兄弟,絕不可以讓陌生男子看到自己的臉。如果有什麼男子膽敢偷看一眼,那麼這個男子就是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必須五馬分屍。”

“原來如此。”軒轅小子道,“可是我並不知道你們有這樣的禁忌啊!再說,我也不是故意要揭你的面紗,是在慌亂之下無意的冒犯。你相信我說的嗎?”

“相信,所以我叫你來,就是要告訴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怪罪你的。”

“真的嗎?你親口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我來的時候還嚇得不行呢。”

“我可以赦免你的罪行,可是我們的規矩不能因為你的無心之失而破壞。所以,我叫你來,還想問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你……願意娶我嗎?”

“啊……你說什麼?”

“你願意娶我做你的妻子嗎?”天香公主神態莊重,似乎並不像在開玩笑。

“我……才只有九歲,你也不過才十歲啊,我們怎麼可能結為夫婦?”軒轅小子哪裡會想到,自己隨便打一個噴嚏,會惹出來這麼大麻煩。

“我們黑水國的規矩,一個女子披上面紗後,除了他的父親和兄弟,第一個看到她面紗後面臉孔的男子,就是她的丈夫。她必須嫁給這個男人,如果她不嫁給這個男人,只有一個選擇,就是親手將自己給殺死。”

天香公主說到這裡,忽然從身前抓起來一把刀子,“倉啷”一聲,寒光閃閃的刀子出鞘。刀鋒上的光芒混合著冰冷的寒氣撲面而來,令人不由一顫。

“不……你……別做傻事……”軒轅小子頃刻之間,只覺得頭腦一片空白。

“我肩負父王交給我的使命,一身所系,是我們全部族人的性命,所以我沒有殺死自己的權利。但是我這張臉孔,給你看過之後,絕不能再讓任何男人看到。我這就用刀子將這張臉劃破,這個世界上,你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看到我這張臉的陌生男子。毀了它,它便永遠屬於你了。”

天香公主可不是說著玩的,竟然真的一把將面紗扯了下來,然後將刀尖對準了自己的臉孔。眼看頃刻之間,這張風華絕代的面孔就要毀掉了。

“喂,你等一等……”軒轅小子本能地上前一步,伸手將她的刀子奪了下來。

但是,鋒銳無比的刀尖,還是將臉頰上的一處肌膚刺破了。雪白的肌膚上,一滴殷紅的獻血流下來,在燭光搖曳裡驚心動魂,讓人不忍正視。

“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除非你答應娶我,否則我是沒有任何選擇的。”天香公主一點都不退讓。

“我可以答應娶你,但必須得等到我長大以後,我們和你們風俗不同,我們男子不到十二歲,是不能娶妻的。我今年九歲,你還要等我三年。”

“只要你答應娶我,我就是等你一輩子,又有什麼關係?”天香公主道。

“那……好吧,我答應你。”軒轅小子直撓頭。“不過我可要直白地告訴你,我只是一個無父無母的窮小子,我只知道自己姓軒轅,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嫁給我這麼一個窮小子,這一輩子可有的苦吃了。”

“可是你有‘自由’啊,我什麼都有

,就是沒有‘自由’。你能給我的,對我來說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所以你不必因為一無所有,覺得配不上我而難過。我們就要結為夫婦了,既然是夫婦,就不要計較這麼多……”

“等一等,你別這麼大聲,一口一個夫婦的,要是讓別人聽到了怎麼辦?”

“讓別人聽到怕什麼?我們是正大光明結為夫婦,將來還要舉行婚禮的。”

“將來的事情,留到將來再說,現在,我只想讓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天香公主是公主之尊,可是現在已經對軒轅小子言聽計從。“我們黑水國的女子,不管她嫁的是什麼人,都必須對丈夫的話完全遵守。從今以後,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真受不了你們黑水國,這麼多規矩。”軒轅小子向來是天王老子第一他第二,我行我素慣了的,現在竟然似乎被無形的一張大網給罩住了。

“既為夫婦,空口無憑。”天香公主卻還沒有完。“你手上拿的這把刀,是父王贈給我的生日禮物,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了,以此證明,你是我們的‘金刀駙馬’。你呢?軒轅君,你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給我作憑證嗎?”

“我……我把這個送給你吧。”

軒轅小子身上能拿出手的,只有今天剛從蚩尤那裡得到的一顆珍珠。他倒並不稀罕這珠子有多麼貴,只是覺得是蚩尤大哥送給自己的,想留著做個紀念。結果還沒有捂熱乎,又要拿出來送人。但要送給香香公主這樣的美人兒,而且是夫婦定情信物,也必得這樣不同凡響之物才好。

他將珠子掏出來,雙手捧著送給天香公主。天香公主什麼樣的稀世珍寶沒有見過,自然不會將區區一顆珍珠放在眼裡。可是這是軒轅小子送給他的,作為夫婦約定的信物,意義又大為不同,所以小心地捧過去,在手心裡輕輕摩挲,然後在自己貼身的口袋裡藏好,這才滿意了。

“行了,軒轅君,咱們已經交換過信物。你可別忘記了自己的諾言,我們黑水國的女子,一旦鍾情,終身不渝。可是如果所愛的男子背叛了她,那就會死得很慘。”

“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再聽黑水國的規矩,我現在只想著出去吃肉喝酒。”

“對不起,軒轅君,我不知道你餓了,你想吃肉喝酒,這很容易呀!”

天香公主聞言,立即將面紗重新戴上,正襟危坐,拍了兩下手。立即,外面進來一個侍衛:“公主有何吩咐?”

“安排下去,這位軒轅公子,現在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要好好款待!”

“是。”

“哦,還有我的那些朋友們。”軒轅小子道。

“對,他們是軒轅公子的好朋友,那就都是我們尊貴的客人。一起安排好。”

“是!”

事情的發展大大出乎意料。轉瞬之間,軒轅小子他們由階下囚變成了座上賓。伶倫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黑水國的人看到軒轅小子佩上了天香公主那把鑲金嵌玉的寶刀,知道他已經是黑水國的“金刀駙馬”,所以表面上雖然不揭破,一個個卻都對他客氣、恭敬之極。就連天風太子也放下了架子,將軒轅小子拉到自己近前,稱兄道弟。

大家圍著篝火,一起喝酒、吃肉、唱歌。天香公主本來從不和眾人在一起說笑玩樂的。然而這天晚上,她卻也坐在了篝火邊上,和眾人一道又說又笑。她還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展露了自己曼妙的舞姿,在月光下,和著眾人的節拍,她一襲長裙,飛快地旋轉著,衣袂飄飄,香風襲人,真正是令人如癡如醉。軒轅小子和眾人的目光都被她完全吸引了。

沒有人知道她和軒轅小子的秘密。可是她的高興是無法掩飾的,有意無意間瞥向軒轅小子的目光,裡面蘊含了別人無從察覺的情意。每當這個時候,軒轅小子都尷尬無比,只能和天風太子拼命地碰杯喝酒,以此回避。

可是天香公主和軒轅小子的這種異常,伶倫怎麼會察覺不到?雖然她知道不可能問出什麼結果,但明天早上,必須當面向軒轅小子問個清楚。他和這個黑紗蒙面的女子一定是達成了某種協定,那究竟是什麼?伶倫胡亂猜測著,喝了幾口酒後覺得身體不適,早早離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軒轅小子還在香甜的睡夢之中,就被伶倫給揪著耳朵強行弄醒了。

“哎呀,好痛!”

“痛?你還知道痛!不這樣,能叫醒你麼?”伶倫生氣地沖著他嚷道。

“什麼時候了?天亮了嗎?”

“你自己看!”

軒轅小子一骨碌爬起來,只見自己竟然是睡在樹林裡的空地上。天光早已大亮,和他一行來的眾人,都已經將各自的車輛收拾好,整裝待發,只等他一個人了。

再看昨天晚上,天香公主和天風太子他們的帳篷,早已不見蹤影。

“咦,奇怪,他們人呢?”

“怎麼,你還惦記著人家啊?人家一早就走了。”

“走了?”

軒轅小子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在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隱約的惆悵和失望。這種感覺在他是從來沒有過的。伊人已去,帳篷、馬匹和衛隊都消失不見,只有空氣中似乎還殘存著一絲天香公主那奇異的香氛。

昨夜的篝火、美酒、還有天香公主的舞蹈,一切都恍如夢中,真耶?夢耶?

不過還好,也不是完全的春夢無痕。在他的身下,還緊緊地壓著那把刀子,刀把和刀鞘上鑲嵌滿叫不上名字來的翡翠珠寶,在陽光下光華閃閃。

軒轅小子將刀子拿在手上,輕輕摩挲,似乎上面還殘留著天香公主的氣息。

“軒轅哥哥,你還沒有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不是說你犯了什麼必死的大罪,要將你五馬分屍嗎?怎麼你忽然成了他們的貴賓?而且那個香香公主,還送給你這麼一把貴重無比的刀子,究竟為什麼?”伶倫早忍不住了,好容易等他醒來,一連串的問題如箭一樣射向他。

“哎呀,伶倫,這裡面發生的事情太多,要詳細告訴你,只怕到晌午都說不完。”軒轅小子當然不能說明真相,只好找了一個藉口。“你看,現在時候不早了,我們不是還要趕著去入市交易嗎?趕緊走吧。”

這倒是實話。他們是來鹽市交易的,這是正經事。所以伶倫有什麼疑問,也只能等忙完了這件大事再說。伶倫當然也知道辦正事要緊,所以鼻子裡哼了一聲:“行了,我就是隨便一問,瞧你這麼神秘,有什麼稀罕?哼,以後就是你想告訴我,我還不想聽呢。喂,大夥兒動身啦!”

她招呼一聲,和眾人一道趕著車子,匆忙往鹽市而去。身後,軒轅小子一個人在樹林裡,呆呆地又站了一會兒,然後將刀子收好,匆忙來追眾人了。

眾人來到鹽神廟前面的鹽市,入口處的木柵前,早已人頭攢動。從各個地方趕來參加交易的人們一個個翹首期盼,只等一聲鑼響,開市交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