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章 鹽池風波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七章

鹽池風波

伶倫和眾人好容易擠到跟前,先去繳納了每人五貝幣的入市交易稅。

“咣——”

一聲清脆的鑼聲響起,柵欄開啟,人們如同潮水一樣湧進裡面。鹽市的交易區共分為兩大塊,一塊是交驗貨物區,例如糧食、皮毛等,當面驗清,根據成色和品質分為上、中、下三等,給予不同顏色、標記有不同重量的木牌,這叫做“鹽引”。拿了這作為憑證的“鹽引”,就可以來到取鹽區。這裡又分為天、地、人三區,“天”字區是最上等的精鹽,“地”字區是中等的普通鹽,“人”字區是最下等的粗糲鹽巴。每個鹽區,都有幾個身材高大、面目醜惡、手和腳都毛茸茸的巨人在手持木鏟,將鹽從鹽田裡鏟上來,堆積成小山一樣。再由負責分發鹽的官員,用一個長長的木勺,挖了鹽分下去。

伶倫和軒轅小子等人所帶來的糧食,因為是受了水淹搶收出來的,所以有些黴點,糧食的顆粒也有些乾癟,自然只能拿到最下等的鹽引。

來到“人”字區後,將鹽引交給鹽官,鹽官揮動木勺,將粗糲的鹽巴倒入車上的筐中。

鹽巴一到手,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拿起來一塊丟入口中:“哎呀,這麼苦!”

“呸,這是人吃的東西麼?”

人們都發洩著自己的不滿,然而沒有辦法,大部分的人就只能吃這個!

正當眾人一邊將鹽裝筐,一邊議論紛紛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軒轅小子正站在鹽田的邊上,注視著眼前浩瀚如大海一樣的鹽田發呆!

他雖然早聞鹽池之名,也每日三餐都離不開鹽這東西,可是真的來到這裡,他才發現,關於鹽的一切還是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在宛如海水一樣一片白花花的水面上,觸目所及,到處是茫茫而又壯觀的景象。“南風起,鹽始生”,正是一年裡南風最強勁的時候,將原本被太陽蒸曬,縹緲不清的鹽池,吹拂得鹽霧盡去,神秘而遼闊的面目一覽無遺。

正看得出神,忽然一陣尿急。他才發現從早上走得匆忙,還沒有解手。

可是這裡人頭攢動,要想從這裡找個地方鑽出去,一時半刻,哪裡能找到解手地方?

也是他在山林之中,隨意解手慣了,因此,他並不在意,在鹽堆後面,偷偷找了個地方,就解開褲子,對著鹽田裡面痛痛快快地滋起尿來。

可是,正當白花花的尿柱射向鹽田,快意無比的時候,卻被一個巨人給發現了。

那巨人一見有人往鹽田裡撒尿,不管三七二十一,邁開大步,張牙舞爪撲過來。

“啊?”軒轅小子一見,嚇得剩下的尿生生憋了回去,提上褲子就跑。

巨人從鹽堆後面追出來,口中“呵呵”叫著,張開帶著茸毛的大手,一定要捉到軒轅小子。

“喂,軒轅哥哥,怎麼了?”

“快,伶倫,把木頭機關人給我!”

軒轅小子知道今天如果不動用木頭機關人,恐怕很難逃過這巨人的魔掌。因此,他不顧一切,跑到跟前,正好伶倫將他的木頭機關人取了下來。

軒轅小子以最快的速度,將木頭機關人組裝起來,剛鑽入其中,巨人就趕到了。

軒轅小子立即操縱木頭機關人和巨人鬥在一處,雙方個頭不相上下,靈活程度也差不多。

眾人都被這有趣的一幕給吸引了,紛紛讓出來一片空地,二人就在空地中你來我往,互相撕打。一會兒你將我打倒,一會兒我將你打倒。

很快,兩人將一堆堆的鹽都攪散了,天、地、人三區的鹽都混合在一起了。

軒轅小子見局面益發混亂,心中叫苦不迭。他這個木頭機關人,雖然威力無窮,可是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操縱機關的他力氣太小,根本不能持久。而這裡的巨人有幾十上百個,如果得到官員命令,一擁而上,那麼他根本不是對手。被捉住之後,這毀壞鹽田、擾亂市場秩序的罪名可不輕。他必須在官員沒有做出反應之前,從這裡伺機開溜。

因此,他將目光瞄準了一旁的鹽神廟。只要逃到廟中,就有機會了。

主意打定,他忽然操縱機關人,向著鹽神廟奔跑而去,後面巨人緊追不捨。

“快,攔住他,不要讓那個木頭怪人驚擾了鹽神!”

在負責維護鹽市交易秩序的官員指揮下,軍士們紛紛來追軒轅小子。不過軒轅小子已經先行一步,進了鹽神廟。一進到裡面,他立即將木頭機關人給拆卸了,藏在了鹽神的神桌之下,自己則爬上了房梁藏好。

士兵們尾隨進來,可是已經不見軒轅小子蹤跡。那木頭機關人很快被發現了,追趕而來的巨人不明所以,還以為軒轅小子進入到木頭機關人裡頭,就變身成為了這機關人,所以將木頭機關人從神廟裡拖出去,一通暴怒地又摔又跺,弄了個稀裡嘩啦,然後得意洋洋地回去幹活了。

其他軍士繼續搜尋軒轅小子,可是將鹽神廟搜了個遍,也沒找到他一根汗毛。

軍士們退出去後,外面的喧囂漸漸平息,交易秩序又恢復了正常。

可是,無意中闖下大禍的軒轅小子,卻繼續伏身躲在橫樑上一動不敢動。心愛的木頭機關人被巨人給毀了,不過沒關係,他還可以從頭來過,再製作一個一模一樣的。如果被他們發現了,那卻是非被打個半死不可。

從早晨到中午,再到黃昏,他就這麼一直在上面趴著,一點不敢放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總之,從外面傳來的喧囂聲漸漸地平息,廟裡的光線也開始一點點地轉為暗淡,看樣子應該已經是黃昏的光景了。

其間,不斷有軍士進來出去,也有人懷疑軒轅小子是不是躲到了上面。但軒轅小子久居山林,在大樹上躥上跳下,攀爬的本領不在猿猴之下。這鹽神廟上面的架構又是用一根根的梁木架起來的,層層疊疊,軒轅小子就在這並不算寬敞的空間裡閃轉騰挪,居然始終未被發現。

終於,隨著光線轉暗,外面變得徹底地安靜了。一個瘦小的身影悄悄閃了進來。

“軒轅哥哥,我是伶倫啊,我知道你在上面,你要藏好了,不要被他們發現啊。我和大夥兒交易完先走了,今天晚上,我們住在‘大風’客店,明天一早起來,我們就動身回小廟底村去了。你要麼晚上去找我們,要麼明天早上去中條山中,在鹽道和我們會合,我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伶倫的聲音很小,不過每一個字卻都清晰地印在了軒轅小子的腦海裡。

可是他不敢做出任何的回應,眼睜睜地看著伶倫又轉身出去了。

此後就再也沒有人進來。光線愈發地昏暗,軒轅小子在上面呆了這麼久,又累又乏。緊張的精神漸漸鬆弛下來,一雙眼皮竟然不停地打起架來。好在他在山林裡,習慣了在樹上睡覺。所以即使在這麼高的房梁上,他也並不擔心,竟然當真閉上了眼睛,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

這一覺不知道睡到什麼時候,忽然,

他被一陣嘈雜聲給驚醒了。

他睜開眼睛,發現不知道怎麼,鹽神廟裡又變得光亮起來。往下面一看,原來在廟的四個角落裡,都點上了明晃晃的油燈。在鹽神廟的神像正前方供桌上,一排注滿膏油的燈盞也都蓬蓬勃勃地燃燒起來。只見那位鹽神老爺,原本只是一個木頭雕像,如今卻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大活人。他一身鮮豔的新衣新帽,威嚴端肅地坐在那裡,正在指揮屬下:

“你們都給我手腳麻利一些,灑掃要乾淨,不能留一點的塵灰污垢。還有,把桌子上的酒和果子都換了,擺上最上等的酒和最新鮮的水果。”

“老爺,何方大神要來咱們這裡,用的著這麼隆重?”下面一個幹活的差役問。

“你們知道什麼?今天來的可不是普通大神,而是昊天界的使者火神羲和與風神常薇。這兩位大神可是不輕易到咱們這裡來的,大夥兒不可輕慢了。”

“是!”

於是眾人益發起勁地灑掃,又將美酒佳餚,時鮮的瓜果菜蔬擺滿一桌。

片刻之後,忽然聽得外面弦樂之聲悠揚,接著香風飄蕩,紅光映照,亮如白晝。

鹽神慌忙率領眾人跪地叩接:“小神大庭率領山神、土地,恭迎昊天貴賓!”

從門口進來兩位大神,一位是身材挺拔、面目英俊的男子,面色白淨,幾綹長須飄在胸前,一雙眸子裡閃爍著灼人的精光,氣度端的是瀟灑俊美;一位是豐滿富態、面目慈祥的女子,一頭青絲挽在頭頂,盤作漂亮的髮髻,眉目之間笑語盈盈,讓人一看就覺得神清氣爽。這二位連袂而入,因為他們的風采,小小的鹽神廟忽然光亮熠熠,到處流光溢彩。

“哈哈,大庭老弟,何必這麼客氣。”羲和笑著揮手,“免禮,免禮。”

大庭起身後,回歸主位,火神在東,風神在西,各自坐下。大庭恭恭敬敬,敬了二位大神每人一杯酒,然後山神、土地依次敬酒,一通推杯換盞。

酒過三巡,大庭才開始問道:“二位大神遠道而來,不知所為何事?”

“哈哈,沒事我們就不能來看看你老弟嗎?”羲和卻並不急著說明來意,“你是這鹽池之神,雖然地方不過百里,官職也不比我等,可是,天下百姓,不可一日無鹽,你所掌管的,正是天下百姓的命脈根本啊!這人間之世,除了東昆侖主死,西昆侖主生,剩下就是你這鹽池主養了。”

“不敢,東昆侖太乙真人,西昆侖常儀真人,都是代天掌權,分別管轄冥、靈二界,乃是一等一的大神。小神不過掌管區區一個鹽池,如何能與他二位相提並論?羲和老兄這麼抬舉,真是令小弟我無地自容啊。”

“大庭君不必過謙。”風神常薇也開了口,道,“羲和大哥我瞭解,他是從不輕易誇獎誰的。所講每一句話,必有來歷和根據。他這麼抬舉你,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我們此前,已經分別前往東昆侖山見了太乙真人,去西昆侖山見了常儀真人。他們都在言語中不約而同提到,在這冥、靈、人三界中,除了他們二位,就只有你是出類拔萃的人才了。”

“啊?他們真這麼說?”

“那還有假?我們這就是剛從西昆侖山上下來,所以才路過來看望你啊!”

“二位大神辛苦,辛苦!”大庭聽了高興不已,連忙給二仙敬酒。“其實我取得這點成績,微不足道。來,喝酒,我再敬二位一杯,今天咱們是難得相聚,不醉不休啊!”

“老弟且慢!”羲和卻打斷了他,“老弟,最近昊天宮裡,發生了一些事情,你可有耳聞?”

“昊天宮?什麼事情?”大庭吃驚地問道。

“這麼說,你不知道了?”

“小神在這百里之地,一心只負責鹽業生產,不要說昊天宮,就是東、西昆侖發生的事情,小神也是一無所知。怎麼,昊天宮裡有什麼異常嗎?”

“豈止異常而已?”羲和道。“你大概也瞭解昊天宮裡的情形吧?昊天帝尊雖然貴為天界至尊,卻早已不實際上過問天廷裡的事情。真正的日常決策,是由東、西、南、北四方天帝,輪流執政掌權的。每一年執掌的天帝都不同,這樣就避免了權力不公和有誰趁此私結同黨,制定亂政,謀取不法之利。可是這麼做雖然杜絕了弊端,卻又生出來另外一個不利之處,就是四方天帝不能齊心協力,彼此牽制,互相猜忌,導致大臣們一個個也是無所適從。這樣表面和睦,內則爭鬥不休的局面,早就埋下了一個大大的禍根。這就導致了那件事情發生。”

“究竟什麼事情?”

“就是在昊天宮三十三層,有一座太虛之塔,塔里囚禁著一個混世魔王,那是與昊天帝尊爭奪天界之位失敗的一位魔君,名字叫做混沌魔尊。他有著一眾兇殘無比的部下,像什麼四凶、八厲、三十六惡、七十二煞等,每一個都殘暴萬分。戰敗之後,這些凶厲惡煞都被昊天帝尊降服,那混沌魔尊更是被關押在太虛塔中,由昊天帝尊的禁衛親軍五色龍族中的赤、青、黑、白四族,一天分為四班,輪流在太虛塔值守,還有一支黃龍族負責在昊天帝尊的樞紐殿警戒。五色龍族除了聽昊天帝尊命令,不受其他任何節制。”

“可是,那混沌魔尊雖然被囚禁,卻能感知外面發生的一切,知道四方天帝不和,竟然不知道怎麼蠱惑了負責看守的四色龍族,將他和一眾部屬從塔里放了出來。於是昊天界一場血雨腥風,由此掀起。四方天帝被囚,四色龍族取代了四方天帝,各據一方。混沌魔尊率領眾舊部一路殺到了樞紐殿外,黃龍一族被殺得大敗。昊天帝尊最後時刻,被迫用非常手段封閉了樞紐殿,雖然從外面攻不進去,可是他也無法從裡面出來。昊天界無力抵抗,由此落入混沌魔尊之手。”

“啊?”鹽神聽到這裡大吃一驚,“天界現在……現在已經淪陷了?”

“是啊。”羲和痛苦地搖了搖頭,“四方天帝被囚,眾大臣一齊歸順了混沌魔尊,一個個只會諂諛奉承。我等實在看不慣,只好偷偷摸摸地溜到下界來,一來尋訪故交舊友,通報消息,二來看看有沒有良方妙策,重振天界雄風。”

“是呀,”常薇接過話去,“我們去東、西昆侖探訪,就是為了此事。”

“那麼,可有結果?”

“東昆侖太乙真人,座下有十大弟子,當年和混沌魔尊一度殺得難解難分。本來我們對他寄予厚望,誰知道去找了他,才知道門下早已人才凋零,十大弟子十去六七,已經無力再戰。那太乙真人也心灰意冷,失去了當年的銳氣。至於西昆侖那位常儀真人,她本來是混沌魔尊的女兒,後來因為倒戈一擊,反叛了父親而受到昊天帝尊的重用和冊封。然而混沌魔尊早在那裡留下了八大凶神,將她牢牢鉗制,她就是有心和我們聯合,卻也自身難保。所以我們只能來大庭君這裡了。”

“來我這裡?”大庭不解地道,“我一方小神,除了我和土地、山神,幾個差役,再無一兵一卒,我這點微末力量,能夠幫上什麼忙?”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