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3章 飛熊再現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90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十三章

飛熊再現

“不知道。”

“他們最希望你的,就是你像一個普通人那樣長大,幸福,平安,快樂。”

“可是我連一個普通人都比不上,在今天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即使再普通的人,也有個名字吧,可我連名字都沒有。”

“不,你有名字。你父母在你一生下來時候就給你起了名字,很好的名字。”

“啊?”

“你知道你的軒轅姓氏是怎麼來的嗎?那是因為你出生的時候,正好是在早晨,當你的第一聲啼哭傳出來,恰巧一輪紅日從東邊的山坳裡升起來,那天不知道怎麼,那輪紅日看上去特別地大,特別地圓,仿佛一個大大的車輪一樣。從接生婆進到屋子裡後,我和你父親已經在門外站了一夜。接生婆將孩子包裹好,來到門口讓我們看。你父親看到是一個男孩,高興得不知道怎麼好。這時候你母親在屋子裡問:‘咱們第一個孩子是在烈山出生的,以烈山為姓氏。那麼這個孩子姓什麼呢?’你父親聽著你的啼哭聲,看著那一輪冉冉升起的紅日,脫口而出:‘紅日如輪,光照四方,就讓他姓軒轅吧。名字嘛,就叫光。希望他將來可以像這輪紅日一樣,光照天下,德澤萬物,成為一個大人物。’你母親在屋子裡聽了這個名字也很高興:‘小光,你爹給你起了名字了,你有名字了,希望你以後真的能夠像你父親給你起的名字一樣做個大人物喲!’”

大橈先生雖然是一個老頭子,學母親對兒子說的這番話,卻也充滿憐愛。

“軒轅光,原來我的名字叫軒轅光!”軒轅小子這麼久以來,第一次知道,自己為什麼姓軒轅,不但姓軒轅,而且有一個“軒轅光”這樣光明、溫暖、充滿希望,而又充滿了深刻的期待和寓意的特別名字。

“我有名字,我有名字,我叫軒轅光,我是軒轅光!”他簡直要手舞足蹈了。

“軒轅哥哥,恭喜你,你終於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也知道自己的名字了。”伶倫也替他高興不已。

“行了,軒轅光,現在你想要知道的都知道了,接下來,是不是該替我想一想了?”鐘九這麼長的時間,一直在旁邊靜靜地聽著,這時插話道。

“哎呀,我光顧自己的事情,把鐘九先生你的事情給忘記了,對不起。”軒轅小子,不,現在應該正式叫他軒轅光了,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是呀,爺爺,你不是說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這位鐘九先生嗎?”伶倫也問。

“就像我剛才所講的那樣,四大凶神凶則凶矣,可他們是小光父親的手下敗將。所以,只要我們能夠想個辦法,將小光父親給請出來,四大凶神見了,一定屁滾尿流,逃命都來不及,哪裡還敢跟這位鐘九君為難。”

“可是,大橈先生,您不是說,小光父親已經被永久禁錮在了日宮烈焰熔池底下?”鐘九不解地問。

“真的小光父親,自然請不來。不過,我們可以假扮呀。實不相瞞,在我那裡,還隱藏著一副當年小光父親留下來的戰袍戰甲,還有那柄戰斧,都是當年小光父親叱吒風雲的利器,這些都曾經讓四大凶神吃夠了苦頭的。”

“那誰來假扮呢?”

“這就要用到小光的木頭機關製造之術了。”大橈先生對軒轅光道,“小光,我要你立刻去我家裡,將你父親留下的戰袍戰甲拿來,然後,根據這些衣服的大小,製造一個木頭機關人。裝扮起來之後,四大凶神見了,一定會嚇得不行。反正他們只敢在夜裡來,黑乎乎看不真切。”

“製造個木頭機關人很容易,可是,這麼大的機關人,我可操縱不了。”軒轅光擔心地道。

“不用擔心,不是有這位鐘九君嗎?他可是操作機關人最好的人選啊!”

“對呀,鐘九先生到時候變化一下,躲在木頭機關人的身體裡,依鐘九先生的本領,一定可以將木頭機關人的威力發揮到極致,哎呀,軒轅哥哥,我真的好期待,這不就是你一直在追尋的能夠行動自如的木頭機關人嗎?”伶倫道。

“是呀,你們這麼一提醒,倒是點醒了我。”軒轅光轉向鐘九問,“怎麼樣,鐘九先生,我來仿效我父親的身材製造一個木頭機關人,你肯屈尊鑽到裡面去,將這個木頭機關人操縱起來嗎?就是那樣委屈你了。”

“什麼委屈不委屈?你們這是在幫助我,我感謝還來不及呢。再說,能夠嚇跑四大凶神,擺脫他們的追蹤,要我做什麼都可以,還說委屈不委屈?”

“行,那就這麼定了。反正沒有其他的方法,咱們就放手一搏吧!”大橈先生道,“小子,你先和伶倫跟我一道,回去將你父親的戰袍戰甲取了來。那本來就是你父親留下來等你長大了要給你的,現在物歸原主了。”

“父親不但給我起了名字,竟然還給我留下了東西。我現在真的好幸福!”軒轅光眼睛又濕潤了。“我已經等不及要馬上見到這些東西了!”

來到大橈先生居處後,大橈先生從一個角落裡拖出來一個木頭箱子。箱子上面早已落滿了灰塵,顯然已經許久沒有打開過了。他打開箱蓋,從裡面取出來戰袍、戰甲和戰斧三樣當年黃能留給兒子的舊物。那戰袍不知道是什麼所做,柔軟無比,輕飄飄沒有什麼分量。戰甲也很奇特,前面是一張熊皮,後面卻是一塊鱉殼。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那把無始老祖開天闢地用過的戰斧,這聖物雖然塵封已久,卻仍然明淨錚亮,鋒銳無比,一拿出來,眾人眼前一眩,逼人的寒氣彌漫開來。

“小光,這就是你父親留給你的,我現在把它們都交給你,任務完成了。”

大橈先生仿佛完成了一件重大無比的任務,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過,軒轅光已經沒有工夫去理會他。他將父親的舊物接過來,擺在桌子上,輕輕地撫摸著每一樣東西,感受著父親曾經留在上面的溫度,嗅著那屬於父親的每一絲一毫的氣息。他的淚水又控制不住地滂沱而下。

“行了,小光,這些東西都物歸原主了,你有的是時間去和它們相處。現在,你需要做的是儘快按照你父親的身材製造出一個木頭機關人來。”大橈先生提醒。

“是呀,軒轅哥哥,我相信你,一定會製作出一個厲害無比的機關人來。”伶倫道。

“好,那我就去製作木頭機關人了。”軒轅光將戰袍和戰甲卷起來收好,將那柄大斧子扛在了肩上,告辭大橈先生和

伶倫,重新回到了後山中。

回到住處,軒轅光立即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製作新的機關人上面。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斧子來到山谷裡最堅硬的那顆大樹前面,本來那樹非常奇怪,用尋常的刀斧根本砍不動,現在沒問題了,有了父親遺留下來的那柄大斧,只砍了幾下,那棵大樹轟然倒塌,全不費力氣。

材料有了,製作的流程也是輕車熟路,接下來就是全神貫注地製作了。

軒轅光在自己的那間小木屋裡,從中午進去就沒有工夫喝一口水,一直忙碌到黃昏時分。終於,一切工序都完成了。他從小木屋出來,將鐘九叫進去,讓鐘九幫助他將一件件的零碎木件取出來,拿到樹下的空地上。

然後,就在那裡,只見他變戲法一樣,頃刻之間組裝成了一個高大的木頭機關人。

“行了,鐘九先生,咱們將戰袍和戰甲給他披上。”二人又前前後後,爬上爬下,將戰袍和戰甲給木頭機關人披上,果然嚴絲合縫。再將那柄大斧子塞在他的手上,一個威武雄壯的木頭機關人在夕陽下凜然而立。

“怎麼樣,鐘九先生,我的手藝還不錯吧?”

“豈止是不錯,簡直是巧奪天工。軒轅兄弟,你真的是非常了不起呢!”

“我算什麼,你看看這個木頭機關人,僅僅是穿上了我父親的戰袍和戰甲,拿上了戰斧,就這麼威風凜凜,當年我父親穿著這一身盔甲,揮舞戰斧,橫掃混沌魔尊麾下那一眾凶厲惡煞,那才叫真正了不起呢!”軒轅光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父親的事情,不知不覺父親已經成為他心目中的第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對父親的崇拜之情無以復加。

“小光,我知道你很想念父親,我也相信你們父子會有再見面的一天。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對付四大凶神,天一黑,他們應該就來到了。所以,我看你還是不要想別的,還是抓緊教我如何控制這個機關人吧!”

“哦,對了,我忘了你還不會操縱使用木頭機關人,這個很簡單,來,我教你。”

軒轅光爬上木頭機關人,鐘九將自己的身體縮小了之後,也跟著上來。只見在木頭人的胸口裡面,密密麻麻有七八種機關。不過軒轅小子一解釋,鐘九就明白了這些機關都是幹什麼用的。他試著操作了幾下,木頭機關人果然非常聽話,動作靈活無比;舞動起手中戰斧,威力驚人。

“這個大傢伙還真厲害呢!”鐘九興奮地道,“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地方好去,以後,我看乾脆我就住在這個大傢伙的身體裡面算了。那樣一來,保證誰也找不到我。我想,沒有什麼地方比呆在這裡面更安全了。”

“好呀,如果咱們能夠平安闖過這一關,嚇跑四大凶神,那麼這個大傢伙就送你了。”

“真的?”

“那還有假。對我來說,根本操縱不動這個木頭機關人。大而無用,跟廢物一樣。給了你使用就不一樣了,你可以操作得很好,能夠將它的威力發揮到極限。以後,遇到什麼事情,你就可以幫我去擺平了。”

“沒問題,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鐘九又輕鬆自如地練習起來,果然毫不吃力。

這邊,軒轅小子剛下到地面上來,大橈先生已經和伶倫趕來看究竟了。

“耶,軒轅哥哥,你真的完成了?好一個威風凜凜的木頭機關人,了不起耶!”伶倫讚歎著,忍不住上去摸一摸機關人的手和腳,鐘九從胸口那裡打開擋板,沖她和大橈先生打招呼:“你們來得正好,看我的本領!”

他輕輕飛起一腳,將一塊上百斤的岩石踢到一邊;輕輕一揮手,一棵碗口粗的松樹嘎然而折。他又將斧子舞動了幾下,寒氣逼得人直退。

“好,好一個大傢伙!”大橈先生也讚歎不已,“這才是真正的機關人。”

“大橈先生,和你所見過的那種有生命的機關人比起來如何?”軒轅光問。

“嗯,現在這麼一想,我所見的也未必就是有生命的機關人,也許裡面都有靈異之物在操縱吧。不過那肯定不是人在操縱,人是沒有這樣本領的。”

“是啊,只有鐘九先生才能操縱這個木頭人,我已經答應送給他啦。”

“鐘九君,一會兒天擦黑後,你趁著無人注意,先到熊神廟的後邊隱藏起來;等四大凶神到來後,我會想方設法誘騙他們到那邊去,到時候,你再出來;不要輕易開口說話,只管將他們嚇退就行了。”大橈先生吩咐道。

“好。”鐘九答應一聲,駕駛著木頭機關人隱蔽著離開了。

他們的判斷沒錯。也就是天剛擦黑沒有多久,忽然從村長姬大河家中,傳出一聲大叫。

“啊?!”

那聲音透著說不出來的恐怖,一聽就知道被怪異之物驚嚇得不輕。

“來了!”大橈先生和軒轅光他們早嚴陣以待,立即循聲奔去。“快過去!”

等他們來到村長家門口,只見院門大開,院子裡燈火通明,村長姬大河和一家人都跪在那裡,哆嗦個不停。在他們面前,一字排開四個奇形怪狀的人:一個是人面鳥嘴、肋下生折翅膀的鳥人,那是老大“歡頭羽人”朱莘;一個是人身蛇頭的蛇人,九隻頭不停地晃動著,那是老二“九首封豸”後夷;第三個是老虎的身體,長著兩隻臉的“兩面虎人”吳回,第四個是羊身人面,頭頂上長著一隻大大的羊角的“獨角羊人”嚴卯。

四大凶神一齊來到,難怪村長姬大河會嚇成那個樣子。四凶中老三吳回的脾氣最暴,聲音也如同悶雷一樣,大聲吼叫著:“快說,軒轅小子是不是在你們村子裡?”

“是……是……”

“快把他交出來!”吳回吼道。

“不……不……”

“什麼?你敢不聽我的話?”吳回大怒,從四隻眼裡忽然長出來四隻巨手,分別抓住姬大河的四肢,將他從地上給拎到了空中。“你不怕我撕了你?”

“怕……怕……”

“那你還敢說不?”

“我……是說那個軒轅小子,他不聽我的……”姬大河總算把話說完全了。

“你是村長,他敢不聽你的?”

“那小子膽大包天,胡作非為,是個任性自大的傢伙,什麼人的話他都不聽。”

“那你帶我們去他住的地方找他!”吳回將村長放下來,四隻手都縮了回去。

“不用麻煩,我自己來了。”門外一陣嬉笑,軒轅光輕鬆地走了進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