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5章 天降橫禍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4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十五章

天降橫禍

“等一等,軒轅哥哥!”伶倫卻不忍心,走了過來,“這只兔子看起來,好像快要做媽媽了,它的肚子裡懷著小生命呢。我看你還是把它放了吧。”

“不行!”軒轅光正想著一會兒大快朵頤,哪裡能接受這個建議。“這是我的獵物。你沒有聽大橈先生說嗎?萬事萬物,‘天’都已經安排好了。這獵物就是‘天’賜給我們的早餐,我們只要安心享用就可以了。”

“我才不聽你什麼鬼道理。”伶倫轉向鐘九,“鐘九大哥,你說怎麼辦?”

“不錯,‘天’是有好生之德,應該饒過這個小傢伙一命。”鐘九不慌不忙地道,“可是,你們又正需要它來做食物,如果不吃它,就會沒力氣走路。”

“還是鐘九大哥說得對,”軒轅光嚷道,“沒有力氣,我們怎麼趕路?又怎麼完成‘天’交給我們的使命?所以,我還是把這傢伙烤了吃再說吧。”

“等一等,小光,就算這是‘天’賜給你的食物,你也可以有別的方式吃啊。”鐘九阻止他說道。

“別的方式,除了燒烤,還能有什麼好方式?”軒轅光不解地問。

“我的意思,你可以直接殺了它吃掉,也可以不傷害它的性命。”鐘九道。

“不傷害它的性命?那我怎麼吃?”軒轅光更加糊塗了。

“你可以用它來作為誘餌啊。”鐘九提醒他,“這裡是山野之地,我看獵物一定很多。你可以用這只兔子來當誘餌,如果有什麼狼啊、狐狸啊,或者鷹隼之類的來捕食它,那麼,你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場獵了。”

“這個我還真沒想到,”軒轅光也來了興趣,不過又一皺眉,“就是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

“很快的,”鐘九道,“‘天’不會讓你等太久,一定會給你安排一個滿意的結果。”

“真的?那就讓我試試。”

軒轅光果然沒有殺這只兔子,而是用一根鞋帶將它的腿給綁住了,一端系在一根尖銳的木棍上,然後將木棍深深地插入了土裡。兔子醒來後,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用力掙扎了幾下,卻不過是徒勞而已。

將誘餌設好,軒轅光去樹林裡忙著製造一個木頭機關的弩箭。這卻是小菜一碟。他很快就製造好了一只能連續發射三隻木楔的短弩,做好了準備。

伶倫和鐘九也來到了樹林中躲避。伶倫有些累了,竟然不知不覺睡著了。

果然,如鐘九所言,也就是軒轅光的弩箭剛做好,忽然,從天空中傳來一聲清脆的鳴叫。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頭頂,即使是在很高的天空裡,也可以看到這傢伙體型巨大,長長的翅膀扇開來,在陽光下金光閃閃。

“我的天,來了一個大傢伙呢!”

軒轅光沒有想到,在這個地方,會有這種被稱作“金雕”的大傢伙出現。這傢伙是天上的霸主,空中的魔王,它飛行的速度不是最快,然而翅膀長長,羽毛豐滿,一雙爪子尤其鋒銳無比,可以從天空直落而下,一爪擊斃一隻兇惡的狼,翅膀一扇,可以將石頭擊碎,樹木折斷。

這只“金雕”發現了地上的野兔,不假思索,飛掠而下。

地上的母兔,已經受了一回驚嚇,如今又聽得金雕尖叫,抬頭只見一團令人炫目的黑影當頭罩來。雖然嚇得全身顫抖,不過還是本能擺出了“兔子蹬鷹”的姿勢。這亦是動物求生的一大絕技,不過很難得逞。

金雕直撲而下,眼睛死死盯著地上的兔子,利爪伸出,只等一擊得手。

可惜,它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是一個美麗而殘酷的陷阱。在不遠的小樹林裡,已經埋伏著可怕的獵人。軒轅光的短弩已經完全張開,三支木楔全部對準了金雕的要害部位。說時遲,那時快,軒轅光待金雕的爪子距離兔子的頭部不到一米距離時候,手中機關一按,三支木楔齊發。

“嗖”、“嗖”、“嗖”,這是精於木頭機關的軒轅光製作的短弩,力道、準頭,無一不是精確到了極點,金雕甚至都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已經頸部、腹部,同時被木楔射中,深深插入進去。

金雕瞬間致命,不過龐大的身軀和華麗的羽毛還是將兔子給壓在了下面。

“好耶,好久都沒有打到這樣的美味了,待會兒烤來吃一定錯不了。”

軒轅光跑上去將金雕撿起來,它的身體上面還留有餘溫。那只兔子受了驚嚇,早已哆嗦著站不起來了。軒轅光將綁在它腿上的鞋帶給它解開了。

“去吧。”

兔子愣了一下,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能如此輕易被放掉。軒轅光沖它不耐煩地一揮手:“算你這傢伙今天運氣好,找了個替死鬼,去吧。”

兔子卻不知道他在說什麼,被他揮手一驅趕,又嚇得不輕,連忙逃去了草叢中。

軒轅光將金雕拎著來到自己剛才挖的坑前,迫不及待地就開始撕扯羽毛。

“喂,等一等!”

這時候伶倫也被驚醒了,眼見軒轅光打了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的獵物,而且馬上就要進行殺戮,連忙阻止他:“軒轅哥哥,等一會兒再動手。”

“怎麼,剛剛你不讓我殺那只兔子,這次又想幹什麼?我可是已經把這傢伙給殺死了,你呀,就等著吃香噴噴的烤肉就行了,其他的別管了。”

“軒轅哥哥,你忘了,我是只吃青菜,不吃肉食的。”伶倫搖了搖頭。“我這個人呀,最見不得一點血腥。你等我先走開一點,再動手好嗎?”

“就是,我們龍族在昊天界上,也是只朝吸霧露、夕餐雲霞的。這等殺生食肉的野蠻行徑,我們也是不做的。”鐘九也說道,“算了,這樣吧,你在這裡享受你的獵物,這是你的權利。我呢,和伶倫姑娘先行一步,到山頂上面找個地方等你,順便欣賞一下這周圍的美麗景色。”

“那好,你們兩個先走一步。省得在這裡聒噪,破壞了我烤肉的興致。”

軒轅光巴不得二人趕緊離遠點兒。為了不讓二人看到他大開殺戒的樣子,二人前腳剛離開,他後腳就拎著金雕來到了山谷裡的溪水邊。這條小溪清澈,明淨,水裡面還有自由自在遊著的魚兒,岸邊長滿茂盛的水草,河灘上開滿不知名的花兒。不過軒轅光無心欣賞這天然自成的風景,將金雕的羽毛撕扯了一地,又掏出身上的那把金刀,也不顧得刀子貴重,將金雕給開了膛,腸子抖出來,鮮紅的血將溪水都染紅了。

在溪邊的沙灘上,找來幾塊石頭,撿來一堆乾柴,他就晃燃火摺子,點著了火,用一根粗棍子將金雕串了,在熊熊的火上烤起來,頓時肉香四溢。

一聞到肉香,他的肚子更加受不了,“轟隆”“轟隆”,饑響猶如打雷一樣。好在這裡只有他自己,否則伶倫在邊上又要笑話他是個饞鬼了。

此時此刻,他眼中便只有在火上吱吱冒油的烤肉,心中想的是全是一會兒大肆咀嚼、狼吞虎嚥的快意。他不由得大口“咕咚”咽起口水來。

然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得一陣“汪汪”犬吠聲。他吃了一驚,抬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隻小牛犢一樣大小、全身毛色黑緞

子一樣發亮的大狗,已經出現在距他不過三五丈遠的地方,正吼叫著逼近。

這只大狗突然出現,把軒轅光給嚇了一跳:“怎麼,這裡又有一隻狗怪?應該不會吧?喂,你沖著我吼叫什麼?想要吃我的烤肉?有本事自己打獵去啊!”

可是大黑狗顯然不買他的賬,一邊露出尖銳的白色牙齒,一邊低吼著逼近。

“你這只可惡的大笨狗,以為我年紀小好欺負嗎?我可是個好獵人呢。”

軒轅光將機關弩又裝上了木楔,將箭頭對準了大黑狗。

“不要再上來了啊,再前進一步,我就不客氣了。”

軒轅光雖然口頭上嚷得凶,其實已經心裡膽怯了。畢竟這傢伙如此體態魁偉,除非能夠命中要害,否則,自己這小小的弩箭根本不起作用。

大狗步步進逼,軒轅光遲疑著不知道如何是好,這時候,一陣焦糊味撲入鼻中。

“哎呀,糟糕!”

軒轅光本能地扭頭看去,在火上的烤肉已經燒焦,變成了黑色。軒轅光這叫一個心疼呀,顧不得大黑狗的威脅,將弩箭一扔,就去搶烤肉。

剛將烤肉從火上搶下來,大黑狗已經低吼一聲,縱身一跳,張開前抓撲來。

“我的媽呀。”

軒轅光不管不顧地往地上一滾,避開了這一撲。然後爬起身,幾步跑到最近的一棵大樹前,將烤肉往嘴上一叼,手腳並用地爬了上去。他是攀登能手,這幾下還真麻利,不過也真玄,大黑狗一個縱躍,將他一隻鞋子咬掉了。

眼看大黑狗在樹下徒勞地咆哮著,軒轅光騎在樹杈上有滋有味,享用著烤肉。

“想搶人家的東西吃,別做夢了。喂,你有本事就上來,看你有多大本領!”

可是那只大黑狗只是叫,而且叫聲越來越響。軒轅光這才意識到,它在叫主人來。

“你是通知你家主人嗎?哼,你這麼蠻橫霸道,你家主人也不會是好東西。”軒轅光開始有些擔心了。“不行,趁你家主人沒來,我得把這烤肉吃完。”

他正在狼吞虎嚥,忽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就見沿著河岸從下游疾駛上來一輛馬車。

這馬車一看就不同凡響。河岸邊的小路坑窪不平,長滿荊棘和野草,還到處佈滿了鋒利的碎石,尋常的馬匹在這樣的路上根本不敢跑動。這匹拉車的馬卻不但飛奔而來,而且四蹄淩空一般,根本不用擔心受到什麼傷害。那匹馬車的兩隻輪子,也如同不著地一樣,貼著草尖淩波漂移而來。

而這輛車子的裝飾更加令人咋舌。車身細膩光滑,閃耀著令人炫目的潔白顏色。車廂用一頂帷幕遮蔽起來,那帷帳不知道用什麼材料製成,分成四個顏色,前青後綠左紅右白,四個角上還插著四種顏色的小旗,各自掛著銅鈴,隨著車子飛馳,小旗招展,銅鈴清脆作響。

在這輛車子的帳幕之前,一左一右,分別坐著兩個年輕女子,一穿紅,一穿綠,衣服的顏色鮮豔,極其引人矚目。她們二人根本不用揚鞭催馬,只需要看清楚前進方向,輕輕一聲命令,那馬兒就會立即執行。

這輛馬車來得好快,軒轅光還沒有完全看清楚,車子已經在大樹前戛然而止。

車子剛一停穩,那個穿紅的侍女就跳下車來:“大黑,發現了什麼?”

大黑狗見來了主人,更加沖樹上咆哮怒吼。紅衣侍女往上一看,看到軒轅光的手上,還在捧著一大塊烤肉,不由一驚:“啊?不好了,少宮主。樹上不知道哪裡來的一個大惡人,我們的金雕被他給烤來吃了!”

“什麼?金雕被人家給殺死烤吃了?”車上的帷幕裡傳來一個尖銳的少女聲音。“什麼人這麼大膽?快讓本宮主看看,是誰這麼不長眼?”

綠衣少女立即把簾子打開,從裡面鑽出來一位身穿黃衫黃裙的少女。這少女其實和軒轅光年齡差不多,不過身材要高大一些,大手大腳,已經初具少女的風姿。那一張粉嫩白皙的臉孔尤其美豔,肌膚賽過初雪,被鵝黃的衣裙一襯,別有一種沁人心脾的嬌媚。不過這女子的性格顯然不像看上去那麼嫵媚溫柔,而是火爆無比。

“喂,樹上的大惡人,你正在吃的是什麼?可是我的金雕被你給殺掉烤吃了?”她從車子上一躍而下,怒氣衝衝地用手指著軒轅光問道。

“糟了,原來那金雕是有主人的,現在人家找到頭上了,還是個什麼宮主,這可真是倒楣之極了。”軒轅光心下叫苦,嘴裡卻還在強自狡辯。“你說什麼金雕?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是看到一隻雕在捕食一隻兔子,那只雕自己撞在石頭上死了,我就撿來烤吃了。”

“不可能,金雕是捕獵高手,曾經一天捕獵過二三十只兔子,從來沒有一次失誤過。它絕對不可能自己撞石頭上而死,定是你搞的鬼。”

“少宮主,快看,這裡有兇器!”綠衣侍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找到了軒轅光烤肉的火堆。在火堆旁邊的河邊空地上,除了一地的淩亂羽毛,還有軒轅光使用過的那把機關弩,上面還帶著血跡。

“哼,大惡人,現在兇器都被我們找到了,你還有什麼話說?”黃衣少女更加怒火萬丈,命令綠衣侍女將機關弩箭對準了樹上的軒轅光,“下來!再不下來,本宮主可要下令,用這兇器為我的‘金雕’報仇了!”

“別……別用那玩意兒對著我。”軒轅光只好從樹上慢慢地往下溜。“有話好好說嘛。其實,我也不是故意的。本來我是要殺那只兔子烤來吃的,誰想到你的這只金雕,它不講道理啊,從天上飛下來就搶,我一個失手,就把它給射死了。那我就只好烤來吃嘍。”

他剛從樹上下來,那只大黑狗已經又起身,咆哮著要上來咬他。他連忙將剩下的烤肉一丟,從身上拔出刀來:“喂,看好你們這個大傢伙啊,我可不是怕它,我是怕不小心又傷了它,咱們還是講道理的好。”

然而,話音剛落,忽然風聲一響,“啪”一聲,他手上已經被重重地擊了一下。

手裡的刀子拿不穩,掉落地上。手腕上被抽出了一條紅色的印痕,火辣辣地疼。

再看黃衫少女,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來一條金光閃閃的細軟長鞭。

“怎麼樣,滋味不好受吧?這只是個警告,你敢再囂張,本宮主就要對你下重手了。”

“好,好,算我倒楣。”軒轅光捂著自己的手腕。“就算是我不小心誤殺了你們的金雕,你說怎麼辦吧?反正我也沒錢賠你們,要命就一條。”

“放心,一命換一命,你這條小命,早晚是本宮主的。”黃衫少女道,“不過,現在我要你先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將我的金雕給掘個坑埋了,然後立上碑,在墓碑前磕一百個響頭。”

“這……好吧。”

軒轅光眼看這情勢,自己今天是占不到便宜了。這時候,大概鐘九和伶倫早已到了山頂,自己呼救也沒有人聽見。好漢不吃眼前虧,還是按照人家說的去做。再說,自己的確是不小心誤傷了人家的寵物,人家提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也是合理和應該的。他就按照對方吩咐去做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