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6章 雷宮少主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5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十六章

雷宮少主

在地上掘了一個深坑,將金雕的羽毛和骸骨,連同剩下的烤肉,統統埋入坑中之後,他仔細地掩上泥土,又找來一塊樹皮,在上面刻上了字:“金雕之墓”。然後將牌位立起來,就跪在前面開始磕頭。

“一、二……九十九……一百……”

一口氣磕了一百個響頭,由於用力過猛,他的額頭都擦破了皮,流下了鮮血。

“行了,起來吧。”那個黃衫女子看他態度還算誠懇認真,這才滿意了。

“這位姐姐……”

“什麼姐姐?我們是西陵國中雷澤宮的,這是我們的嫘祖少宮主。”

“哦,少宮主,實在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在這裡我再次向您表示歉意。不過,我也道過歉了,你說的我也都做了,我可以走了嗎?”

“什麼,你這就想走?”嫘祖少宮主冷笑了兩聲。“我讓你做的事情,還多著呢。”

“啊?還有什麼事情?”

“我讓你做什麼,你都肯做嗎?”

“當然了。”

“那……你已經把金雕給埋葬了,下面,我讓你自己把心挖出來,祭奠金雕。”

“什麼?”軒轅光大吃一驚,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心挖出來,人就死了啊!”

“死?你當然要死。我說過一命換一命,金雕是你殺的,你就必須償命!”

“你這個人,怎麼一點道理都不講。我已經和你說過了,我不是故意的。再說了,就算我殺了金雕,不過一隻鳥而已,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哎,一個人的生命,怎麼可以和一隻鳥相提並論。我才沒那麼傻呢!”軒轅光有些急了。

“哼,我就知道,你只會在口頭上說,不會真的做。”不料,嫘祖少宮主卻似乎比他更加生氣。“我剛才只是試探你,如果你真的按照你答應的,我讓你做什麼你都做,那麼我就會放了你。這件事情一筆勾銷。但是你在騙我,所以我改變主意了。我一定要取你性命,為我的金雕償命的。不過我不會馬上殺死你,我要好好折磨你。”

“啊?”

“紅兒、綠兒!”

“少宮主有何吩咐?”

“將這個大惡人帶回雷澤宮去,我要好好想一想,用什麼法子折磨他。”

“是!”

紅衣侍女和綠衣侍女答應一聲,一前一後上來將軒轅光扭住,用繩子捆了。

“喂,你們不能這樣。我……”

“堵住他的嘴!”嫘祖少宮主不耐煩地道,然後徑直上了車進入帷幕中。

“是。”

紅衣侍女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塊錦帕,塞入軒轅光口中。然後,兩人將軒轅光押到車子上去,往車轅上一扔。兩人一左一右坐好,將他夾在中間。

“駕!”

一聲清脆的叱喝,那馬兒邁開四蹄飛奔起來。雖然是在山野之地,不過在車子上面的感覺仍然是非常平穩。耳邊風聲呼呼作響,軒轅光起初還拼命想看清楚周圍的情形,好知道自己是在往哪裡去,可是綠衣侍女又早用一塊錦帕蒙住了他的眼睛,現在,他是什麼都看不到了,嘴裡也說不出話來,只能憑著耳朵聆聽,辨別自己是在往什麼地方而去。

“鐘九大哥,伶倫,你們在哪裡啊?如果你們不來救我,這一次我就死定了。”軒轅光在心中絕望地呼叫著。一向豁達樂觀從來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的他,現在卻開始為自己擔心起來。他會就這樣死了嗎?

軒轅光只聽得耳畔風聲呼嘯,也不知道這車子究竟走了多遠。只覺得如同在雲霧裡一樣,迷迷糊糊地,起初還害怕得不行,後來將心一橫,反正事已至此,自己落在人家手裡,任人宰割也就是了。這麼想著,居然將懸著的心放了下來。這麼蒙著眼,又在一輛舒適無比的車子上,很快地一陣困意襲上頭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竟然睡了過去。

後來,馬車到達了目的地,停了下來。不聞馬嘶,不聞喧嘩,周圍一片安靜。

可是,在這一片靜寂裡,卻傳來一陣響亮的“呼嚕”、“呼嚕”的鼾聲。

“這個臭小子,倒是個沒心沒肝的傢伙,這是什麼當兒,還睡得這麼香?”

紅衣侍女和綠衣侍女對望了一眼,一齊搖了搖頭。這時候嫘祖少宮主也聽到了軒轅光的呼嚕聲:“什麼聲音?咱們這裡怎麼會有這麼難聽的聲音?”

“回稟少宮主,是那個大惡人。他倒是挺自在的,居然在來的路上睡著了。”

“什麼?”嫘祖少宮主一聽,簡直要氣炸了,一下掀開了帷幕簾子。

看到軒轅光蜷縮著身子,正在車轅巴掌大的一小塊地方呼呼大睡,嫘祖氣不打一處來,飛起一腳,將軒轅光從車上給踢到了地上。

“啊呀!”

軒轅光正在夢中夢見自己長出了翅膀,在天上淩空飛行呢。飛得正美,忽然一塊大石頭從天上掉下來,正砸在自己的後背上,頓時墜落地面,身子重重地摔在泥土裡。他一下子醒了過來:“哎喲,痛死我了!”

“解開他臉上的錦帕,讓他好好看看,自己到了什麼地方。”

“是!”

紅衣侍女上前來,將軒轅光臉上的錦帕拿開。軒轅光眼睛被蒙了這麼久,忽然見到大片的光亮,被刺得生痛。不過他還是迫不及待地看了看周圍的情形。

這一看不要緊,他吃驚地張大了嘴巴,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為什麼?原來他發現,自己竟然是置身在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澤中。碧波萬頃,從各個方向望出去,都只是見到白花花的一片。微微的風吹過,水面上掀動起一陣陣波浪,前後追趕,宛如在做著調皮的遊戲。

而就在這四面大水的中間,卻有一座高高聳立的、雄偉奇特的宮殿。這宮殿也不知道是建築在水中間的小島上,還是漂浮在水面上。宮殿整個的建築材料奇幻無比,似乎全部都是用透明的水晶做成的。如果從很遠的地方看,根本就看不到這裡有什麼建築。只有來到近前,像軒轅光這麼近距離地接觸、撫摸,才知道原來這宮殿是真實存在的。各種各樣形狀的水晶,被最高明的工匠組合在一起,除了中間這一座主宮殿,周圍還有許多的附屬建築,一大片宮殿建築連片成林,互相之間還折射出對方的影子,這樣亦真亦幻,光影重重,令人難辨真假。

“這……這是哪裡?”軒轅光只看了片刻就頭暈目眩。“我是在夢裡嗎?”

“這裡就是雷澤宮啊!大惡人,到了這種地方,你還想著怎麼逃出去嗎?”嫘祖少宮主問。

“逃?這周圍到處都是水,又沒有船,我往什麼地方逃啊?除非長了翅膀飛出去。”軒轅光沮喪地道。

“哼,你還想長翅膀,我就知道你不會死心,”嫘

祖少宮主得意洋洋地道,“不過,我也不怕告訴你,這個地方,就是你真的長了翅膀,也飛不出去。”

“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這個地方,除了水路沒有舟楫可通,在空中還有一道看不見的雷電之陣。如果有人想從上空逃出去,觸發了雷電之陣,那麼瞬間就會被霹靂和閃電擊中,成為粉末煙塵。所以,我勸你什麼都不要想了。”

“不,我還是要想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想你會怎麼折磨我?我什麼都不能幹,猜一猜怎麼死總可以吧?”

“你不用猜,剛才回來的路上,我已經想好了,替你準備了三種死法。”嫘祖少宮主道。

“啊?”軒轅光這才知道,情勢比自己料想的還糟糕。“能說來聽聽嗎?”

“說了你也不懂,而且光是聽,沒有具體的觀感,你就不會有感覺。”嫘祖少宮主似乎很難得有這麼一個機會,興奮得臉色都紅了。“跟我來!”

軒轅光現在還能做什麼呢?他什麼都不能做,連去猜想自己怎麼死的最後權利都被剝奪了。他只能垂頭喪氣,被紅衣侍女和綠衣侍女押著跟上去。

嫘祖少宮主先帶著他來到水晶宮殿左邊的一扇大門。這扇大門和其他的建築看起來是連接在一起的,並沒有任何的縫隙,可是嫘祖少宮主口中念念有詞,不知道說了句什麼,大門一下子打開了。她先走了進去。

軒轅光在兩位侍女的押解下跟著走進去,才發現原來裡面別有洞天。外面看著透明輕巧的水晶宮殿,其實是反射了明淨的太陽光和水面上的倒影互相交匯的幻覺。進入裡面,還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宮殿。這左邊的宮殿一進來就見迎面聳立著一座高大牌樓,上面寫著三個大字:“鬥雷宮”。

從牌樓下面進去,穿過一道大門,進入到一個很大的院子裡面。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高高矗立的黑色大鼎。大鼎通體漆黑,底座和三隻粗壯結實的鼎足連接在一起,穩穩當當地立著。下面並沒有柴火燃燒,可是大鼎肚腹裡面,卻有一鍋沸騰跳躍的熔漿。那熔漿似乎是自己有生命的,在鼎鍋裡翻翻滾滾,跳著無聲的歡悅的生命之舞。

與此同時,在大鼎周圍,站立著一群身著黑衫黑褲的壯漢,他們顯然都是專業的工匠,有的將一些奇形怪狀的兵器,例如錘子、劍、刀、斧、狼牙棒之類,放入滾燙的熔漿中去燒,有的則將燒好的兵器從鼎鍋裡取出來,用長長的鉗子夾到一個同樣是黝黑怪異的鍛造臺上去,在那裡,另外有人掄起各種各樣的錘子,或者猛烈錘擊,或者輕輕敲打,根據各種兵器的不同形狀,用不同的方法進行敲打。然後,再由專門的一群人將打造好的兵器拿去旁邊一個水汽蒸騰的池子旁,將兵器逐一入水冷卻。最後一道工序是對這些定型的兵器進行打磨,將打磨好的兵器陳列在一個大架子上,等待架子上裝滿,運到其他地方去。

眼看這場面如此宏大,人數眾多,工藝複雜,然而這上百的黑衣大漢們,卻沒有一個說話,沒有一句的嘈雜。他們只是一個個面無表情,按照自己的分工,機械地從事著工作。熔漿在鼎鍋裡無聲地沸騰跳躍,鍛造臺上大錘小錘的敲打聲宛如一曲交響樂,冷卻池那邊水汽縹緲,兵器架子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神兵利器,在陽光下讓人不敢稍加正視。

軒轅光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這一切,嫘祖少宮主卻徑直走向大鼎。

“把大惡人帶過來!”

“是!”

軒轅光被推搡著來到鼎爐前。離鼎爐裡的熔漿還有一米遠,已經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那種足以摧毀一切的熱量。軒轅光只覺得臉上灼痛不已。

嫘祖少宮主幸災樂禍地看著軒轅光:“喂,大惡人,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鼎爐。”

“不,我問你知道裡面是什麼嗎?”

“不知道。”

“諒你也不知道,讓我告訴你,這可不是普通之物,而是從天界日宮的烈焰熔池裡取來的熔漿。不需要加熱,它們會這麼千年萬年永遠沸騰下去。”

“烈焰熔池?”軒轅光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父親黃能。父親不就是被押在那個地方嗎?即使是在池底下面的地宮中,那種被炙烤的滋味也一定不好受。而這熔漿如此神奇,只怕自己將來要去救出父親,難度不小。

他默默不語,嫘祖少宮主卻以為他害怕了:“怎麼樣?怕了吧?這就是我為你選擇的第一種死法,將你丟入這個鼎爐中,讓你嘗一嘗被烤焦的滋味。”

“不用嘗,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你都沒有試,怎麼知道?”

“不,不能試,一試就沒命了。”軒轅光真怕她一聲令下,自己被丟進去。

“知道怕了吧?”嫘祖少宮主冷笑道,“不過,這死法對你來說,也有些太快了。我可不想讓你這麼死。我還給你選擇了另外的一種死法呢,跟我來。”

於是,她又在前面帶路走了出去。從“鬥雷宮”出來,來到水晶宮殿右邊,同樣是念了一句咒語,一扇門打開後,她走進去,軒轅光跟在後面。

這邊同樣有一塊高大的牌樓,上面寫著三個字:“金蠶宮”。軒轅光不明所以,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所在。不過,自從來到這裡,一切都是見所未見,早已超出了他的想像。所以,他也就不費神去猜測了,只管上前。

從牌樓過去,進入到一個大院子裡。這個院子和剛才那個一樣,同樣寬敞無比。只不過在放置鼎爐的地方,這裡卻是一株高大茂密的綠葉樹木。這棵樹上的綠葉是如此濃密,以至於放眼望去,看不到樹幹和樹梢。密密麻麻的綠葉如同一面大傘一樣遮蔽下來,讓人心曠神怡。

一眾身著白衫白裙的女子,一個個身材高挑,面目姣好。她們的分工也是非常明確的,有人搭著梯子,爬到樹上,將一片片碧綠的葉子採摘下來,丟入隨身攜帶的筐中,再將一筐筐的樹葉送到一個大操作臺上。操作臺上的女子將綠葉剁碎,然後交給另一群年輕的女子。這群女子來到一個乾燥通風、擺滿一個個平整的大笸籮的池子裡,將樹葉均勻地灑入到笸籮裡去。笸籮裡似乎有一些小蟲在蠕動著,沙沙地響作一團。不斷有女子從大笸籮裡撈起來什麼,送去旁邊不遠處一座金光閃閃的房子,又不斷地有年輕女子從裡面捧著一團團的晶瑩雪白的絲線之類出來。院子的另一端,一群女子肅然端坐,每個人面前都擺著一台裝有大大圓輪的機器,圓輪飛轉,將絲線纏繞到一個梭子上。眾多的梭子又被送到一架更為高大複雜的大機器上,大機器上有十多人在操作,梭子飛舞,從另外一端出來的就是一匹匹五彩繽紛的絲綢,整齊地堆放在旁邊的空地上,按照等級和用途的不同等待被運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