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7章 少女心事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8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十七章

少女心事

這同樣是一個熱鬧無比、卻詭異無聲的世界。每個女子都機械地勞作著,不發出一點聲音。

嫘祖少宮主將軒轅光帶到池子跟前,讓他看池子中笸籮裡蠕動著的小東西。

“喂,看到了嗎?認識這是什麼嗎?”

“這……”

軒轅光凝神看去,原來在每個笸籮裡,都有一些通體金色的小蟲子在蠕動。這些蟲子每一隻個頭都很大,碩大肥胖,腹部底下有多隻足在蠕動,昂著頭,可以看到頭上有角,都同樣大張著嘴,露出鋒利細密的牙齒。它們吃那些綠色樹葉的速度可真快,沙沙沙,轉眼就是一片狼藉。而它們的生長速度更加驚人,吃了身體就長,長大之後就迅速蛻去舊皮,身體變大了一倍不止,接著又瘋狂地吃個不停。一直到吃不動了,身體不能變得再大了,才被白衣女子給捉走送去金房子中。

“這些……是什麼蟲子?”軒轅光問。

“這不是蟲子,這叫金蠶寶寶,是天界最可愛的小傢伙們。別看它們現在的樣子這麼難看,很快就會長大,然後不吃不喝,等待去蠶房中吐絲,給自己建造一座美麗的房子。在那裡面,它們會一點點變身,化蛹成蝶,變身最美麗的金媚娘。變身之後,披上用自己吐出來的絲做成的五彩霓裳,就會飛到天上去,放開歌喉,翩翩起舞,天界的各路大神都會被她們吸引。那些道行不夠、層級較低的神就會被迷惑,然後和她們結成夫婦,之後,她們和如意郎君生下新的金蠶寶寶,再將孩子送回來。”

“那……你帶我來看這些金蠶寶寶幹什麼?”軒轅光有些不解地問道。

“哦,我忘了告訴你了,那些金媚娘,雖然一個個嬌豔無比,歌喉婉轉,舞姿迷人,卻有一個不好的脾氣,那就是在找到如意郎君後,會在新婚之夜,趁著如意郎君睡著後悄悄地將其殺死,然後一點不剩地全部吃掉。之後就全身心地等待生產,一直到新的金蠶寶寶出生了。”

“啊?”軒轅光一驚,“這麼嬌媚的蠶娘,會有這樣殘暴的脾氣?真想不到。”

“走,我帶你去看金媚娘。”

嫘祖少宮主帶著軒轅光來到那間金色的蠶室,進到屋子裡面,只覺得眼前光華閃閃,屋子裡的空間又被分割成了無數的小格子,每個格子裡都有一隻金蠶,有的金蠶剛剛在吐絲,將自己的身體給包裹起來。有的已經完全吐絲,將自己的房子建造好了,從外面只能隱約看出一個輪廓。

這時候,正好有一個金媚娘,完成了破繭成蝶的過程,正在艱難地扇動著翅膀,從自己建造的小房子裡掙扎出來。只見她帶著初生的美麗和驚豔,一雙腿還沒有力氣,不能站立,只能在地上蜷縮著,但一張臉孔已經足夠千嬌百媚,目光中自有一種攝人心魂的美麗。軒轅光還只是個孩子,可是被她這麼看著,卻也覺得心頭有如撞鹿一樣狂跳不停。

幸而那金媚娘很快就被兩個白衣女子給攙扶著去換裝打扮了,軒轅光這才長出一口氣。

“怎麼樣,大惡人,這就是我給你選擇的第二種死法,將你交給這些金媚娘,她們會用舞蹈和歌聲將你迷惑,然後一口口將你吃掉。你看,這麼美麗而溫柔的死法,應該很不錯吧,你想不想被她們咬上一口?”

“不,不想!”

雖然是在這麼一個華美、旖旎的所在,軒轅光卻覺得脊背一陣發涼。

“我……我還是個小孩子呢。這些金媚娘,還是留給天界的大神吧。”

“你真的不願意這麼死?”嫘祖少宮主問。

“不願意。”軒轅光道,“你不是說,還有第三種死法?那……那又是什麼?”

“你想選擇第三種死法?”

“反正落在你的手上,也是必死的了。我答應你,選擇最後一種死法。”軒轅光一咬牙,即使第三死法是最殘酷的,他也沒有選擇了。

“你真的決定了?”

“是的。”

“好,那你跟我來。”

於是,嫘祖少宮主帶領軒轅光離開了“金蠶宮”,這次沒有再去其他地方,而是徑直來到了宮殿中間那扇大門前。她念了咒語,大門打開之後走進去,軒轅光跟進來,只見迎面也是一座牌坊,比此前的都高大雄偉,上面寫著三個大字:“雲中宮”。

從這座牌坊的下面走過去,很快又出現了一座牌坊,同樣高大雄偉,不過沒有字,而是畫著奇怪的圖案。一座座牌坊走過去,雲霧繚繞,越來越濃。

這麼一直走,似乎永遠沒有盡頭,但終於走完了這牌坊的長廊。接下來,前面的雲霧中忽然出現了一座宮殿。整座宮殿似乎是一下子湧現出來的,同樣是水晶砌成,看不到根基建在何處,也不知道宮殿究竟有多大。

嫘祖少宮主拾級而上,從宮殿的正門進去。軒轅光也跟著進去,進入大殿。

出乎軒轅光意料,大殿裡並沒有豪華的擺設,而是空空蕩蕩,只有一面巨大的大鼓,架在正中的一個木頭架子上。那大鼓足有數丈高下,鼓身是血一樣鮮紅的顏色。鼓面上佈滿了雲朵形狀的圖案。奇怪的是,那些雲朵居然不是裝飾,而是活的,可以自由地飄來飄去。一會兒藍天白雲,一會兒又烏雲密佈,雲朵變化來去,風雷之聲時時激蕩迴響。

軒轅光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奇異的景象,正在發呆,嫘祖少宮主卻早已又打開了側面一間宮室的門。

從這裡通出去,是一個精緻美麗的小花園。小花園裡種植著各種樹木,上面結著奇怪的果子。樹下是各種綻放的華朵,爭奇鬥豔。花香撲鼻,蜂飛蝶舞,加上周圍如玉帶般纏繞、飄動的雲霧,宛如一個不真實的夢境。軒轅光目睹著這奇異的一幕,整個人神思都有些恍惚起來。

在花園的盡頭,出現了一座漂亮的裝飾華美、小巧玲瓏的宮室。嫘祖少宮主說了一聲:“到了!”

“啊?”軒轅光打量著花園,又打量著這座美輪美奐的宮室,難以置信。“這是什麼地方?”

“我住的地方啊。這叫‘雲中小築’,是我父親特地為我建造的。”嫘祖少宮主道。

“你……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不是要……要處死我嗎?”

“對呀,所以我才帶你到這裡來。”嫘祖少宮主說著,拾級而上,進了宮室。

軒轅光跟著上來,剛踏進大廳,只覺一陣眩暈。原來從地面到牆壁再到頭頂上的天花板,到處都鑲嵌滿了鏡子。無數的鏡子裡映照出嫘祖少宮主和他的影子,兩個人一下子變成了成百上千個,軒轅光簡直不知道哪個是真的了。

就在頭暈目眩裡,嫘祖又穿過廳堂,進入了後面一間寬敞的屋子。這裡一看就是女孩子的住處,到處都充斥著色彩豔麗而溫馨可愛的擺設。各種各樣的動物玩具,小貓小狗小熊等,應有

盡有,宛如一個動物的樂園。當然所有玩具中,數量最多的還是各種各樣的少女玩偶,每一個都被精心打扮,穿上了整齊漂亮的衣服。從這上面,就可以知道嫘祖少宮主這一天中,有多少時間消耗在上面,而她又是多麼地寂寞無聊。

“這些衣服,都是你給她們穿上去的嗎?”

“是呀,不但如此,這些衣服都是我自己動手裁剪的呢。”嫘祖少宮主得意地道。

“什麼?都是你自己裁剪的?你真了不起,每一件衣服看上去都這麼漂亮。”

“漂亮有什麼用,每天除了我自己看,其他人連個人來看一眼都沒有。”

“沒有人來看嗎?那太可惜了。這麼說來你和我一樣,也是沒有朋友的了。”軒轅光和她同病相憐,最能體會這種沒有朋友的孤獨滋味。“我住的地方,也有一間屋子,我每天都在那裡製作各種各樣的機關,從小貓小狗,到能飛的機關鳥,再到大的像真人一樣的機關人,我每天都在不停地製造它們,造了拆,拆了造。我和它們說話,雖然它們一句也聽不懂。我把它們當做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你對待這些玩偶一樣。”

“奇怪,那你為什麼不去找幾個人一起玩,交幾個真正的朋友呢?”嫘祖少宮主問。

“你還問我,你不是也一樣,一個人將自己封閉在這裡?”軒轅光反問了一句。

“不,我和你不一樣。”嫘祖搖了搖頭。“我所以一個人呆在這個地方,沒有朋友,沒有人和我一起玩,不是我不喜歡,而是我不能夠。”

“不能夠,為什麼?”

“這就是我要給你講的。你聽完了我的故事,就知道我給你選擇的第三種死法,是一種怎麼樣的死法了。”嫘祖故意將“死”字說得很重。

軒轅光這才記起自己是來受死的,一下子又被籠罩在了具體的恐懼中。

“我的身份,你已經知道了。其實,雖然大家都一口一個少宮主地叫我,但是我還是喜歡別人叫我的名字:祖兒,因為這是我在昊天界的時候,我父親給我起的名字。本來我母親懷有身孕的時候,我父親以為是個男孩,所以起了這個名字。後來我出生了,是個女孩,可我父母還是喜歡這麼叫我。大夥兒也都這麼叫我。嫘,是我父親的姓氏和我母親的姓氏各取一半組合而成的,從這個姓氏你就可以知道父母是多麼地恩愛,又是怎樣地疼我。對了,你還不知道我的父親是誰吧?他的名字叫雷隆,是昊天界上雷宮的宮主。因為雷宮宮主肩負著給昊天帝尊駕車的差事,每一次昊天帝尊出行,都必須由雷宮宮主在前面駕車開路,所以每一代的雷宮宮主,都一定是昊天界數一數二的美男子。而我父親雷隆,是歷代雷宮宮主中最高大俊美的,尤其他一副長髯美須,在給昊天帝尊駕車出行時候隨風飄揚,那種瀟灑而威武的男子漢氣概,不知道令多少女性大神心生愛慕,私下傳情。可我父親卻是出了名的感情專一,和我母親電宮宮主女嬇氏成親之後就忠誠不二,從不對別的女性正眼看一眼。他們成親後不久我就出生了,父親並沒有因為我是個女孩而對我稍有嫌棄,相反,對我倍加地溫柔呵護,我也一刻離不開他,看不見他就哭,一看到他立即安靜下來,乖巧可愛。晚上,我一定是要躺在父親溫暖的臂彎裡才能入睡的。我們父女之間的感情甚至超過了母女之情。我母親反倒覺得沒有為我父親生一個男孩,以便將來接替雷宮宮主之位,而有些暗自失落。不過,看父親這麼喜歡我,她也就漸漸地釋懷了。我們一家三口快樂而幸福地生活著。”

“但好景不長,也許是幸福來得太過輕而易舉,我母親不知道怎麼,漸漸就對我父親不放心起來。事情的起因是我父親經常給昊天帝尊駕車外出,但後來昊天帝尊就深居簡出,很少外出了,可是我父親習慣了駕駛雷車,在昊天界從東到西、從南到北的遼闊空間裡馳騁,要他閑下來一天到晚呆在家裡根本不可能。即使只有他一個人,他也習慣駕著馬車,每天出去東遊西逛。漸漸就交了一些朋友,男女都有,一大群人駕駛著華麗的馬車,到處去喝酒作樂,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甚至有時候徹夜不歸。我母親對我父親這種渾渾噩噩的生活和放蕩作風很是不滿,二人起初小吵小鬧,後來發展到大打出手。我父親在外面的時候越來越長,有時候一連幾天都不回來,以至於我母親懷疑他是不是在外面又有了別的女人。只要我父親一回來,我母親就會問這問那,偷偷摸摸檢查他身上是否有別的女人的信物。她的疑心病變得越來越嚴重,原來的她是那麼美麗溫柔,善良隨和,現在卻變得粗暴專橫,妒火熊熊。我父親被折磨得痛苦不堪,如果不是放心不下我這個心肝寶貝,也許他就不會再回到這個冷冰冰的家裡來了。”

“他們之間的感情裂縫越來越大,最終,這道裂縫被昊天界最美麗也是最危險的女人金蠶宮的宮主金天氏乘虛而入。我父親和金天氏發展出一段感情,怕我母親知道,但又捨不得我,後來我父親竟然乾脆想出了一個辦法,趁我母親不在家中,偷偷摸摸地回去將我給抱了出來。他和金天氏為了避人耳目就離開昊天界,在下界這個叫雷澤的地方,修建了這座宮殿。我父親住鬥雷宮,金天氏住金蠶宮,而給我修築了這座雲中小築,專門供我在這裡居住玩耍。為了不讓我母親找到我,我父親特地在這裡設計了重重機關,還在空中布下了雷電之陣。”

“哦,我明白了。”軒轅光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說自己不能出去交朋友,原來是害怕被你母親給發現,將你從你父親身邊再奪回去,對嗎?”

“不,你想錯了。事實上我母親很快就找到了這個地方,和我見了面。不過她沒有帶我回去,而是親口告訴我,她很後悔,因為她的無端猜疑,親手將父親推入了另外一個女人的懷抱,她希望我能留在父親身邊,幫助她照顧父親,這樣父親每天看到我,就會記起往日的情意。將來有一天,或許父親會回心轉意,帶著我回到母親的身邊去。我聽從了母親的話,也答應她照顧父親,我母親就悄悄地離開回天界去了。”

“既然你父母親都是這麼愛你的,那麼你盡可以自由自在地到處玩耍,可以交很多很多的朋友,為什麼你說不能那麼做呢?到底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我害怕。”

“怕什麼?”

“怕那個女人,那個金蠶宮的金天氏。別看她表面上貌美溫柔,當著我父親的面,對我喜歡得不得了,簡直將我當作她的親生女兒一般。其實,我很清楚,她的內心比蛇蠍還要狠毒,她一直嫉妒我和父親那種親密無間的關係,所以,她巴不得我早一天從她面前消失,只有那樣她才能真正完全地獨自佔有我父親。她就是這樣一個表面溫柔而內心殘暴的可怕女人,為了達到她的目的,她千方百計要害死我。”祖兒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