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8章 生死一線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89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十八章

生死一線

“啊?”軒轅光大驚,“你說她要害死你?”

“不錯。”祖兒點了點頭,似乎現在提起那個女人來,還心有餘悸。“你簡直不能想像,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像她那樣會演戲的女人。在我父親面前,她對我好的程度簡直難以形容,對我百依百順,我要什麼,她都不顧一切地給我弄來;天底下好吃好玩的,所有漂亮的衣服,她花盡了心思搜羅一空,表面上是討我高興,其實是做給我父親看。而我父親呢,還以為她真的喜歡我,對我好,所以就放心地將我交給她。”

“而她呢,為了害死我,自己不方便親自動手,又知道身邊的人不敢加害於我,竟然想出了一個惡毒的主意,找到了這雷澤之中的澤神常修。那常修其實是一條修行千年的大蛇,金天氏使出自己的魅惑,將其收服後,就命令他想方設法要將我害死。那常修雖然殘暴成性,卻也害怕我父親,不過那常修詭計多端,不敢親自加害於我,就想出了一個主意。它故意向這附近的西陵國百姓濫施淫威,興風作浪,要求百姓每年獻祭給它童男童女。如果不獻祭,就毀壞莊稼房屋,到澤裡捕魚的漁民,都會被它給弄翻船只,連人帶船吞入肚腹之內,屍骨無存。它這麼一味造孽作惡,卻又暗中放出風聲,說我是它的未婚妻。結果每次我在這裡呆得煩了,駕車出遊,被發現後,都會被西陵國的人當做妖孽,於是西陵國的人就會想法設法拼命地攻擊我,要將我捉去,剖腹挖心,碎屍萬段,以替他們死去的親人們報仇,出一口心中惡氣。”

“我的天,這個陰謀實在太惡毒了!”軒轅光沒有想到,會有人如此用心險惡。

“是呀,我一連幾次都遇到了險情,如果不是我的馬車是父親特地在雷宮的御用工坊中訂做的,拉車的馬匹是從他給昊天帝尊拉車的禦馬中挑選的,那麼,我只怕早被那些無知的百姓給捉去,成為了冤死之鬼。”

“這麼危險的事情,你沒有告訴父親嗎?”

“怎麼告訴?我起初也只是當做無知百姓的誤會,後來一次偷偷聽了那女人和澤神常修的談話,才知道一切都是他們的陰謀詭計。可是我雖然知道了內情,卻沒有證據,證明這件事情是他們所為,也就沒法告訴父親。”

“那可不行,如果他們一直這麼暗中陷害你,總有一天你會遭了毒手的。”

“對呀。”祖兒道,“所以,我今天才把你帶到這裡來,告訴你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是希望你能清楚我的處境。這也正是我給你選擇的第三種死法。”

“啊?莫非……”

“對了,我給你選擇的死法,就是由你去殺死那個澤神常修。只有搶在他動手之前,將他給殺死,我才能徹底擺脫危險。”祖兒道。

“你說得沒錯,這的確是你擺脫險境的唯一方法,可是我哪裡有那樣的本領,去殺死這方圓百里大澤的澤神?不過你放心,我雖然本領不行,可是我有兩個朋友,一個是伶倫姑娘,一個是從昊天界下來的黃龍族將領鐘九。我鐘九大哥的本領,連四大凶神之首的歡頭羽人朱莘,都不是他的對手,要幫助你除掉這個小小的澤神,那還不是輕而易舉?”

“不行。”沒有想到,祖兒卻立即打斷了他。“你有那麼厲害的幫手,我可不放心。如果他們找到這裡來,到時候你又反悔,不肯替我去殺死那蛇怪了,我有什麼辦法?所以,我不允許你去找他們,他們也不可能知道你在這裡。我只要你自己想辦法,憑你一個人的力量去完成此事。”

她的這一番話,可以說是刁蠻無比;可是仔細一想,也的確不無道理。站在她的立場上,所考慮的問題,自然和軒轅光考慮的大不一樣。

可這樣一來,軒轅光卻陷入了徹底的無奈。明明有再簡單不過的辦法,只要將鐘九找來,就可以一舉除掉那澤神常修,可是祖兒不同意。那麼,這個天大的困難就只能由軒轅光自己去面對了。他該怎麼辦呢?

軒轅光向來以機智百變而出名,不過現在面對蠻不講理的祖兒,他還真是一點辦法沒有。本來以為這第三種死法就是引頸受死而已,卻不料如此麻煩,簡直讓人傷透腦筋。軒轅光愁得夜裡幾乎睡不著覺了。

不過,祖兒也答應了他一個條件:只要他不離開雷澤宮一步,那麼這裡的任何資源都可以供他使用,鬥雷宮、金蠶宮,還有雲中小築,他可以自由來去,沒有人會攔著他,他需要什麼,只要說出來,就會得到滿足。

雖然不知道那澤神常修是什麼樣子的怪物,但既然是一條蛇,那麼基本的形態還是有的。自己要對付蛇怪,怎麼也得有一件趁手得兵器吧?從這個最簡單的事實出發,軒轅光決定,先給自己打造一把兵器。

這件事情實在太過輕而易舉。因為在鬥雷宮,有著為數眾多的工匠,每一個都是鍛造兵器的好手。那些為了鍛造兵器所準備的材料,也都是從昊天界帶下來的,都是難得一見的珍稀之物。軒轅光不費什麼力氣,就給自己打造了一把鋒利的長劍。有了神兵利器,大功告成了一半。

有了進攻的武器還不行,還要有出色的防守。軒轅光又來到金蠶宮,請那裡的妙手巧工為自己紡織、縫製了一件特別的金蠶衣。這衣服穿在身上輕盈無比,可是卻細密結實,能夠將外來傷害降到最低。

一攻一守,都做到了極致。這還不夠,軒轅光靈機一動,又模仿祖兒的樣子,在鬥雷宮做了一個模子,在這個模子的肚腹之內,製作了各種機關,在外面給她穿上和祖兒一模一樣的衣服。現在,一切準備就緒了。

於是,軒轅光來找祖兒,告訴她:“少宮主,我已經準備好了。不過,還需要跟你借兩樣東西。”

“什麼東西?”祖兒問。

“第一,我要借你那輛馬車用一用。”軒轅光如實說道,“我仿照你的樣子,做了一個機關人,要引誘那蛇怪上鉤。所以,希望借你的馬車,來迷惑蛇怪,讓它以為車上的人真的是你。我要和西陵國的百姓聯合演一場戲。”

“沒問題。”祖兒滿口答應,“不僅僅是馬車,我的兩個侍女紅兒和綠兒都可以借給你。哦,對了,我還可以扮成她們中的一個,一起去看熱鬧呢。”

“那隨便你。”軒轅光道,“第二件東西,就是雲中殿上的那面巨鼓。”

“啊?那面巨鼓,你要它幹什麼?”祖兒吃了一驚,不解地問道。

“我的計畫,是要引澤怪常修出來,所以我要西陵國百姓幫助我在岸邊搭一座高臺,將冒充你的假機關人綁在上面,下面擺上薪火,然後擂動巨鼓,震動水澤,讓那常修以為你真的被擒,他不是放言你是他的未婚妻嗎,自然不能不裝模作樣來救你,只要他現身出來,就上當了。”

“原來如此,”祖兒恍然大悟,可是還有些猶豫,“你可以用別的鼓,不一定用那面大鼓呀。”

“怎麼,那面鼓有什麼特別之處?”

“對,那叫做‘雷音天鼓’,是昊天帝尊要出行的時候,這面大鼓在前面擂響,讓人們聽到聲音回避,所以鼓聲一響,震動天上地下,非同小可。”

“哈,我就知道那面鼓來歷不凡,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更要用它了。咱們既然是演戲,就要把戲演的越真越好。有了這面鼓,那常修就會更加相信,你是真的被擒了,否則這面雷音天鼓怎麼會出現在那裡?”

“可是有一點你不知道,”祖兒說道,“這面鼓一響,我父親雷隆,還有那個女人,金蠶宮的宮主金天氏,都會被驚動,他們會從天上趕下來;說不定我母親電宮宮主女嬇氏,也會被驚動下來看個究竟的。那樣就鬧大了。”

“鬧大了好呀,我要的就是這效果。我軒轅光做事情,從來都不怕大。他們來了正好,我當著他們的面打敗常修那個蛇怪,卻不殺它,反而逼迫它吐露實情,當眾戳穿它和金天氏的陰謀。那個女人金天氏不就暴露了嗎?她的蛇蠍心腸暴露之後,你父親就不會再愛她了,你母親和你父親之間的誤會就得以澄清,你們一家人不就可以重新回天上去了?”

“真的……會這樣嗎?”祖兒從來不敢想,一家人還會有重新聚首的光景。

“我不敢打包票一定能成功,但是無論怎麼說,這都值得一試,對不對?如果你連試都不敢試,那就永遠沒有機會了。”軒轅光道,“你也不希望永遠是現在這個局面,永遠被那個女人給玩于股掌之上吧?”

“當然不。”

“那好,那就將馬車和天鼓都借給我,等著看我做成這件事情好了。”

軒轅光看起來是如此信心滿滿,他這種一往無前的男子漢氣概瞬間征服了祖兒,當即一口答應了他的要求。其實,軒轅光堅持要使用這面“雷音天鼓”,還有一個隱藏的目的,就是希望這面鼓敲響以後,可以遠遠地傳到鐘九和伶倫他們的耳朵裡。如果他們聽到鼓聲,循聲找到這裡來,那麼,這件事情就可以百分之百地成功,不會有任何意外了。

不過,這件事情顯然不能告訴祖兒,只能到時候看自己的運氣如何了。

祖兒被這個冒險計畫興奮著,叫來紅兒和綠兒,讓綠兒去準備馬車,將雷音天鼓也取下來,放在車子上。自己則和紅兒對換了衣服,打扮成紅兒的模樣。然後,軒轅光悄悄將酷似祖兒的木頭機關人抱到車子上去。

馬車從雷澤宮中駛出來,軒轅光坐在車轅上,才看到這輛車子是如何行駛的。原來從雷澤宮出去,根本就沒有道路,只有一片片的汪洋水面。這輛華麗而輕巧的車子,卻正是在這片水面上踏波而行。那拉車的馬不愧是天上的禦馬,四蹄追風,輕車熟路,又快又穩地上了岸。

上岸之後,軒轅光先讓綠兒在岸邊守護著車子,自己則和喬裝改扮的祖兒一道來到了西陵國的王城之中。這座西陵國的王城就緊緊挨著雷澤,三面倚靠大山,如同一個巨人,坐在一張巨大的椅子裡,注視著浩淼水面。如此交通不便,卻能夠崛起成為一座繁華喧囂的城市,原因有二:一是從這三面合攏的大山之上,彙集下來汩汩的溪水,在深山峽谷裡沖刷出一條大溪。這條溪的溪水清澈,水量四季充沛,日夜奔騰不息,注入雷澤。更奇特的是在這條溪水的河床上,經常沖刷下來亮晶晶的東西。當地的人們最初發現這種東西,只是覺得堅硬無比,不知為何物。後來,有一個神人托夢,說這種東西叫石英,如果用這種東西熔化,鑄造兵器,就可以成為天下利器,並且詳細傳授了鍛造之法。人們試著按照神人的指示去做,果然製造出了鋒利無比的兵器,再經過這冰凍徹骨的溪水淬煉,堅韌十足。後來順著河床追溯而上,就找到了石英礦藏,大規模開採起來。一座座高爐在山下拔地而起,火光晝夜不息,鍛打之聲不絕於耳。一件件神兵利器被打造出來,然後被運送到了集市上。各個地方的人們慕名而來,很快形成了一座貿易之城。

因為兵器冶煉和刀劍販賣興旺之後,這裡聚集的人們漸漸增多,而這裡的資源和交通並不足以支撐這麼多的人生產、生活,這時候,又有人在山中發現了一種奇怪的樹木,樹木上經常有一種蟲子在蠕動,吃掉樹葉,長得白白胖胖,最後吐出白絲將自己包裹起來,織成堅硬的繭子。開始人們想將這種蟲子捉來吃掉,後來有一個女神人托夢,說這蟲子是蠶寶寶,如果不吃掉,成繭之後可以大有助益,並且傳授了一整套剝繭抽絲,織紗成布的方法。於是人們經過反復實踐,果然從小小的蠶繭裡抽出絲線,織成了堅硬實用的布匹。這樣一來,除了刀劍之外,布匹的貿易也成為了當地的一大經濟支柱。有了刀劍、布匹,再加上一望無際的雷澤為人們提供著源源不斷的魚類,西陵之地本來只是一個小小的部落,如今卻成為財力雄厚、經濟發達的一個新興國家。

軒轅光剛剛去過鹽池,以為鹽池已經算是一座商業鼎盛、人煙繁茂的大城市了。可是和西陵國的這王城比起來,那根本就不算一回事兒。

不過,西陵國王城雖然商旅往來,貿易發達,卻也因為雷澤的澤神常修時常出來為惡,動不動就騷擾城中百姓,苦不堪言。尤其常修每年都要索要童男童女,城中的百姓誰家兒女不是父母的心頭肉?誰肯將自己的孩子白白獻上?西陵君也是沒有辦法,只能採取抓鬮的辦法,將城中的孩子姓名都放在一個大木頭櫃子中,然後由西陵君對天禱告,祭拜過天地和大澤後,伸手從櫃子裡摸出來的第一對男女,就是祭品。

這天,照例又要舉行儀式,抽取誰來作為祭品獻給澤神。王宮裡面,氣氛一片莊嚴肅穆。在王宮的門外,那些有小孩子要被抽取的人家,父母一個個跪在塵埃中,個個向上天不停地叩首,暗暗祈求:“上天保佑,列祖列祖在天有靈,無論如何不要抽到我家孩子呀!”

然而,不論如何禱告,總有一對孩子會被抽出來,作為祭品獻給澤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