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9章 澤神常修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4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十九章

澤神常修

不料,正當西陵君灑酒祭拜過上天,洗淨雙手,準備去抽取名單的時候,卻忽然從外面疾馳而來一輛馬車。那車子在宮門口一停下來,就有一個少年從車子上一躍而下,口中大喊:“喂,你們不用在這裡擔驚受怕了!快去告訴你們的大王,停止儀式,就說我能殺死澤怪常修!”

“什麼?”守護在宮門口的衛士,本來要上前來阻攔他的,現在一個個將信將疑。

車上又下來一個明眸皓齒的紅衣少女:“你們沒有聽到嗎?這是我家主人雷宮少主,我們少主可不是普通人,他是昊天界雷宮宮主的兒子。你們不用懷疑他的身份,你們看,他已經將雷宮的雷音天鼓給帶來了。不但帶來了雷音天鼓,而且還去雷澤中捉來了澤怪常修的未婚妻。”

她將車簾子掀起來,帷幕四面打開。人們驚訝地看到,果然,在車廂中端坐一人,儀態萬方,霓裳飄揚,可不正是那位澤神常修的“未婚妻”?

“不錯,就是這個女子,還有這駕馬車,就是她!”

人群騷動起來,有人開始吐唾沫,有人將石頭往車中女子頭上扔去。

“喂,你們不要亂來,澤怪的未婚妻已經被我給制住了。你們耐心等待一會兒,等我見過了你們的國君,商量一個如何處死她的辦法,到時候,就會把這個女子交給你們,任由你們處置,不過現在你們可要看好她。”少年男子大聲對眾人道,“大夥兒儘管放心,我還要告訴你們,我是奉昊天界的命令下來,要斬殺澤怪常修的。一會兒,你們不但可以親手殺死這個澤怪常修的未婚妻,還可以看到我是怎麼殺死澤怪的。”

“哦,太好了!”眾人激動得一個個熱淚直流,“我們這下可得救了!”

眼見少年的來頭這麼大,衛士們也不敢無禮再橫加阻攔,立即有人進去通報了國君。西陵君聽說昊天界有神仙光臨,這可是稀罕之至,因此,顧不得再舉行什麼儀式,而是親自率領群臣,從宮殿裡迎接出來。

“請問,尊駕真是從昊天界下來的麼?”

“我是昊天界雷宮宮主的兒子。我叫雷生,特奉家父之命,來斬殺澤怪常修,替你們解除禍亂。要證明我的身份,此鼓為證。”

這時候,綠衣侍女早從車上取下來一面大鼓,大鼓光彩流動,雲霓變換,一看就知道不是凡間所有之物。少年介紹說道:“這就是雷音天鼓,你們一定聽到過天上的轟隆的雷聲吧?就是這面大鼓發出來的!”

看眾人似乎還有些將信將疑,他立即吩咐了一聲:“擊鼓!”

“是!”

綠衣侍女將大鼓在空地上架穩,又從車子上取下來兩隻金光閃閃的鼓槌,輕輕在鼓身上一擂,頓時,“轟隆”響起一聲驚雷,果然威力駭人。

“哎喲,打雷了,真的打雷了!”一眾凡夫俗子,一齊變色,膽小的捂住了耳朵。

“好了,好了,本王相信尊駕的身份了。還不知道尊駕如何稱呼?”西陵君益發恭敬。

“我叫雷生,這兩位是我的貼身丫鬟,紅兒和綠兒。我奉了家父的命令,下來幫助你們除掉澤怪常修。不過,我們剛剛去雷澤中走了一趟,並沒有找到澤怪的影蹤,卻發現了他的未婚妻,所以就捉了來。我的計畫是請你們幫忙,在澤邊建造一座百米高臺,然後將這個女子放在上面,架起火來焚燒,再敲動雷音天鼓,那澤怪聽了之後一定藏身不住,他發現未婚妻在這裡,一定會來救的,到時候,我就會將他斬殺。”少年道。

“哦?需要我的子民們做什麼,儘管開口。”

“不,那蛇怪是千年蛇精,你們尋常之人,血肉之軀,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白白送命罷了。我需要的只是你立即吩咐下去,要百姓們幫助我將百米高臺搭起來,一會兒你們只管等著看好戲就是。”少年信心十足。

“這個容易。”西陵君道,“我馬上傳令,區區百米高臺,不用一天工夫,日落之前,應該就能完成。至於尊駕,一會兒要和那蛇怪作戰,辛苦無比,還請先隨寡人到裡面小坐,容寡人略備薄酒,聊表心意如何?”

“好吧,那就打擾了。”少年道。

其實,這自稱“雷生”的少年正是軒轅光,那紅衣女子便是祖兒所裝扮的。軒轅光所以將自己的身份介紹得煞有介事,是因為這件事情,委實太過驚世駭俗。不將自己的來歷說得神乎其神,沒有人會相信他能夠斬殺澤怪。至於祖兒呢,軒轅光冒充了她的“身份”,她不但不以為忤,反而在旁邊一唱一和,將這場戲演的逼真至極,樂在其中。

當下,軒轅光就和祖兒進入王宮,留下綠兒在外面指揮百姓,搭建百米高臺。

雖然倉促之間,王宮中卻早已備好美酒佳餚。軒轅光被尊為上賓,坐在上首。西陵君坐在他的下首,一眾文武坐在對面。軒轅光大馬金刀,居然裝得有模有樣。

酒宴過後,接下來,西陵君又命令宮中歌姬,獻上最好的歌舞,歌姬們一個個施展出渾身解數,曼妙的舞姿和醉人的歌聲令人沉醉。不過,軒轅光卻無心欣賞這些,一心只惦記著,高臺早點建成,然後擂動天鼓。如果鼓聲真的能夠將伶倫和鐘九他們給召來,那是最好不過;否則,沒有鐘九之助,僅僅只靠自己,那就只能靠運氣,定生死了。

他這麼心不在焉,西陵君卻以為他從天界而來,看不上這塵世絲竹歌舞,所以很快將歌舞撤下去,西陵君又請他談一談天界的趣聞。這一來,祖兒緊張起來,以為弄不好要露餡兒了。不料,軒轅光卻是從大橈老師那裡,聽慣了天界掌故的,他這個“雷宮少宮主”雖然年齡不大,卻似乎對天界的陳年舊事瞭若指掌,一一道來,眾人都聽得入了神。

正在此時,綠兒從外面進來,向“雷生”覆命:“少宮主,一切準備就緒了!”

“那好,我們走吧!”軒轅光站起身來,對西陵君和文武道:“諸位若有興趣,可請移步外面,看我如何收服澤怪。如果有膽小怕事的,就不要跟來了,哈哈!”

他大步來到外面,和綠兒、紅兒一道上了馬車,禦馬揚起四蹄,直奔澤邊。

雷澤之畔,已經搭起了一座百米高臺。一層層的木頭架起來,從寬闊的底座往上延伸,最高的地方似乎已然聳入雲端。最高處,擺放著光彩閃閃的雷音天鼓,一堆薪火之上,衣袂飄舞,正是那澤怪“未婚妻”,只等著被焚燒而死。

從地面通向高臺頂端,是一架陡直的木梯。而對禦馬來說根本用不到,只見它肋下忽然生出來一對翅膀,拉著馬車,扇動翅膀輕輕飛了上去。觀看的眾人從來沒有見過這等神異之事,一個個無不目瞪口呆,對軒轅光身份更無懷疑。

馬車瞬間登至頂部,穩穩地停下。軒轅光從上面跳下來,只見這高臺並不算如何寬綽,架起來巨大的雷音天鼓,旁邊一堆薪火上綁著澤怪的“未

婚妻”,兩個劊子手在那裡手持刀斧看守著。軒轅光沖他們一揮手:“辛苦你們二位了,不過一會兒澤怪來到,你們二位也幫不上忙,沒有必要在這裡枉自送了性命,還是到下面等著看好戲吧!”

“是,遵命!”兩個軍士雖然膽大,畢竟是肉體凡胎,聽說那澤怪即將到來,嚇得哪裡還能站立得住?聽軒轅光這麼一說,立即攀援而下。

這邊,軒轅光從高臺上眺望澤面,只見夕陽西下,澤面上風浪不興,波光粼粼,透著說不出來的美麗。可是想到頃刻之後,澤怪出現,就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軒轅光的心裡真的是一點底兒都沒有,可是這種膽怯之情又不能在祖兒跟前表現出來,因此他還得故意裝出輕鬆樣子:

“怎麼樣?祖兒,你是在這裡看我捉拿蛇怪,還是躲遠點兒到下麵去?”

“這麼精彩的好戲,我當然是要當面看個仔細了,錯過了豈非太遺憾?”祖兒狡黠地笑著,“你放心,我和綠兒會保護自己的,如果情況危急,我們還有禦馬飛車呢,你呀,就不用為我們操心了,還是想一想你自己,一會兒怎麼殺死那只澤怪吧,我們可是一點忙都幫不上。”

“放心,我自有辦法。”軒轅光也豁出去了,吩咐一聲:“綠兒,擊鼓!”

“是!”

綠兒揮舞起兩支金光閃閃的鼓槌,這一次不再是輕描淡寫,而是使出了渾身的力氣,“咚咚咚”鼓聲響起來,雷霆萬鈞,高臺連同大地都震動了。

鼓聲似乎帶著巨大的衝擊力量,向著水面上傳過去。水面開始先是一陣漣漪翻騰,跟著就是浪花奔湧,一層層的巨浪沸騰起來,前面的一層浪剛卷過,後面一層更高的浪又撲過來。湖水如同跳著高般往上躥。

雷聲隆隆,水浪滾滾,下面傳來觀看的人們的尖叫、驚呼,一片騷亂。

然而,軒轅光卻沒有閒暇往下看,而是集中了全部的精神,一手握著寒光閃閃的利劍,另一隻手將熊熊燃燒的火把舉過頭頂,沖著雷澤之中大聲喊話:“喂,那個叫常修的傢伙聽著,我是從昊天界下來捉拿你的。你身為一方澤神,不恤百姓,不忠職守,濫用武力,胡作非為,已經觸犯天規。我奉命來拿你,現在你的未婚妻已經在我手上了。限你半個時辰之內,乖乖地從澤中上來受死!否則,我可要點火了!”

他這麼一連喊了幾遍,然而任憑鼓聲雷動,水浪滔天,澤怪卻仍無影蹤。

終於,軒轅光忍不住了,將手中的火把往薪火堆上一丟:“時辰已到,休怪我無情!”

頓時,一片火光沖天而起,澤怪的“未婚妻”立刻被一片火光吞噬。

也就在這時候,忽然一連串的大浪撲天蓋地湧過來,從大浪之下,分開水面,湧出來一條體型龐大、全身黝黑的大蛇,張開血盆大口,瞪著一對車輪大小的滾圓眼睛,那目光似乎如同兩團火在燃燒一樣。它的聲音嘶啞難聽,透著沁入骨髓的寒意:“閣下何方神聖?你說是昊天界下來的,可是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你到底什麼身份?”

“昊天界的各路神仙多了去了,你都認識不成?沒見過我有什麼奇怪?”

“不對,你說是奉命來拿我,是誰的命令?昊天帝尊已經被困樞紐殿中,混沌魔尊那是我的老主人,他不可能因為這麼點小事怪罪於我的。快說,你究竟奉的是誰命令?”

“我奉的是家父命令,我父親雷宮宮主雷隆,看不慣你胡作非為,欺壓百姓,讓我下來收拾你,這行了吧?”

“雷宮宮主?他只有一個女兒嫘祖,什麼時候又有你這麼一個兒子了?如果你真是雷隆之子,那麼這位被你捉住要燒死的嫘祖就是你手足同胞。你怎麼會忍心親手殺死自己的骨肉同胞,所以你一定是假的!”

“哼,蛇怪,你管我是不是假的,這少宮主嫘祖是真的吧?還有這天鼓、這禦馬飛車,這兩個雷宮侍女,你都是認識的吧?”

他這裡蠻不講理,那邊,祖兒和綠兒為了配合他,也裝得驚慌失措,一齊撲向火堆,口中哭喊著:“少宮主,你不能死,不能這麼丟下我們!”

此時,恰巧一陣風吹來,風助火勢,一下子將“嫘祖”和兩位元侍女全部吞噬。

那澤怪常修,卻渾然不把這陣勢當一回事,只見它猛地從口中噴出來一道水柱,水柱帶著巨大的腥風和衝力撲向火堆,一下將火焰給熄滅了。“紅兒”和綠兒立足不穩,被沖下高臺,禦馬拉著車子急追而下,空中將二人接住,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穩穩當當地落在了地面上。

高臺上,只剩假的“嫘祖”水濕淋漓綁在那裡。軒轅小子也全身濕透,不過他在水柱撞過來瞬間,將長劍死死地釘在了腳下木板中,因此才沒有被沖下高臺。不過那巨大的衝擊力量,還是將他拍暈在了地上。

“哈哈。”眼見輕而易舉就打敗了天界使者,常修洋洋得意。看“嫘祖”可憐楚楚地被綁在那裡,它難禁誘惑,將身子一晃,變作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來到高臺上,到近前伸手就來為“嫘祖”鬆綁身上繩索。

“哈哈,小美人兒,我早和你那後娘說過,讓她把你許配給我,不就完事了?有我常修罩著你,有誰敢動你一根汗毛?不要說地上鬼怪靈異,就是天界神聖,誰敢不給我三分面子,你何苦這麼被人欺負?”

他口中喋喋不休,便只把這“嫘祖”當做了真人。沒想到,就在他靠近“嫘祖”而又毫無防範之時,剛一觸到“嫘祖”的身體,那機關就感應發動了。只見“嫘祖”的眼睛裡忽然射出兩支利箭,跟著,“嫘祖”的肚腹部位,綻開一個方方正正的洞口,上百支鋒利的短箭激射而出,上下交攻,射向常修。

“哎呀,不好!”

常修知道上當,可是距離這麼近,哪裡躲得過去?雙眼被射中,胸部以下亦瞬間中了無數箭。他雖然是千年修行之身,尋常弓箭、刀劍傷害不了他,但這些箭簇卻是軒轅光用鬥雷宮中的特殊材料鍛造而成。即使金剛不壞的大神,也是畏懼得緊。他又如何能抵擋?

中箭之後,常修雙目頓盲,眼前一片漆黑。他本能地捂住了眼睛,茫然無措。

此時,地上的軒轅光正好醒過來,最好的攻擊機會就在眼前,常修腳步錯亂,背對著他,而且大驚之下,亂了方寸,耳朵也不那麼靈敏了。

因此,軒轅光將手中的長劍一劍刺出,從常修背後貫穿了進去。

“臭蛇怪,死去吧!”

“啊?!”

常修心神巨震,再遭此重創,哪裡還能支撐得住?大叫一聲,踉蹌幾步,從百丈高臺上撞跌下去,“撲通”一聲跌入了水中。本來翻滾興波的水面,一下子失去了神秘力量的支撐,水面平息,浪花急速後退。

“哦,太好了,澤怪被殺死了!”

地面上眾人親眼目睹這場生死大戰,一直在揪著一顆心,這時候才發出震天般的歡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