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0章 善惡兩端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0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章

善惡兩端

高臺之上,軒轅光也沒有想到,自己會一擊成功。這勝利未免來得也太順利了。他一時還有些不敢相信,可是聽到下面百姓的歡呼聲,看到湖水被澤怪的鮮血染得通紅一片,知道自己真的殺死了澤怪,也高興起來。

他得意地站在高臺邊上,沖下面的百姓揮手致意,像個英雄一樣接受歡呼。

可是,他背對著大澤,卻沒有看到,水面又一次翻騰起來,這一次,整個水面都被抬升了起來,宛如一座大山在水底下隆起一樣,“水牆”四面光滑如鏡,卻仿佛被某種力量給凝固住了一樣,不見有一滴水流下。

瞬間,下面所有的人都被嚇呆了,一個個張大口,卻發不出一點聲息。

軒轅光忽然見眾人靜了下來,心裡也知道不好了。他猛地一回首,那“水牆”已經高過了百丈高臺,還在繼續抬升。可是這時候,軒轅光就是想搶先展開攻擊也沒有用,因為他手上的劍已經被蛇怪帶到水裡去。木頭機關人“嫘祖”,也已經射完了所有的箭,不能再起任何的作用了。

巨大的“水牆”還在繼續升高,將半個雷澤的水都吸了上來。這一面水浪組成的“水山”,如果一旦傾瀉而下,不要說區區一個軒轅光,就是整座西陵國的這一座城池,也會被砸得粉碎,所有百姓難逃厄運。

“怎麼辦?”軒轅光雖然看不到澤怪常修,卻知道這是常修在施展法力,可是他卻沒有任何的應對之法。他開始後悔,自己不該這麼魯莽行事了。自己一個人死了不要緊,如果因此而連累了西陵國無數的百姓,可就糟了。然而生死就在頃刻之間,他還能盼望什麼奇跡出現呢?

“鐘九大哥,伶倫,你們究竟在什麼地方,為什麼還不來幫我?”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心中仍然在徒勞地呼喊,“你們再不來可就太晚了!”

正當軒轅光陷入生死一線的局面,束手無策之際,忽然一個聲音在頭頂上響起:“小光,不要慌,我來幫你!”

他抬頭一看,頭頂上,一個大大的機關人扇動著翅膀,正是他所期盼的鐘九趕到了。

機關人剛一落地站穩,胸口的機關打開,就看到鐘九從裡面一躍而下。

“鐘九大哥,你來得正好!”軒轅光不由得張開雙臂,上去和鐘九擁抱在一起。

“小光,我和伶倫到處找你不到,剛才在遠處聽到雷音天鼓響起來,我覺得奇怪,昊天帝尊已經被囚,怎麼還會有人敲響雷音天鼓?伶倫卻一口咬定,一定是你遇到了什麼困難,想法設法製造出了這巨大響聲,催促我過來看個究竟。我拗她不過,就過來了,沒想到真是你。”

“幸好有伶倫妹妹,瞭解我的心思,否則這次可真是要玩完了。”軒轅光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

“小光,到底怎麼回事?”鐘九著急地問,“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有,這面雷音天鼓是怎麼回事?這雷澤之中,又是誰在施法作怪?”

“是澤怪常修,他在這裡興風作浪,禍害百姓,我是特地來這裡斬殺它的。剛才我已經用計弄瞎了它的眼睛,將它打成了重傷。可是它卻沒有死,反而不知道怎麼將這湖水給抬了起來,鐘九大哥,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妖法?”

“這哪裡是什麼妖法?這叫做‘升水大法’!水族們都會使用,常修現在使用的這一招叫做‘凝字訣’,凝水成山,化虛為實。一會兒,他就要使用‘渙字訣’了,到時候滔滔水流從天而降,以實擊虛,銳不可當!”

“那怎麼辦?快想個辦法啊。”

“哈哈,你放心,你忘了我是天河龍族的黃龍一族了?這種‘升水大法’,普通的下界水族只能掌握基本六訣,‘興’、‘止’、‘吸’、‘吐’、‘凝’和‘渙’,而最高境界的三訣‘隱’、‘噬’和‘化’,只有我們天河龍族才會使用。”鐘九道,“今天就讓你開開眼界。先讓你看看‘隱’。”

恰巧此時,澤怪常修已經將“水山”升到了最高處,然後,正如鐘九所說,他將“渙字訣”使了出來。整座“水山”忽然一下子潰塌,以奔騰傾瀉的姿態,從高空裡猛地壓下。軒轅光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這一招的確夠狠,如果得逞,那麼所有眾人,都將在這一壓之下成為肉餅。

但鐘九卻神態悠閒,根本不把這當作一回事。只見他雙手抱在胸前,穩穩當當地站著,口中念念有詞,將口大張開,那潰塌而下的水浪,直奔向鐘九口中。

令人吃驚的是,這麼大一座“水山”,體積龐大驚人,卻在片刻之間,都裝進了鐘九的肚子。而鐘九的肚子既不見變大,也不見他有難受之色。

“啊?鐘大哥,你……你把半個雷澤的水都裝到肚子裡了?”軒轅光驚詫萬分。“你是怎麼做到的?”

“一個區區的雷澤算什麼?”鐘九輕描淡寫說道,“就是四海之水,我也可以裝進肚子裡,這就是我提到的‘隱’,化有為無,隱於無形。”

正在此時,在雷澤底下,傷重半死的澤怪常修也被驚動了,它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卻也知道自己的“渙字訣”被人家給破掉了。因為並沒有預期中的山崩地裂、城池坍塌,沒有人們哭天喊地的悲慘呼喊聲。

常修現出自己的真身,一個長達數百丈、足有成千上萬斤重的龐大身軀,在只剩下一半水的雷澤裡,身體黝黑,湖水血紅,常修雙目已盲,不能視物,只能豎立起自己的耳朵,探起頭來嘶啞著喉嚨問道:“敢問是何方大神,來這裡和小神常修為難?小神不知所獲何罪,還請明示!”

“哼,常修,你的眼睛瞎了,你的耳朵也聾了嗎?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鐘九厲聲呵斥道。

“啊……我聽出來了,你是天河龍族的黃龍族統領鐘九將軍,小神失禮了!”

“哼,既然你聽出我是誰了,那麼我問你,你和這個小兄弟有何過節?為什麼你們會發生衝突?你又怎麼會使出‘升水大法’中的‘凝字訣’和‘渙字訣’這樣強力的法術,若非我及時趕到阻止,不但這位小兄弟,就是下面那無數百姓,也會頃刻之間葬送性命,你可知罪?”鐘九厲聲問。

“知罪,知罪。”常修連聲道。

“算了,鐘九大哥,你和他囉嗦什麼,這傢伙罪大惡極,非殺了他不可。”

“臭小子,你暗算了我,還在這裡大言不慚?若非剛才大神援手,你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常修也狂怒起來,身體扭動,口中吐出芯子。

“你是說我憑藉鐘九大哥幫忙?我告訴你,我不用鐘九大哥幫忙,一樣可以勝你。”

“當真?”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那好

,你儘管放馬過來。”常修根本不相信他,唯一忌憚的是鐘九。“鐘九將軍,你也聽到了,我和這小子之間的過節,我們自己了結。”

“那……你們自己解決好了。不過,我要警告在先,如果傷及無辜,我可不會袖手旁觀。”

“遵命!”

常修目不能視,並不知道鐘九是駕駛木頭機關人來的。現在,軒轅光就跳上了這個木頭機關人,鑽到操縱機關的駕駛室裡,開動機關。他雖然無力讓木頭機關人飛起來,但是基本的動作還可以做,尤其一柄大斧,上下翻飛,威力也是十足了。他並不急於發動進攻,而是以逸待勞。

常修得到鐘九承諾,大喜,以為自己可以輕而易舉解決軒轅光。它怒吼一聲,將自己的尾巴往高臺上一掃,這一下,應該就可以解決問題。

但是,軒轅光卻及時操縱機關人,掄起手中大斧,正好擋在了那裡。

常修這一尾巴掃在了巨斧上,那巨斧是何等神物,鋒利無比,“嗤”一聲輕響,已經把常修的尾巴給削掉了一大節,常修疼痛難當,“哎喲”大叫一聲!

“臭小子,你使詐!”

“我說過單獨應戰,卻沒說過不可以借助外力,使用兵器。何況,這個機關人本來就是我造出來的,這柄斧子也是我父親留給我的遺物。”

“沒錯,我可以作證!”鐘九說道,“常修,我勸你還是乖乖地收手吧!你一口一聲臭小子,你可知道這小兄弟是誰?”

“他不是叫軒轅光嗎?”

“不錯,但是你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嗎?”

“不知道。”

“那麼,你可還記得一個人?號稱‘水中稱能,陸地飛熊’。”

“啊……你說的是黃能?天地初開之時,我們曾經是很好的朋友。後來昊天帝尊和混沌魔尊發生了爭鬥,我去幫助混沌魔尊,而他卻投奔了昊天帝尊。混沌魔尊被囚禁後,本來我應該被處死的,是他幫助我在昊天帝尊面前求情,我才得以被赦免了罪過,下到這雷澤來為神,鎮守一方。在我的心裡,一直念著黃能的這份恩情呢,可惜無以為報。”

“這麼說來,你還不算是個忘恩負義的傢伙,那就實話告訴你,這位小兄弟,就是黃能的兒子,如果你真的傷害了他,那可真是恩將仇報了。”

“啊?什麼?”常修大驚,“他……是黃能的兒子?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否則我為什麼要來幫他?我鐘九頂天立地,又豈能騙你?”

“唉……”常修長歎一聲,“倘真如此,那我遭此瞎眼、斷尾之痛,就是我的報應了。我悔不該聽信那個金蠶宮主的蠱惑,挑釁生事,惹出事端,白白傷害了那麼多性命。我瞎了眼才看清楚,原來她一直在利用我。”

“什麼金蠶宮主?”鐘九不解地問。

“金蠶宮主就是雷宮宮主的小妾金天氏,”軒轅光插話道,“她一心要害死雷宮宮主雷隆和結髮妻子女嬇氏所生的女兒祖兒,可是又不方便自己動手,因此才蠱惑這位澤神,借刀殺人。沒想到這位常修先生,竟然真的上了當,倚仗武力,一味作惡,騷擾殘害百姓,還放出風聲說祖兒是他未婚妻,導致祖兒幾次都差點被百姓害死。我是從祖兒那裡得知了這一切,並且答應了祖兒姑娘的請求,才會來此除害的。”

“原來如此,”鐘九恍然大悟。“常修,聽我說一句公道話,你身為誥命神靈,鎮守一方,卻不恤百姓,胡作非為,今日落得如此結局,也是咎由自取。倘若昊天界上不是發生變故,你這種違反天條的行為,被昊天帝尊知道,早就捉你上天去去受那‘雷火噬嗑’的酷刑了。你還有什麼可說?”

“不錯,我罪該如此,無話可說。”

“現在昊天界魔尊當道,一片混亂,暫且不會有人顧上你的事情。不過,你被人蠱惑,犯了這麼嚴重的罪行,就算沒有人追究你,你良心發現,終究也不會好受。所以,我有個建議,不知道你肯不肯聽?”

“鐘九將軍請講。”

“我的建議是,你不妨乖乖地由這位小兄弟來發落你。你放心,他是你故人之子,念在你和他父親舊日交情上,不會當真要了你的性命。但是你對百姓做了這麼多殘害之事,必須要當面道歉,取得原諒。如果你真的能答應痛改前非,那麼我相信,這位小兄弟一定可以幫助你。”

“好吧……我答應你……”

常修至此,知道自己也沒有什麼可以選擇的了,只能點頭答應。

“那好,你先回去,包紮料理一下傷勢,一會兒聽到我們叫你,再上岸來。”

“是!”

於是,常修將身形收起,重新縮回澤底。這邊,只見鐘九口中又念念有詞,張開嘴,從口中噴出一條水龍。這水龍宛如有生命一樣,縱身躍入雷澤之中。隨著它竄高伏低,頓時水浪翻滾,水面節節升高,轉眼之間,雷澤的水又恢復到原來一樣高度。水龍則漸漸身形渙散,消失無蹤。

“鐘九大哥,這一招又叫什麼?”

“這叫‘噬’。”鐘九道,“元神出竅,吞天噬地。如果剛才常修不聽我的話,一味逞勇鬥狠,那麼我使出這一招,這條水龍會一直追逐著他,不管他逃到哪裡,都一定會將他殺死,任他本領再高也無用。”

“啊?這麼厲害?”

“不,還有比這更厲害的,‘噬’鎖定攻擊,畢竟還是有形的。而最厲害的‘化’,則是化四海之水,成虛無之物,可以幻化出日月星辰,世間百態,讓你身陷其中而不自知,還以為是真實的存在,結果一經陷入其中,就會永遠迷失,除了在裡面等死,根本別無出路。”

“我的天,我一直以為自己做的機關人就夠厲害了,沒有想到,還有這麼更加不可思議的本領。鐘九大哥,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學到如此本領?”

“你不是天河龍族,這本領你是永遠學不會了。不過,我們這本領也不是最高的,將來你會學到一種更高的本領,比這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真的?”

“那是當然。不過,現在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我們快先到下面去,和百姓說明這一切吧。常修雖然為惡,罪不至死。希望你能說服百姓,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以他的能力,一旦真心悔過,造福一方百姓,還是綽綽有餘的。小光,我不能暴露身份,一會兒就靠你自己了!”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就是!”

軒轅光自己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一個局面,當然求之不得。

於是,鐘九重新鑽入到木頭機關人裡面去,操縱機關,一手持斧,一手將軒轅光輕輕抱住,扇動翅膀,從百丈高臺上穩穩地飛下來,落到地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