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1章 冰釋前嫌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7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一章

冰釋前嫌

地上的百姓,因為距離過遠,並不能看清楚剛才高臺上發生了什麼。但是,從澤怪操縱的大水灌頂的危險局面下死裡逃生,已經人人驚魂。又見澤怪現身,最後卻悄無聲息地退去。軒轅光和機關人從天而降,眾人一齊跪倒在地:

“多謝大神救命之恩!”

西陵國君也親自上來,拉著軒轅光的手說道:“雷少宮主真是法力無邊,高深莫測啊!若非大神降服那澤怪,我等凡夫俗子,還不知道要受怎樣禍害呢!”

“哈哈,”軒轅光得意洋洋,正要吹噓一番,不料祖兒卻一下子跑過來:“喂,大惡人,沒想到你還真有點本領,竟然能打敗那澤怪,死是死不了啦!不過,你冒充我的身份,現在事情已了,你該對大夥兒說明了吧?”

“什麼?”西陵國君一臉愕然。

“哦,是這樣,”軒轅光只好說明,“其實我並不叫雷生,也不是雷宮宮主的兒子,這位祖兒少宮主,才是真正雷宮宮主的女兒。剛才我綁在高臺上,用火焚燒的是個假的機關人,真正的少宮主在這裡呢!她也並不是那澤怪的未婚妻,真實的情形是,那澤怪聽信了別人的蠱惑,一心要殺死這位少宮主,又不敢自己動手,所以故意作惡,禍害你們,又放出風聲,說祖兒是他未婚妻,希望借你們之手,殺死祖兒,大夥兒都上當了。”

“原來如此。”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又紛紛慶倖,“幸好我們沒有傷了這位少宮主。”

“算了,你們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就行了,我有禦馬飛車,又有綠兒和紅兒護衛,你們哪裡當真傷得了我,不過是我不願意和你們一般見識罷了。”祖兒不耐煩地沖眾人一揮手,然後好奇地打量著軒轅光身邊的機關人,問他道:“喂,這個大傢伙是從哪裡來的?我剛才看到,它是從遠處飛來的,是你召喚來的嗎?我好像見還有一個人來著,還用高超的法力將澤怪的升水大法給破掉了,那個人又去什麼地方了?”

“嘿嘿,這個嘛,就是我親手製造出來的機關人了,厲害之處,你們都親眼看到了,連那澤怪也不是對手,白白斷送了一根尾巴。祖兒,以後你如果再對我呼來喝去,就算我不生氣,我這位機關人朋友,他的脾氣可不太好,希望你不要惹怒他,否則我怕他會發怒,傷害到你哦!”

“哼!”祖兒又要發火,可是畢竟有些忌憚,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對了,那澤怪常修,我不是讓你殺死他嗎?怎麼你後來又把他放了?”祖兒問。

“殺死他太過輕而易舉,那麼簡單的事情,我是不願意做的。”軒轅光道,“我已經問清楚了前因後果,那常修的確是受了金天氏的蠱惑,才千方百計要來對付你的。但是因此而連累無辜,他也知道自己錯了。所以,他良心發現,才懇請我放他一條生路。一會兒,他要親自上岸來,給大夥兒道歉,希望大夥兒能夠原諒他此前所犯的過失,他保證痛改前非,從今以後全心全意為大夥兒謀求福祉,風調雨順,漁獵平安。”

“他的話也能信?”祖兒一撇嘴,“你被他騙了,他這一躲起來,不會再出來了。”

“不,我相信他,他答應過我,就一定會做到。”軒轅光卻很有信心。

他又對西陵國君說道:“請問君主,倘若那常修真能改邪歸正,你們能給他一個機會嗎?”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西陵君點了點頭,“以前那常修也不是這樣的,他布雲施雨,庇佑百姓,很是做了一些好事。後來不知道怎麼性情大變,聽你這麼一說,我們才知道原來另有緣故。好了,現在他已經受到懲罰了,也肯真心悔過了,只要他能像以前一樣,保佑我們五穀豐登,漁獵平安,我們和他之間的過節,一筆勾銷。不但原諒他從前過失,而且做到像原來一樣建廟塑像,四季祭祀,香火不斷。這點寡人可以保證。”

“那你的子民們呢,要不要問問他們?”軒轅光問。

“也好。”西陵君於是走到眾人跟前,將事情經過一講,大聲問眾人:“寡人已經決意寬恕那常修之罪,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你們同意嗎?”

“同意。”眾人一齊答應。但是也有失去子女的父母,忍不住失聲痛哭。

“爾等不必難過,”西陵君安慰他們,“寡人知道你們失去子女之痛,但那常修已經目瞎、尾斷,同樣因為自己的錯行付出了代價。它肯真心悔過,對我們西陵國是莫大的幸運。這份幸運是你們犧牲了自己的子女換來的,寡人不但會給予你們足夠的金錢撫恤,而且答應讓你們家族的子孫,入朝為官,世代蔭封,不願為官,也可以照領俸祿,爾等以為如何?”

“謝大王恩典!”這些父母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事已至此,只能接受。

於是,西陵君重新來到軒轅光跟前,說道:“百姓都已經答應,接受英雄的建議,寬恕了那常修,請英雄這就請那常修上岸來,和大夥兒見面吧!”

“對呀,”祖兒仍然不肯相信,“如果你能把常修叫上來,才說明他真有誠意。”

“那好,你們等著看。”

軒轅光來到岸邊,扯開嗓子,沖雷澤中大聲喊道:“喂,常修先生,我已經幫助你做通了大夥兒工作,大家都原諒你的過錯了。他們答應,只要你能遵守自己的諾言,真心悔過,那麼就和你一筆勾銷,再無過節了。”

他大聲喊了一遍,可是水面上平靜依舊。

“怎麼樣,我說他是騙你的吧?”祖兒見驗證了自己的判斷,更加不屑。

“常修先生,我的話你聽到了嗎?快點現身出來,給大夥兒道個歉,這事就算完了。”

這一次,軒轅光簡直是扯著嗓子在喊了,可是水面上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軒轅光心裡也不免犯了嘀咕:“常修那個傢伙,不會當真出爾反爾吧?”

此時,藏身在木頭機關人裡的鐘九,忽然操縱機關人,大步來到他身邊。

“小光,”鐘九在機關人裡小聲對他說,“澤水浩淼,那常修又藏身澤底。你以肉體凡胎的微薄之力,就是喊破了喉嚨,那常修也聽不到一個字啊。”

“糟糕!”軒轅光一驚,“那我該怎麼辦?”

“擊鼓呀。”鐘九提醒道,“雷音天鼓一響,常修自然就會聞聲而來。”

“是呀,我怎麼忘記了這一點。”經過鐘九提醒,軒轅光才想起來。於是,他連忙告訴祖兒:“祖兒,快命令綠兒,到上面去敲響雷音天鼓。我的聲音太小了,那常修聽不見,只有天鼓聲音,他才能聽得到。”

“綠兒,上去擊鼓!”祖兒命令道。

“是!”

綠兒答應一聲,立即駕駛禦馬飛車,再度上到高臺,去敲響雷音天鼓了。

果然,鼓聲剛一響,浪花翻滾,水面劈開,一個人從水底上來,踏波而前。

這次,常修依舊變作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一身黑衣黑褲,雙目已盲,用一條黑色的布帶束住了,一雙腿勉強續接上,拄著一雙拐杖,艱

難上前。

“常修先生,你終於聽到我的召喚了!”軒轅光大喜,上前迎住他,攙扶上岸。

“小兄弟,你……你說西陵國中的君主和百姓都在這裡,他們已經原諒我了,是真的嗎?”常修聲音嘶啞低沉,全身都在顫抖,不知道是因為傷勢過於痛苦,還是因為自己惡行累累,卻還能被寬恕而激動。

“是的,我已經把全部經過都告訴了大夥兒,大夥兒雖然痛恨你的胡作非為,但是念在你已經遭受了軀體殘疾之苦,以前對大夥兒又有過恩德,所以大夥兒也就相信了。希望你真的能痛改前非,給大夥兒帶來福祉。”

“一定,一定!”常修曾經倚仗自己武力,那麼不可一世,狂傲萬分,可是如今眼睛已瞎,尾巴已斷,他在軀體殘疾之後,才更加意識到自己的存在,能夠為別人帶來幸福安康,是多麼有價值的一件事情。以前一心一意要炫耀自己武力,現在他卻全身心想的都是如何取信於眾人。

因此,他接下來的舉動,大大出乎眾人意料。他竟然將雙拐丟到一邊,自己掙扎著上前幾步,面對眾人的方向,雙膝一屈,跪在了地上。

“西陵國的父老鄉親們,我常修在這裡給各位賠禮道歉了!我要真誠地和大夥兒說一聲‘對不起’!本來我是昊天界誥封的大神,職管一方,應該全心全意為大夥兒謀求福祉才對,可是我太過驕傲自負,太過相信自己的力量,反而被小人所惑,中了奸計,做了那麼多卑鄙無恥的荒唐之事。我對不起你們,更辜負了昊天界對我的這份信任。幸而這位小兄弟,不,是這位小英雄,是他勇敢地站出來,將我痛擊一頓,將我給打醒了。雖然他弄瞎了我的眼睛,可是瞎眼之後我的心卻更加明亮了。他本來有比我更加強大的力量,可以輕而易舉殺死我,但是他卻選擇了寬恕,給我一個改過自新、重新來過的機會。正是他的這種‘善’更加讓我看清了我的‘惡’。所以,我在這裡聲明,誠懇地向你們道歉,如果你們肯饒恕我的罪行,那麼我從今以後,一定痛改前非,盡我最大的可能,保佑你們五穀豐登,漁獵平安。但是如果你們中有受到傷害的,不肯饒恕我,要以同等傷害加之於我,我絕無怨言!”

說完之後,常修就以頭觸地,匍匐在那裡,一動不動,任憑眾人處置。

西陵國君第一個走了過去:“常修先生,你是雷澤之神,我是西陵之君。我們共同的職責,就是統轄這一方區域,保障子民的安居樂業。但是因為你的不負責任,導致了子民受到傷害。而我要維護我的職責,所以,我不能不為那些遇難的子民負責,必須要向你討還一個公道。”

常修默默無語,只是輕輕點了點頭,表示願意接受一切懲罰。

然而,在眾人的注目之下,西陵國君卻並沒有大動干戈,而只是輕輕一口口水“呸”地吐到了常修的身上。這一舉動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行了,人死不能複生,我羞辱於你,就算替那些枉死者討還了公道。死者已矣,但是活著的人們還要繼續活下去,希望你能不負諾言,守護一方。”

西陵君說完,徑直走開。在他的示範之下,其他失去子女的百姓,也都沒有過激的舉動,只是一個個上前來,吐了口水在常修身上,然後走開了。

眼見再無人上前來,常修才緩慢地抬起頭來,任憑一身污穢,卻全然不以為意。“多謝諸位,我常修一身罪責,百死莫贖。謝謝你們原諒了我,我向你們保證:我承諾你們的,一定做到;若有一點違抗,不用你們來責備我,我自己會選擇自我了斷,自投煉獄,永受天火噬嗑之苦!”

“等一等!”他的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厲聲喝道,“常修,你先別忙著發誓,還有一個人沒有原諒你呢?”

“還有誰?”常修茫然問道。

“就是我。”

說話的正是祖兒。祖兒本來不相信,常修會答應主動放棄武力,自動出來受死,可是沒想到常修真的就上岸來了,誠懇道歉,自請一死。祖兒更沒有想到,包括西陵國君在內,一眾百姓,很多人都是被常修所害,失去了子女親人的,竟然也都放棄了報仇的機會,沒有一個人向常修討還血債。眼看自己再不站出來,常修的所有罪行,就要一筆抹掉了。因此,祖兒再也忍不住,喝住了常修,從衛士手裡搶過一把利劍,上來將利劍對準了常修的咽喉:“常修,你可知道我是誰?”

“不知。”

“哼,那本姑娘告訴你,我就是雷宮宮主雷隆的女兒嫘祖兒,常修,我要殺你,有三個理由:如果有一個你能駁倒我,我就放你一馬,你聽好了。”祖兒對常修的仇恨止非一日,今日當面斥責,自然情緒激動:

“第一個理由,我和你素昧平生,無冤無仇,你卻受那金蠶宮主金天氏的蠱惑,對我起了殺心。虧你還自命男子漢大丈夫,以丈夫之尊,而欲謀害我這個尚未長成的小女子,且又是背後圖謀,你說,是不是罪該當死?”

“是,當死!”

“第二個理由,你害怕我父親雷隆,不敢直接下手加害於我,因此暗中設計,捏造謊言,說我是你未過門的妻子,如此敗壞我清白無瑕之聲譽,是否該死?”

“該死!”

“第三個理由,你禍害百姓,殘忍地殺害無辜性命,令百姓奈何你不得,只能遷怒於我,幾次將我置於危險之地,若非我有禦馬飛車,早已喪命。你雖然沒有直接向我動手,但是也等於你是故意殺人未遂。是否該死?”

“該死,該死!”常修連連點頭,“嫘少宮主,你所說的一字不差。今天我當著所有人面前,鄭重聲明一點,一切都是我在背後搗鬼,我的確是個膽小鬼,受人指使,要加害嫘少宮主,卻又不敢明裡動手,只能暗中行使陰謀詭計。實則我與嫘少宮主從無瓜葛,更談不上什麼婚姻之約。一切都是我編出來騙人的鬼話。我故意製造事端,迫害你們,也只是為了引誘你們遷怒於她,借你們之手,殺了嫘少宮主,以免將來雷隆宮主降罪下來,我難逃一死。行了,我也不囉嗦了,你動手吧!”

常修說完,引頸待死。祖兒將劍一挺:“這是你自己說的,怪不得我!”

她正要一劍刺出,了結常修性命,卻忽然,從天空裡一聲大喝傳來:“祖兒,且慢動手!”

這一聲喝,宛如驚雷炸響,眾人聽了都大驚失色,紛紛抬頭往上仰望。

只見一輛比祖兒的馬車更加華麗,也更加體積龐大的車子,從天而降。那拉車的馬也不是一匹,而是四匹,每一匹都是高大雄偉,鬃毛飄揚,四蹄疾奔,踏雲淩虛,卻不發出一點的聲響,車子穩穩落地,華麗的幔帳五彩繽紛,令人目眩;更有一股濃郁奇異的香氣,熏得眾人筋骨皆酥。

車子停穩之後,簾子掀開,從裡面當先下來一個人。這是一個年紀在四十上下的男子,身材高大,一身的白衣白褲,一張臉同樣白皙俊美,劍眉星目,鼻樑高挺。更引人矚目的是他的長須,濃密且長,差不多垂過了腰部。他為此還特地做了一個光滑閃閃的錦囊,系在腰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