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2章 天庭往事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9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二章

天庭往事

這個人一來到,祖兒就不由地臉色大變,將手中劍一拋,就向這邊跑過來。

“爹,您可來了……”

但祖兒剛要撲上去,鑽到父親懷裡好好地訴一番苦,卻又忽然生生地凝住了腳步。因為在雷隆身後,跟著又從車子上下來一人,這卻是一個女子,年紀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身材高挑豐滿。她穿著一條光華閃閃的長裙,鑲嵌著一粒粒奪目的珍珠。一頭青絲盤在頭頂,上衣開口極低,露出細長白皙的脖頸,一條項鍊用十二片翠綠的葉形琥珀串成,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一隻活生生的通體透明、金光閃閃的金蠶,竟然在她的領口處不停地蠕動著,整個人豔麗魅惑,又充滿說不出的詭異。

這自然便是金蠶宮的金天氏了,難怪祖兒一看到她就神態大變,凝立當地。

“祖兒,這只臭蛇怪怎麼敢招惹你?他有沒有傷害到你?快讓我看看。”

金天氏裝出關心無比的樣子,疾步來到祖兒跟前,伸手去摟祖兒,祖兒卻猛然往後一閃,金天氏撲了個空。

“別碰我,”祖兒冷冷地道,“都到這個地步了,你還要繼續裝下去嗎?你恨不得我粉身碎骨,見我還活著,一定很失望吧?”

“祖兒,怎麼可以這麼講話?”雷隆不知道怎麼回事,厲聲喝住女兒。

“爹,您被這個女人騙了。”祖兒上前一步,道,“她和常修早有勾結。我不是在外面遭遇過幾次危險嗎?都是這位常修在暗中一手策劃。他故意惡性大發,禍害百姓,卻又暗中放出風聲說,我是他未過門的妻子,好讓百姓遷怒于我。現在,他就在這裡,您如果不相信女兒的話,自己問他好了。”

“真的嗎?”雷隆臉色一沉,將目光投向常修。“常修,你竟然圖謀害我女兒?”

“雷宮主請息怒。”常修最害怕的就是這位雷宮宮主,因此連忙過來,在他面前跪下。“我知道錯了。雖然我上了別人的當,但事情畢竟是因我而起,製造謠言、禍害百姓,傷害少宮主,一切都是我一手所為。現在大錯已成,我也無話可說。抱此殘軀,本無臉再活在世上,所以苟且偷生,就是希望能夠有機會當面向雷宮主您謝罪,請您賜我一死吧!”

“要死?沒那麼容易!”雷隆一張白皙俊美的臉,如今已經黑氣籠罩,因為極度惱怒而扭曲變形。他咬著牙問道:“你說是上了別人的當,是誰?誰是整件事情的幕後主使?只要你說實話,我可以饒你不死。”

他這麼一問,那是明擺著下定決心,要懲治始作俑者金天氏了。畢竟,雷隆是最愛自己的女兒的,倘若金天氏竟然敢欺騙於他,背著他和常修勾結,暗中策劃取祖兒的性命,這是雷隆絕對無法容忍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但是夫妻之情和舔犢之情比起來,還是隔了一層,親疏有別。

眼看謎底即將揭曉,空氣都似乎要凝固了。金天氏本來淡定自若的,如今也臉色慘白。如果常修當著雷隆的面指認她,那她恐怕也無法洗清自己。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常修卻搖了搖頭:“那個人的名字,實在太過尊貴,小神不能說。事已至此,小神一人做事一人當,不願意再連累任何人。”

“哼,你倒是條漢子,好,那我就成全了你。”雷隆是雷宮宮主,脾氣暴怒可想而知。他將手高高揚起,對準了常修的腦袋,就要拍下去。

“宮主且慢動手!”忽然,一個人站出來,大聲沖雷隆說道,“常修先生已經誠心悔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何況他雖然圖謀傷害少宮主,但並未得遂。少宮主安然無恙,雷宮主又何必徒然多傷一條性命呢?”

出來替常修求情的正是軒轅光。雷隆不知道他的來歷,瞪了他一眼:“你是什麼人?本宮主面前,哪裡有你說話的份兒?”

“得饒人處且饒人,雷宮主是昊天界大神,怎麼可以跟常修先生這樣的小神計較?更何況他已經軀體殘疾,目瞎尾斷,你殺了他,不但有以上壓下之嫌,而且有恃強淩弱之實,不要說你,我都不做這樣的事情。”

“你……你究竟是誰?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指手畫腳?”雷隆更加暴怒。

“哦,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姓軒轅,單名一個光字。我是神農國有熊部落的人,本來和幾個朋友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後來遇到了你女兒祖兒。你這個寶貝女兒蠻不講理,不過聽她講了自己的可憐身世,和危險處境,我決定幫她一把,因此跟她來到這裡,和常修打了一架。”

“什麼?常修盲眼、斷尾,是你所為?”

“正是。”

“不可能!”雷隆根本不相信,“常修雖然不是什麼天界大神,但他的實力我是知道的,尋常天界大神尚且不是他的對手,你一個小孩子家,怎麼可能……”

“啟稟宮主,千真萬確!”常修親自開口,加以確認。“宮主或許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可是大有來歷的,他不是別人,而是號稱‘水中稱能,陸地飛熊’的黃能的兒子。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年齡不大,不過一身本領已經非同小可。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因此受傷致殘。”

“哦,你是黃能的兒子?”雷隆聽了,臉色也緩和下來。“怪不得你這麼天不怕地不怕,和你那個老子一個樣。唉,我和黃能曾經同列朝班,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你是故人之子,我也就不難為你了。行了,這件事情我就聽你的。常修有錯,但是他並沒有當真害了我的祖兒,此事一筆勾銷。不過常修,你得答應我,你身為一方神靈,必須體恤百姓,造福一方,且不可再任性胡為,否則,到時候我第一個不饒你。”

“是!”常修道,“我已經當眾許諾,從此保障五穀豐登,漁獵平安!”

“那就好,那麼你先退下吧!”

“是!”

常修答應一聲,給雷隆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起身,躬身沖眾人施禮,後退著來到澤邊,一入水,立即現出了原身,波濤湧動,潛入澤底去了。

一場風波,就此消弭於無形,所有人中,最長出一口氣的應該就是金天氏。

不過,她畢竟是個城府深沉的女人,並不動聲色,只是上前對雷隆道:“雷宮主,我看祖兒對我是有些誤會,還好那常修沒有瘋狗亂咬人,但他竟然會受人唆使,加害祖兒,實在令我難以相信。唉,我自以為對祖兒處處愛護有加,卻還是疏忽大意了。雷宮主,你們父女見面,一定有很多的話要說,我有些累了,先行一步,回我的金蠶宮去了。”

“好吧,祖兒年少任性,她的話你不必放在心上。”雷隆仍舊給她保留了面子。

“我知道,那是她氣頭上的話,我怎麼會當真。”金天氏又來到祖兒跟前,祖兒卻將哼了一聲,將頭扭到一邊不理會她。

“祖兒,我知道你

還把我當做唆使常修的兇手,不過我不怪你,因為你現在心神不寧,難免會有過激舉動,你和你父親先回去,好好休息。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再去找你。或許我還能幫你查出來幕後指使真凶呢。”

這麼一通自圓其說後,她沒趣地上了雷車,雷車徑直載著她往金蠶宮去了。

這邊,眼見諸事塵埃落定,西陵國君這才敢率領文武上來,跪在雷隆面前見禮。雷隆卻不願意理會這些凡夫俗子。他不耐煩地揮手讓眾人起身,敷衍地說了幾句話。此時雷車早已去而複返,他就拉著軒轅光的手,上了雷車:“走,到我的鬥雷宮中去小坐,我有很多話要問你。”

“我的朋友呢?你要不要請他一起去?”軒轅光並沒有說破鐘九身份。

“小光,我就不和你一起去了,我先去找伶倫,我怕她等太久了會著急。然後,我會帶她到西陵君的宮殿中等你。我們在那裡見面。”鐘九道。

“那也好。”

軒轅光答應一聲,鐘九駕駛機關人,扇動翅膀飛走了。這邊,雷隆和他坐一輛車子,讓祖兒和綠兒帶上雷音天鼓,兩匹馬車一齊駛入澤中。

岸上,西陵君和眾文武,以及百姓,直到雷隆等人的身影消失不見,才從地上起身,一邊口中議論著今天所遇到的種種奇事,一邊散去了。

這天晚上,軒轅光就在鬥雷宮中,受到了雷宮宮主雷隆的款待。而他卻並沒有心思去吃那些珍饌佳餚。和那些東西比起來,更吸引他注意力的,是從雷隆口中聽他講述,在昊天界和軒轅光父親黃能交往的一段舊事。事情並不如何驚天動地,但是軒轅光能夠聽到這些故事已經心滿意足。更重要的是,他從雷隆口中,知道了父親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那時候天地初定,昊天界一片歌舞昇平,你父親黃能和我都還年輕,每天有大把的時間揮霍。我負責替昊天帝尊出巡導行,你父親身為統領羽林軍的大將軍,其實卻是虛職,根本無事可做。因此,我只要一閑下來,他就來找我,駕駛著禦馬雷車,到處遊蕩,尋歡作樂。行遍天界各處,交友無數。經常是雷車馳騁,縱橫來去,其實車內裝的全都是美酒,我們兩個每天都和朋友們在一起,不是醉在這個朋友家裡,就是醉在那個朋友家中。有時候,醉在哪裡,什麼人家中都不知道,一覺醒來,四顧茫然。那種生活在外人看來,不知道是多麼地逍遙快活,羡慕嫉妒,但是,我們內心的苦悶又有誰能知道呢?我因為家族世襲,掌管雷宮,所以還算能接受這個職位。可是你父親呢,一身驚天動地的本領,無從施展,英雄無用武之地。不但如此,他還得時刻提防著昊天帝尊。那位帝尊,雖然非尋常之人可比,但是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這個最基本的道理,你父親還是懂的。你父親在征戰的時候,是昊天帝尊手下第一員急先鋒。如今升平無事,你父親又四處閒遊,結交朋輩,這就不能不令帝尊心生猜忌。加上早有那不滿意你父親為人行事的一眾小人,貪戀他的權勢地位,一旦你父親不能將這權勢地位加以利用,和他們共用榮華富貴,他們就起了怨恨之心,所以日日在帝尊耳邊吹風,捏造你父親結黨營私,有反叛之心。”

“啊?”軒轅光聽到這裡,簡直難以置信。“我父親立了那麼多戰功,卻竟然還不能得到帝尊信任?不是說那帝尊智慧超群嗎,怎麼也會被小人所讒?”

“你年紀還小,哪裡懂得,這就叫‘功高震主’。就因為你父親本領太高,功勞太大,帝尊才不放心,所以借小人進讒,伺機整治你父親。”

“那後來怎樣了?”

“你父親聰明過人,豈能察覺不出帝尊意思?於是更加自甘沉淪,終日裡喝得酩酊大醉。有時候我無暇陪他,他就一個人跑出去喝酒。一醉多日,也不上朝。不過就是這樣,帝尊也不放心,還是給他設了圈套。”

“什麼圈套?”

“就是故意製造了一個機會,讓你父親進入昊天宮的後宮,見到了你母親附寶。”

“您說什麼?這怎麼會是圈套?我父親不是早就喜歡我母親了嗎?”

“是,二人見過面,你父親對你母親的確一見鍾情,二人也的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可是帝尊不同意,一直沒有點頭答應。後來,他似乎故意放鬆了警惕,讓你父親偷偷摸摸見到了你母親,並且開始了約會。這一約會,二人就不可收拾,最終一起逃下界去。於是一場大戰,血雨腥風。你母親自己乖乖回到了天上,你父親卻被打入了混沌之陣。”

“這一段經過我知道,但我真的想不到,這竟然會是帝尊故意設計的一幕。”

“唉,你父親也是當局者迷啊,只有我旁觀者清。帝尊曾經在一次酒後,喝得有些失態,表露過這個意思。他只用了女兒附寶這麼一枚小小的棋子,就將昊天界最難以管制的羽林軍大將軍解除兵權,囚入絕陣。那混沌之陣是無始老祖所創,專門囚禁法力高強的大神,一旦被囚入陣中,那你就算完了,自此陣煉成以來,還從未有誰能逃出來。”

“可我父親還是逃出來了?”

“是呀,要不怎麼說他是昊天界第一號難以對付的大神。他在這一點上,甚至超過了帝尊的心機。再就是你母親附寶,她對你父親的一片真心癡情,同樣超出了帝尊的想像和判斷。因此,他二人得以再次重聚,逃到下界,才有了你的出生。後來的故事你也知道了,昊天帝尊再次震怒,你母親和父親這一次沒有再選擇戰爭,而是主動選擇了放棄抵抗,分別被囚入月宮和日宮。他們用犧牲自己的方法保全了你,他們希望你能夠自由自在地長大,你的幸福和快樂成為他們唯一的希望。”

“所以,我今天告訴你這些,就是要讓你知道,你是一個怎樣獨一無二的存在。以昊天帝尊的智慧無雙、計謀周祥,本來想犧牲自己的女兒,來達到除去你父親這個心腹大患,卻不料反而成就了一段奇特姻緣。你父親和你母親真心相愛,才有了你來到這個世界上。”

“這麼說來,昊天帝尊是我外公,可他卻是最不喜歡看到我的一個。”

“我猜應該如此吧。昊天帝尊子女成群,他應該不會對多你這麼一個外孫有什麼特別的感情。但那是從前,現在他被困在樞紐殿,封閉了自己。縱然閱盡輝煌,如今卻只落得孤家寡人一個,說不定呀,他也開始後悔了呢!他一定也在期望子子孫孫中有人挺身而出去救他呢!”

“那我就去救他。”軒轅光信心滿滿地道,“他不把我當做一回事,我卻偏偏要他看清楚,在他的子子孫孫中,誰才是真正能夠拯救他於水火的。”

“小子,志向不小啊,這口吻和你父親一樣,就不知道真實本領如何?”

“嘿嘿,其實我除了會製造機關人,其他什麼本領都不會。”軒轅光撓著頭皮,笑著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