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3章 至尊之劍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3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三章

至尊之劍

“製造機關人,那算什麼本領?”雷隆搖了搖頭,“不過,本領可以學,倒是你什麼都不會,居然能打敗常修,從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來,你小子的心機不在你父親之下,這份本領卻是沒有人能教會的。此時昊天界上,魔尊當道,群魔亂舞,一派的烏煙瘴氣,說不定,還真要指望你小子去拯救帝尊,如同帝尊當年那樣,重新建立昊天界新秩序呢!”

“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夠如帝尊那樣,轟轟烈烈做一番事情,可就是不知道‘天’會不會將這個任務交給我?鐘九大哥讓我幫助他尋找那個‘天’選定的人,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我們都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找起呢。”

“鐘九?”雷隆一愣,“那個從昊天界逃下來的黃龍族青年將領?你認識他?”

“是呀。”

“你怎麼會認識他,他現在又在哪裡?”雷隆驚詫不已。

“此事說來話長,不過,剛才他就在你跟前,那個機關人就是他在操縱。”

“怪不得你能輕而易舉打敗常修,原來你和鐘九已經結為好朋友了。我雖然不知道鐘九下界何為,但他是最後一個見過帝尊的,他一定得到了帝尊的什麼囑託,或者帶下來一件極為重要的東西。現在,魔尊派出了差不多全部的力量,正在到處找他,沒想到被你小子給藏起來了,哈哈,你的機關術還真不簡單,連我都給當面瞞過去了。”雷隆到了這時候,才真正相信了軒轅光,由衷地讚歎他的心機和才智,對軒轅光刮目相看。“喂,小子,說說看,下一步,你和鐘九有何打算?”

“鐘九大哥說,他奉帝尊之命,到下界來,重新尋找一位和當年帝尊一樣的人物,這個人必須能夠肩負起領袖之責,組織一支隊伍,殺到昊天界上去,打敗魔尊,到時候,帝尊就會選擇退位,昊天界將會誕生一位新的帝尊,新秩序也將得到確立。不過,鐘九大哥雖然得到了任務,卻沒有來得及得到更詳細的指示,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子的,應該如何尋找。他到下界來,碰巧被我遇到了,幫助他擺脫了四大凶神的追捕,他請我幫忙一道去尋找那個‘天’所選定的人,我就答應了。除了我們兩人之外,還有一位我的朋友,叫做伶倫。現在,鐘九大哥和伶倫,應該正在西陵君的宮殿裡等我,一會兒我就跟找他們匯合,商量下一步的行動計畫。雖然這件事情只能碰運氣,但如果‘天’真的選定了這麼一個人,那麼,無論多麼困難,我們都一定要找到他!”

“真沒有想到,昊天界未來的命運,竟然會取決於你們這樣一群乳臭未乾的小子,掌握在你們的手中。唉,只可惜我年紀大了,不能和你們年輕人一樣,到處去闖蕩了,不然,我真想和你們一道,一起去做成這件事情。我雖然不能一起去,但我有個小小的要求,你能答應嗎?”

“什麼要求?”

“我希望可以讓我的女兒祖兒,跟著你們一起去做這件事情。”

“什麼?您不是在開玩笑吧?我們做這件事情,可不是玩耍,而是冒了極大的兇險。前面有什麼困難險阻不知道,後面四大凶神緊追不捨,魔尊急於阻撓我們,一定會採取更加厲害的手段。您還放心讓祖兒跟著我們嗎?”

“我雷隆是什麼身份?雷宮宮主是隨便和人家開玩笑的嗎?再說,我是大人,又和你父親有那麼深的交情,說我是你的長輩也不為過。長輩和小輩說話,能開玩笑嗎?我當然是認真的。”雷隆道。

見軒轅光似乎還有些難以理解,他又進一步說道:“當然了,我讓祖兒跟著你們,是有些不放心,但是我這麼做,也有自己的私心在內。”他停了一下,似乎在思索該說不該說,但最後還是說了出來。“本來我以為祖兒留在我的身邊,是最安全不過的,可是真實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若非你幫助祖兒,打敗了常修那傢伙,逼迫他說出了實情,我還被蒙在鼓裡呢!可就是人贓俱獲,那個女人也不肯當面認錯,你覺得這麼危險的女人,她能輕易放過祖兒嗎?她這次沒有害死祖兒,下一次一定會採取更加激烈的手段,祖兒這一次遇到你是幸運,下一次就不好說了。所以,我才希望將祖兒交給你,讓你帶著她走得遠遠的。”

“這倒是。”軒轅光點了點頭。的確,對祖兒來說,和金蠶宮主那樣的女人呆在一起,再沒有什麼是比這更危險的事情了。金天氏陰謀敗露,仗著常修關鍵時候,沒有敢當面指認,僥倖遮住了臉面。但她豈能不在心裡恨死了祖兒,如果再有什麼陰險狠毒的手段,豈非防不勝防?

“再就是你們要做的事情,關係到昊天界未來的興衰存亡,我身為雷宮宮主,不能為這麼大的事情出力,實在慚愧。就讓我的女兒代我出一點綿薄之力吧。她從小被我驕縱慣了,任性、驕橫,我也希望有這麼一個機會,可以讓她歷練一下。雖然她的本領並不高強,不能幫上什麼忙。但是多一個人,總是多了一份力量,對不對?請你考慮一下。”

“這個沒有什麼可考慮的啦,您既然決定了,那就讓她跟我們一起去吧。”

“好。”

於是,雷隆將祖兒叫來。祖兒不耐煩二人絮絮叨叨說些昊天界的往事,早去睡了。如今睡眼惺忪地被叫起來,只穿著一件睡衣,哈欠連天。

“爹爹,什麼事?這麼著急將人家叫起來,連覺都不讓睡?”祖兒揉著眼睛問道。

“祖兒,我剛才和小光商量,作出了一個重要決定。”

“什麼決定啊?”

“我決定,讓你跟著小光,和他的朋友們一起,去做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什麼?讓我跟著這傢伙走?有什麼好玩的啊?”祖兒這才打消了睡意,好奇地問。

“具體什麼事情,你就別問了,總之又好玩又刺激,你不是一直嚷著沒人陪你玩嗎?與其一個人悶在這裡,還不如跟小光他們一起去做事情。”

“又好玩又刺激,聽起來倒不錯,不過,我答應過娘,要留在爹爹身邊照顧你的。”

“你已經留在爹身邊很久了,也將爹爹照顧得很好。現在,你長大了,應該有自己的朋友和生活,應該去學著做一些事情了。你娘也不希望你一個小姑娘家,一天到晚陪著爹這麼個半老頭子,你娘也好,爹爹我也好,其實最希望的還是你快樂。祖兒,去吧,去尋找屬於你的快樂吧!”

“那……好吧……”祖兒人小鬼大,其實內心何嘗不害怕留下來被金天氏加害。不過他們父女心照不宣,誰都沒有捅破這一層窗戶紙。祖兒答應之後,立即回去收拾東西,在紅兒和綠兒的幫助下,裝了滿滿的幾個大箱子,那情形簡直像是要離家遠行,永遠都不再回到這裡來一樣。

“祖兒,你收拾這麼多東西幹什麼?”軒轅光一見她這麼大張旗鼓就叫了起來。“你知道我們要去做什麼嗎?我們要做的事情很多,而且非常危險。我答應帶著你上路就夠累贅了,你卻還帶著這麼多東西,是搬家嗎?”

“什麼呀,

都是我的衣服,還有那些個玩偶,我要每天給他們換衣服的。”祖兒根本不把他說的要做什麼事情當一回事,“我有禦馬飛車,裝這點東西算什麼?我還要帶上紅兒和綠兒一起去,讓她們照顧我呢!”

“那可不行!”軒轅光大叫起來,“如果你再帶上紅兒和綠兒,繼續擺你的少宮主架子,那麼你還是留下來陪你爹爹吧,我可照顧不了那麼多人。”

“行了,行了,衣服和玩偶可以帶上,紅兒和綠兒就留下來,照看屋子。”雷隆開口道,“小光說得對,你們是去做事情,不是去遊山玩水。”

“哼,爹爹,我還沒有離開你身邊,你就開始向著這小子說話啦。”祖兒撅起了小嘴。

“你是女孩子嘛,早晚都要嫁人的,爹爹不能在你身邊陪你一輩子。”

“我是和他一起去做事情,又不是嫁給他!”祖兒眼圈一紅,泫然欲泣。

“對不起,爹爹不是那個意思。”雷隆最怕這個寶貝女兒受一點委屈,立即安慰她。“好了,就是爹爹不在身邊,你也不用擔心這小子會欺負你。這樣吧,我原來不是送給你一條鞭子,傳授過你一套鞭法嗎?我就再送給一樣東西。本來,再過不到十天就是你的生日了,這是爹準備在你過生日的時候給你禮物,今天就提前送給你了。”

只見他去了內室,一會兒,從裡面取出來一個錦盒,打開盒子,從裡面取出來一面小鼓。這面鼓從表面上看,和雷音天鼓並無二致,就是小了若干號。

“這是什麼呀?”祖兒畢竟是小孩子,一看有這麼好的玩意兒,立即被吸引了。

“這叫‘雷音小鼓’,是我讓昊天界的能工巧匠,仿造雷音天鼓而製成的。”雷隆介紹說,“這面‘雷音小鼓’,是我考慮到你慢慢長大了,將來出去遊玩,萬一遇到什麼不法之徒,可以用這面雷音小鼓來作防身之用。”

“這麼一面小鼓,能防什麼身?”

“女兒,你可別小看了這面小鼓,這裡面有一個小小的鼓神,當你遇到危險的時候,只要輕輕敲這面小鼓一下,喊一聲鼓神現身,就會從裡面召喚出鼓神來。那鼓神本領雖然不是特別大,但是也有我的十之二三。只要不是遇到真正厲害的大神,尋常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真的嗎?那太好了。”祖兒聽了大喜,將“雷音小鼓”接過去,小心翼翼地系在腰間。“有了這個寶貝,以後誰要欺負我,我就敲響小鼓。”

邊上,軒轅光看祖兒得意洋洋,忍不住也對雷隆道:“雷宮主,您和我父親曾經是好朋友,我父親的本領您一定都知道,有沒有什麼可以教我的?我要是不提高一下自己的本領,將來拿什麼保護您女兒呀?”

“當然,你父親號稱‘水中稱能,陸地飛熊’,水中、地上、天上,沒有什麼本領是他不會的。可是我沒有機會見他展露太多,他最厲害的本領是他那把開天闢地斧,具有無比廣大的神通,不過上天以後,他就收起來了,再也沒有見他用過。其他的本領嘛,我就更不知道了。”

“那就算了!”軒轅光難以掩飾自己的失望之情,黯然地搖了搖頭。

“你別著急呀!”雷隆道,“你大概不知道吧?你父親雖然擅長用斧,但是後來上天之後,昊天帝尊賜給他一把至尊之劍。那把劍是帝尊和魔尊作戰的時候一次次使用過的,不但鋒銳無比,而且有著抵禦一切邪魔外道的無上法力,可以保護主人。能夠得到至尊之劍傳授的,天上地下,就只有你父親一人,可見昊天帝尊對他是多麼地看重。只可惜天地清平,再無戰事,你父親一直沒有機會,真正使用、發揮這把劍的威力。他曾經無數次在酒後給我看那把劍,並且演示那套驚天動地的劍法給我看,的確不同凡響。最後一次我們分別的時候,他就將劍給了我。”

“啊?他將劍給了您?”

“是。那是你父親和你母親第二次下界,生了你之後,昊天帝尊派人去捉拿,我也在被派去的人之列。但我和你父親是生死之交,怎麼可能動手?因此以鬥酒代替了比武,大醉一場,你父親最後一次給我演練了劍法,就將劍一併交給了我。他委託我,請我代為保管此劍,將來等他的孩子長大後,讓我將劍和劍法傳給他。現在,是我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說完這一番話,雷隆又一次去內室,捧出來一個長長的匣子。匣子用一層層的綢緞包裹著,打開後,裡面就是那把至尊之劍。劍鞘光華閃閃,上面鑲嵌著無數的珍奇寶石。將劍拿起來,輕輕往外一抽,“倉啷”一聲,宛如有生命之物一般,發出一聲清吟,寒氣逼得人毛髮豎立。

“小光,你看清楚了,下面我就教你這套劍法。”雷隆將長劍抽出來,一招一式,緩慢地演示給小光看。劍招本身並不複雜,一共只有九式,然而每一式都包含九種變化,一連演示了三遍。雷隆囑咐說:“小光,這劍的威力我也只能發揮這麼多。劍招是死的,但是劍意的變化,要根據劍與使劍之人本身的契合程度,越是契合無間,就越能發揮無堅不摧的威力。你父親演練這套劍法,劍招的威力就在我十倍以上。”

“啊?”

“所以,你不要以為學會了劍法就完了,要勤加練習,仔細領悟人與劍的契合,不但要做到人劍合一,而且要做到人劍兩忘,不但無招,而且無劍。記住,你是有生命的,這劍也是有生命的,它不是你的工具,而是你的朋友。你要把它當作一生的知己,全力培養和它的感情。”

“我記住了,我會按照您說的去做的!”

軒轅光從雷隆的手裡接過劍,輕輕撫摸劍身,充滿了說不出來的激動。那劍果然是有靈性的,見到了少主人,全身也在輕輕顫抖著,難以自禁。

諸事已畢,天光微微放亮,於是雷隆最後囑咐軒轅光和祖兒:“趁著尚未大亮,你們這就立即動身吧。你們走後,我會讓紅兒和綠兒照顧好‘雲中小築’,對外就說祖兒受了驚嚇,需要靜養,不讓任何人進來。”

他這麼做,自然是要對金天氏封鎖消息,不讓金天氏再有機會加害祖兒。

於是,祖兒和父親輕輕擁抱,戀戀不捨地告辭。軒轅光則將至尊之劍裝入劍匣,背在身上,內心已經迫不及待要去見鐘九和伶倫了。二人告辭出來,禦馬飛車早已經在恭候他們。那禦馬頗通靈性,根本不需要驅策。二人上車後,那禦馬就騰開四蹄,離開了雷澤宮,直奔岸上而來。

來到西陵君的宮殿門口,衛士早已經等候在那裡。見軒轅光來到,也不需要通報,徑直帶著他和祖兒二人來到宮殿中。裡邊宴席仍然未散,西陵君正在陪著鐘九喝酒賞樂。而就在鐘九邊上,另外坐著一個人,神態憔悴,雖然面對滿桌子珍饈佳餚,卻無心動筷,只是頻頻向外張望。

她正是伶倫。自從軒轅光突然失蹤以來,她已經踏遍方圓山林,哭了不知道幾百次,一雙眼睛都哭腫了,由於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一張俊俏的臉蛋也變得黑氣籠罩,整個人本就單薄,如今更是消瘦了一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