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4章 朝雲之國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2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四章

朝雲之國

“軒轅哥哥!”

一看到軒轅光從外面大步進來,伶倫顧不得什麼,一下子從座位上跳起來,然後快步跑到軒轅光跟前,撲入軒轅光懷中,放聲哭起來。

“嗚嗚,軒轅哥哥,我還以為你被野獸給吃掉了。如果再找你不到,我也不想活了!”

“伶倫妹妹,放心,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我是天不管、地不要、沒人疼、沒人愛的,天和地都尚且棄我於不顧,何況那些蟲狼虎豹,它們都懶得理會我。所以呀,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會傷害到我。”

“嘟嘟嘟,吹螺號!”不料,軒轅光話音剛落,身後的祖兒卻忍不住當面揭穿他。“說自己天不管、地不要,也許是真的,可是說自己沒人疼、沒人愛,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沒看到疼你愛你的人就在眼前?”

“軒轅哥哥,這位姑娘是誰呀?”伶倫臉一紅,從軒轅光懷裡掙脫出來。

“哦,她姓嫘,叫祖兒,是雷澤宮的少宮主。”軒轅光介紹說道,“祖兒,這是伶倫,我和她從小在一起長大的,情同手足。所以,她不見了我,才會那麼著急,你可不要誤會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誤會?誤會什麼?”祖兒故意裝糊塗,“難道她不是最疼你愛你的人?”

“祖兒姐姐……我可以這麼叫你嗎?”伶倫卻不像祖兒想像的那麼反唇相譏,而是親熱地上來拉住了她的手。“祖兒姐姐,你不知道軒轅哥哥的身世。他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的確經常將這句話掛在嘴邊,說自己是天不管、地不要、沒人疼、沒人愛的。那時候也的確如此,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你說,天底下還有比這更可憐的嗎?他那麼說沒錯,真的是發自內心的感受。”

“沒爹沒娘、沒名沒姓,是他故意裝出來騙你的吧?”祖兒一撇嘴,“我不信。我聽我爹說,他的爹娘可都不是一般人,都來頭大著哪。”

“那他也是幾天前剛剛知道,而且他父母現在都還分別在月宮和日宮囚禁著呢!”

“算了,不說這些了。”軒轅光和雷隆說了半天陳年舊事,又學習劍法,很是辛苦,因此顧不得多說什麼,立即入席坐下來,一通狼吞虎嚥。然後,酒足飯飽,他才問鐘九:“鐘九大哥,你說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你來之前,我和伶倫就在商量這個問題。”鐘九搖了搖頭。“說實話,我們也沒有商量出個結果來。我們要做的事情,真的一點線索都沒有。”

“幾位英雄,既然你們還沒有商量好行程,那就乾脆在寡人這裡多住幾天,讓寡人好好地招待一下你們。”西陵君起身來到軒轅光跟前,恭恭敬敬地敬酒。“軒轅小英雄,是你幫助我們打敗了常修,而且饒過常修不殺,換來常修的承諾,也保證了我們西陵國日後的五穀豐登,漁獵平安,你對我們西陵國實在是有再造之恩啊,請你無論如何多住兩天,我已經命令最好的畫師來給你畫像,我還要徵集能工巧匠,給你立一座廟,讓西陵國子子孫孫,都銘記你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不敢,不敢,我可受不起。”軒轅光連忙擺手,“真正幫助你們打敗常修,促成這件事情和平解決的,是鐘九大哥。你們要立廟就給他立吧。”

“那就給你們每個人都畫一幅像,然後將你們都供奉在廟裡,香火供奉,祭祀不斷。”西陵君道。

“夠了,什麼畫像、立廟的,煩不煩哪?”祖兒卻不耐煩了,打斷他們。“喂,你們不是要去做一件好玩又刺激的事情,還不快點動身?我都等不及了。”

“怎麼?我們要做的事情,軒轅哥哥都告訴你了?姐姐也要跟我們一起去嗎?”伶倫問。

“哦,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們了。”軒轅光連忙解釋,“我和雷宮宮主講述了咱們要做的事情,雷宮主對這件事情很關心,說他很願意幫咱們。他自己不能親自加入,就派了他的女兒祖兒少宮主來跟咱們一起做這件事情。祖兒少宮主有他父親傳授的本領,雷宮主也將我父親使用過的至尊之劍交給了我,這件事情,咱們現在做起來更加有把握了。”

“太好了,小光,恭喜你,有了你父親的至尊之劍,你的本領又大大增強了。”鐘九接過話去,“再加上祖兒姑娘加入,我們的確更有力量了!”

“那就別囉嗦了,咱們這就動身吧。”祖兒催促道。

“可是我和鐘九大哥商量了半天,都還沒有決定下一步去什麼地方呢?”伶倫道。

“這樣吧,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頭緒,我倒想到有一個人,也許正是我們要找的。”軒轅光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人。

“哦?說說看,是什麼人?”

“伶倫,還記得不久前我們去鹽池途中,在渡口遇到的那個叫蚩尤的嗎?我和他不打不相識,而且還結拜成了異姓兄弟。他年齡並不比我大多少,可是竟然一個人敢上東昆侖去找太乙真人,又去西昆侖找常儀真人,尋找不老泉水,要救他的老母親。這樣本領高強之人,普天之下,恐怕不會有第二人。也許我們要找的‘天’選定的人,就是他吧。”

“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那個怪人的確有可能是我們要找的人。”

“真的嗎?”鐘九也來了興致。“你們所說的那個叫蚩尤的,現在在哪裡?”

“以時間推算,他應該正在西昆侖山吧。”軒轅光道,“不過,我們不必要去西昆侖山找他,我和他約定,如果他尚未回來,我可以先去朝雲之國,到他的家中等他。他老母親臥病在床,他不會拖延太久的。”

“好,那你們就先去朝雲之國走一趟吧。”鐘九道,“總算有一點頭緒,可不能讓這僅有的希望落了空。我這就趕去西昆侖,看能不能找到他。要找到不老泉水很不容易,更兼不老泉有法力高強的靈獸看護,絕非輕易可以得到。如果有機會,也許我可以幫助他呢。你們先到朝雲之國,找到他母親後,就在那裡守候,我幫助他取得不老泉水,立即返回!”

“那我們就趕快動身吧,從這裡到朝雲之國,可是路途遙遙呢。”伶倫道。

“哼,不就是去朝雲之國嗎?不過千里之遙而已,這點路途算什麼?”祖兒本來催促連連,這會兒卻又不急了,“我有禦馬飛車,如果急著趕路,一天就能趕到;就算不著急,在路上正常行駛,十天半月,也趕到了。”

“禦馬飛車,那是什麼?”伶倫從來沒有聽說過,疑惑地問道。

“伶倫,你不知道,昊天界帝尊出遊,乘坐一輛車子叫做‘禦馬雷車’,踏雲追風,日行萬里。我們經常聽到雷聲作響,瞬間百里,就是這輛車子在行駛!祖兒的‘禦馬飛車’,就是仿照這輛車子所做成的。就連拉車的馬匹,都是他父親雷宮宮主從禦馬棚裡特地挑選出來的呢!”軒轅光道。

“啊?那麼神奇的車子,我們也可以乘坐嗎?”

“那你就要沾本少宮主的光了,不過沒關係,誰讓咱們要一起做事情呢。”祖兒道。

於是,眾人商量已定,分頭行事。西陵君苦苦挽

留不住,眾人一道告辭出來,鐘九操縱機關人,張開翅膀,升空之後,直奔西昆侖而去。這邊,軒轅光和祖兒、伶倫三人也上了禦馬飛車。西陵君匆忙之中,只能讓人送了一些吃穿之物,以及路上所需要的花費。一眾百姓得到消息,都趕來跪在路邊,含淚送行。軒轅光少不得又探身出來,和眾人囉嗦幾句,揮手作別。那禦馬抖擻精神,一聲長嘶,車子升空而去。

離開西陵國後,軒轅光一行人乘坐禦馬飛車,徑直往朝雲之國進發。

本來千里趕路,風塵僕僕,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但是現在有了禦馬飛車,一切變得輕而易舉。不但趕路不辛苦,反而可以在車子上悠閒地欣賞沿途風光,這就成為了一件愜意無比的事情。軒轅光已經不是第一次乘坐這車子了,但是先是被蒙著眼睛,作為俘虜被人家給押解回去;後來幾次乘坐,要麼心事重重,要麼千鈞一髮,處於生死之間,根本沒有認真體味過坐這車子的樂趣。現在不同了,他的心裡再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經歷了這短短幾天裡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他陡然長大了許多,也成熟了許多,似乎變了一個人。尤其在這個過程中,他從大橈老師、雷隆等人那裡,聽到了關於自己父母那麼多的故事,不但得到了父親遺留下的戰袍、戰甲和開天闢地斧,製造出了可以供鐘九棲身的木頭機關人,而且得到了父親使用過的至尊之劍,他記憶裡本來一片空白,現在卻被有關父母的一切填得滿滿的。這種感覺真是幸福無比。他的人生目標從來沒有這麼清晰而堅定:和鐘九等人一道,找到“天”所選定的那個人,組建一支隊伍,殺到昊天界去,打敗魔尊,救出帝尊,到時候再以自己之功,替父母贖罪,請求帝尊解開封印,將父母放出來,那時候,他們一家三口就可以團圓了。那幸福的一幕簡直做夢都不敢想。

一路行來,他們也並不盡是在空中淩虛而行。有時候,看到下面路途平坦,而兩旁的風光旖旎美麗,他們就落下車子來,在大道上緩慢而行。

只見這裡的風光和神農國、西陵國那邊倒沒有太大變化。所經過的道路平坦寬廣,兩旁的土地遼闊無垠,生長著各種各樣的生命,有天然自生的花草樹木,也有圍繞著居住的村落所形成的農田,田地裡長著綠油油的作物。

沿途之中,偶爾經過的人們,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這輛豪華而奇異的車子。至於荒涼無人、寂靜無聲的地方,也有許多的鳥類、小獸,被這疾馳而過的車子驚擾,紛紛逃開去,顯然將這當作了一隻巨型怪獸。

白天趕路,夜晚的時候,他們就會找繁華的村鎮,在最好的旅館休息。祖兒是闊綽的少宮主,帶了足夠的錢,而她對環境的舒適要求是那麼地高:每天住最好的房間,還要不住地抱怨,將夥計支使得團團轉。

而軒轅光和伶倫則無所謂,只要有地方住,有飯吃,他們就已經很開心了。

這天,車子照例又在一條寬闊的大道上行駛,軒轅光愜意地看著兩邊風景。在他的旁邊,伶倫卻似乎不像他那麼開心,生性開朗的她有些沉默。

“伶倫妹妹,你怎麼了?”

“我沒有怎麼樣呀。”

“那你在想什麼?”

“想什麼,我也不知道……大概覺得這車子跑得越快,離開咱們小廟底村也就越遠了吧。”

“怎麼,伶倫,你想家了?”

“嗯,我從來都沒有離開家這麼遠,也沒有離開過爺爺這麼久。以前,我在家裡的時候,都是我照顧爺爺,給爺爺做他最愛吃的飯,聽他講那些天上地下的奇幻故事。現在,我不在了,也不知道爺爺會不會記得按時做飯吃,有時候他一看起古書來就會整日忘記了吃飯。還有,我不在了,他那些故事嘮叨給誰聽呢?沒有人陪他說話,他會不會悶得慌?”

“你放心,大橈先生不是小孩子了,他懂得會照顧自己的。”軒轅光安慰她說道,“倒是你,自己要照顧好自己,我怎麼覺得你有些不開心?”

“不開心,沒有啊。”

“別騙人了,你和我從小一起長大,我知道你什麼都會,可是就不會騙人。”

伶倫沉默了。

“告訴我,是不是裡面那位欺負你了?”軒轅光壓低聲音,沖車廂裡努了努嘴。

車廂裡一點動靜沒有,也不知道祖兒是不是已經睡著了。

伶倫依舊沉默著,不過,似乎被軒轅光給說中了心事,眼眶一紅,落下淚來。

“她那個人,就是那樣,少宮主的做派,還有口頭上不饒人,其實她的內心和你一樣,純淨而善良,你只是不瞭解她,所以才會誤會了她。”軒轅光小聲道。

“誤會?不,我根本不是誤會她,而是不願意她和你在一起。”伶倫含淚分辯道。“軒轅哥哥,我只希望和你在一起,咱們仍然像從前那樣,只有你和我,你要做什麼我都依,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我不願意讓任何人插入到咱們中間來,破壞咱們的二人世界。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原來你是為這個不開心?”軒轅光恍然大悟,“好了,她又不是永遠跟著咱們。咱們是為了幫助鐘九大哥一起去找那個‘天’選定的人,對不對?等那個人找到了,咱們的任務也完成了。到時候,祖兒會回到她父親身邊去,咱們也會一起回小廟底村去,還是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只有大橈先生、你和我。你喜歡和我在一起,那就永遠在一起。”

“真的嗎?”

“那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那太好了。”伶倫臉上的憂鬱一掃而光,露出燦爛的笑容。但她還是有些擔心,說道:“我要你答應我,記住今天說過的話,可不許反悔!”

“我答應你,絕不反悔!”軒轅光一本正經地道。

“嘟嘟嘟,吹螺號。”忽然,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原來是祖兒,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從車廂裡出來,正在二人背後沖軒轅光做著鬼臉。

“你們兩個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你們要回什麼地方去,小廟底村,那就是你們來的地方嗎?你們以前就在那裡居住,對不對?一定很好玩吧,你們要回去,也要帶上我一起去,反正我是不會再回父親身邊去了。”

“為什麼?”伶倫有些不理解,“祖兒姐姐,你不會想家嗎?不會想你父母嗎?”

“想有什麼用,爹總是那麼忙,沒有工夫照顧我,而在她身邊,還有一個陰險狠毒的女人,我呀,如果不離開她遠遠的,早晚遭了她毒手。”

“祖兒姐姐,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伶倫因為不知道祖兒和金天氏之間的這一段過節,因此聽得一頭霧水,而祖兒也懶得跟她解釋。

“不說了,不說了,以後我也不想再提起這件事情。總之,我出來了,就不會再回去。我呀,是跟定了你們,你們到什麼地方,我就跟到什麼地方。”

“行,我的少宮主,反正我是窮光蛋一個,你愛跟到哪裡就跟到哪裡吧。”

軒轅光倒是毫不在意,可是伶倫聽了祖兒的話,在她的感覺就是祖兒聽說了二人什麼“二人世界”之類的談話,故意說這番話來和自己作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