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5章 昆侖之巔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4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五章

昆侖之巔

這時候,車子漸行漸快,所經過的道路不再一馬平川,而是崎嶇不平。路邊大片的土地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連綿起伏的小丘陵。

再行一陣,車子已經進入了山中。群山連綿,而就在一座座峭峰林立的萬山叢中,忽然前面拔地而起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宛如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腳下踏著千峰萬壑,頭頂沒入縹緲朦朧的雲霧中。

“喂,你們看,好大的一座山!”祖兒驚呼一聲,伶倫和軒轅光也都驚詫不已。

“怎麼會有這麼高大的一座山,我們是不是到了天邊了?”伶倫問道。

“不,這兒應該不是天邊,而是天中。我們到了天地的正中間了。”軒轅光不愧是大橈的學生,聽大橈講了那麼多奇談怪論的東西不說,更難得他有一副過耳不忘的本領,將那些知識都牢牢地裝在了自己腦子裡。

“大橈先生曾經說過,在朝雲之國之西,有一座東昆侖之山,廣一萬里,高一千里。是東皇太乙真人所鎮守的一座神山。下接于地,上應於天。地號齊州,齊,就是‘中’,就是我們身體的肚臍眼的部位。因此這片地方又有一個名稱,叫做中土。這座山有一個名字,叫做中山。地有地穴,在這座山的下面,就是大地最深之穴,亦是地氣最為濃重的地方。地氣所聚,魂魄所居。我們人在死了以後,變成了鬼,魂魄就會被招引來到這裡,被鎖入到地穴深處。因此又叫做‘鬼界’。”

“啊?原來真的有‘鬼界’,人死了真的是有魂魄的?”伶倫驚呼一聲。

“不錯,我們人本來就是天所凝魂,地所成形。肉身既滅,魂魄自然化作原來面目,在這裡被鎖,我們那些故去的親人們,都在這‘鬼界’等著接受進一步的安排呢!有的生前樂善好施,助人為樂,做了很多善良的事情,那麼,就會被安排接引,通過‘天柱’而到昊天界上去;如果生前坑蒙拐騙,做盡壞事,那麼魂魄就會被投入煉獄中,日夜炙烤。”

“瞧你說的有鼻子有眼,好像真的一樣,你又沒有親眼所見?”祖兒反駁他道。

“是,我的確沒有親見,而且我以前也一直以為,大橈老師只是在講故事,嚇唬人,可是,最近我卻發現,他所講的很多事情都變成了現實。他所講的昊天界的故事,都是真的;他講有這麼一座東昆侖山,我們就真的來到了跟前。很多事情,不論你是否親眼所見,它就在那裡。”

“那你說說,這座山下面是地穴,是‘鬼界’,上面又是什麼?”祖兒不服氣地道。

“地有地穴,天有天門。”軒轅光侃侃而談。“天門共分為五:東南面的叫東太陽門,東北面的叫東太陰門,西南面的叫西太陽門,西北面的叫西太陰門,中間還有一扇門,叫做中天門。從這座中天門上去,就可以直接到達昊天界的昊天宮。不過,那些積有功德的魂魄,從下面經過‘天柱’到達上面,並不能直接通過中天門,尚需要一個擺渡使者。”

“擺渡使者?”祖兒好奇地問。“那是什麼?”

“擺渡使者,一共有二人,一個是男子,叫做戴勝,人面虎身,有九尾。他負責對通過‘天柱’的魂魄進行鑒定,如果發現有什麼人膽敢冒充,或者弄虛作假,就會現出虎身,一口將魂魄生吞入肚腹之中為食。這叫做‘虎使者’。經過‘虎使者’鑒定無誤之後,就會交給另外一個使者。那個使者是一個女子,美麗無比,然而性情也暴躁無比。她叫‘鳳使者’,是一隻大鳥,名字叫做‘羽姬’,全身散發著金色的烈焰,翅膀張開,一飛就是一萬九千里,直上中天門。不過,這個過程中,如果被她馱載著的魂魄有什麼不善之念,就會引發烈焰,焚燒而死。”

“嘟嘟嘟,吹螺號。”祖兒又做出嘲笑他的樣子,“瞧你越說越像真事了。”

“真與不真,我也不知道,反正大橈先生就是這麼告訴我的。”軒轅光道。

“要是咱們能夠到上面去看一看就好了,就算那上面沒有什麼虎使者和鳳使者,上面的風光也一定很美麗。就是不知道怎麼能上得去那麼高。”伶倫道。

“那有何難?”祖兒似乎故意要逞能,親自去駕車,沖禦馬一聲大喝:“馬兒,咱們到上面去!”

“噅兒噅——”只聽得馬兒一聲長嘶,肋下生出翅膀,陡然往上飛去。

車子越飛越高,很快就進入了飄渺的雲霧中。雲中視線模糊,不過還是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根粗壯碩大的、矗立貫穿天地中間的“天柱”。天柱似乎永遠延伸向上,直挺挺地立著,沒有盡頭。禦馬扇動翅膀,帶著車子就這麼一直往上升去。軒轅光和伶倫覺得自己的靈魂都快出竅了。

終於,車子鑽出了雲霧,居於了雲霧之上。天空重又晴朗光亮一片。這時候,腳下是滾滾雲霧,眼前卻出現了一個花圃。花圃一望無際,裡面長滿各種各樣的鮮花,色彩豔麗,香氣飄溢。車子在花園中穿行,猶如在一個美麗的夢境中一樣。最後,來到花圃的中央,只見一座宮殿拔地而起,宮殿都是用精美的寶石堆砌而成,在陽光的照耀下光華閃閃。宮殿並不算大,四面景色奇異,正前面對著花圃,就是軒轅光他們的車子駛來的這個方向。前面路已阻斷,一字排開九口水井,每一口井都水面與井口齊平,卻不溢出,在陽光下水面閃爍著光澤。左面是一片林木,樹葉茂密,每一棵樹木上都結滿紅色的果實,令人垂涎欲滴。右面是一個池塘,池塘的水卻是黑色的,咕嘟咕嘟地冒著氣泡。背後倚靠著一塊巨大的岩石,那岩石似乎一塊天然生成的美玉,被打磨光滑,成為了一面鏡子。宮殿本身就五彩繽紛,光芒閃爍,變化不定,如今又在鏡子裡映出來倒影,更加讓人覺得虛幻不實,疑惑不定。

軒轅光等人的車子已經無法再前進,於是三個人都從車子上來,站在宮殿之前。

“喂,小光,我一直說你吹螺號,你還不服,對不對?”祖兒道,“你既然號稱天上地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那麼我來問你,這座花園叫什麼名字?這座宮殿又叫什麼名字?”

“這個……我也不知道。”軒轅光撓了撓頭,“大橈先生從來沒有給我講過,在雲端之上有這麼一個花園,還有宮殿。祖兒,這很像你的雲中小築呢!”

“別給我岔開話題,你所說的虎使者和鳳使者呢?怎麼一個人都看不到?”

“哈哈。”正在此時,忽然聽得一陣爽朗的笑聲,一個人從宮殿之中大步出來。“怎麼,我這個地方已經很久沒有客人來了,難得今天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而且還一下子叫出了我的名字,哈哈,真是難得。”

這個人看上去年紀並不大,也就是四十歲左右,一張臉孔圓圓的,上面掛滿燦爛的笑容。面白無須,又禿著一個亮亮的腦殼,顯得甚是滑稽可親。他的個頭並不高,然而身材健碩,一雙腿尤其短而粗壯。

他一邊笑著,一邊走過來,笑容可掬地打量了一下三人。“嗯,來頭都不小啊!這位小兄弟,你身後背著的是什麼劍?是至尊之劍嗎?那把劍可是很久沒有出現過了,當年著實大名鼎鼎啊!還有那個小姑娘,你腰裡掛著的是什麼?是雷音天鼓嗎?看樣子有點像,可是那雷音天鼓不應該這麼小啊?還有那個小姑娘,你的體內有兩股截然相反的氣韻流動,居然能夠和諧交融而不衝突碰撞,那是為什麼?你是怎麼做到的?”

他只這麼一搭眼,就將三個人身上最厲害的地方給看破了。如果說軒轅光的至尊之劍,祖兒的雷音小鼓,都是有形之物,那麼伶倫體內的潛藏之氣,都被他看了出來,的確高明無比。而且連伶倫自己也第一次知道,原來她經常發“病”,害她痛得死去活來的,居然是這個原因!

“請問,您就是虎使者戴勝先生嗎?”軒轅光上前問道。

“小兄弟,不簡單啊,能夠一下子叫出老夫的名字來。我倒有些好奇了,你還知道些什麼,不妨都說出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領?”

“我哪裡知道什麼,不過是聽我的老師大橈先生給我講了些皮毛知識而已。”軒轅光謙虛地道,“事實上,連我的老師都不知道,在這‘天柱’盡頭,雲端之上,會有這麼一個花園。這裡的一切,我聽都沒有聽說過,更談不上認識了。戴先生,還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這裡情況吧。”

“哈哈,小兄弟,看不出來,你倒是很誠實的嘛。”戴勝點了點頭。“行,能夠有資格佩戴至尊之劍的,都不是等閒之輩。看到你,不知道怎麼,我忽然就覺得和你很親近,讓我想到了一位故人。你和他真的很像。”

“哦,是嗎?”

“我那位故人,也就是這把至尊之劍的主人,曾經是一個聲名顯赫的人物。不過,人人都只知道他本領高強,我卻知道,他最厲害的地方不在於武藝過人,而在於誠實無欺,是個性情丈夫,耿直君子。我們兩個在一起,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喝酒。他每一次和我喝酒,都要比拼個三天三夜。我的酒量呢,每次都比他差那麼一點點,但是我在支撐不住的時候,會使用點小手段作弊,他卻從不使詐,每次都酩酊大醉,認賭服輸。”

“他哪裡是誠實,分明是缺心眼!”祖兒在一邊輕蔑地道。

“哈哈,不懂得他的人,自然會這麼想。可是偏偏我是懂得他的,知道他若真要和我拼起酒量來,無論我怎麼作弊,十個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可是他卻從不顯山露水,知道我這個人沒有什麼愛好,除了喜歡喝酒,再就是喜歡貪點小便宜,所以每次都讓著我,滿足我的這點愛好。”

“那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伶倫聽了也覺得奇怪,忍不住問道。

“寂寞。”戴勝說道,“他和我一樣,都是被自己的職責所羈絆,不能自由自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他有一身的本領,我呢,在這裡擺渡接引,永無休止。其實我貪再多的便宜有什麼用?只能用來一飽眼福罷了。我不能離開這個地方一步,所以我那位朋友是懂得我的,他來找我的目的主要還是為了看我,我們在喝酒和賭賽中找到各自的快樂。”

“我明白了。”軒轅光本來聽他說至尊之劍的主人,還以為是昊天帝尊,但是聽他這麼一形容那個人,頓時一道閃電劃過腦海之中。“戴先生,你說的那位朋友,是不是有個外號,叫作‘水中稱能,陸地飛熊’?”

“不錯!”戴勝眼睛一亮,“小兄弟,你能夠繼承他的至尊之劍,是他什麼人?”

“實不相瞞,我是他的兒子,姓軒轅,單名一個光。”

“哈哈,怪不得你和他長得那麼像,原來是故人之子來到了,快請裡面坐。”

戴勝果然如其所言,至情至性。一聽說軒轅光是至交好友黃能的兒子,頓時歡喜不禁,親熱得不行,拉起軒轅光的手就往宮殿裡面走去。祖兒和伶倫沒想到,事情會突然變成這樣,只好在後面跟著走進來。

這座宮殿比起雷澤宮來,規模是小了一些,然而華麗堂皇有過之而無不及。戴勝將他們迎進來,在一間寬敞明亮的廳堂上,分了賓主坐定。

“小兄弟,”雖然和軒轅光的父親是故交,但是戴勝和軒轅光一見投緣,仍然是兄弟相稱。“你剛才不是問,這個地方叫什麼名字嗎?讓我來告訴你,這個地方,叫作‘懸圃’。你們已經看到宮殿前面那九口水井了吧?那叫‘幽泉’,一直通到下面的‘鬼界’。那些從下面上來,通過‘天柱’而抵達‘懸圃’的魂魄,就是從這九口井泉中出來。其中三口為青色,三口為黑色,三口為白色。青色泉水出來的魂魄,可以重回人世。白色泉水出來的魂魄,可以直達天界。黑色泉水出來的魂魄,則化而為獸,或者流放山野之地,或者潛藏江河湖海,任其生滅。”

“啊?幸虧我們剛才沒有一時口渴,喝了那幽泉之水,否則可慘了!”軒轅光一吐舌頭。

“如果有誰喝了幽泉之水,那麼,就會落得和那些魂魄相通的命運。”

“好險!”

“至於左邊那片林木,那叫做棠林,那樹木上產的果子叫沙棠果,吃了可以讓人遇水不溺。右面那一池黑水,叫弱水,恰恰相反,不管什麼東西落在那上面,都會沉下去。後面那一面玉鏡最為有趣,叫‘太鏡’。乃是天地初開的時候,天然生成的一塊奇石,後來被無始老祖打磨而成,放在了這裡。那面鏡子有一種神奇之處,不管你是什麼來歷,經歷了幾千幾萬年的修行變化,只要用這面鏡子一照,就可以看出你的‘始身’。正所謂‘無晦無明,未有陰陽。陰陽未定,未有以名’。每個人未生之前的面目,一片混沌,可是這‘太鏡’卻連你本來面目都能照出來!”

“啊?這麼厲害?”

“是啊,否則那麼多魂魄糾纏不休,這裡一天到晚還能有清靜時候嗎?”

“戴先生,我想請問一下,”伶倫怯怯地問,“這面‘太鏡’除了能照出我們每個人的‘始身’,還能照出其他嗎?比如我們故去的親人,現在哪裡?”

“哈哈,那是當然。”戴勝回答道,“何者為太?一者為始,二者為大。天地萬物,只要是有生命的,無不在這面鏡子裡留有自己的面目。”

“那……我可以借用這面太鏡照一下嗎?”伶倫的聲音變得更小。“我雖然比軒轅哥哥幸運,一直到三歲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三歲生日那一年,我爹和我娘突然雙雙拋棄了我,離家出走。從那以後,再沒有了他們任何的音訊。幸而是大橈先生收養了我,認我做了她的孫女。我和大橈爺爺相依為命,可是我在心裡,一刻也沒有忘記過自己的雙親。我一直想要去尋找他們,可天下之大,又不知道去哪裡尋找,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出了什麼事情,是生是死。所以,如果太鏡真的這麼神奇,我想看一看,能否得知我雙親的下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