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7章 鬼市奇聞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7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七章

鬼市奇聞

“哼!”那軍官本來要發作的,可是一看這麼一個俊美和氣的小姑娘,又是沖自己行禮,又是給自己賠話,眾目睽睽之下,也不能以大欺小,因此,從鼻子裡哼了一聲:“還是你這個小女娃子懂得禮數,算了,你們遠來是客,我和不和你們計較。不過,你們進城後,最好乖乖找個地方休息,天一亮就離開,回到你們來的地方去。你們那個朋友‘蚩尤’的名字,提也不要再提;他的家在什麼地方,更是不要再問一句。”

“啊?為什麼?”軒轅光還要問,卻被伶倫拉住了。“行,這位軍爺,多謝您好言相勸,我們聽您的就是。暫且休息一晚,明天一早離開。”

“我也是為你們好,話只能說到這裡了,你們愛聽不聽,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軍官揮了揮手,讓那兩個軍士讓開在一邊,“行了,進去吧!”

“多謝!”

伶倫拉著祖兒上了車,軒轅光一頭霧水,不過也只好先上了車,快馬進城。

進得城來,街道上人來人往,人人都在忙著談論生意,交易貨品,各種衣著的人操著各種口音,根本看不出來這裡有什麼緊張的氣息,一切都沒有什麼不對。可是剛才那個軍官一聽到“蚩尤”二字卻那麼反應異常,這就不能不令軒轅光他們感到疑惑。於是,三人決定先找個客店住下,一邊吃點東西,一邊商量一下,究竟下一步應該如何行事。

在一家氣派盛大、院落寬綽的客店裡,他們要了房間,將車子安頓了,行李都拿到客房裡,然後,稍微洗漱一下,換了衣服,就來到外面。

這時候,天色漸漸暗下來,正常的市場已經關閉,而此時,“鬼市”卻剛剛開市。在燈光並不明亮的街道兩側,一個個人影行蹤詭異,有的在地上擺開一個小攤,有的則乾脆將某種奇異之物揣在懷裡,有人過來,他就迅速地露一下,如果有貌似官家的便衣人員過來,又迅速走開。總之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在這個市場上尋求交易著自己的夢想。

不過,對軒轅光他們來說,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填飽肚子。他們本來要尋找一家像樣的飯館,大吃一頓,但卻被路邊一家攤位吸引了他們注意。

這是一個沿街的攤位,一對母女倆在路邊支起來一個木頭架子,架子上一字擺開一串串的鮮魚,母親忙著擺弄炭火,調整一串串魚的位置,均勻燒烤,避免烤焦,誘人的香氣隨風四溢。小女孩則在兜攬生意:

“快來吃啊,新鮮好吃的烤魚,味道鮮美,物美價廉,只此一家,快來吃啊!”

這清脆而稚氣的叫喊聲,在入夜後的街道上非常引人注意,而且那隨風飄散的烤魚香氣,簡直要令人饞蟲大動。軒轅光第一個忍受不住了。

“有好吃的耶,這烤魚的水準,絕對不在我之下,我用鼻子一聞就知道。”

他自己就是烤魚好手,因此僅僅憑鑽入鼻中的香氣就知道這一家烤魚與眾不同。因此,他第一個跑了上去,連價錢都顧不得問:“快,給我兩條嘗嘗!”

那小女孩從架子上取下來兩條烤得色澤和香味恰到好處的魚給他,軒轅光顧不得燙嘴,一邊吹著氣,一邊將魚連皮帶肉狼吞虎嚥了下去。

“哇,這烤魚的味道不一般,我軒轅光總自吹烤魚、吃魚雙絕,以後烤魚這一絕就不能再提了,不過若論吃魚的水準,我還真不服誰呢!”

“喂,軒轅哥哥,你一有吃的就來勁,真的有這麼好吃嗎?”伶倫走了過來。

“那是自然,喂,伶倫,祖兒,你們都來吃吧!我請客,保證你們吃個夠。”

“小氣鬼,請我們吃魚就叫請客?”祖兒也過來了,一撇嘴,“臭魚爛蝦,誰稀罕吃這些東西?再說就是請客,也不能讓我們兩個女孩子家在路邊這麼大吃大嚼吧,喂,小光,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怎麼討女孩子家喜歡啊?”

“討女孩子家喜歡,那是這世界上最費心思和閒工夫的,我可不是沒事情做的。”軒轅光卻不理會她,“你們愛吃就一起來吃,不吃自己去找吃的。”

“哼!”祖兒見他如此不把自己當一回事,也生氣了。“伶倫,我們走,自己去找吃的!”

“祖兒姐姐,我沒有你那麼多講究,在這裡吃烤魚就很好。你要是想吃別的東西,一個人到前面去吃吧。我和軒轅哥哥吃完了烤魚就去找你。”

伶倫卻沒有回應祖兒,她也沒有那麼多心思,只覺得軒轅光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呀……一點自己的主心骨都沒有!”祖兒不耐煩地一個人往前走了。

這邊,軒轅光大快朵頤,一會兒工夫就吃了十多條魚;伶倫呢,本來就不怎麼吃葷腥東西,勉強吃了幾口就不吃了,和小女孩聊起天來。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彩雲。”

“你每天晚上都在這裡和媽媽賣烤魚嗎?”

“是啊!”

“生意怎麼樣?”

“生意很好呀,來照顧我們生意的人很多。不過也有像剛才那位姐姐那樣,看不上我們這小本生意的。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這烤魚有多好吃。我媽媽的烤魚,可是我們朝雲國中的獨一份呢!魚是最新鮮的,那是不用說了;我媽媽還自己精心研製出了一種醬,抹在魚上面,味道十足。以前,這烤魚是爸爸最愛吃的,每次出海回來,一上岸第一件事情,就是嚷著要吃媽媽做的烤魚。每次都吃很多,似乎總也吃不夠。”

“小妹妹,那不是你爸爸多麼愛吃魚,而是因為他愛極了你媽媽。”伶倫道。

“我當然知道,爸爸愛媽媽,也愛我,我們一家人本來生活得不知道多幸福。”

“本來?後來出了什麼事嗎?”

“就在三個月前,爸爸又和一群人出海了,說是要去捉大魚。可是一去就沒有再回來。和他一起去的人都回來了,只有我爸爸不知道下落。有人說他晚上釣到了大魚,被大魚拖到水裡去了;也有人說他是遇到了風浪,被大浪給捲入了海中。總之,爸爸沒有再回來,我和媽媽天天到海岸上去,等了整整一個月都沒有他的音訊。後來,媽媽就開始瘋了一樣地做烤魚,白天黑夜地做,因為我們需要用一筆錢,去做一件事情。”

“哦,什麼事情?”

“我們要請夢娘幫助我們施法,找到我爸爸的下落。這需要很大一筆錢。”

“夢娘是什麼人?”

“就是東昆侖山太乙真人的大弟子。她和普通人不一樣,有著能夠通過做夢來獲取資訊的本事。不管什麼事情,她都能預先通過夢境知道具體情形。總之不管天上地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那一定需要很多錢吧?”

“是啊,所以我們才這麼辛苦。不過,也許用不了那麼多錢。因為前些天,有一位蚩尤大哥,也是在這裡吃烤魚,聽說了我們的事情,他很願意幫助我們。他說,他母親就是那位夢娘,他只要去求母親,母親就會免費幫助我們。可惜她母親病了,他正要親自到東昆侖山上

去向太乙真人求藥。等他求藥回來,治好了他的母親,他可以讓他母親幫助我們。我真的好希望他早點到太乙真人那裡,求來藥治好他母親,那樣我們就不用這麼辛苦湊這筆錢了。”

“什麼?”軒轅光聽到從小姑娘口中說出這個名字,連忙抹了一把嘴。“小妹妹,你提到的那個叫蚩尤的,是不是年齡比我們大不多少,卻個頭高大,渾身都是力氣?對了,他的臉是黑色的,全身也都是黑色的!”

“就是他。”彩雲點了點頭,“怎麼,你們也認識他?”

“不但認識,他還是和我磕頭結拜的兄弟呢。東昆侖他已經去過了,可是太乙真人不肯幫助他治他母親的病,他又去西昆侖找不老泉水了。”

“那……他什麼時候能從西昆侖回來?”

“這個可難說了……我們來這裡,也是為了等他的。”軒轅光問道,“喂,小妹妹,蚩尤大哥走的時候,有沒有告訴你,他的家在什麼地方?”

“沒有。”彩雲回答道,“不過,他母親是夢娘,他們家應該住在宮殿的西門外那一片叫祭坊的地方。那裡是宮禁之地,尋常人根本難以接近。”

“我知道了,謝謝你,小妹妹。”軒轅光總算打探得一點消息。“你不要著急,你爸爸的事情,包在我和蚩尤大哥身上。你和媽媽掙點錢不容易,可不要胡亂給人家騙了去。等著我的消息啊,我會再來找你的。”

“你們和那位蚩尤大哥,都是好人。對了,我還沒有問你們的名字呢?”

“我叫軒轅光,她叫伶倫。小妹妹,我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

軒轅光和伶倫在這裡已經耽擱很久,怕前面祖兒等得著急,於是讓伶倫多給了一倍的吃烤魚錢,然後二人匆忙離開這裡,往前去追祖兒了。

在前面一家燈火輝煌的酒家裡,祖兒果然大擺少宮主的架子,將整整一層店面都包了下來,一個人點了一大桌子好吃的,七八個人在邊上走馬燈一樣伺候她。而祖兒不但大馬金刀,還讓酒家老闆親自陪她說話。

這老闆顯然看出來祖兒不是個普通客人,為了討好她,將自己所知道的趣聞軼事,一股腦兒全部倒了出來,其中大部分都是關於宮廷秘聞。

正是從這個老闆口中,祖兒聽到了關於蚩尤部分的,她卻不動聲色。

吃完之後,祖兒扔下飯錢和豐厚的賞賜,大搖大擺出了酒家。剛來到外面,軒轅光和伶倫也找了過來,祖兒也不多說,示意二人立即返回。

等回到落腳客店,在祖兒房間,關上門之後,祖兒才小聲告訴他們:“喂,那蚩尤的消息,我可是全部打聽到了,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啊!”

“有什麼了不起,我們也打聽到了。”軒轅光還以為她故弄玄虛呢。

“那你們說說,打聽到了什麼?”祖兒問。

“那蚩尤的母親叫夢娘,是太乙真人的大弟子,他們的家住在祭坊,就在宮殿的西門外面。不過那一片地方是禁區,咱們得想個辦法進去。”

“就這麼多嗎?”祖兒冷笑一聲,“我還以為你們打聽到什麼有用的消息呢?那麼我問你們,蚩尤的母親得的什麼病?為什麼剛才看門的軍爺,一聽咱們是蚩尤的朋友,一臉的緊張,又警告咱們不得再提到他,更不能到處打聽他家住在什麼地方,這裡面究竟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這……”軒轅光和伶倫面面相覷,他們還真回答不了祖兒的這一系列問題。

“怎麼樣?回答不上來了吧?”祖兒得意洋洋,“讓我來告訴你們吧。我可是從酒館老闆那裡聽來的,那蚩尤的母親的確不簡單,她能夠成為太乙真人的頭號弟子不是沒有道理的。她可以斷生死,通陰陽,能夠通過人的夢境,占夢之吉凶,預測未來之禍福,百試百爽,因此叫做‘夢娘’。不過這位夢娘,可不太讓她師父太乙真人放心,因為她在太乙真人那裡學習的時候,和她的師弟,也就是太乙真人的二弟子吉陽產生了感情,二人偷偷相戀,夢娘還有了身孕。而太乙真人門規極嚴,清修之地,絕對不准發生這種事情。後來太乙真人發現真相,大怒,將二人驅逐下山。下山後,二人找了個地方,偷偷將孩子生了下來,你們知道那個孩子是誰嗎?就是蚩尤。”

“啊?”軒轅光聽了頗為吃驚,“沒想到蚩尤大哥和我的身世這麼像!”

“蚩尤的出生,本來是這對夫婦愛情結晶,卻意外惹來一場大禍。原來,那吉陽不但是太乙真人的二弟子,竟然還是朝雲國君縉雲氏的小兒子。那縉雲氏一共有十個兒子,其他九個,都早已成家,娶了妃子,可是說來奇怪,每個人都只生女兒,不生男孩。縉雲氏擔心王室無後,落入外姓之手,因此下了一道旨意:誰能先為王室生一位男性繼承人,誰就可以立為太子,將來繼承君位。這樣一來,那九人尚未有男丁,這位吉陽王子卻先有了男性繼承人,怎麼不招來其他九人嫉恨?不過,因為他和夢娘是私通,不是明媒正娶,所以縉雲氏並沒有馬上兌現諾言,立吉陽為太子,而吉陽其實也並無意角逐太子之位。”

“可是其他人不這麼想,一直在想法設法加害吉陽。但是這時候,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吉陽突然得了疾病,不治而亡。臨終告訴夢娘,將來無論如何,不可令蚩尤參與王室爭位。夢娘含淚答應,埋葬了吉陽王子後,一個人靠著自己的占夢之術,替人家占卜吉凶,預言禍福。她本領那麼高,所做的事情不知道幫了多少人,而她只收很少的一點錢,經常都是免費的幫助大夥兒,大夥兒也敬重她,樂意幫助她撫養孩子。因此蚩尤是吃百家飯、穿百家衣長大的,以至於時間一長,他和普通的孩子沒有什麼兩樣,大夥兒都忘記了他是縉雲氏的正統血脈了。”

“如果蚩尤大哥就這麼做個普通的孩子,也沒有什麼不好呀。”軒轅光道。

“可是他的命運早已註定,轉眼十年過去,縉雲氏忽然身患重病,無藥可醫。縉雲氏病危,從宮中傳出消息,他似乎很想將王位傳給蚩尤。可是這樣一來,其他九位王子豈能善罷甘休,於是便明裡暗裡準備動手,將蚩尤殺死。一連幾次佈設了陷阱,幸而夢娘有占卜神通,逃過暗算。夢娘覺得再呆下去凶多吉少,就準備帶著兒子逃離朝雲國。” “但就在此時,縉雲氏去世了,臨終也沒有來得及指定繼承人,大王子洪光以長子身份,被眾人推舉為新國君。可是外面很快有傳說,這位洪光是迫不及待,將老國君給毒死,硬奪了本來屬於侄子蚩尤的王位。洪光大怒,到處搜捕製造流言的人,一連殺了無數人,又故意做出姿態,將蚩尤和夢娘接到宮裡,名義上是加以保護,其實卻是暗中監禁了。而且,說來奇怪,自從進宮之後不久,夢娘就病了。她的病很古怪,沒有任何人能診斷出患了什麼病,總之一天天消瘦,神智一天比一天模糊,請了四方名醫會診也都是束手無策。最後,有人提到說,除非東昆侖山太乙真人肯賜藥,或者西昆侖常儀真人肯賜不老泉水,否則恐怕沒有什麼希望了。那蚩尤一聽有能夠救治母親的方法,就立即上路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