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8章 奇計問病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04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八章

奇計問病

聽祖兒將事情的前後經過一講,軒轅光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蚩尤大哥說,他最初去找東昆侖太乙真人,被太乙真人拒絕了。原來他媽媽夢娘曾經是太乙真人的得意弟子,早已被逐出師門,那真人還記恨著呢!”

“太乙真人再怎麼記恨,畢竟還是對蚩尤大哥手下留情;他如今去了西昆侖,那兒對他來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所在,還不知道會遇到多少困難呢?”伶倫本來對蚩尤並無好感,現在卻不由地開始為他擔心起來。

“不用怕,鐘九大哥不是已經去找他了嗎?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軒轅光道,“現在最要緊的,是咱們必須想方設法,見到蚩尤媽媽一面,弄清楚她的病是什麼情況,再告訴她關於蚩尤大哥的情形,她一定牽掛得很。”

“對。”祖兒和伶倫對此一致同意,可是二人也都並無辦法,“怎麼辦呢?”

“我的辦法,就是咱們先好好睡一覺,天亮了,自然就會有辦法了。”軒轅光道。

他的話倒也不完全是開玩笑。經過這一番折騰,現在已經是半夜時分。眾人又都趕了一天的路,的確累得很了。所以他的提議立刻得到了同意。

“好,那咱們就先休息,明天早上,再想辦法。”

接下來,伶倫和軒轅光告辭離開祖兒房間,各自回自己房中休息。

這一覺睡得香甜無比。軒轅光甚至夢都沒有做一個,一直睡到了大天亮。

天亮之後,院子裡人聲鼎沸,軒轅光被吵醒了。他起身洗漱完畢,剛走出門來,伶倫和祖兒已經在門口等著他了。“小光,想出來辦法沒有?”

“想什麼呀?肚子餓得咕咕叫,不先解決了這個眼前問題,什麼都想不了。”

“哼,小光,別又想騙吃騙喝的。”祖兒將臉一板,“一會兒吃了東西,拿不出什麼可行的辦法來,看我不把你押在人家那裡,賠人家飯錢!”

“那也得先填飽肚子再說!”

於是,祖兒叫來店家夥計,吩咐往軒轅光的房間裡送來豐盛可口的早餐。雖然口頭上對軒轅光凶,其實她還是很體恤他的,一口氣要了許多。她和伶倫都是女孩子,早晨起來吃的東西並不多,只吃了幾口,剩下的一股腦兒都給了軒轅光,而軒轅光照例是風捲殘雲,一掃而光。

“怎麼樣,吃飽了沒?”祖兒問他。

“飽了,飽了。”軒轅光摸著自己滾圓的肚子,“老夥計,我可沒虧待你啊!”

“行了,那就快想怎麼進入祭坊的辦法吧?”

“要進入祭坊,必須要穿過宮殿,也就是說,第一關必須順利進入宮中。”

“那還用說?”

“有了!”軒轅光忽然一拍自己大腿。“我想到了,這個辦法說難不難,說不難也難。”

“到底是什麼辦法?快說!”祖兒催促道。

“別著急呀,聽我慢慢說,”軒轅光不慌不忙地道,“我想到的辦法,是從昨天晚上你講的故事得到啟發。你不是說,外面有傳言說這位洪光國君,他的位子是從侄子蚩尤手裡搶來的嗎?不管傳言真假,可以肯定一點,這位洪光國君最關心也是最希望聽到的,一定是蚩尤的消息。”

“這倒是。”

“那就簡單了,一會兒我們就直接進宮去,求見國君,就說有蚩尤的消息。你們兩個,扮作我的侍從。等我進宮之後,想方設法拖延時間,你們兩個趁著沒有人注意,從宮中穿過去,出西門後進入祭坊,找到蚩尤大哥的媽媽,查探她的病情,將蚩尤大哥的消息告訴她,然後回來。”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祖兒點頭稱讚,伶倫卻有些擔心:“軒轅哥哥,你一個人去面對那洪光君主,可要小心,別被他抓住了你話中破綻!”

“放心,祖兒不是說我最愛嘟嘟嘟吹螺號嗎?這本領我倒要好好施展一番。”

於是,三個人裝扮一番,軒轅光打扮成為一位貴族公子,祖兒和伶倫則扮作兩位侍從,跟在他的身後,三人離開客店,大搖大擺來到宮殿門口。

和熱熱鬧鬧的街市不同,宮殿周圍劃出了一大片禁區,一支由身材高大的人馬組成的禁軍隊伍分為兩隊,不停地來回交叉巡邏,戒備森嚴。

當軒轅光一行三人剛一接近,立即一支禁軍小分隊就過來阻止他們:“站住!”

“我們是神農國來的客人,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們君主,請通報一聲!”

“哼!”那個禁軍小隊長輕蔑地道,“隨便什麼人就可以見到我們君主嗎?”

“我說過了是重要消息,是關於蚩尤的,如果耽誤了你可擔當不起!”軒轅光強硬地道。

“啊?蚩尤?”那小隊長一聽,頓時緊張起來,“來人,把這幾個人看住!”

眾禁軍上來將軒轅光他們看住,小隊長親自去裡面通報了。時間不長奔跑而出:

“不得無禮,君主有請!”

他這麼前倨而後恭,早在軒轅光意料中,因此,軒轅光帶著祖兒和伶倫跟在他後面,不慌不忙地走進大門。

這座宮殿比想像的還要大,從外面進來,又過了三重大門,才來到大殿。

“君主就在上面等你,不過,只能見你一個人。”

“那就讓我的兩個侍從在這裡等著,喂,你們兩個聽仔細了,可不要亂跑!”軒轅光故意訓斥祖兒和伶倫,“如果我知道你們兩個偷偷跑去喝酒,可饒不了你們!我一會兒彙報完情況,少不得會有一大筆賞賜,到時候,再任由你們去買酒喝,記住了嗎?千萬別壞了我大事!”

“記住了!”

軒轅光大搖大擺地走上臺階,向大殿走去,這邊,伶倫早已掏出一些錢,塞入那小隊長的口袋裡。“喂,這位大哥,我們兄弟是真饞酒饞得不行了,反正這裡無人,你趕快幫我們弄一罎子來,剩下的就當你和兄弟們辛苦錢!”

“這……怎麼使得?”小隊長一下見到這麼多錢,有些意外,但還是流露出貪婪之色。“你們的主子不是剛吩咐過了,讓你們千萬不能喝酒。”

“我們那個主子,脾氣大得很,說話卻總不算數。所以,他的話不能聽。”伶倫催促道,“這位大哥,只要你先給我們弄來酒,我們還有厚謝。”

“好說,好說,不過這禁宮內可沒有酒喝,我現在又是當值,讓人看見不方便。這樣吧,我出去給你們偷偷弄一罎子回來,你們在這裡等著。還有,你們可別亂闖啊,小心被別人撞見,當做奸細給砍了頭。”

“知道了,快去吧。”

於是那小隊長兜裡揣著錢

,匆忙而去。他剛走,祖兒和伶倫就立即行動起來,二人迅速穿過宮殿,來到西門。西門並沒有人把守,那門雖然上了鎖,但是早已生銹。門下面破了一個大洞,二人正好從洞裡穿過。

出了西門,迎面就是一片黑漆莊嚴的建築,縱橫交錯,排列成整齊的“井”字形。每棟建築從外形上看都一般無二。要從這裡面找出來一戶人家,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過,祖兒和伶倫到了這時,已無退路,只能分頭行事,一人往左,一人往右,一家家敲門詢問過去。

好在伶倫運氣不錯,很快在敲開一戶人家的門後,見到了蚩尤的母親。

“請問,這裡是蚩尤的家嗎?”

“誰呀?”一個女人正背對著門口躺在炕上,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只探出一個頭來,虛弱地問了一聲。

“哦,我是蚩尤的一個朋友,受他委託,特地來這裡給他媽媽捎一個口信。”

“蚩尤就是我兒子,他有消息了?你們在什麼地方認識的,怎麼做的朋友?”

那女人聽到兒子消息,激動地從被窩裡爬起來,卻因為用力過猛,“咳”“咳”地咳嗽起來。

“大娘,您不要動,我來扶您。”伶倫連忙上去幫忙,扶著她半坐了起來。

那女人正是蚩尤的母親夢娘。她將一個枕頭墊在後背,倚在牆壁上,又咳嗽了幾聲,這才平息下來。“小姑娘……我兒委託你帶什麼口信來了?”

“也沒什麼,就說他很好,他現在去西昆侖找不老泉水了,找到了很快回來。”

“什麼?他要去西昆侖?那裡可不是隨便可以去的地方呀,尤其那裡修行的女子眾多,還有那不老之泉,負責守護的部落全都是女子,禁忌尤其多,如果一不小心觸犯了他們的禁忌,會被她們折磨得非常慘……”

她這麼一情緒激動,又猛烈地咳嗽起來。伶倫連忙給她輕輕捶背,又安慰她:“好了,大娘,您不要激動,也不用擔心,因為我們有一位朋友,一位叫鐘九的大哥,已經去幫助蚩尤大哥了。鐘九大哥是昊天界下來的大神,只要有他在,蚩尤大哥一定不會有什麼危險,他們一定會順利取得不老泉水,然後回到這裡來,到時候您喝了泉水,什麼病都好了。”

“唉!”那夢娘卻歎了一口氣,“實不相瞞,姑娘,我這病自己是知道的。那不老泉水,對一般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寶物了。可是對我來說,還是不能根治我的病情。我這病哪裡是什麼病,說到底就是命啊!”

“大娘,您到底得的什麼病?”伶倫問道,“您和吉陽伯伯的故事,我們都聽說了。不就是有人要加害你們嗎?這簡單啊,等蚩尤大哥回來,我們一道幫助你們離開這裡,天下之大,哪裡還沒有你們安身的地方?到時候,我們再遍尋靈丹妙藥,天上地下,總能找到治您病的方子。”

“謝謝你,小姑娘,一看你就是心地善良,我兒能有你這樣的朋友,是他的造化。”夢娘的眼睛裡流下淚來。“我說我的病不是病,而是命,你不明白。其實,如果單以洪光的本領,就是暗中做手腳,又怎麼能傷害得了我?實在是他有一位老師,叫扶桑公,住在這茫茫大海中一座扶桑島上。那島上寸草不生,卻單獨生長著一棵桑樹,樹高千丈,遮天蔽日。這桑樹是開天闢地時候的靈根,扶桑公就是奉命守護桑樹的。他還有另外一位好朋友蒲盧公,本是茫茫大海中的一隻蟾蜍,後來修煉成形,曾經參與混沌魔尊和昊天帝尊之戰,敗後被擒,在天河囚禁,不知道怎麼又被放了回來,與扶桑公終日對弈,不再離開扶桑島一步。這蒲盧公有一手絕技,叫做‘太陽神針’,用太陽的光芒煉成,無形無影,令人無從閃躲。那位扶桑公就是受了弟子洪光的唆使,請求蒲盧公,每日裡用太陽神針遙遙刺我的身體,無休無止地折磨我。所以,除非能夠阻止這位蒲盧大神,否則我的痛苦就減輕不了!”

“天哪!”伶倫聽了,簡直無法相信。“爺爺說的已經夠玄幻的了,可是今天聽您這麼一說,這世界上還有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哼,怎麼做,咱們去扶桑島上,將那位大神教訓一頓,奪了他的太陽神針,以後如果他和扶桑公再蓄意作惡,咱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說話的正是祖兒,她也已經找到了這裡,正好聽了夢娘的敘說,於是講出這一番話來。雖然有些莽撞,但似乎除此之外,還真沒有好辦法。

“你也是我兒的好朋友嗎?看來你們都不是泛泛之輩啊,也罷,如果你們真有本領,去扶桑島上奪了太陽神針,教訓了蒲盧和扶桑公,那以後他們就不敢為惡了,這世界上就不會再有人被他們折磨和脅迫了。”

“事不宜遲,咱們這就去吧。”祖兒怕耽誤太久,那邊會露出馬腳,於是匆忙拉著伶倫離開。夢娘還想囑咐二人幾句,二人卻早跑遠了。

二人剛從西門進來,回到大殿前,那禁軍小隊長已經回來了,正在東張西望。

“喂,你們兩個跑到什麼地方去了?”小隊長將一罎子酒拿出來,討好地道,“為了這一罎子酒,我費了好大工夫呢,這可是最上等‘女兒紅’!”

“我們兩個剛才去找個地方方便了。”伶倫將酒接過來,又將一些錢塞入他手心。“這位大哥,辛苦你了,下次還要再麻煩你!”

“不麻煩,你們哥兒兩個喝著啊,我先去忙了。”小隊長樂顛顛地去了。

這時候,軒轅光也實在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從裡面告辭出來。那洪光君主果然被他唬住了,不但盛情款待,而且派人送出來一大堆賞賜之物。

“怎麼樣了?”軒轅光一邊指揮將這些東西搬到外面去,一邊小聲問二人。

“一切順利。”伶倫將酒罈子晃了晃,“這不,慶功酒都已經準備好了!”

“好,那咱們就回去喝個痛快,不醉不休,哈哈!”軒轅光故意裝得豪爽無比,一路往外走,一路隨意將君主賞賜之物分給軍士們,結果那些軍士對他們更是好感倍增,一個個巴結不已,三人在眾人簇擁中,步出宮殿大門,又一直被護送到客店門口,喧囂半天,方才散去。

第二天一早,為了不驚擾眾人,天尚未亮,軒轅光他們就悄悄動身,駕駛著禦馬飛車,離開了客店,來到街道上,到處都靜悄悄的,城門開門還要在一個時辰以後,所以人們在沉睡,偶爾有幾戶人家亮起了燈。

“馬兒,去大海!”

祖兒一聲令下,那禦馬不聲不響,肋下生出翅膀,將車子升到空中,然後,在朦朧的晨光裡,車子載著三個人迎著涼爽的風飛向東邊的大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