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29章 太陽神針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95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二十九章

太陽神針

等他們來到東海之濱,正好一輪朝陽從海面上噴薄而出,那種壯麗的景象真是他們生平所僅見。太陽那麼大,那麼潔淨而光亮,如同一個剛從大海裡誕生的新生兒一樣,雄健而蓬勃,充滿了年輕的生命活力。

被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耀的大海,海面平靜無波,放眼望去蔚藍無際,自成一個神奇的世界。沒有人知道在這浩瀚無垠的水面下究竟隱藏著什麼。一隻只體形不大卻鬥志昂揚、習慣了追風逐浪的海鷗,在彩雲、朝陽和蔚藍色的海水組成的詩意畫境中展翅翱翔,翩然來去;有調皮的魚兒在水中嬉戲夠了,一次次奮力躍出水面,以便看到遠處的風景。

這一幕是如此美麗而和諧。軒轅光曾經欣賞過無數次山中晨景,但是像這樣這麼近距離呼吸感受,這麼一覽無遺地感受大海晨間日出的盛景,卻還是第一次,這種感覺是如此強烈,以至於感覺心胸被無限打開了。

“好美啊!”他忍不住讚歎起來,“我在山林中住慣了,以為山中晨景是天地間最美麗的,沒有想到在海上看日出,這種感覺更加與眾不同。”

“小光,你未免少見多怪了吧?”祖兒總是喜歡嘲笑軒轅光,一有機會和他拌嘴。“不就是一次普通的日出嗎?也值得你這麼心潮澎湃,感慨連連。你呀,如果有機會到昊天界上去,坐著由我父親駕駛的車子,向東面去迎接日出,向西邊去追逐晚霞,向北面去看天池的浩瀚,向南面去看雲海的旖旎,那才是超出了你所能想像的極限呢!我在很小的時候,每天都被爸爸抱在懷裡,跟著他駕車游遍四方,想起來都覺得過癮呢!”

“行了,少宮主,你說的美景再美,也是在天邊;眼前可是有現成的美景,我這個人呀,最大的好處就是知足,能看到這些已經很開心了。”軒轅光並不被她的描述所誘惑,而是全身心投入欣賞眼前美景中。

可是,盡情飽攬美景並沒能持續多久,車子繼續往前,忽然之間,海面上起了一陣大霧,來得好快,頃刻之間,已經把他們的車子團團包圍。眾人極力睜大眼睛望出去,卻發現四面八方,都是一層層的薄薄,那霧極薄極涼,卻似乎又有韌性,一層層壓迫、纏繞過來,不斷地加厚、加重,眾人都有些慌了。

“軒轅哥哥,怎麼辦?”伶倫感覺呼吸都有些窒息了,聲音裡帶著哭腔。

“不要怕!”軒轅光大喝一聲,“馬兒,升起來!”

可是,禦馬飛車也無法突破這霧之障礙了。車子變得沉重異常,禦馬的翅膀也仿佛被什麼東西給束縛住了,只能勉強扇動幾下,艱難前行。

“小光,快拿出你的至尊之劍來試試,這或許不是霧,而是什麼人施的法術!”

祖兒的一句話忽然提醒了軒轅光:“對了,鐘九大哥說過,升水大法裡面,有一個最厲害的招數,叫做‘化字訣’,可以化水為汽,化有形為無形,讓人們在裡面無能反抗,唯有等死。莫非我們是中了法術?”

他將背上的至尊之劍抽了出來,這是他第一次使用父親所傳下來的至尊之劍,卻不知道如何運用。那雷宮宮主雖然傳了劍給他,卻並沒有固定的招法,只說這劍是活的,自己有生命,需要的時候,自然會施展出法力。因此,軒轅光也只能胡亂揮動至尊之劍:“劍啊劍,我該叫你什麼呢?是叫你一聲劍兄呢,還是叫你一聲劍爺爺、劍祖宗?論歲數,你必然已經很大了,可是我想你也不願意別人叫你叫得太老吧?你永遠保持這麼一股鋒銳之氣,永遠年輕,所以我就叫你一聲劍兄了。劍兄啊劍兄,我求求你,現在我們遇到了極大的危險,求你幫助我們一下好不好?”

話音剛落,忽然那劍“嗤”地一聲,自動彈出了劍鞘,飛身躥上空中,搖頭晃尾,竟然變成了一條渾身金光閃閃的龍。只見個頭不大,然而威武之極,透著剛健與雄壯,它張開大口,用力一吸,霧氣盡入腹中!

迷霧散開,天地重又晴朗,太陽就在前方。明亮而溫暖的陽光撲面而來,讓人真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而就在陽光的照耀下,那條龍全身閃爍著金色光芒,在空中飛舞來去,展示自己矯健的雄姿,那是許久都沒有這麼自由自在的暢快,淋漓盡致。

“小光哥哥,這……真的是你那把劍變的,好厲害!”伶倫不由讚歎道。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原來這劍這麼神通廣大。”他將劍鞘一舉:“劍兄啊劍兄,我已經見識過你的風采了,以後,少不了還要多請你幫忙。不過現在,不是你玩耍的時候,快收了變化,乖乖回來呆著吧!”

果然,他話音剛落,又一陣光芒閃過,五爪金龍不見了,又變作寒光閃閃的長劍,“倉啷”一聲,飛過來射入劍鞘,老老實實呆著了。

“呵呵,真是個好寶貝,我現在可是什麼都不怕了。”軒轅光豪氣陡生,“走,咱們繼續前進!”

車子繼續向前,他們已經來到大海的中央,放眼四望,周圍都是茫茫的海水。

可是,他們卻依然沒有發現夢娘所說的“扶桑島”到底在什麼地方。

正在此時,忽然一支悠揚動聽的曲子響起來,伶倫的耳朵尖,第一個聽到了:“喂,你們聽到了嗎?”

“什麼?”軒轅光和祖兒二人都是一愣,“聽到什麼?”

“音樂聲啊,讓我再仔細聽聽。”伶倫凝神聆聽,然後點了點頭。“是琴聲,有人在彈琴。而且這人的技藝很不一般呢,普通的琴聲,根本傳不了這麼遠,他的琴聲卻能縹緲而來,是因為他採用了一種奇特的音律。”

“什麼奇特的音律?”

“‘諧律’!”伶倫一提到音樂就如數家珍。“普通人彈琴,用的是‘三分損益律’,可是那樣的琴聲千篇一律,只是‘技’而不是‘道’。那是人為製造出來的律制,卻不知道天地自然,另外有一種自古存在的音律,就是‘諧律’。這種音律在天上叫‘天籟’,在地上叫‘地籟’。不過,在海上有這種音律,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們不要說話,讓我仔細聽聽。”

她凝神細聽,更加入神了。可是,軒轅光和祖兒卻注意到,不知道怎麼,周圍的海水翻騰起來,本來平靜無波的海面,忽然震動咆哮起來!

“不好了!”伶倫忽然大叫一聲,“琴音中有殺伐變奏之聲,有危險!”

果然,海浪奔騰而來,浪花飛濺,一個接一個數十丈高的大浪滾滾而至。本來蔚藍潔淨的海水,如今都變成了恐怖的黑色,宛

如猙獰恐怖的怪獸!

雖然禦馬飛車能夠淩波而行,可是大浪滔天,隨時都會將車子顛覆吞噬!

“祖兒,快用你父親給你的雷音小鼓試試!”軒轅光忽然想起了什麼。

“看我的!”

祖兒得到他提醒,從自己腰間解下來“雷音小鼓”,一手高高舉起,一手充作鼓槌,在鼓面上用力敲擊起來:“鼓神何在?還不快快現身!”

“轟隆!”

一聲低沉的雷鳴響起,緊接著,一股雲氣從鼓面上積蓄、凝集,接著轟然有聲,一個身材魁梧的巨人出現在眾人面前。只見他一手揮舞大錘,一手揮舞利劍,錘劍互相撞擊,發出震天雷鳴,電光劃破海面,將巨浪給生生壓了下去!

在巨人的雷霆之怒下,海面慢慢恢復了平靜,那琴音似乎也漸漸停止了。

“行了,那人發動天地之音的‘諧律’,畢竟還只是模仿;這位雷霆巨人,他所敲擊出來的聲響,卻是最正宗、地道的本源‘諧律’,所以,就將那人的琴聲給壓了下去。”伶倫道,“咱們現在可以說真正脫險了。”

“哼,這才剛過了兩招就逃跑了,我的鼓神還沒有大顯身手呢!”祖兒召喚一聲“鼓神歸位”,那雷霆巨人應聲收了雷錘和電劍,雲氣消散,複又附著在“雷音小鼓”的鼓面上。祖兒收了鼓,重新系回腰間。

“喂,小光,怎麼樣?你的至尊之劍剛才露了一手,你已經覺得很厲害,那麼我的雷音小鼓呢?你覺得雷神的本領,與至尊之劍誰更厲害?”祖兒爭強好勝,什麼事情都要和軒轅光比個高下。不料,軒轅光卻搖了搖頭。

“這沒有可比性,都是天地生成的神物,各自有各自的長處罷了。”

“不,我偏要比……”祖兒豈肯輕易甘休,然而正在此時,她忽然一聲大叫,然後就身體軟綿綿地倒了下去,軒轅光一個箭步上去,將她抱住。

“怎麼了,祖兒?”

“我……我的頭好痛,好像被什麼東西突然給刺了一下!”祖兒使勁用手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由於那疼痛突如其來,而且那麼劇烈,她眼裡淚水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好端端的,怎麼會頭痛?”軒轅光奇怪不已,卻不料,身邊的伶倫也大叫一聲:

“啊!我的頭,好痛……”伶倫也抱著自己的頭,身體緩緩地倒了下去。

軒轅光連忙將祖兒放下,搶過去扶住了伶倫。“你怎麼了,伶倫?”

“頭,我的頭被什麼東西紮了一下,好痛!”伶倫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怎麼,你也會忽然頭痛起來,奇怪!”軒轅哥哥光知道,一定有什麼東西作祟了!

“小心,是太陽神針!”伶倫在電光石火間,想起了夢娘的話。

“太陽神針?”軒轅光卻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那是什麼東西?這麼厲害?哎喲——”他正說著話,不提防自己的太陽穴上,也驟然被什麼尖銳之物給刺了一下,那種疼痛感徹入肺腑!而且伴隨著強烈的眩暈感,他也慢慢地躺在了地上,然後,他就失去知覺,昏迷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軒轅光醒過來時候,他睜開眼,才發現自己已經置身在一個小島上了。這小島乍看之下,無法判斷出來有多大。不過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島上遍地長滿奇怪的、茂盛的桑樹,而且這桑樹都是兩兩相生,互相纏繞在一起的。無數的桑樹分佈在小島上,模樣相同,大小相仿,構成了一個令人無從分辨的千折百回的迷宮。而就在眾多桑樹的環繞之下,中間又有兩棵巨型桑樹,如同兩個巨人一樣手腳纏繞,互相摟抱、扶持在一起,然後就一直那麼向天穹挺立、直入雲霄。從樹幹一直到樹梢,也不知道有幾百幾千丈高,根本看不到頂端。

軒轅光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他還以為自己是在夢中呢!可是他又輕輕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是真的,這麼說不是夢,是現實了!

“祖兒,伶倫,你們在哪裡?”

他往周圍一看,除了綠油油的桑樹什麼都看不到,於是大聲喊起來。

然而小島上似乎根本就沒有人,空空蕩蕩,只有軒轅光發出孤單的喊聲:

“祖兒,伶倫,你們聽到了沒有?你們在哪裡?”

他一邊喊叫,一邊站了起來,跑了幾步,卻發現又轉回了原地。明明那一對孿生大桑樹近在咫尺,可是卻怎麼也繞不過去,明明向前走去,反而走了一會兒後,發現距離其不但沒有縮短,反而離得更加遠了。

這時候,他想到了自己的至尊之劍,如果用劍將這些桑樹砍斷,那麼就可以一馬平川,徑直走到孿生巨樹跟前,只要爬到樹上從高處一望,一目了然。

然而他去拔劍,卻拔了個空,身上的劍連同劍鞘,已經不見了。

“啊?!”這一來他真是又吃驚又難過了。驚的是不知道什麼人,將自己弄到這島上來;難過的是那至尊之劍是父親傳下來的,卻被自己弄丟了!

無奈,他只能另外想辦法。好在他身上還有一把小刀子,就是他那作為“金刀駙馬”的憑證。如今,就是靠著這把刀子,他將一些桑樹砍下來,又剝了皮,搓成繩子,轉眼就用這些桑樹的樹幹和繩子製造出兩條數丈高的“長腿”。他將自己的雙腿和這製作成的“長腿”連接在一起,頓時變成了一個身高數丈的“巨人”。這樣,有了足夠開闊的視野,那密密麻麻的地面迷宮對他來說就不起作用了,徑直接近巨樹。

剛來到巨樹跟前,他就發現,在地上躺著兩個人,正是祖兒和伶倫。

她們顯然還沒有從昏迷中醒過來,依舊在那裡沉睡,臉上滿是痛苦表情。

而就在她們身前,背倚大樹,並排坐著兩個人。這是兩位老者,看年紀都在古稀之年,不過卻精神矍鑠。二人一個身著紅衣,一個身著綠衣。在他們的手上,紅衣老者拿著軒轅光的至尊之劍;綠衣老者拿著祖兒的雷音小鼓,兩樣寶物,不知道怎麼都已落入他們手中。

“喂,你們兩個偷人寶物的傢伙,那至尊之劍是我父親留給我的,還給我!”

“哈哈,這果然是至尊之劍!”那紅衣老者大笑起來,“我沒有看錯!不過,你小子說什麼?這劍是你父親留給你的,你說得可是真的?”

“那還有假,我父親就是大名鼎鼎的‘水中稱能,陸地飛熊’的黃能,這劍是昊天帝尊賜給他的。他不肯使用,後來犯了過錯,將劍交給了至交好友雷宮宮主雷隆。我是從雷宮主那裡得到的劍,不想卻被你們偷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