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0章 混沌之琴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0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三十章

混沌之琴

“喂,小子,糾正你一個用詞,我們是得了你的劍,卻不是用偷的手段!”綠衣老者也開口辯解,不過他的聲音卻沙啞之極,令人聽了極不舒服。

“不是‘偷’是什麼?”

“我們可是正大光明地和你們交手,一開始我用了升水大法中的‘化字訣’,為你的至尊之劍所破;後來我這位朋友,又搬出來他的混沌之琴,彈了一曲‘碧海戲潮’,沒有想到,又被這個小女娃的雷音之鼓所破;最後,沒有辦法,他就只好使用‘太陽神針’,將你們刺昏了。”聽綠衣老者這麼一說,軒轅光才知道,剛才的確是兇險之極。

“那就奇怪了,我有位朋友鐘九告訴我,升水大法中的‘隱’、‘噬’、‘化’三訣,只有天河龍族才能習得,請問這位前輩,您也是天河龍族一族嗎?”

“小子,你年齡不大,知道的東西倒不少?我不是天河龍族一族,不過,我和天河龍族是好朋友,我的本領也的確是跟他們學習而來的。”

“太好了,既然前輩和天河龍族是朋友,那咱們就不是敵人,而是朋友了。”軒轅光當然知道現在的局面對自己不利,所以拼命地和對方拉交情。“我們一起來的,本來還有一個同伴,就是天河龍族的黃龍族將領鐘九,他的名字您應該聽說過嗎?”

“黃龍鍾九?沒聽說過,大概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吧。”綠衣老者搖了搖頭。“老夫上一次和天河龍族的朋友在一起,還是幾百年前呢。”

“幾百年前?”

“不錯,那時候,混沌和昊天爭戰不休,我們東海之中,最好的三位朋友,一位是這位扶桑公,一位是我蒲盧公,還有一位,就是你父親玄靈公。那時候他還不叫黃能,黃能是後來昊天帝尊給他起的名字。”

“啊?兩位前輩和我父親曾經是好朋友?”軒轅光無論如何都沒想到這一點。

“豈止是好朋友,簡直是生死與共的好兄弟,彼此都是過命的交情。只可惜後來混沌和昊天發生戰爭,我們兄弟在去輔佐誰的事情上發生了分歧。你父親堅決要去幫助昊天,而我和扶桑公則認為識時務者為俊傑,混沌的勝算要比昊天大得多,於是就分道揚鑣,他去投了昊天,我們兄弟則投了魔尊。”蒲盧公說著,情緒激動起來,似乎還在為當年事情耿耿於懷。“結果沒想到,很快混沌被打敗了,昊天獲勝,成為了帝尊。你父親戰功顯赫,得以賜名黃能,封羽林軍總大將軍,而且得到了帝尊之劍。而我們兄弟呢,則成為了階下囚,只能被押在天河裡面,由天河龍族看守。幸而你父親不忘舊情,不但時時來看望我們,陪我們喝酒,而且還介紹我們認識了許多龍族朋友,並且最終在昊天帝尊面前求情,我們兄弟才得以被赦免,脫身回到這裡。”

“那我父親後來發生的一切,你們知道嗎?你們這些好朋友,沒有想過幫他嗎?”

“當然知道了,不過我們被囚禁時間太長,元氣大傷,無能為力呀。”

“是呀,”扶桑公長歎一聲,“我們兄弟在這裡,表面上逍遙快活,其實卻是在養傷。你不知道,這地方看起來只是一座普通的小島,其實卻蘊藏著玄機。你不是也看到這島上的樹木,與其他地方不同了嗎?每一棵都是陰陽互伴,兩兩相扶,所以才叫做‘扶桑’。至於這中間兩棵巨樹,下連大地的穀穴,上達天界的中門,連通天地,陰陽二氣循環往復。所以在這裡修煉,一日之功,抵得上尋常人一年,我們也是在積蓄力量哪!”

“原來如此。”軒轅光道,“既然二位是家父舊日故交。我也不敢多說什麼。不過,二位世外高人,以二位的前輩高人身份,不該和我們這樣的小孩子過不去吧?為什麼素昧平生,卻要興風作浪陷害我們呢?”

“陷害你們?哈哈,小娃兒,你想到哪裡去了?”扶桑公大笑道,“我只是見了你的至尊之劍,還有那小女娃的雷音小鼓,一時手癢,想試一試你們的本領如何,不過和你們開個小玩笑而已,又哪裡有半分陷害之意?”

“就是,”蒲盧公也道,“剛才我們不過是試探而已,如果當真有加害之意,以你們的區區本領,豈能抵擋得住?”

“就算如此,那麼後來你們又以太陽神針相刺,難道不是心存惡意嗎?”

“你既然知道太陽神針,就知道能夠操使用這種本領的人,一定不會是心存奸邪之輩。”扶桑公道,“實不相瞞,實在是我發現在你們隊伍中,竟然有一位小姑娘,身上懷有先天絕世的陰陽二氣,至純至正,然而衝突不休,無法以自身的本領加以融合。我不過是想幫助她而已。”

“啊,你是說伶倫,她的確身子不太好,經常會自己沒來由地突然暈倒。這麼說,您真是好意了?”

“哈哈,我們兄弟這一生,除了當日誤投於混沌魔尊麾下,其他何等做過一點對人不利之事?正所謂天道好生,我等修道之人,就是要效仿天道,利益眾生。”

“既然如此,那麼,小子還有一事不明。”軒轅光問道,“你們口口聲聲說,絕不輕易為惡。可是,為什麼又聽從朝雲國的洪光君主唆使,使用‘太陽神針’,來對付我的一位好朋友蚩尤大哥的母親。她叫夢娘,是太乙真人的弟子?你們該不會說,也是為了幫助她治病吧?”

“那倒不是。”扶桑公道,“是這樣的,那夢娘是太乙真人的大弟子,可是她卻不遵規矩,私自與同門相戀,壞了規矩,這是其一;其二,她有占夢神通,可是不該幫助那麼多的人,說破夢中之事,趨吉避凶。雖然那麼多的人因此而逃過了禍患,但是你應該知道,天地生人,給你這一生安排多少的安樂與禍福都是註定的。如果有人人為地改變了這一切,破壞了‘天’所規定的秩序,那麼,‘天’就會給予她懲罰。所以,我每天用‘太陽神針’刺她,其實也是代‘天’在懲罰她。以她的聰慧神通,豈會不明白此中道理?”

聽了扶桑公的這一番解釋,合情合理,軒轅光才知道,自己和祖兒、伶倫等人來這裡興師問罪,實在太魯莽了。不過,他就是這一點好,一知道自己有錯,馬上就能改過。所以,立即給二人長長施了一禮:

“小子無知,原來這其中有如此奧妙。小子貿然來這裡問罪,實在不該!還請二位前輩看在我等年幼無知的份上,饒了我們,放過我兩位夥伴。”

“我說過了,我是在幫你們。”扶桑公笑呵呵地道,“你這兩位夥伴,使用雷音小鼓的這位,她體內的陰氣本來就不旺盛,體質虛弱,而偏偏這雷音小鼓是純陽之氣,幻化而成,所以每使用一次,對她身體的砍伐就加劇一次,這不等於自我殘害嗎?所以,我才幫助她將陰氣補足,提升她抵禦陽氣的能力,將來再使用雷音小鼓,就不會受傷害了。”

“啊?”

“至於這

另外一位夥伴,我說過,她體內有兩股巨大的力量,陽氣和陰氣分別在體內衝突,以她的體質,這樣下去早晚會要了她的命。我對她採取的辦法是先將這兩股氣息給引出體外,在體外完成融合之後,再重新灌注到她的體內。不過,她的身體仍然無法完全吸收這股巨大的力量。一會兒她醒來後,如果她願意,我準備將我的混沌之琴傳授給她,讓她利用琴音來慢慢駕馭這股力量!”

“真的嗎?這麼說前輩可是幫了我兩位朋友的大忙,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

“感謝什麼?你們所以能來到這裡,也全非你們自己意願,而是‘天’意。”

正在說著,祖兒和伶倫分別醒來了,二人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

“小光哥哥,發生了什麼事情?咱們這是在什麼地方?莫非都死了不成?”伶倫問。

“伶倫,不要怕,咱們都好好的,一點事情沒有。”軒轅光解釋道。

他正要講述事情的經過,祖兒卻一下子發現自己的雷音小鼓,正在蒲盧公的手上。她頓時大怒:“喂,老頭兒,你怎麼敢偷我的雷音小鼓?”

“不要誤會,祖兒,”軒轅光連忙道,“我來給你們介紹,這兩位前輩,一位是蒲盧公,一位是扶桑公,他們曾經和我父親是很好的朋友。剛才施展升水大法的,就是這位蒲盧公;演奏混沌之琴的,就是這位扶桑公。不過他們並非當真和我們為敵,只是要試驗我們的本領。事實上他們非但不是敵人,而且還是你們兩個人的大恩人呢!”

“大恩人?什麼意思?”祖兒不解地問。伶倫聽了,也是一頭的霧水。

“你們聽我講。”於是,軒轅光將事情的原委,詳細地講了一遍。

“祖兒,伶倫,你們兩個現在深吸一口氣,感覺一下自己的身體,是否不一樣了?”

按照他所說的,祖兒和伶倫將信將疑,吸入一口氣,運行一周天之後,二人臉上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態。

“真的耶!”祖兒驚呼道,“我以前總會有莫名的疲勞感,現在一點都沒有了,精力旺盛得很哪!”

“我也是,那種頭痛欲裂、身體要被拉扯成兩半,一半是冰炭,一半是火焰的感覺沒有了。現在似乎有一股清涼的泉水在四肢百骸裡流動呢!”伶倫道。

“小女娃,你的父母是什麼人?”扶桑公將她叫到跟前,“你身上的一陰一陽兩股氣息,著實奇怪。你父母究竟是什麼人?”

“前輩,您問我的父母,我也說不清楚啊!我三歲那年,他們就離開了,到現在也再沒有他們一星半點的消息。我都快忘記他們的相貌和聲音了。”伶倫道。

“哦?如果是那樣,一定是他們有非離開你不可的理由,但是他們能夠經由自己的身體,將先天陰陽之氣吸收,然後傳遞到你的身體中,一定是大有來歷的。只可惜他們離開得太匆忙,沒有能夠調和這兩種氣息,現在,我幫你調和了,陰陽二氣合二為一,重新灌輸入你體內,氣息所經過的地方,將每一個毛孔、沒一個氣眼都打開了,你對天地‘諧律’的感受本來就是常人所難以企及的。如今你在這一點上更強了。”

“不錯,”伶倫道,“以前我所聽到的,只是眾聲喧嘩,但是現在,我只能聽到一種律動,就是那最純粹的‘諧律’,我從來沒有聽得這麼清楚過。”

“你現在體內,陰陽合而為一,你的身體只是一個通道,天地靈氣可以自由地在你的身體和外在自然萬物之間連接、溝通,所以你的感受才會這麼豐富,這麼細緻入微,即使最小的變化你也能感受到。不過,你光有這種氣息還不夠,還需要有調教和駕馭這股氣息的本領,因此,小女娃,你和老夫有緣,老夫要送你一樣重要東西。”

“等一等!”扶桑公說到這裡,蒲盧公忽然插話進來,“喂,小女娃,知道我這位老友要送你什麼嗎?”

“不知道。”

“混沌之琴?聽說過嗎?”

“啊?聽我爺爺說過,那可是當年無始老祖用過的,是玄妙無窮的寶物。”

“對,我老友就是要把這麼難得一見的寶物送給你。”蒲盧公肯定地點了點頭,又轉向祖兒:“喂,這一位小女娃,你的雷音小鼓,我並不稀罕,不過我現在也不能馬上還給你,因為我要同你們談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這個條件其實很簡單,我們知道,你們是奉了‘天命’,要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們都知道是什麼,所以就不去多說了。我的條件只有一個,就是希望你們能答應,多帶上一個人一起去。”

“啊?原來前輩已經知道我們要去做什麼事情了,”軒轅光聽了,不解地問,“那麼,要我們帶上什麼人?”

“我的小女。”蒲盧似乎很害怕軒轅光他們不答應,所以又立即補充道,“你們放心,她加入你們,只會幫助你們,不會拖累你們。她不但是我的女兒,還是扶桑公的唯一弟子。扶桑公救人於危難的本領,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的醫術,還有那神乎其技的‘太陽神針’,她全部繼承了衣缽。你們幾個有了這麼一個強援,相信沒什麼能難倒你們。”

“好呀,有這麼厲害的夥伴加入,我們的事情做成又容易了一些。她在哪裡,快請出來吧!”軒轅光聽他說得這麼玄乎,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她雖然本領高強,但是有一個缺點,就是長得不怎麼好看,所以,我對你們得要求只有一點,就是你們絕對不可以嘲笑她的長相,可以嗎?”

“天地生人,有漂亮的就有醜的,這有什麼稀奇?我們不會以貌取人的。”軒轅光保證道。

“那就好。”蒲盧道,“你們可不知道我這個女兒,為了她我真是操碎了心。她聰明、善良、溫柔,可是就是一生下來就奇醜無比。本來,母不嫌子醜,可是她母親實在不能忍受,竟然因此丟下繈褓中的她,離開我們父女倆而去了。我只能自己一個人將她帶大,因為她長得不好看,害怕被人嘲笑,所以她今年已經長到十三歲了,我還從來沒有帶她離開過這裡。但是年輕人嘛,就應該有點兒活力,應該開開心心、有說有笑的,和我們兩個老頭子一起,有什麼好玩的。所以我一見你們,就覺得她應該像你們這個樣子的,真希望你們能帶上她一起,拜託了!”

“沒問題。”軒轅光一拍胸脯。“這件事情我做主了!”

“那我就放心了。”蒲盧公點頭道,“這就請你們到我家中作客,請吧!”

只見他仰頭朝天一聲呼哨,一會兒,就從高空中飛下來幾隻大鳥。每一隻大鳥身長都在兩三丈有餘,翅膀張開,足可以馱載數百斤重量。

當下,大鳥溫順地匍匐身子,眾人每人分別爬上一隻大鳥的鳥背。坐好之後,不須命令,大鳥紛紛扇動翅膀,扶搖而上,直飛入巨桑高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