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1章 醜女阿嫫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88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三十一章

醜女阿嫫

在高高的樹冠上,有一大片平坦而開闊的所在,枝椏粗壯,樹葉濃密。就在這片平臺上面,呈“品”字形坐落著三所茅屋。茅屋由鳥羽、木材和大海中的貝殼組合構建而成,雖然構造簡單,然而所使用的卻無一不是華麗珍貴之物。在尋常人眼中千年萬年的大粒珍珠,在這裡隨處可見,漫不經心地鑲嵌在門窗等處,光華閃閃,耀人眼目。

這三所房子,左邊一間是扶桑公所居,右邊一間是蒲盧公所居,中間的一間,則是蒲盧的那位寶貝女兒所居住了,那所茅屋尤其裝飾精緻漂亮。

軒轅光和祖兒來到蒲盧公房中,伶倫則跟隨扶桑公去他房中領受混沌之琴,學習使用之法。軒轅光和祖兒剛坐下,蒲盧公就領著女兒進來了。

“小光,祖兒,來,給你們介紹我的寶貝女兒,她叫阿嫫,從來都沒有過朋友,你們可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認識的朋友喲!阿嫫,快進來!”

在他身後,跟著一個女孩子,身材高挑,不胖不瘦,身著一襲淡淡的長裙,給人感覺非常地素雅,恬淡,如果單就身材上來看,分明是個美人。可惜的是,她那一張臉上,卻是坑坑窪窪,滿天星一樣長滿了麻子。這一張臉將她整個人全毀了。不過,也不是一無是處,在她那淡淡的彎眉之下,就有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睛,目光裡充滿潔淨和溫暖。

“來,阿嫫,這是小光,這是祖兒,論年齡呢,你比他們大一些,可是你從未涉世,論內心的年齡,簡直比他們還要小一些。所以,你們也不必費心如何稱呼了,彼此就直接稱呼名字吧!這樣叫起來也方便!”

“你好,阿嫫,我是軒轅光,你叫我小光好啦!”軒轅光熱情地上前打招呼。

“小……光……”阿嫫艱難地開了口,聲音倒是甜美無比,可惜卻有些結巴。

“阿嫫,我是嫘祖兒,你可以叫我祖兒。”祖兒雖然貴為少宮主,卻沒有什麼尊卑貴賤的概念,對於相貌醜陋、說話困難的阿嫫,不由地從內心生出來一股憐愛。她和伶倫初次見面的時候,因為伶倫和軒轅光關係親密而生出醋意,但是現在見了阿嫫卻不一樣。“阿嫫,你放心,以後你就和我在一起,誰要欺負你,我第一個不依!”

“哈哈,你們只要願意和她做朋友就行了,至於有誰敢欺負阿嫫,那倒不用擔心。阿嫫有‘太陽神針’的絕技在身,沒有誰能夠在她那裡討得便宜。”蒲盧公道。

“對了,那‘太陽神針’究竟是什麼厲害的東西?能不能讓我們開一開眼界?”軒轅光好奇地問。

“可以呀。”阿嫫剛才是見了生人緊張,現在說話流暢了一些。只見她來到窗前,正好有陽光從視窗灑進來,她就將手一抄,一抹陽光留在手上。

“看到了嗎?”

“這……這不是太陽光嗎?”軒轅光不明白這平淡無奇的太陽光有什麼厲害的。

然而,就見阿嫫將這縷陽光握在手心,口中念念有詞,忽然將手張開,手上的陽光已經變作一支光芒閃閃的金針。“你們看,這就是‘太陽神針’,遇木而入,遇火而化,遇水不沉,遇土不見,無聲無息,來去無蹤!”

說完,她將那“太陽神針”一甩,那針從窗子裡射出去,徑直射向遠處一棵大樹,正中樹幹。就聽“轟”一聲巨響,大樹竟然從中斷折,重重倒了下去。

“這麼厲害?”軒轅光和祖兒都咋舌不已。

“真了不起,阿嫫,真想不到,你竟然有這麼一手神奇的本領。”

“這算什麼,我女兒跟著扶桑公,還學了一手救死扶傷、起死回生的妙術呢!”蒲盧道,“如果不是她從一生下來就這麼醜,早就嫁人了!唉,阿嫫命苦啊!”

“那麼,阿嫫跟著扶桑公學習了那麼高超的醫術,就不能改變一下自己面目嗎?”祖兒問。

“不能。”蒲盧公道,“你們以為我守著扶桑公這麼一位大醫家,會想不到這個主意?可是扶桑公說,什麼都可以改變,接骨續命,換心換肺,都可以做,就是這父母所賜的一副面目不可以改變,否則必遭‘天譴’!”

“就是!”軒轅光接過話去,“一個人連父母所賜的這副臉面都不能接受,那麼他對父母就失去了最基本的‘孝’。如果他連父母的恩情都能背叛,那麼這個人和禽獸就沒有什麼兩樣了。所以我覺得,醜還是美,並不在別人的眼中,而只在你自己的心中。阿嫫,不要在乎別人怎麼看你,只要你對自己的父母充滿熱愛,那麼你的心就是天下最美的。”

“謝謝你……小光……”阿嫫一激動又結巴了,“第一次……有人這麼說……”

便在這時候,扶桑公已經傳授完畢伶倫混沌之琴,二人也來到了蒲盧公屋子。

“喂,你們幾個,在說什麼這麼熱鬧?阿嫫,我可是好久沒聽到你說這麼多話了。”扶桑公大踏步走進來,後面,伶倫已經將混沌之琴背在身上。

“哈哈,老友,你可是來晚了一步,沒有聽到這位軒轅小兄弟說的一番話呢!本來我還擔心將阿嫫交給他,現在我可是一千一萬個放心了。”

“你給阿嫫找到了好朋友,了卻一樁心願;我呢,也為混沌之琴找到了傳人!”扶桑公顯然也好久沒有這麼開心了,“老友,咱們好久都沒有痛痛快快地大醉一場了,今天正是個好日子,要不,咱們喝酒去?”

“對,喝酒,去找幾個老朋友,喝它個不醉不歸!”蒲盧公也早忍不住了,“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去做吧,咱們兩個老頭子,別在這裡招人討厭了,走吧!”

於是,二人哈哈大笑著,攜手出門,各自乘上一隻大鳥,翩然遠去了。

扶桑公和蒲盧公離開後,軒轅光一行也沒有多做停留,駕駛禦馬飛車,返回朝雲之城。

然而,來到城門口,卻發現城門緊閉,吊橋高懸。

“開門,開門!”在城門前,護城河的這一側,已經聚集了數百人,都是每天進城入市,參加交易的商販們。他們有的趕著車,有的挑著擔子,各色的貨品琳琅滿目。“開門,為什麼不開門,我們要進去!”

“大夥兒聽我說,”一個軍士頭目在城頭上聲嘶力竭地喊著,“今天城中有特殊情況,君主有令,四方城門,一律關閉,任何人不得出入!”

“有什麼情況,也不能耽誤了我們做生意,我們都是平頭百姓,小本生意,家裡

的人還指著這一天掙的錢吃吃喝喝呢,開門,快開門!”

人群不聽勸告,吵嚷著向前擁去,然而此時,忽然從城上射下箭來,眾人嚇了一跳,情知今天這封城是真的了,一個個口中埋怨,卻不敢上前。

軒轅光他們的禦馬飛車就在這時候回來了。眾人一見這車子裝飾華麗,卓爾不群,人群自動分開,讓出一條路來。車子一直來到護城河邊上。

“喂,城上的大哥,是我呀!”軒轅光大聲沖上面喊,“我要進去求見君主!”

“這不是昨天那位小兄弟嗎?”城頭軍士認得他,“你們既然已經出了城,還回來幹什麼?聽我一句勸,趕快走吧,城中現在出了一件大事情,君主那裡正在焦頭爛額呢!你們就算進了城,他也不會見你們的。”

“究竟什麼事情?”軒轅光問道,“讓我們進去看看,說不定可以幫上忙的。”

“怎麼,你們一定要進來嗎?”

“一定要進去。”

“那好,如果你們出了事情,可別怪我,”軍士頭目嘟囔著,一聲吩咐,吊橋放下,城門開了一條縫隙,但也僅僅容許軒轅光他們的車子通過。剛一放他們進來,城門立即在後面關上,任憑眾人如何喧囂,就是不開。

“喂,到底怎麼回事?”軒轅光問那位頭目。

“是這樣,今天一早,你們的那位朋友蚩尤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木頭機關人。”

“什麼?蚩尤大哥回來了?”軒轅光興奮不已,不用說,那機關人就是鐘九,這麼說,他們並沒有遇到危險,應該順利地取得了不老泉水。

“是。蚩尤自己說,他去了西昆侖山中,找到了不老泉,盛了一罐子不老泉水回來,任憑你什麼人,病得有多麼重,喝了這泉水就會痊癒。可是他給他娘喝了不老泉水,她娘的病依舊不好,這樣沒有辦法,她娘才說出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原來是洪光君主暗中請了高人,在東海中一個神秘地方,每天子、午兩個時辰,用‘太陽神針’施刑,這才是蚩尤她娘真正的病根所在。那蚩尤是什麼人?一聽大怒,不由分說鬧到宮中去,現在,他和那個機關人,正在和宮中禁衛軍打得難解難分呢!”

“啊?!”軒轅光一聽,“快,我們快趕過去,阻止他們,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當下,他一聲叱喝,禦馬放開四蹄,如風一樣駛過街道,來到宮門前。

宮門大開,很多軍士都丟盔棄甲,躺在地上呻吟。軒轅光顧不得查看他們傷勢,駕駛車子一路長驅直入,來到大殿前。在這裡,戰況正酣。只見蚩尤挽起袖子,揮舞兩個西瓜般大小的拳頭,見人就砸,一雙長腿如同車輪一樣,輪番踢出,不管前面有多少軍士,根本擋不住他!

至於木頭機關人,和這樣的凡夫俗子作戰,自然不用費太大力氣。只是看到有人將戈、戟什麼的利器投向蚩尤,機關人就飛身將這些兵器格開。

二人一個負責遮擋,一個硬拳硬腳,配合默契,大批的禁衛軍紛紛潰敗!

便在這個時候,軒轅光他們趕到了,軒轅光從車子上一下跳下來:“喂,蚩尤大哥,鐘九大哥,別打了,誤會,這全都是誤會,快住手!我有話說!”

“什麼?是小光?”蚩尤回頭一看,竟然是軒轅光在招呼他,吃了一驚。

他的拳腳慢了下來,木頭機關人也停止了操縱,鐘九打開機關,一躍而下。

“小光,我正奇怪,你們為什麼不在這裡呢?你們再不來,這場面可沒法收拾了。”

“誤會,完全是誤會。”軒轅光上前拉住蚩尤,“蚩尤大哥,我昨天就已經到了這裡。你母親的病情,我也完全知曉了。不能全怪洪光君主,不錯,是他請東海扶桑島上的扶桑公,使用‘太陽神針’在折磨你母親,但是,我已經去見過了扶桑公,她說,你母親不是普通之人,她天賦卓越,有占夢奇術,可是不該替那麼多的人禳解禍患,洩露了太多天機!所以,扶桑公並非受洪光君主之托,而是在替‘天’行刑,至於今天,刑期已滿,你母親從此之後,就不會再受折磨了!”

“真的?”蚩尤有些將信將疑,“那扶桑公真的這麼說?他究竟是什麼人?我倒要見上他一見。”

“他和蒲盧公剛剛出去喝酒了,遨遊三山五嶽,遍尋故交舊友,怕是一時三刻回不來。不過,我把他的徒弟阿嫫帶來了,你可以問她。”

這時候,阿嫫、祖兒、伶倫都從車子上下來了,其中只有伶倫蚩尤是見過的,於是軒轅光簡單給她介紹了祖兒和阿嫫。蚩尤顧不得理會祖兒,徑直來到阿嫫跟前,瞪大眼睛,氣呼呼地問她:“喂,真是你師父扶桑公,用‘太陽神針’折磨我娘嗎?你們究竟收了洪光多少好處?”

“我……”阿嫫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而向日裡扶桑公和蒲盧公和她說話,從來都是柔聲柔氣,像蚩尤這麼粗暴地說話的人,她還是一次見到。一緊張,本來就有些口齒不靈的她更加結巴了,“不是我……”

“到底怎麼回事?”蚩尤更加不耐煩了,將拳頭一晃,“快說清楚!”

他這麼一恐嚇,在他是習慣了的,在阿嫫卻誤以為他要傷害自己,情急之下,阿嫫也是本能反應,隨手抄了一縷陽光在手上,猛地一甩,一道金色的光芒直飛向蚩尤。

“不可……阿嫫……”

軒轅光一見不好,要阻止卻來不及。就聽得蚩尤大叫一聲,倒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腦袋打起來了滾,口中“呵呵”地叫個不停:“疼,疼……”

軒轅光連忙哀求阿嫫:“好阿嫫,求求你,蚩尤大哥是我的結拜大哥,他並無惡意,求你快替他解除疼痛,我保證,他絕不會再那樣對你了。”

“真……真的?”

“我保證。”

在阿嫫的眼中,軒轅光顯然是唯一值得她信賴的人。因此,只見她蹲下身去,將手在蚩尤的頭部輕輕地虛空一抓,一道金光從她手指尖倏忽而逝。

“好疼……好疼……”蚩尤還在喃喃地,卻不再那麼難受,軒轅光將他扶起來。

“蚩尤大哥,這就是‘太陽神針’的厲害啊,你剛剛不該那麼威脅阿嫫姑娘的,我已經代你向她道過歉了,以後千萬不可以隨意招惹到她。”

蚩尤驟然受了這重重一擊,神智有些模糊,不過顯然對阿嫫已經頗為忌憚,一個人默默地去找了個地方,悶頭坐下去,一個人生悶氣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