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2章 天命所歸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8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三十二章

天命所歸

眼見阿嫫本領高強,又如此易怒,情緒不穩,眾人都遠遠避開,鐘九卻獨不怕,徑直來到阿嫫跟前:“小妹妹,你剛才這一招應該叫‘金烏之怒’吧?帥得很哪,我早聽說‘太陽神針’的厲害,今日才有幸親眼目睹!”

“你……怎麼知道我的招式叫什麼?”阿嫫被他一下點破,也吃驚不小。

“太陽神針、至尊之劍、混沌之琴,雷音天鼓,這四樣寶物,合在一起,號稱‘天地四絕’,其中以‘太陽神針’最為威力無窮,不過也最難駕馭。”鐘九如數家珍。“小妹妹,我看你雖然習得絕妙之技,可是卻似乎還不太懂得用在什麼地方上,希望你以後善自珍惜,莫要輕用啊!”

一場激烈的打鬥,就此停息。軒轅光讓眾人在外面等候,自己進去見洪光君主。

一會兒,裡面有人出來向眾人傳達洪光君主的命令:“諸位貴賓,君主有請!”

於是,鐘九和蚩尤在前,祖兒和伶倫、阿嫫在後,進入內殿。裡面倉促之間,還是擺上了兩桌酒席,一桌在左,為的是迎接男賓,軒轅光、蚩尤、鐘九落座,一桌在右,是迎接女賓的,祖兒、伶倫和阿嫫坐了。

洪光君主正當壯年,相貌不凡,然而臉色蒼白,說話也虛弱得很,一點底氣都沒有,還在不時地咳嗽著:“咳,諸位,本王失禮了!本來早該親自出去迎接各位貴賓,實在是本王……咳……本王身體不好……”

他用金杯端著一杯酒,親自下來,首先來到了蚩尤的跟前:“咳,蚩尤侄兒,這杯酒,算是本王給你賠禮道歉!咳,本王實在不該聽信小人讒言,竟然懷疑你心懷不滿,有篡奪之心,因此貿然去求了扶桑公,以法術暗中加害你母親。雖然扶桑公並非完全應本王之請,但是畢竟給你母親造成了這麼長時間的傷害。本王無地自容,唉,本王這身體……如果蚩尤侄兒你真的有意君位,本王自當早日讓賢,隱退山林……”

“伯父,請寬心,小侄根本無意于此,那些卑鄙小人,真是小看了我!如果我真有意君位,那也是要像炎帝神農氏一樣,成為天下共主,區區一個朝雲之國的君主,我還真不看在眼裡!”蚩尤一點都不掩藏自己的勃勃雄心,洪光君主也只能嘿嘿乾笑著:“賢侄大才,當然不會甘心在這彈丸之地像我一樣虛度年華,我早知道賢侄是要成就大業的。”

“成就大業,那是一定的,但究竟什麼是大業,我一直沒有想清楚,直到這位鐘九先生找到了我。”蚩尤道,“不瞞諸位,我蚩尤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可是這次去西昆侖,在那裡遇到了幾樣東西,是我平素所沒有遇到的,也是不可想像的,我還真是有些膽怯了。幸而這位鐘九先生及時趕到,出手相救,我才能順利取得不老泉水,回到這裡來。也正是這位鐘九先生,一番話點醒了我。現在,我終於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

“哦,是嗎?連神農氏天下共主的霸業也不能令賢侄感到滿足了嗎?”

“哈哈,和我要做的事情相比,神農氏天下共主的霸業又算得了什麼?”蚩尤豪氣干雲,“不過這件事情不能說,要等我去做了以後才知道。”

“好,那我就預祝賢侄早成大業了!”洪光君主見他無意於自己爭位,也就樂得大度。“賢侄要做什麼事情,儘管按照自己意願去做。需要什麼説明,儘管開口,本王雖然不才,還是願意助你一臂之力的!畢竟是一家人嘛!哈哈!”

“哈哈!”蚩尤也笑起來,“我的事情,伯父是幫不上忙的。不過還是要謝謝您一番好意。

叔侄二人冰釋前嫌後,洪光君主又給其他人一一敬酒,最後說道:“本王身體不適,不能多陪諸位,咳……總之,以後諸位都是本王的貴賓,可以自由進出本王宮中,不需要通報,本王隨時歡迎……咳,咳……”

眼見他咳嗽得一陣緊似一陣,軒轅光和眾人連忙站起身來告辭:“大王保重,我等還有事情,要先去忙了,改日再來叨擾,再與大王暢飲!”

“好,咳……”

於是,洪光君主又吩咐人將早已準備好的禮物,拿來交給眾人。眾人道了謝,但是誰會將這些東西放在眼裡,從裡面一出來就賞給了軍士們。

因為牽掛蚩尤母親的病情,軒轅光和眾人跟在蚩尤後面,徑直出宮殿西門,進入了祭坊。因為他們現在的貴賓身份,所以也就無人來阻攔。

在蚩尤家中,夢娘已經喝了不老泉水,加上“太陽神針”的子午之刺,劫期已滿,因此身體迅速恢復,精神也旺盛了許多。一見這麼多人來看她,立即忙裡忙外,給眾人弄了些酒水和吃的,讓蚩尤招待大夥兒。

“我這個兒子,平日裡傻頭傻腦,真不知道怎麼會修得這麼好的福緣,居然能認識你們這麼一幫好朋友,真是難得。你們可要多幫助他喲。”

“娘,您身體剛好,就別忙裡忙外的了。來,您坐下,讓我告訴您一件事情。”

蚩尤是個大孝子,果然名不虛傳,在母親跟前,與剛才在伯父跟前判若兩人。

“來,娘,我先給您介紹一個人。”他將軒轅光拉到跟前。“他姓軒轅,大家都叫他軒轅小子,我也是後來才知道,他是有名字的,叫做軒轅光。我是在去西昆侖的途中和他認識的,一見如故,很是投緣,因此就結拜為了金蘭兄弟。賢弟,還不快給乾娘磕頭?”

“乾娘!”軒轅光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給夢娘磕頭。“乾娘在上,請受兒軒轅光三拜!”他一連磕了三個頭,慌得夢娘連忙將他扶了起來。

“哎呀,我的個兒,我整日裡擔心我那個傻兒子,將來怎麼能自立自強,活出個人模樣來!這下可好,有了這麼一個兄弟,以後你們就互相扶持,互相幫助了。小光,快,讓娘仔細看看,真是個好孩子!”

她一下子將軒轅光摟過去,在懷裡如同自己的親兒子一樣,軒轅光從未體驗過這種母親的舔犢之愛,一下子激動得不能自禁,淚水滾滾而下。

“乾娘,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自己也是有爹娘的。可是我自打記事以來,就一個人在山林裡度過,終日與鳥獸為伍,從來沒有見過爹娘一面,不知道爹娘疼愛是什麼滋味。我就是想喊一聲‘娘’都沒地方喊呢!”

“我可憐的兒啊,你從今天起,就有了娘了,娘會疼愛你的。”夢娘也落淚了。

這一幕,不但他們娘兒兩個感動,連祖兒、伶倫、阿嫫等人,心事也都被觸動了,一個個暗暗轉過身去,悄悄地擦起了眼淚。

“行了,娘,小光,今天可是大喜日子,你們兩個哭哭啼啼幹什麼?應該高興啊!”蚩尤道。

“對,高興,高興!”夢娘抹了一把淚,軒轅光也連忙破涕為笑,換上一副笑臉。

“喂,今天咱們這裡沒有外人啊,我和蚩尤大哥是兄弟,我們請客,鐘九大哥,還有祖兒、伶倫,阿嫫,你們都不要客氣,儘管吃好喝

好啊!”

“你呀,又來了,腦子裡轉來轉去,最後總離不開‘吃喝’兩個字!”祖兒笑他道。

“小光說得對,難得我們一家人團聚,又有你們這麼多好朋友,我再去多弄幾個菜,你們不要客氣啊,儘管吃喝,有什麼不夠的就去叫我。”

夢娘樂呵呵地去廚房裡繼續忙碌了。這邊,眾人雖然剛在宮殿裡受了洪光君主的款待,但那只是禮節上的應酬,實則每個人的肚子裡並無多少東西。如今,在蚩尤的家裡,這麼一種寬鬆而自在舒適的氛圍裡,無需拘束;加上夢娘的手藝非同等閒,似乎比宮殿的禦廚一點都不差。因此,眾人一個個也就放開了肚皮,一通海吃山喝,很快填飽了肚子。

他們是凡夫俗子,這麼大吃大喝,鐘九卻是天界神仙,只是微笑著看著他們吃喝,而他自己則小口地啜著茶水,似乎美酒佳餚,對他毫無吸引力。

“喂,鐘九大哥,你真的一點都不吃嗎?”軒轅光自己吃得不亦樂乎,還不忘記問鐘九。“這麼好吃的東西,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鐘九大哥,如果你錯過了這個機會,恐怕你以後再也吃不到了,嘗一筷子吧?”

“不,”鐘九搖了搖頭,“在你們眼中的美食,在我眼中,不過是普通的五穀;而對我們來說,天邊的彩霞,從天竅和地竅中流過的清風,無根之樹的果實,以及天河源泉的甘露,那才是真正難以抗拒的美食呢!”

“什麼?”阿嫫卻不知道這位鐘九的身份,“聽你的話……莫非從天上來的?”

“是啊,”鐘九微微一笑,“要不我怎麼能一眼識破你‘太陽神針’的招式?”

“我只是聽我爹和我師父偶爾說起天上的情況,可是他們總不肯多說。鐘九先生,你從天上來,一定很瞭解天上的情況,能講給我聽嗎?”

“好啊。”鐘九道,“只要不涉及到‘天命’,我都可以講給你們聽。”

聽他又提起“天命”,軒轅光忽然想到了什麼。“鐘九大哥,你所說的‘天’,我本來不怎麼相信的。但是經過了這一系列事情之後,我才發現,似乎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天’的力量真的很大,和‘天’相比,我們人力能夠發揮作用的地方,真的很有限,似乎除了順從,別無選擇。”

“小光,鐘九先生,你們所談論的‘天’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你們說人力的作用很小,我不同意。”蚩尤卻不以為然地道。“就拿咱們幾個來說,如果咱們幾個人的力量加在一起,我就不相信,這天地之間,還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做不到的?你們說對吧?”

“這話只說對了一半。”鐘九道,“天命難違,人力也不可妄自菲薄。但歸根到底,‘天’的力量是決定性的,只有順應天命,才能做成大事。”

“對了,鐘九大哥,咱們要做的那件大事情,您和蚩尤大哥說了嗎?”

“提是提了,具體沒講。”

“是的,”蚩尤道,“鐘九先生只是告訴我,要做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情,足以扭轉天地命運,但具體是什麼事情,他卻沒有說。”蚩尤道。

“我沒有告訴你,那是因為時間倉促,而我還沒有來得及給你講述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鐘九道。

“這件事情要說起來,一時三刻只怕說不清楚,還是等以後有時間,你再告訴蚩尤大哥吧。”軒轅光道,“對了,蚩尤大哥,你還沒有講,你去西昆侖山的情形呢?你沒有遇到什麼兇險吧?你和鐘九大哥又是怎麼遇上的?”

“哦,經過是這樣的。”蚩尤詳細講了起來,“我那天和你在山中分別後,就徑直去了西昆侖山。沒有想到,那西昆侖山和東昆侖山大不一樣。東昆侖山因為是我爹和娘修道成真的地方,所以很多人都認得我,沒有誰和我當真為難。可是西昆侖山卻是陌生之地,而且西昆侖山猛獸當道,各種靈異之物層出不窮。小光,幸虧有你送給我的那張弓,沒有它,我只怕一步都前進不了。正是倚靠著張神奇無比的弓,我才能打跑一隻只猛獸,闖過一道道關卡,上到山巔。”

聽著他的敘述,眾人雖然沒有去過那裡,但可以想像,這一路兇險,如何驚心動魄。

“等我到了山巔,求見常儀真人,請她賜給我不老泉水,卻被告知,常儀真人有一件緊急的事情要辦,不在宮中。我又沒有耐心等待,於是決定一個人去尋找不老泉水。於是我就下山來,在暗中聽到有人議論說,那不老泉水在一片浩瀚無邊的流沙之地中,我就闖入了那裡。”

“流沙之地名不虛傳,到處都是滾滾風沙,大風吹動著細沙如同流水一樣,不停地變幻形狀,周圍的地形和地貌每一刻都在變化中。天地晦暗,風沙彌漫,我在這樣的地方很快就迷了路。不要說不老泉水,連一滴能解渴的水喝都沒有。我不知道走了許久,覺得力氣漸漸耗盡,身體裡的最後的一點水分也被耗幹了,我想,我永遠都找不到不老泉水了。”

“可是就在我絕望之際,忽然聽到一陣廝殺之聲。我循聲而去,發現有兩支軍隊正在打得不可開交。我稀裡糊塗被包裹進去,結果不知道怎麼,就幫助一方戰勝了另一方。然後我也昏迷了過去。等我醒來後,發現自己被救起來,在一個大帳之中。一個君主模樣的人向我介紹說,他是流沙國的君主,他們正在和黑水國交戰,要奪取黑水國的不老泉水。我一聽正是我要找的,於是就加入了他們的隊伍,攻打黑水國。”

“啊?”軒轅光一聽大驚,“蚩尤大哥,你真的幫著流沙國攻打黑水國了?”

“是啊,我要尋找不老泉水,這不正好是機會嗎?有什麼不對嗎?”

“不對?啊,沒有。”軒轅光語無倫次,實則心裡卻想到了天香公主。

“就這樣,我幫助流沙國,和黑水國一連打了十幾仗,將黑水國打得大敗,一直佔領了黑水國的全境。黑水國的君主不知道去向,而我們的目的是尋找不老泉水,也沒有去追。那黑水國號稱萬泉之國,國中大大小小的泉水,遍地都是,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哪一口泉水是不老泉。我們找了許多人問都沒有答案,想遍了所有的辦法卻一點用沒有。”

“一天晚上,我睡不著覺,一個人來到外面透口氣。卻意外發現我那張弓,竟然也已經化作一隻大黑狗在外面溜達了,而且還約會了另外一隻黃色的大狗。不過那大狗也不是真的狗,而是昊天帝尊的另外一張弓。兩把弓在這個地方偷偷摸摸地會合了,我覺得好奇,就一路跟下去。只見它們一直往前走,走到了城外的田野裡,當時候月正當空,這兩隻狗就一齊對著天空吠叫。我正覺得奇怪,那月亮竟然從天上墜落下來,變作了一個銀色的大銀球,徑直落到了地面上一汪湖水中,那兩隻大狗就跑過去,追逐著那銀球在水面上跑來跑去,那情形真是好玩極了。一直嬉戲了一個多時辰,才從水裡出來,不知道又到什麼地方去了。而那銀球也重新飛上高空,變作了一輪圓圓的月亮,掛在當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