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4章 青土迷蹤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4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三十四章

青土迷蹤

“‘五色巨人’?!”軒轅光不由在心中想像,那是一個怎樣頂天立地的巨人啊!“可是,我們……也能夠喚醒‘五色巨人’嗎?”

“不知道,但至少我們要找到五色土,組成五色法陣試一試。畢竟,昊天帝尊將天書交給我,就是讓我下來找五色土,喚醒‘五色巨人’,以戰勝混沌老魔的,這是唯一的方法,也是挽回昊天界這場浩劫的唯一希望。”

“那……我們應該從哪裡開始呢?”軒轅光等人聽他這麼說,也知道別無選擇。

“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按照‘五色法陣’中的方位,正是五色土之中‘青土’所在的地方。所以,我們第一個目標,就是去找‘青土’。”鐘九道。

“具體有什麼線索嗎?”

“我也只知道這麼多,接下來就要靠大家齊心協力,發揮團隊的作用了。”

“蚩尤大哥,你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你聽說過‘青土’這種東西嗎?”軒轅光問蚩尤。

“沒有。”蚩尤搖頭道,“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聽到有這種東西。我娘給我講過很多神奇的故事,可是從來沒有提到過‘青土’,只怕她也不知道。”

正在這時候,夢娘又給眾人送來了剛燒好的茶水:“你們在說什麼,這麼熱鬧?”

“娘,您來得正好。”蚩尤上去接過茶水,拉著母親坐下來。“娘,我們正在說到一樣神奇的東西,叫做‘青土’,您聽說過嗎?”

“‘青土’?”夢娘本來笑語盈盈,看著這些孩子們打心眼裡歡喜,忽然聽到兒子這麼一問,頓時臉色一變:“好端端的,問這個幹什麼?”

“我們就是好奇,”軒轅光怕蚩尤說出實情,夢娘會擔心,連忙接過話頭,“乾娘,我們在講當年昊天帝尊尋找五色土的故事呢。那‘青土’應該就在咱們朝雲之國,可是具體在什麼地方,只怕已經無人知曉了吧?”

“唉,這真是該來的早晚要來啊。”夢娘歎了口氣,忽然抹起了眼淚。

“娘,您這是幹什麼?”蚩尤一驚,上去安慰母親。“兒子是不是又說錯了什麼?”

“不,你們沒錯,只是提到了‘青土’,讓做娘的心裡被針紮一樣難受。”

“啊?!”

眾人都愣住了,不知道怎麼才好,一時間氣氛凝固,顯得極為尷尬。

“對不起,孩子們,我不怪你們。”夢娘卻也知道,這不怪他們,畢竟那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而且那事情從來就沒有人知道過,因此,她擦了擦眼淚,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是我太激動了,不過,一會兒我要給你們講一個故事,你們聽完了故事,就什麼都明白了。”

她喝了一口茶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然後緩慢地開口講起來。

“那是在十二年前,在東昆侖山太乙真人的座下,有一對年輕的弟子。”

“這一對弟子,在太乙真人所有的弟子中,是最聰慧的,也是最勤奮的。因此太乙真人所教授的功法、仙術,他們很快就掌握了。當別的弟子還在苦苦修行的時候,他們卻已經具備了深厚的功力,可以悠閒地結伴,在東昆侖山上各處地方到處閒逛,逍遙自在,彼此生出情愫。”

“一日,他們又偷偷溜出來,尋找一個無人發現之地幽會,結果在不經意之中,進入了後山的一個禁區。那裡面有個很大的山洞,山洞裡被關著一個人,每日數次,遭受火雷噬嗑之苦,我們那天去的時候,正好撞見他被折磨得死去活來。我們也是看著不忍心,就幫助他解除了禁咒。他說他叫朱蒙,是在朝雲之國的東邊,海岸上一個叫太陽部落的首領。本來他們在那裡生活得很安逸,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朝雲之國派出軍隊攻打了他們,為首的正是太乙真人,將他們部落屠殺殆盡,搶走了他們部落世代相傳的寶物,而且將他給捉了來,關押在此。”

“聽了他的一番話,那對青年弟子先是吃驚,後來就相信了,對師父太乙真人產生了懷疑。後來在和師父談話中,裝作不經意地詢問此事,果然是真。於是他們相信,師父犯下了很殘忍的暴行,故意裝得道貌岸然而已。他們重新返回山洞,和那個人結為了兄弟,又答應幫助那人,在太乙真人的藏寶閣裡偷偷拿回那件寶物。終於一次,趁著太乙真人外出的時候,他們將藏寶閣裡的寶物偷了出來,然後將那個人從山洞裡放了出來,幫助他離開東昆侖山,帶著寶物返回了太陽部落。”

“等他們的師父太乙真人回來,知道出了一件這麼大的事情,大驚,於是嚴刑拷問眾人,那個男弟子挺身而出,一口咬定是自己所為。太乙真人問他前後經過,他卻反而當眾質問,太乙真人當年為什麼要恃強淩弱,犯下殘暴罪行?太乙真人大怒,將他關入禁區,以火雷噬嗑的酷刑來懲罰他。那女弟子多次試圖前往營救,結果因為戒備森嚴,每一次都失敗了。”

“就在這時候,那女弟子發現,自己懷孕了。他們有了愛情的結晶,於是她含淚去求太乙真人,訴說了自己和那個男弟子的戀情,請求寬恕他們。太乙真人慈悲為懷,答應讓他們在一起,不過有個條件,就是約以三年為期,那個男弟子必須找回寶物,否則三年之後,他將會被剝奪性命。這對年輕弟子商量之後就答應了,於是和太乙真人訂立約定,太乙真人在他身上施了一種很厲害的法術,然後就讓他們離開了。”

“離開之後,這對弟子在山下為了掩人耳目,開了一家店鋪為生。他們很快就迎來了自己的骨肉,彼此恩愛,生活美滿。可是那男弟子一連多次去太陽部落尋找那位義兄,都沒有成功,因為根本就找不到太陽部落。就這樣三年之期到了,女弟子還想回昆侖山上去求太乙真人延長期限,男弟子卻說,丈夫一言,千金一諾。因此,他在三年之期到來的那天,將妻子和孩子用法術定住,然後自己在屋子裡沐浴更衣,靜靜地等候最後時刻到來。當那女弟子解開束縛,抱著孩子沖到他的門前,只見裡面火光沖天,那男弟子已經天火焚燒裡化為了灰燼……”

講到這裡,似乎又重新在眼前浮現出了當日一幕,夢娘淚水滾滾而下。

“娘,您所說的男弟子和女弟子,他們……他們究竟是誰?”蚩尤聲音顫抖著問。其實他已經猜到了十之八九,眾人也都在心裡有了答案。

“我的兒啊,那女弟子自然就是你娘我,那男弟子就是你爹啊!”夢娘證實道。

“啊?!”雖然早已猜到,得到母親親口證實後,蚩尤還是不由全身一顫。

“娘,既然這是您和爹的故事,那麼,那件被偷盜的寶物究竟是什麼?”軒轅光問。

“那就是‘青土’呀!”夢娘一語點透,眾人這才如夢驚醒,恍然大悟。

“原來我爹是因為‘青土’而丟了性命,這麼說,這‘青土’我們是非找到不可了。”蚩

尤咬牙切齒,“不為別的,就為了替爹出一口惡氣。我們找到‘青土’後,就拿到太乙真人跟前去,看他有什麼話說!”

“可是天地茫茫,那太陽部落在什麼地方,你爹找了三年都沒有找到呀!”夢娘搖了搖頭,“你們要是這麼漫無邊際地去找,只怕永遠都找不到到。”

“我倒有一個主意。”這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鐘九說話了。“正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這件事情,從頭至尾,都關係到一個人,就是太乙真人。當年,他曾經率領軍隊去攻打過太陽部落,奪取‘青土’,因此,他一定知道如何找到太陽部落,我們直接去問他就好了。”

“對!”這個主意,眾人都覺得可行。只有夢娘搖了搖頭:“我師父太乙真人,你們不瞭解他的脾氣。他如果自己肯告訴你們還罷了,否則,他要是不願意說,你們拿他一點辦法沒有,軟的硬的,對他都沒用。”

“如果真是那樣,我們只能隨機應變了,但這一趟我認為是非去不可的。”鐘九堅持道。

“那我們就去一趟好了。”軒轅光道,“對了,我們在來的時候,曾經登上過昆侖山之巔,在那裡認識了虎使者和鳳使者,那虎使者戴勝,和我父親曾經是很要好的朋友。如果我們求見太乙真人不順利,或許他們可以幫忙呢。總之事在人為,只要見了太乙真人,辦法總是有的。”

眼見他們這麼信心滿滿,夢娘也不好再說什麼,於是立即為眾人打點行裝。

臨別之際,夢娘一再囑咐每個人,到了昆侖山千萬不可大意,那昆侖山是連通天地的聖山,太乙真人作為鎮守一方的大神,神通廣大超乎想像。昆侖山上有眾多神奇的地方,千山萬洞中不知道藏著多少的秘密。任何人想要憑藉武力在那裡撒野,最後都只會落得一個悲慘的下場。

然後,夢娘又藉口有幾句話要和軒轅光說,將他叫到了自己的房間裡。

“小光,咱們娘兒兩個一見投緣,乾娘非常喜歡你,把你當做親生兒子一樣。乾娘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給你,娘也知道,你是昊天界羽林軍大將軍黃能的兒子,有至尊之劍,又有這麼一幫本領高強的朋友,不需要乾娘再教給你什麼了。但是,所謂藝不壓身,多一項本領總是好的。所以,乾娘將在昆侖山學藝的時候,偷偷修煉而成的一項本領教給你,叫做‘移形換影’。當你遇到危險的時候,或者和敵人發生衝突,不得脫身的時候,可以使用這一招,變出來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幻身’,替你來抵擋攻擊。而你的真身,則可以趁著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偷偷摸摸地溜走。這樣雖然不能增加你多少功力,可是對保命而言,卻是最好不過的法門,乾娘這就教給你。”

“太好了。”軒轅光大喜,“打不過就跑,我最喜歡這樣簡單實用的法子了。”

於是,夢娘交給他幾句口訣,又仔細傳授了變化之際的法門。軒轅光聰慧絕頂,一點就透。

“記住,我師父太乙真人如果發起火來,你們肯定不是他對手,唯一管用的法子就是使用這一招逃命。”

“嗯,我記住了。”

軒轅光習得奇術,對自己又增添了一份信心。出來後,眾人已經在等他了。

由於祖兒她們是女孩子,不耐趕路,便都一起坐上了禦馬飛車,蚩尤和軒轅光一人騎上了一匹快馬,至於鐘九,依舊是駕駛他的木頭機關人。一行人告辭夢娘,很快就出了城,向著昆侖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昆侖山位於朝雲之國西邊,從城門出來,遠遠就可以看到高高聳立的天柱。

然而,實際上的路途卻不近。軒轅光他們來的時候,有禦馬飛車,一路騰雲駕霧而來,並不覺得怎麼樣。現在,他和蚩尤騎的卻是普通的馬匹,即使快馬加鞭,一天也走不了多遠,何況途中還得停下來歇息。

不過,好在他們也都知道,他們要做的是一件怎樣艱巨的事情。要尋找五色之土,組成五色法陣;而五色之土分佈在五個方位,這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所以,他們也都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將性子放慢了。

黃昏時分,他們一行人怕太過招搖,驚動了普通百姓,所以沒有選擇在村子裡借宿過夜,而是在山林裡找了一處並不算如何荒廢的寺廟過夜。

寺廟有很多房間,打掃過後,祖兒她們住一個大房間,軒轅光他們住另外一個大房間。

吃的東西夢娘給帶了一大堆,所以,他們只需要生起來火堆,在火上一烤就可以了;再用水罐打來清澈的山泉水,掛在火堆上慢慢等著燒開飲用。

“哎呀,糟糕!”蚩尤等眾人將所有吃的都擺上來,忽然大叫了一聲。

“怎麼了,蚩尤大哥?”軒轅光連忙問。

“我忘記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酒。”蚩尤道,“本來我在路上時候,還想著要買幾罎子酒來喝的,可是這一趕路,竟然給忘了。這下可糟了,沒有酒,這飯怎麼吃得下去?”

眾人一聽,原來是為了這件事情,紛紛一笑,並不當做一回事。軒轅光卻認了真。

“蚩尤大哥你要喝酒,這還不好辦?剛才咱們路過山下有一個村莊,村子裡雖然沒有什麼美酒佳釀,不過我想莊戶人家一定有自己釀的土酒,或許別有一番風味呢。走,我這就陪你到村子裡去,找個人家討幾杯酒來!”

他們兩個起身就要離開,慌得伶倫連忙喊住他們:“喂,你們可不能就這麼丟下我們不管,你們自己去快活了,丟下我們幾個女孩子,在這荒山野林裡,天色又這麼黑了,難道你們就放心得下?不管我們怕不怕?”

“放心啦,伶倫,有鐘九大哥在這裡,你們什麼都不用怕。”軒轅光道,“再說了,你和祖兒、阿嫫,你們現在一個個都是絕技在身,只有你們去欺負別人的份兒,哪裡會有人吃了虎心豹子膽,敢來找你們麻煩?”

“哈哈,這話說得倒對。”祖兒一拍自己腰間,“我有雷音小鼓,總是這麼閑著也悶得慌,真想找個人來過上幾招,我巴不得有事情發生呢!”

“行了,那我們就去啦。”軒轅光和蚩尤一提到“酒”字,二人均已經饞蟲大動,哪裡還顧得上許多。“鐘九大哥,你是不吃不喝不睡的,也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累,所以也不用休息,那麼,這兒就拜託你啦。”

“沒問題。”鐘九點了點頭,又囑咐道,“不過,你們別喝多了。”

“放心,鐘九先生,我是喝一分酒,便長一分力氣。明天要上昆侖山去,少不得有架要打。要打架,就要先喝個痛快,哈哈,走啦,小光!”

二人似乎一刻也多等不得,邁開大步,一陣風一樣往山下的小村子去了。

“唉!”鐘九在身後歎了口氣,搖了搖頭,不理解二人何以如此對酒狂熱。

伶倫望著二人的背影,有些擔心軒轅光,不過事已至此,也無能為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