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5章 奇人方良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3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三十五章

奇人方良

這邊,軒轅光和蚩尤二人大踏步下了山,來到小村子的邊上。這是一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村子,房屋零零落落,分佈在山坡上,剛剛入夜,村子裡就已經是寂靜一片。家家戶戶亮起了燈火,緊閉的門窗後面,一戶戶各不相同的人家結束了一天勞作後,享受著相同的天倫之樂。

一條小路從村子中間通過。二人沿著小路走下來,腳步聲引來此起彼伏的狗吠聲。就在小路盡頭,有一戶人家,門口掛著一個紅通通的燈籠,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酒”字。那酒香遠遠地就隨風飄了過來。

“好嘞,就是這裡了。”

蚩尤迫不及待,搶先一步上去敲門,門是虛掩的,一推就開了。“有人嗎?”

他在前面進去,軒轅光跟著進去。屋子裡地方很小,只有一張木頭桌子,兩條長凳。地上擺著幾個粗大的黝黑罎子,一直摞起來頂到屋樑。

一個彎腰駝背、鬚髮皆白的老者,一邊咳嗽著,一邊從里間屋子走出來。

“老人家,”軒轅光客氣地打著招呼,“我們正好走到這裡,累了,喝兩口酒解解渴。”

“你們還都是小孩子呢,喝什麼酒?分明是來我老人家這裡搗亂,不賣。”

老者看著一把年紀了,火氣卻還是那麼大,雖然做的是生意,卻絲毫沒有賣酒給二人的意思。

“喂,老頭兒,”蚩尤從腰裡解下來一個小包裹,往桌子上一放,打開來,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貝幣。他隨便抓了一把放在桌子上。“錢我們有的是,放心,我們不會白喝你的酒,如果你的酒好,價錢我們加倍!”

“嘿,年輕人,口氣倒不小。”老者輕蔑地一笑,“你知道什麼叫好酒?”

“標準很簡單啊,只要能讓我喝醉的酒就是好酒,喝不醉的就不是好酒。”

“年輕人,小心風大閃了舌頭。”老者道,“我這個酒館開了幾十年了,這幾十年裡,在我這裡喝了酒沒有錢付帳的酒鬼有,喝兩頓三頓給一頓酒錢的人有,可是卻就是沒有一個人喝了我的酒是沒醉過的。所以,你知道我的酒叫什麼名字嗎?‘百花蜜釀’,又叫‘千人醉’。不是跟你們吹,我的酒可是貨真價實,每一年從春暖花開到秋季百花凋零,都是我親自養的蜂兒,采的最好的蜜,然後用我家傳的古法釀造而成的酒。三季采蜜,一季釀酒;酒成之後,埋入地下,存放三年;三年後開窖,附近幾十裡的人們,爭著來喝,就是為了醉個痛快啊!”

“老頭,說那麼多幹什麼?是不是好酒,打兩碗過來嘗一嘗不就知道了?”

老者見說了這麼多,蚩尤卻似乎一點都不買帳,也有些被激怒了,賭氣找了兩個大碗,每個碗都舀了滿滿的一碗酒,端著走過來,放在桌子上。

蚩尤端起跟前的一大碗酒,送到唇邊,猶如烏龍吸水一樣,“咕咚咚”一飲而盡。

“嗯,不錯,這酒還真有點味道。小光,你也嘗一嘗。”

軒轅光將酒端起來,剛放到唇邊,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蜂蜜香氣。“好香啊!百花蜜釀,果然有無數的花香在裡面,光聞味就覺得很好喝呢!”

雖然如此,他喝了一口,那酒還是如同火一樣熱辣辣地劃過咽喉。“呵,夠勁兒!”

“老頭兒,有什麼下酒菜,肉啊魚啊的只管拿來,我哥兒倆今天要喝個痛快!”蚩尤道。

“下酒菜沒有,花生米倒有一碟。”老者卻似乎愛理不理,端來一盤子花生。

“酒還要多少?”

“多少?也不勞您一趟趟麻煩了,您那個酒罈子,直接搬一罎子過來好了。”

“好嘞!”

別看老者年紀老邁,又彎腰駝背的樣子,可是,一大罎子酒,他卻輕輕搬了過來。

“嘿,老人家,身體硬朗的很哪!”軒轅光忍不住喝彩一聲。老者臉不紅氣不喘,似乎根本不把這當做一回事兒:“比你們年輕人怎麼樣?”

“我們哪裡能跟您比?”軒轅光卻沒有那麼強的爭強好勝之心。“不瞞您說,就是這一罎子酒,我只怕就抱不起來,比您差遠了。”

“嘿嘿,這話我聽著還順耳一些。”老者顯然覺得還是軒轅光的這番話受用,自顧去蹲在門口,點上了一袋煙,“吧嗒”“吧嗒”地吸起來。

蚩尤和軒轅光繼續喝酒。雖然沒有什麼下酒菜,蚩尤照舊喝得很快,一碗接著一碗地喝,那麼濃烈的酒,對他來說卻似乎渾然不當作一回事。

“蚩尤大哥,您真是好酒量。”軒轅光佩服道,“我倒想知道,你有沒有喝醉過?”

“喝醉?沒有。”蚩尤搖了搖頭,“從我第一次偷偷摸摸喝酒,被我娘發現給打了一頓之後,一直到現在,我都從來沒有喝醉過,不知道醉酒什麼滋味。”

“那你真是海量了。”軒轅光嘆服道,“我就不行,這一碗酒都喝不了。”

“酒量都是天生的,有人能喝,有人不能喝,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蚩尤道,“喝酒不在酒量的大小,關鍵在喝酒的心情。一個人喝是一種心情,和好兄弟、好朋友在一起喝,又是另外一種心情。比如我和你一起喝酒,我就覺得格外痛快,這酒也格外地香,所以就喝得更多。”

“我本來不怎麼喝酒的,可是和蚩尤大哥在一起,也就特別有想喝酒的想法。”軒轅光道,“不過,今天晚上,咱們還真不能多喝,明天還要上昆侖山呢。對了,你上次替母親去求藥,到山上去過,也見了太乙真人,你給我說說詳細的情形,那太乙真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不,我上次並沒有見到太乙真人。”蚩尤道,“我上山之後,一開始也遇到了阻攔。但是那些人或許看我長得和我父親很像,一下子就認出了我來了,所以並沒有當真和我動手,聽我說明情況,得知我是為娘求藥就讓我上去了。我一直上到了‘天柱宮’的‘升雲殿’,卻被告知,太乙真人正在閉關修煉,不見外人,我就把自己身份和上山目的大聲說了,懇請真人賜藥,然而苦苦等了一天一夜並無消息。後來我在下山途中,經過一個山洞,有幾個年輕弟子在那裡開戒吃葷,一邊喝酒一邊閒聊,提到了西昆侖有不老泉水的事情,我就決定去西昆侖碰運氣了。”

“哦,這麼說你並沒有見到太乙真人,那我們明天上山,該怎麼辦呢?”軒轅光陷入了沉思。

“喂,你們兩個小子,上昆侖山求見太乙真人做什麼?”這時候,老者忽然插話問道。

“老頭兒,你還真愛管閒事啊。”蚩尤冷哼了一聲道。

然而軒轅光卻覺得這老者似乎頗不尋常。“老人家,你能幫我們見到太乙真人嗎?”

“開什麼玩笑?”蚩尤根本不相信,“一個賣酒的糟老頭子,哪有這本事?”

“嘿嘿,年輕人,小看人了吧?”老者卻煙袋磕了磕餘燼,站起身來。“要說別人,見太乙真人一面不容易,可是對老頭兒來說,卻不是難事。”

“真的嗎?”軒轅光喜出望外,“可是我大哥說,那太乙真人在閉關修煉啊?”

“那是因為這些年來,慕名而來想

拜太乙真人為師的實在太多,所乙太乙真人才讓弟子一律擋駕,藉口說什麼閉關修煉。其實,他本領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修煉什麼?不過是一個人在後面偷偷圖清閒而已。不過,他雖然清閒自在,卻不能離開酒,每天要是不喝幾口我的這‘百花蜜釀’,他就渾身難受,想要清靜自在也不可得了。所以呀,只要我小老兒一去送酒,沒有人會攔我,我可以直接送到太乙真人跟前去。這不,真人喝了我這麼多酒,過意不去,還傳了我一手絕技呢!”

“哦,什麼絕技?”軒轅光感興趣地問。

“本來小老兒也不輕易露這手絕技的,今天難得和你小娃兒有緣,就讓你開開眼界吧。”老者說著,又裝上了一袋煙,“吧嗒”猛吸起來。

然後,只見他快速將一袋煙吸完,口一張,“撲”噴出一大團煙霧。

這一大團煙霧,縹緲繚繞,似乎是有生命的,忽然一陣風吹過,變作了一隻長頸細腿的白鶴,宛然如真,在地上方圓丈餘的地方翩然起舞,甚至後來輕輕扇動翅膀,跳上了軒轅光和蚩尤喝酒的桌子,在那上面悠閒地踱起步子來,那神態甚是高傲,一身潔白的羽毛光亮閃閃。

軒轅光忍不住伸手要去摸它的羽毛,它卻一聲尖叫,一下子將長喙啄來。

“啊?”軒轅光一驚,慌忙縮回手來,由於事發突然,嚇得心咚咚狂跳。

老者卻哈哈一笑,口中念了句什麼咒語,那白鶴展開翅膀,在屋子裡繞行一圈,然後從敞開的門口飛了出去,在黑暗的夜空裡悄無聲息地消逝了。

“怎麼樣?小娃兒,我這手雕蟲小技,你覺得好玩嗎?”老者笑呵呵地看著軒轅光。

“老人家,這可不是雕蟲小技,這麼高明的法術,不知道太乙真人肯不肯教我?”軒轅光覺得這簡直太好玩了,一心想的是如何自己能學會。

“那太乙真人會的東西多了去了,但是他有一個脾氣,就是不拿什麼東西和他交換,他是不肯教任何本領的。喂,小娃兒,你們要見太乙真人,準備了什麼珍稀之物,能夠打動太乙真人的?否則,見了也白見。”

“這個嘛……”軒轅光一下子愣住了,“蚩尤大哥,你說我們怎麼辦?”

“太乙真人是天界大神,不受金銀之謝。他是昆侖山的主宰,山中奇珍無數,他也不會將什麼新奇之物放在眼裡。咱們一時之間,哪裡能找到什麼打動他?”蚩尤道,“只能請他念在我父母是他的得意弟子份上,給我們一個面子,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如果被拒絕就一點招沒有了。”

“什麼?年輕人,你說你父母是太乙真人的得意弟子,他們叫什麼名字?”

“我父親的名字叫吉陽,我母親的名字叫夢娘,不過他們早已被太乙真人給驅逐下山了,而且我父親已經去世數年之久,所以,你不會認識他們。”

“不,你母親夢娘,是不是有一項本領,能夠根據別人的夢占卜吉凶,而且她為人善良,替人占卜從來不收取任何費用,她可是小老兒救命恩人呢!”老者本來一直不將蚩尤放在眼裡,現在卻態度大為轉變。“對了,小老兒姓方,單名一個良字,你母親有沒有對你提到過我?”

“方良?”蚩尤搖了搖頭,“沒有。”

“你母親廣施恩澤,卻從來不圖回報,她做的善事太多了,講也講不完。”方良一提起夢娘幫助自己的事情,情緒不由地激動起來。“那時候,我還不像現在一樣孤單一人,我有結髮之妻,還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兒,名叫百靈,天生一副婉轉的歌喉,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唱歌,聽到她的歌聲,人們常常忘記了幹活,走路的客人都要停下來聽她唱完了再走。那段日子真是太幸福了,我釀了再多的酒,都不夠賣的,因為人們來這裡來喝酒不是目的,聽她的歌聲是真。那時候差不多方圓百里的青年男子都來了,天天圍著她蜂飛蝶舞一樣轉個不停。”

“可是,忽然有一天早上起來,我和老伴發現,靈兒不見了。家裡門窗完好,她的衣服疊得整整齊齊,可是人卻不知道哪裡去了。我和老伴瘋了一樣尋找,村子裡的人們也都自發地幫助我們,找遍了周圍各個村子,可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我老伴先是哭瞎了眼睛,後來就思念成疾,撇下我去了。”

“老伴走了後,我就放棄了釀酒,只是趕著蜂群,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地尋找女兒,可是幾年過去了,一點她的音訊都沒有。不過我倒是經常做一個夢,夢見在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上,我女兒穿著很漂亮的衣服,頭上還戴著王冠,有很多的人服侍他。我猜想女兒一定是死了,於是,我覺得一個人活著也沒有意思,就準備在一個山青水秀的地方,投水赴死。可是,就在我一步步走向水中的時候,卻被一個女子給救了,那女子法力高強,任憑我想盡了各種辦法尋死都沒有得逞。於是我向她講述了自己的遭遇,求她讓我痛痛快快地去死,擺脫這種一個人孤苦伶仃的折磨。她卻告訴我,她有占夢神通,能夠幫助我占卜。我將我的夢告訴她後,她占卜出一個奇怪的結果,告訴我,我的女兒並沒有死,不過是被‘冥界鬼王’給看上了,擄去做了王妃,我那個夢其實是真的,我女兒和那鬼王,有一段前世註定的姻緣,所以,她要給他當十八年的王妃,十八年之後,我女兒還會從冥界回來,到時候,我們父女仍然可以再在一起,而且我還會子孫滿堂,晚年幸福美滿。聽了她的占卜以後,我就放棄了赴死的決心,轉而一心一意活下來了。”

聽方良講了這麼離奇的故事,蚩尤和軒轅光面面相覷,都覺得匪夷所思。

“老人家,從您遇到夢娘給您占卜,到現在多久了?”軒轅光問道。

“我三十歲的時候,靈兒出生,我四十六歲的時候,靈兒十六歲,忽然不見了,四年之後,我五十歲那一年,遇到了夢娘給我占卜。如今我已經六十五歲了,也就是說過去十五個年頭了,還有三年,我女兒就會回來了。”

“但願夢娘的占夢不會出什麼差錯,”軒轅光道,“希望您女兒能準時回來。”

“是呀,我一直在盼著那一天呢,唉,若非夢娘救我一命,我真的投水死了,那麼,到時候我女兒回來,不見了我們老兩口,不知道會多傷心!”方良幸福地憧憬著,似乎女兒回來已經是確定不疑的事情。

“哎呀,時候不早了呢。”不知不覺,已經東方泛起光亮,天就要亮了。

“蚩尤大哥,咱們該走了,”軒轅光站起身,“不管能不能見到太乙真人,反正咱們今天得上昆侖山去走一趟,別讓鐘九大哥他們等著急了。”

“是啊,喝了這一晚上的酒,今天要打架的話,一定會很有力氣的。”蚩尤也站起來。

“老人家,算帳!”

“還算什麼賬?這位小兄弟是夢娘的兒子,那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直思量如何報答夢娘,可惜後來再沒有見到她。現在就是個機會,我不但不收你們酒錢,而且還要親自送你們上昆侖山去見太乙真人。”

“啊?”軒轅光和蚩尤都大感意外,沒有想到這麼棘手的問題這麼輕而易舉就解決了。“如果那樣的話,真是太好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