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6章 凶神突襲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3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三十六章

凶神突襲

“不但帶你們見到太乙真人,而且,我還有一樣東西要送給他,保證他不能拒絕。按照他的規矩,接受了別人的東西,一定要作為交換的。到時候,你們可以求他一件事情,他不得不答應你們。”老者胸有成竹。

“可是,您不是說,尋常之物入不得太乙真人法眼嗎?”軒轅光問。

“哈哈,我這可不是尋常之物。你們跟我來。”方良帶領他們,來到了後面院子裡。這時候天色已經微亮,院子裡除了擺著幾口大缸,並無他物。方良拿了一柄鏟子,在地上掘了一會兒,然後小心翼翼地從地下抱出來一個罎子。

將這個罎子外面的泥土拂去後,雖然密封著口,還是飄出一股酒香。

“好香啊!”軒轅光忍不住一聲嘖歎,“聞著這香味我都覺得自己要醉了!”

“死老頭,”蚩尤心裡也暗暗咒駡一聲,“有這麼好的寶貝,這時候才拿出來!”

方良將這罎子酒抱回屋子裡,放在桌子上,仔細擦拭,很快光潔如新。

“我跟你們說過,我是三十歲那年得的女兒。就在那一年,我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出發,遍采百花之露,釀成了這一罎子‘百花露釀’,然後就深埋地下。本來要等到女兒十八歲出嫁,拿出來請大夥兒喝的。可是後來靈兒失蹤,這酒就一直沒有機會從地下取出來。一晃到現在,這壇酒在地下整整沉睡了三十五年,在我這一生中,要數這壇酒最難得了。”

“所以,您準備把它獻給太乙真人,他一定無法拒絕這樣的美酒,對不對?”軒轅光恍然大悟。

“對。”方良道,“如果能幫助你們,我這罎子‘百花露釀’也算物有所用了。”

“好,那我們這就去和我們的夥伴匯合,一會兒,咱們就一起上昆侖山!”

軒轅光和蚩尤沒有想到,喝了一晚上酒,竟然意外喝出來這麼一段奇緣。二人回到山上的荒廢古廟,祖兒、伶倫、阿嫫都已經起身,而且已經吃過了早餐,正在著急地等待他們二人回來呢。見他二人遲遲不歸,鐘九著急,已經一個人先去昆侖山探聽消息了。當下,眾人聽軒轅光一講,在山村酒館裡遇到這麼一段經歷,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等他們來到山下,方良已經套好了一輛馬車,將幾大罎子酒裝了整整一車,軒轅光將祖兒他們介紹給方良,方良見他們的這幾個夥伴,一個個年輕俊美,氣度不凡,尤其是祖兒和伶倫,讓他不由地想起自己女兒。

眾人組合成一支奇異的隊伍,方良在前面帶路,一聲鞭子清脆的響聲,他們上路了。

從這裡到昆侖山已經不遠,昆侖山的天柱頂天立地,愈接近愈覺得雄偉粗壯。

大約晌午時候,他們來到了昆侖山下。這裡已經是天柱的根部,到得跟前,迎面可以看到,天柱上寫著一行大字:

“昆侖天柱,其高入天。

圓周如削,膚體美焉。”

眾人圍著天柱轉了一圈,果然,這天柱雖然是由粗糙堅硬的石頭構成,卻圓圓滾滾,上下粗細一致,而且表面如同被什麼鋒利的刀斧削過一樣,連一處凸起的棱角都沒有,堅硬、光滑,摸起來似乎是有生命的。

過了天柱,再向前走,就來到了昆侖山的山門。山門是兩扇高大的石門,平日裡都是大敞著的,今天卻是緊緊閉著。方良停下馬車走上前去。

“奇怪,今天怎麼關了門了?”他一邊疑惑地自言自語,一邊去敲門。

將那粗大的石環扣了幾下,裡面卻寂然無聲。他只能沖裡面大聲問詢:“喂,有人在嗎?我是老方,來給真人送酒來啦!”

他喊了幾遍,然而,始終無人應聲。他試著用手一推,那石門竟然開了。

“奇怪,今兒也不知道怎麼了,這看門的人哪裡去了?”方良不解地道。

“不管那麼多了,我們進去見太乙真人吧。”軒轅光等人已然邁步上前。

於是,方良和眾人進了院子,又繼續走了一會兒,忽然前面傳出一陣打鬥之聲。

“啊?”

又進了一個院子,眾人驚呼了一聲。只見一個人面鳥身的怪物,正飛舞在空中,和地上的兩個人鬥在一起。雖然是以一敵二,可是卻一點不落下風。相反地上的兩個人,渾身上下血跡斑斑,勉力揮動手中兵器,已經漸漸不支。

“這……這不是‘歡頭羽人’嗎?”軒轅光一眼就認出了這個怪傢伙!

“喂,住手!”

他一聲大喝,驚動了正在交戰的雙方。“歡頭羽人”一看是他們,立即落地變回人形。

“哈哈,是你們幾個?怎麼,是來陪著太乙老兒一起死的嗎?”他冷冷地道。

“喂,你說什麼?”軒轅光不解地問。“我們是來找太乙真人問一件事情的,這裡發生了什麼?”

“方伯伯,”忽然,那兩個渾身是血的人回頭看到了方良,“方伯伯,您來得正好?這些都是您的朋友嗎?快請幫忙去援手家師,家師遭遇三大凶神圍攻,已經有一個多時辰了,此刻只怕……只怕形勢不妙……”

“這……這不是老九耕生和老么仲野嗎?”方良這才認出來二人是太乙真人座下十大弟子中的老九和老十,驚詫不已,“和你們動手的這個傢伙是……?”

“他就是混沌老魔手下的四大凶神,老大‘歡頭羽人’朱莘。”軒轅光道。

“哦,我早聽說,四大凶神的名頭很大,就不知道手頭上的功夫怎麼樣?讓我來見識見識。”蚩尤卻早已按捺不住,上前一步,伸手就是一拳。

“喂,你……”

朱莘只是認識軒轅光和伶倫,並不知道這幾個人是什麼人,更不知道軒轅光此時已經擁有了至尊之劍,伶倫也有了混沌之琴,還有蚩尤、祖兒、阿嫫,一個個都是厲害角色,還以為他們只是凡俗俗子,根本不堪一擊。眼見軒轅光身邊並沒有飛熊機關人護衛,他心下暗喜,卻不料蚩尤說打就打,只好立即迎戰,二人拳腳交加,鬥在了一起。

眼見二人這一番打鬥,非片刻可以分出勝負,眾人正在猶豫,要不要上去幫忙,這時候,耕生和仲野卻已經支援不住了,兩人身子都軟綿綿倒了下去。

“耕生,仲野……”方良連忙俯身下去,要扶起二人,二人搖了搖頭。

“方伯伯,我們不成了。只恨我們學藝不精,不是這怪物的對手。不過,我們死不足惜,只是恨不能保護師父,方伯伯,您的這些朋友,一個個看著都身手不凡,請您帶他們速去幫助師父,抵擋三大凶神,師父年紀已高,身邊又沒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弟子,我們擔心他……他老人家……”

“兩位賢侄,不用擔心,真人他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不會有事的,”方良安慰道,“我和這些朋友說一聲,這就立即趕過去,幫助真人退敵!”

“多謝……”那兄弟二人勉力支撐到現在,已經油盡燈枯,一齊盍然而逝……

眼見四大凶神逞兇殺人,情勢危急,

軒轅光顧不得多想什麼,立即吩咐:“阿嫫,你留下來,給蚩尤大哥掠陣,那‘歡頭羽人’是四大凶神之首,可不好對付;萬一蚩尤大哥抵擋不住,你就使出‘太陽神針’來射他的眼睛,只要你和蚩尤大哥聯手,就一定可以打敗他。祖兒,伶倫,我們走!快去幫太乙真人,他一個對三個,晚了只怕來不及了!”

當即,方良在前面帶路,軒轅光和祖兒、伶倫緊緊跟隨在後面,直奔上山。

很快,他們來到了“天柱宮”的最高處“升雲殿”。這裡已經是山巔,雲霧繚繞中,在一處空地上建起一座雄偉高大的建築,大殿之前廣場上,昆侖派的弟子們全部都東倒西歪地躺在地上,從大殿裡傳出打鬥之聲。

“快進去救太乙真人!”軒轅光拔出至尊之劍,第一個沖進了大殿。

他一馬當先,沖進大殿,只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身材高大,手持一柄寒光閃閃的寶劍,正在苦苦抵擋三個怪物:那三個怪物一個的是九頭怪蛇,正是四大凶神的老二“九首封豸”後夷;還有一個虎身、人面的怪物,正是老三“兩面虎人”吳回,再就是羊身人面,頭頂上長著一隻大大的羊角的老四,“獨角羊人”嚴卯。三人各自拿出了看家本領,和太乙真人廝殺在一起,太乙真人苦苦支撐,儘管一頭一臉的汗水,可是神態卻一點都不慌張,劍法也是絲毫不亂。

“太乙真人,我們來幫你了!”

軒轅光一看情勢,絕不能拖延,於是一下祭出了至尊之劍,至尊之劍化作游龍,飛上直撲後夷。祖兒也喚出了雷音鼓神,鼓神上去就接住了吳回;伶倫則彈起了混沌之琴,無形的劍氣撕破空氣,射向嚴卯。

“啊?怎麼回事?有援兵?”

頃刻之間,形勢大變,三大凶神都吃了一驚,不想太乙真人的援兵來得這麼快,而且一個個這麼厲害,他們登時手忙腳亂,心下開始發虛了。

“大哥怎麼還不來?”

“是呀,我們去找大哥!”

於是,三人一齊虛晃一招,各自收了手,一陣風一樣奔出大殿,出門而去。

“哪裡跑?”軒轅光等人追到大殿外,卻見四大凶神已經會合,一字排開,站在那裡。

“跑?”老大朱莘冷笑著道,“我們四兄弟從來都是讓別人跑,自己還沒有跑過路呢?”

“是嗎?”

下邊,蚩尤和阿嫫氣喘吁吁地追來,也和軒轅光等人會合了:“那咱們就大戰三百個回合!”

雙方劍拔弩張,正要動手,忽然空中傳來一個聲音:“喂,你們四個傢伙,活得不耐煩了!”

眾人循聲一望,只見一隻大熊張開翅膀,正在從空中盤旋著落下來。

“啊?黃能又來了?”四大凶神都是吃過黃能苦頭的,一見這大熊,就嚇得要死。其他三人一齊將目光投向朱莘:“大哥,怎麼辦?”

“哼,咱們兄弟,今天是寡不敵眾,好漢不吃眼前虧,後會有期了諸位!”

朱莘一看不對,第一個腳底抹油,其他三人一齊跟著,瞬間騰空而去。

“哈哈,”這邊,軒轅光等人一齊大笑起來:“什麼四大凶神,簡直是笑話。”

這時候,太乙真人也從大殿裡出來了:“哈哈,至尊之劍,混沌之琴,雷音天鼓,還有昊天之弓,這些都是難得一見的神器啊!至於這位嘛——”

他仔細地打量著鐘九所操縱的那個木頭機關人,“雖然是後天製作之物,卻令我想起來一個人,‘水中稱能,陸地飛熊’,不知道是哪一位高人隱身在裡面,可否出來一見?”

話音剛落,鐘九就打開機關,從裡面一躍而下,站在太乙真人面前。

“呵呵,我道是誰,原來是黃龍鍾九將軍,難怪混沌老魔到處找你不到!”太乙真人從前是和鐘九認識的,所以見面之後,不由有些吃驚。

“太乙真人有所不知,”鐘九道,“我所以能逃過四大凶神的追捕,有這麼好的一個藏身之所,都是因為得到了這位小兄弟的幫助。”他將軒轅光叫過來,讓太乙真人仔細看他。“請你猜上一猜,這位小兄弟是什麼身份?”

“這還用猜嗎?一看他的長相我就知道了,他應該就是黃能的那個小兒子吧。”

“不錯,他正是黃能的兒子,姓軒轅,單名一個光字。”鐘九將軒轅光介紹給太乙真人,又給軒轅光介紹太乙真人。“小光,這位就是太乙真人,不要聽信傳言,以為太乙真人當年參與烈山之戰、小廟底之戰,兩次圍攻你的父親,就以為他是你父親的仇人,其實,太乙真人和你父親是很好的朋友,當年烈山之戰後,你父親將遺留在人間的兒子烈山氏托孤,就是委託給太乙真人撫養長大,後來成為天下共主神農氏。小廟底之戰,太乙真人仍然暗中維護、幫助你父親,而且,你這些年來能夠平安長大,太乙真人可是出了不少的力氣呢。所以,他可算是你的長輩了,你叫一聲太乙伯伯,給太乙伯伯磕三個響頭吧!”

“真的嗎?”軒轅光卻有些不敢相信。

“當然是真的了。”太乙真人接過話去,“小子,在你兩歲的時候,你父母離你而去,是不是有一對青年夫婦,緊接著到了你們的小廟底村。你和那對青年夫婦相處融洽,很快就有了感情。對了,他們還有一個孩子,和你年齡一樣大,你應該和她是很好的夥伴,玩得很開心吧?”

“啊?”這話不但令軒轅光吃驚,甚至伶倫也是身子一震,緊張地盯著太乙真人。

“你……怎麼會知道?”軒轅光對自己三歲以前的事情,只是有模糊的記憶。更多的事情,還是從大橈先生口中聽說的。不料太乙真人竟然知曉此事。

“豈止知道而已,因為他們根本就是我派去的啊。”太乙真人一語道破。“那對青年夫婦,是我座下十大弟子中的第三位和第四位。男的叫師正,女的叫風蟬。他們論本領不是最高強的,但是一個品行端正,一個活潑開朗。我派了他們去保護你,就是希望他們能影響到你的性格,讓你祛除你父親性格中的暴戾和陰柔,而多一些仁愛、厚道、陽光和開朗。本來他們應該一直陪伴在你身邊,幫助你長大成人的,只可惜,我這裡突然出了一件事情,我實在沒有辦法,就將他們召回來了。不過他們的孩子留在了那邊陪伴你,現在應該就和你在一起吧?”

“是!”軒轅光將伶倫從自己身後拉出來,介紹說:“她叫伶倫,就是那個孩子。”

“好孩子,你也長大了。”太乙真人將伶倫上下仔細一打量,“不錯,你很像你的父母。”

聽他這麼一說,伶倫不由眼睛濕潤了。她恭恭敬敬地跪下:“師祖在上,請受徒孫一拜!”

她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太乙真人連忙將她扶起來。

帶伶倫行過禮,軒轅光也再無懷疑,同樣跪下去磕頭:“太乙伯伯,對不起,在這之前,我一直都在懷疑您,直到剛才還不相信您,我錯了。我不該以自己的狹隘之心猜度您,請您原諒我年少無知,別做計較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