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7章 太陽部落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4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三十七章

太陽部落

“哈哈,我都一把年紀了,豈能和小孩子一般見識,起來,快起來!”太乙真人連忙將他也扶起來,“說實話,我一直惦記著你,只可惜太忙了,一直沒有機會去見上一面。沒想到,你倒這麼快來這裡找我了。”

“太乙伯伯,不單我和伶倫來了,還有一個人也來了,您猜他是誰?”軒轅光將蚩尤拉到太乙真人跟前。

太乙真人上下一打量他:“你……你和我那徒兒吉陽長得很像啊……莫非……你就是那個孩子……”

“是,”蚩尤道,“我叫蚩尤。不過,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是不會認你這個師祖的。”

“啊?你怎麼這麼說話?”

“因為你已經將我父親和母親逐出山門,而且,你親手殺死了我父親。”蚩尤恨恨地道。

“你是說那件事情,唉,此中經過,你有所不知啊。”太乙真人搖了搖頭,歎息一聲。

“什麼有所不知,你不要欺負我年齡小,具體經過,我娘都告訴我了。”

“是嗎?那麼你娘有沒有告訴你,關於‘青土’的事情。”

“約略講了經過,”蚩尤將事情簡單講了一遍,“我娘說,我父親找不到太陽部落,和那位結拜兄長,無法向您交差,因此甘願被天火燒死。雖然你這個做師父的,從一開始就應該知道,他找不到‘青土’的,為什麼還要和他訂立這個約定?分明你一開始就想用這種方法害死他!”

“關於‘青土’,和那個被關押的人,你還知道什麼?”

“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我就知道是這樣,讓我來告訴你們,整件事情的經過,你們自己判斷吧。”太乙真人道,“其實,不但你父親到處找不到‘青土’,就是後來,我又緊急調回了伶倫的父母,也就是師正和風嬋,一道去尋找‘青土’,也仍然是杳無音信。不但如此,他們兩個也一去不返,生死不知了。”

聽太乙真人提到自己父母的情形,伶倫不由地眼睛一紅,默然落下淚來。

“唉,”太乙真人一聲長歎,“此事說來話長。那是四五百年前的舊事了。那時候,我還是姑渺山麻姑真人座下的一名弟子,忽然有一天,大地震動,山海顫抖,從外面傳來的消息,說是混沌魔尊屬下的四大凶神,橫行無忌,四個人都爭著要當老大,最後比試本領,其他幾人都各顯神通,只有歡頭羽人朱莘一言不發。等其他三人展示過本領後,朱莘帶領他們來到昆侖山天柱前,使出蠻力,一頭將天柱給撞斷了。天柱折斷,天地坍塌,他雖然因此當上了老大,可是天河之水傾注而下,洪水滔滔,大地一片汪洋。如果不及時將天柱修復,地面生靈將無一倖免。”

“眼看無始老祖辛苦創立的基業就要毀於一旦,麻姑真人是無始老祖的弟子,自然不能坐視不理,於是將我叫到跟前,派我來修復天柱。”

“要修復天柱,需要一種能夠自己生長的‘大塊’土壤,也就是五色土。這五色土分別生產于天地洪荒之外的五座神山,當年無始老祖花了無數的工夫,才找齊這五種顏色的土,最終融合為一,鑄造出了天柱,將天地分開,判別陰陽。如今,時間緊迫,我如果再去重新尋找五座大山,顯然已經來不及。不過,我師父麻姑真人告訴我,不必捨近求遠。在這裡東邊不遠的大海中,就有一個太陽部落。那太陽部落坐落在大海裡一座孤島上,這座太陽島的來歷,是當年無始老祖的一個小女兒青青,因為在海中游泳嬉戲的時候淹死了,怨而化作一隻青鳥,從遙遠的五座神山之中的一座山上叼來青土,在海上填築出了一座孤島。後來青鳥力盡而亡,有海上遭遇風暴而被吹來的船隻,人們上島得以求生,從而為青鳥建築起了宮殿,供奉青鳥為青帝。因為太陽每天從近在咫尺的海面升騰而起,所以這些人又自號太陽部落。”

“太陽部落就有青土,這是唯一能夠迅速取來,可以修補天柱的材料。我正要動身,這時候,昊天尊者帶著一支隊伍追趕混沌魔尊屬下的四大凶神,也來到了昆侖山。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混沌魔尊,而且他們也正在尋找五色土,據說他們有將五色土組成法陣而喚醒五色巨人的奇術,於是,我們合兵一處,一起造了一座大船,出海尋找太陽部落。”

“大海茫茫,沒有誰知道太陽部落位於何處。那太陽每天升起的地方,似乎極近;可是要接近卻並不容易。我們在海上漂泊了不知道多少天,後來就遭遇了大風暴。撲頭蓋臉的大浪,將我們的船打得千瘡百孔。然後,風暴一直在推著我們走,後來風浪停止,我們就來到了太陽部落。”

“上岸之後,我們受到了這裡人們的熱情款待。但是當得知我們是為了他們的部落寶物青土而來,我們就被抓起來了,關押在一個山洞裡。後來我一個人逃了出來,偷偷潛入他們部落酋長朱蒙的大帳,才知道原來混沌魔尊已經先我們一步,來到了這裡。那朱蒙見了混沌魔尊的本領,佩服得五體投地,當即拜了混沌魔尊為師,答應將青土交給混沌魔尊。”

“趁著沒有被他們發覺,我又偷偷來到了青帝宮中。因為我是無始老祖的徒孫,青帝是無始老祖的女兒,她現身出來,給了我一條太陽神鞭,這鞭子是青帝的怨氣和太陽的烈焰融合而成,至陽至剛,正好可以克制混沌魔尊的至陰至邪的混沌氣息。我連夜將同伴們從山洞裡救了出來。第二天一早,混沌魔尊帶著青土剛要離開,被我和同伴們截住,於是一場廝殺。我的太陽神鞭正是混沌魔尊的剋星,他自知不利,於是只能恨恨地丟下青土,狼狽而去。”

“等我贏得這場對決,取得青土,才發現太陽島上早已血流成河。那些太陽部落的人們,並不知道他們的酋長已經投靠了混沌魔尊,而是受了蠱惑,以為我們才是要來搶奪他們的青土的,於是死命地對我們發起攻擊。我的同伴們不得已殺了他們中的一些人,才逼迫他們屈服,將他們的酋長朱蒙給俘虜了。然而害怕混沌魔尊帶領屬下四大凶神捲土重來,我們立即帶著朱蒙和青土,將大船修補完畢後火速離開了。”

“就這樣,我們得到青土,回到昆侖山後,我將天柱給修補好了,剩下一部分交給了昊天尊者,他們就離開了。我則創立昆侖一派,將廣收門徒,肩負起鎮守此山,保護天柱安全的重任。那個太陽部落的酋長朱蒙就被我關在了山洞裡,他開始還心存幻想,以為他師父混沌魔尊會來救他。但是後來,昊天尊者大敗混沌魔尊。混沌魔尊被囚入了太虛之塔,一干凶厲惡煞盡數被囚。昊天帝尊即位後,派人將青土送回來,仍舊由我保管。而朱蒙得知混沌魔尊失敗的消息後,只在山洞裡蟄伏。後來時日一長,太平無事,我就漸漸將他忘了。”

“直到有一天,我的兩個弟子吉陽和夢娘,被那個人所迷惑,將他放出,又偷走了青土。等我回來後,大怒,而吉陽和夢

娘不但不承認錯誤,反而質疑我當年為何濫殺無辜。我講述了這一段經過,他們才知道為朱蒙所蠱惑,然而已經晚了。”說到這裡,太乙真人望著蚩尤道:“孩子,你以為去尋找‘青土’,許以三年之期,是我給你父親的期限,其實是你父親自己提出的,並且硬逼著我施行了法術。你父親是一個相當驕傲自負的人,他始終無法在內心真正相信自己會被朱蒙欺騙,他去了之後,我怕他有所閃失,於是又緊急調回了師正和風蟬,以助他一臂之力。但結果還是讓人失望,三年過去了,吉陽一無所獲,他的性格又倔強得緊,竟然不肯找我來解開當日在他身上所施的天火噬嗑,任憑自己被燒成了灰燼。你母親夢娘也因此恨我,和我斷絕了師徒之誼!唉!”

太乙真人雖然早已修煉有成,可是想到往日情景,還是歎息連連,痛心不已。

“太乙伯伯,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這次來找您,就是要重新尋找‘青土’。鐘九大哥從天上下來,肩負著要重建五色法陣的重任,我們知道您曾經得到過‘青土’,但是聽您這麼一說,似乎您也不能確定,那太陽部落究竟在什麼地方?”軒轅光問道。

“正是。”太乙真人道,“當年我們也是被風暴所襲擊,稀裡糊塗到了太陽部落。後來又被那朱蒙重新偷走了青土,他知道我一定會派人去跟蹤追擊他,所以他回去後,定然使用了用某種方法,將整個太陽部落給隱藏起來了。”

“哎呀,這可難辦了。”軒轅光等人聽了太乙真人的話,一個個面面相覷。

“本來,還有一條線索可以打聽,”太乙真人道,“昊天帝尊打敗混沌魔尊之後,大封四方,青帝作為四方天帝之一,被封為東方天帝。如果要尋找太陽部落,她是一定會知道的。可是,我一直太過於相信自己的弟子,後來又擔心青土失竊,這麼重大的事情,昊天帝尊會怪罪下來。結果,拖延到現在,混沌帝尊脫困複出,囚禁了四方天帝,想再去向青帝詢問消息也不可能了。這麼一來,這最後的線索也等於中斷了。”

“情況的確糟糕,但是還沒有壞到無法收拾的地步。”聽了太乙真人的話後,鐘九仔細想了想,分析道,“至少有一點,那就是四大凶神並不知道‘青土’已經失竊,早已不在昆侖山。只要他們還以為‘青土’在這裡,那麼,他們的注意力就會被吸引,混沌魔尊也會以為‘青土’在這裡。所以,只要真人你在這裡全力拖延,吸引住他們的注意力,就為我們去尋找‘青土’贏得了時間。或許我們運氣好,很快就會找到‘青土’呢。”

“唉,這也是不是辦法的辦法。”太乙真人道,“事已至此,我只能全力拖住他們,敷衍周旋,盡可能替你們贏得一些時間。希望‘天命’真的是在你們這一邊,如果你們能先一步得手,那我的心裡就踏實了。”

“放心,太乙伯伯,我們一定會找到‘青土’的。”軒轅光信心滿滿地道。其實,他又何曾有這樣的十足把握,但是他就是這樣,對於那些無法預測的未來,總是抱著這樣的信心,寧可往好的積極方面去想,也不去想不好的消極方面,事在人為,他認為努力一定可以改變未來!

“好,”太乙真人點了點頭,“你們既然來了,就在這裡住上一晚,明天一早就動身吧。總之事不宜遲,我老了,以後的事情,就靠你們年輕人了。”

諸事商量定後,眾人跟著太乙真人,來到後山的清修所在。這是一個不大的山谷,果木蔥郁,百花盛開,清泉汩汩,魚躍鳥飛,一派的生機蓬勃。山谷中間的空地上,一字排開幾間茅屋,雖然簡單了些,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中,還是自有一種清淨氣象,也就不覺得如何簡陋了。

在太乙真人的房間裡,眾人坐定之後,方良這才將自己所帶的酒拿出來。

“真人,這是我埋在地下藏了三十年的‘百花露釀’,請您品嘗。”

方良恭恭敬敬地將那罎子“百花露釀”拿來獻給太乙真人,一經開啟壇口的泥封,頓時酒香飄溢,每個人都被那濃郁的酒香熏得有些飄然。

本來,方良是要用這壇酒作為籌碼,來吸引太乙真人,以便讓他答應軒轅光等人所請。現在看太乙真人和軒轅光等如此關係親近,這一招便用不上了。不過,按照規矩,太乙真人喝了他的這壇酒,還是不能白喝。

果然,太乙真人一邊品嘗著香醇的美酒,一邊開了口:“老朋友,我的規矩你是知道的。我喝了你這麼好的酒,說吧,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

“我……沒有什麼事情,只是我的這些朋友……”方良看了一眼軒轅光他們,軒轅光卻接過話去:“是這樣,太乙伯伯,這位方老爺子有一個女兒,十五年前忽然失蹤不見,後來這位方老爺子遇到蚩尤大哥的母親,給他占卜了一卦,說他女兒和冥界鬼王有十八年的夫妻情分,十八年後,自然會將她送還。因此,這位方老爺子想知道,這件事情是真是假?如果他女兒現在真的在冥界鬼府,不知道過的怎麼樣?”

“原來你想問這件事情。”太乙真人點了點頭,“我這昆侖山,通天徹地,上連昊天界,下連冥界。昊天界上的事情,自有帝尊在那裡主持;冥界的事情,自有鬼王決斷。那鬼王可非等閒之輩,而是一隻開天闢地之時,修煉成形的一隻黑翼蝠王。若論本領,與我不相上下。所以,我雖然早知道他擄去了你女兒,卻一直沒有告訴你真相,就是怕你知道了擔心、難過。不過,你現在既然知道了真相,我可以告訴你,你女兒在冥界過得很好,她是高高在上的王妃,生活得十分幸福。你只需要等到三年之後,你女兒自然會回到你身邊去;如果你想念她厲害,我現在就可以送你到冥界去,我兩個弟子游光和禺強在那裡,鎮守冥界,他們會幫助你和你女兒見上一面,你自己看選擇哪一樣吧?”

“真的嗎?”方良的聲音都顫抖了,“我真的……真的可以和女兒見上一面?”

“只要你想見她,我就可以替你安排。”太乙真人道,“這有什麼難的?”

“那……真是太謝謝了。”

方良起身來到軒轅光跟前,激動地握著他的手。“小兄弟,你真是太好了。我原來答應幫助你們的,也算是回報夢娘的恩德。可是到頭來,你們又把這個機會讓給了我。我真是不知道怎麼報答你們才好……”

“什麼報答不報答的,天底下還有什麼比父母和子女生生被分開更殘忍的嗎?”軒轅光似乎想起了自己的遭遇,“那個蝠王也太可惡了,仗著自己是冥界鬼王,就可以這麼任性行事嗎?下次我撞上他,可不會輕饒他。”

“那……幾位還有大事要議,小老兒就不再這裡打擾,先告辭了啊!”

方良走後,太乙真人和眾人便開始推杯換盞,喝起美酒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眾人起身告辭,太乙真人親自將他們送到了山門,才揮手作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