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39章 龍族之戰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4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三十九章

龍族之戰

“我們且不去說,那個部落是不是太陽部落,我只想告訴你們一點,那個在海底下的村子,那裡面的人其實只是普通百姓,並無神奇之處。”

“那他們怎麼可能生活在海底下,幾個月時間都不到海面上露一下頭?”

“他們生活在海底下,那只是你們的看法;他們自己的看法,則不一定是這樣。”鐘九的話裡透著玄機。

“什麼意思?”軒轅光理解別人說話的能力極強,但這件事情超出了理解。

“就是說,他們其實並不是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生活在海底;其實他們生活在一個和海底完全不相干的另外世界裡。”鐘九見和眾人說不明白,乾脆一針見血。“小光,還記得我和你說過,我們天河龍族,有一種最高的馭水之術,叫做‘化字訣’,能夠化出一個虛無縹緲的世界,和真的世界一模一樣,尋常人如果誤入其中,一生都難以脫身吧。”

“對呀,我怎麼忘記了這一點?”軒轅光有些明白了,“鐘九大哥,您是說,他們都是生活在這個‘幻境’中?”

“對,他們所生活的這個‘幻境’,雖然是在海底,但是和海底世界,還隔著一層,他們其實是生活在一隻叫做‘蜃’的幻獸的肚腹之中。”

“‘蜃’?”軒轅光等人第一次聽到世界上還有這種怪物,一個個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不錯,那是一隻叫做‘蜃’的幻獸。只有將馭水之術修煉到了最高境界,才能召喚出來這只怪獸。‘蜃’的大小根據施法者的本領而定,最小的也有方圓幾十裡,大的可以達到幾百、幾千里。它是由水、光和氣三種物質組成。水的身體確保了它和海水融合,沒有固定的形狀,隨著水流的流動而流動。光是它最喜歡吃的美食,它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移動到海面上方,貪婪地張開大口,吞食燦爛純淨的陽光。它將這些陽光存貯在體內,整個身體就會變得透明起來。再就是氣。每次吞食足了陽光之後,它的身體就會從水態變成氣態,於是浮出水面,跟隨著海面上微微的風移動,有時候升騰而起,到了空中,從一個地方飄到另一個地方。有時候在人跡稀少的山林裡;但有時候也會出現在集市熱鬧之處。這時候,從‘蜃’的肚腹裡,人們可以自由地進出,和外面的人們進行交易;外面的人也可以到裡面去,和裡面的人做生意,以貨易貨,甚至會有婚嫁之事發生,一切和現實世界並無二致。但忽然之間,這一切又會在頃刻之間消失。如果不幸這時候走入到‘蜃’的肚腹裡,可能就永遠出不來了。”

聽著鐘九的講述,眾人都覺得仿佛在夢中一樣,又是癡呆,又是驚愕。

“啊?原來‘蜃’怪這麼厲害,那麼,我爹娘一定被‘蜃’怪給吃掉了。”伶倫本來對救出父母信心十足,現在也有些懷疑自己能否做到了。

“伶倫,你先不要著急。”軒轅光安慰她,“鐘九大哥既然知道這怪物的名字和來歷,就一定會有相應的克制和破解之道,對不對,鐘九大哥?”

“不,”鐘九卻搖了搖頭,“每個人所召喚出來的‘蜃’獸不一樣,而‘蜃’獸是精神和心血所化,所以,必須要找到這個人,將這個施法的人打敗,這是唯一的辦法。否則,是根本不可能擊敗‘蜃’怪的,因為它根本沒有實體,是不存在的幻象。”

“那我們就去找施法的人啊!”

“那可難了,”鐘九道,“因為要找到施法之人,卻又恰恰是最困難的事情。”

“為什麼?”軒轅光問。

“你想啊,這樣體型巨大、來去無蹤的‘蜃’,將許許多多的人,甚至整座的城池都吞進來,裡面有村莊、集市、車馬,人們耕地種地、射獵打漁,和真正的生活並無二致。要從這數不清的人群中,分辨出究竟誰在主使,誰在操縱這只怪獸,你們說,這是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沒有更好的辦法嗎?”軒轅光問。

“沒有。”鐘九道,“施法者的本意就是要隱藏自己的存在,所以才會拼命地使這只‘蜃’體型擴大,不斷增加自己隱藏的深度。他怎麼可能被輕易發現?除非有什麼人的智慧能夠高過他,以非常手段擊敗他。”

“那麼,鐘九大哥,這個法術,你也是會使的吧?”軒轅光忽然想到了什麼。

“會。”鐘九道,“不過我從來沒有使用過。因為這種法術有一個缺點,就是施法之人一旦開始使用,將‘蜃’怪給召喚出來之後,就只能不停地維持‘蜃’怪的存在,不斷地讓其體型擴大,而永遠無法停下來。”

“永遠無法停下來嗎?”

“是,除非施展法術的人被發現、擊敗,或者自己受到疾病的侵擾之類,否則‘蜃’怪就永無消失的可能。這是一種用精神和心血化成的枷鎖,是自己給自己套上的生命詛咒,所以不到迫不得已,誰也不會輕用。”

“鐘九先生,照你這麼說來,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蚩尤表面上看似乎不擅言辭,比起大夥兒來都沉默得多,其實內心卻是最複雜的。

他自從在西昆侖取得了“不老泉水”,又遭遇鐘九,從鐘九口中,得知自己很有可能就是“天”所選定的那個人,心中就燃燒起了一團火焰。他太想去取得五色土,組成“五色巨人”,到昊天界上去戰勝混沌魔尊了,因為那樣一來,自己很有可能就會接受昊天帝尊的禪讓,成為新一代的天地之主。

本來,他的目標一直都是成為朝雲之國新一任國君,至少他原來的夢想單純無比:將母親的病治好,然後憑藉自己的努力去奪回本該屬於自己的王位。可是,這個曾經在他看來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夢想,在鐘九突然出現並且告訴了他所謂的“天命”之後,一切就全變了,他的夢想一下子擴大了千倍萬倍,夢想轉變成為了欲望和野心,猶如剛剛鐘九所講的“蜃”怪一樣,怪獸一旦在他的心中被“製造”出來,那麼就只能不停地吞噬一切,不停地膨脹變大,永無休止,無路可退,直至毀滅。

他當然不懷疑,自己能夠做到這一切,他從來都不曾懷疑過自己的力量,可是,他還是有一絲擔心,這擔心就是他突然發現,曾經不被自己重視的軒轅光,轉眼之間,已經成為了自己的頭號競爭對手。他不但不是一個凡夫俗子,而是有著比自己更加高貴和了不起的出身,而且,他很快組建了一個看起來戰鬥力量強大無比的團隊,他在其中,隱然已經有領袖的風采。而這正是蚩尤所不能容忍的。如果“天”所選定的那個人,不是他蚩尤,而是軒轅光,即使是金蘭兄弟,他也會嫉妒的。

也正因此,當眾人在為如何尋找和進入太陽部落發愁時候,他第一個發表了行動宣言:

“諸位,我們只是在這裡商量來、商量去有什麼用?就是將千般困難和萬種可能都考慮到了,最後還不是一樣要去直面問題?我這個人的

做事情風格你們也都知道,那就是簡單直接,所以,我認為,要打敗‘蜃’怪,第一件事情當然是找到它。要找到它,那麼就必須馬上乘船出海,立即展開行動去尋找。既然我爹是為了‘青土’而遭受了‘烈日融焰’的吞噬,我娘也因此而受到懲罰,受盡磨難,那麼,我身為人子,就必須替他們將‘青土’找回來。我可是一點都不能等了。一會兒吃完早飯,我就動身去海上。喂,你們中有誰願意和我一起去?”

“蚩尤大哥,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麼我們大夥兒當然跟你一起去。”軒轅光道,“這麼大的事情,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再說,人多辦法多,我們這些人在一起,總能多發現一點‘蜃’怪的線索。”

“對,一起去!”祖兒也早不耐煩了。“那個‘蜃’怪,讓你們說得這麼玄?我怎麼就從來沒有聽爹提起過?爹都不提的怪物,能厲害到哪裡去?”

“你們放心,我有太陽神針,還有伶倫有混沌之琴,實在應付不來,我還可以去找爹和師父,不過不到萬不得已,我想我們還是不要麻煩他們。”

阿嫫也給眾人打氣。畢竟是年輕人,很快達成了共識,一個個擦拳磨掌,急不可耐。

“行,既然你們都這麼有信心,咱們就一起去走一遭,或許真會有辦法呢!”

鐘九也受了感染。他是龍族,對於海裡的情形,自然比其他人都更熟悉,知道就算真的找到了“蜃”怪並且發生了衝突,他也有辦法保護眾人。

於是眾人不再遲疑,立即分頭去準備。

幾天之後,萬事俱備,一大早,他們就乘船出海了。

他們這艘大船是專為出海而設計的,雖然時間倉促,但卻並非新造,而是在原來的一艘海船基礎上改裝而成,體型龐大,一應俱全。船上有足夠大的地方,分割出無數的房間,軒轅光等人每人一個房間,寬敞、整潔。從客房出來就是公共餐廳,配備有幾個專門的廚師為他們服務,菜肴、美酒,應有盡有。穿過餐廳來到寬敞明亮的會客大廳,這裡甚至挑選了幾個專門的歌女,唱歌跳舞,絲竹管弦,一應俱全。可見,為了做好這一切安排,朝雲之國的國君也是煞費了一番苦心,生怕不周。

但這一切對尋常人來說是很好了,對軒轅光他們來說卻是多餘。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一群滿足於口腹之欲、耳目之娛的普通人。一天中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在寬闊潔淨的甲板上,各自瞪大了眼睛,盯著煙波浩渺的海面,彼此互相提醒,搜尋著“蜃”怪的蹤跡。整個白天是如此地忙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軒轅光揮舞他的至尊之劍,抓緊練習劍術,希望在接下來和“蜃”怪的作戰中發揮更大的威力;伶倫彈奏、演習混沌之琴,希望利用混沌之琴的魔音來吸引“蜃”怪露面,因為聽鐘九說,那“蜃”怪有喜歡聆聽美樂的癖好;阿嫫利用“蜃”怪必須吞食陽光的習性,緊緊盯著日光變化;祖兒經過調息,已經可以隨心所欲地敲響雷音小鼓,希望利用鼓音來將“蜃”怪驚動。蚩尤呢,也將自己的那把昊天帝尊的雄弓給放出去,那弓變作一隻黑色的大狗,在海面上朝追旭日,夕追彩霞,所經過的地方,以它的鼻子嗅覺之靈敏,只要有一丁點兒“蜃”怪的奇異氣息,它也會立即察覺。

眾人都忙忙碌碌,只有鐘九好整以暇,一會兒和這個人聊幾句,一會兒和那個人聊幾句,走來走去,似乎無所事事。可是,一到了晚上,眾人都睡下之後,鐘九卻不見了。他悄悄地潛入了海水中,現出自己的本相,在水中暢遊,緊張地尋找著“蜃”怪。他不但自己尋找,而且以龍族的身份,召集了水中的魚、蝦、蟹、鱉等,一齊組成了龐大的搜尋隊伍。這真是一場聲勢浩大的大搜索:從白天到黑夜,從海面到海底,各種方法都動用了,搜索一刻不停,然而卻一無進展。

更為糟糕的是,鐘九每天晚上在海底的行動,很快暴露了自己的行蹤:一條像他這樣身份高級的黃色巨龍現身在東海之中,這個消息很快傳到了昊天界上。混沌魔尊立即意識到,那一定就是鐘九,而且他們一定是在尋找某種至關緊要的東西。所以,其他四色龍族立即被派了下來,一張無形無影的大網在海底鋪開,只等鐘九自己來投入羅網。

這天晚上,鐘九像往常一樣,又潛入水中,現出了原身,痛快地暢遊起來。

然而,剛遊出不遠,他就覺出了不對。周圍太安靜了,安靜得一片死寂。往日裡各種魚蝦蟹鱉,都會爭著上來彙報見聞,如今卻蹤跡全無。

黑暗和死寂中,似乎有某種無形的壓力正在逼近,危機悄然籠罩而至。

鐘九嗅出了海水中的熟悉氣息,那是屬於龍族的獨特氣息。不過那氣味雖然熟悉,卻不友好,鐘九本能地察覺到,其他四色龍族來到了!

果然,從四個方向,赤、青、黑、白四條巨龍,張牙舞爪,悄無聲息地逼上來。

一場大戰立即爆發。本來天河龍族都是一家,但混沌魔尊將四色龍族蠱惑,令其反戈,四色龍族在包圍樞紐殿一戰中,和黃色龍族大戰,幾乎將黃龍一族屠殺殆盡。因此這仇恨已經不可化解,雙方見面即痛下殺手。

鐘九是黃龍族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力量和智慧一時無雙。現在他真是暴怒了,在這樣的生死決戰中已經不需要什麼智慧,只需要拿出全部的力量。而他最令人駭異的力量,就是他那已經修煉成的“黃金烈焰”。他張開大口,從自己肚腹之中,噴射出來猛烈的火焰。這火焰非同小可,不但溫度劇烈,可以熔化一切,而且星星點點的黃金粒子,一旦迸濺到對方身上,怎麼都擺脫不掉,瞬間黃金粒子就會燃燒起來,這種烈焰又是怎麼都撲滅不了的,非把附著之處的肌膚燒焦不可。

其他四色龍族,黑龍噴出有毒之霧,赤龍噴出紅色之煙,青龍噴出迷失之瘴,白龍凝水成無形之箭,一條條利箭射向鐘九眼睛!

一時之間,海水翻騰,火焰熊熊,海底下的各種生靈都嚇得遠遠逃開。有的行動稍微遲緩,還沒有弄明白發生了什麼,已經稀裡糊塗送了性命。

這場大戰也將海面上的大船給震動了。大船劇烈地搖擺著,軒轅光等人都被從睡夢中給驚醒了。

“怎麼回事?”軒轅光立即穿好衣服,從自己的房間裡跑了出來。

“是不是‘蜃’怪來了?”蚩尤的警覺性也很高,沖出來招呼眾人:“大夥兒快做好準備!”

轉瞬之間,眾人沖上甲板。夜正深沉,星月無光,周圍的情形根本看不清楚。然而從甲板上往海裡看,卻可以看到海底下被一陣陣的火焰燒得通紅。火光的映射裡,幾條巨龍翻翻滾滾,糾纏在一起,殺得難解難分。

“那不是鐘九大哥嗎?”軒轅光看到那一抹鮮亮的黃色,忽然大悟。“他遇到麻煩了!”

“怎麼辦?”眾人都焦急起來,眼見海水之下,戰況正酣,卻幫不上忙。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