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0章 飄渺之國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4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四十章

縹緲之國

“阿嫫,你不是有一身水裡的本領嗎?你下去告訴鐘九大哥,讓他把對手引到海面上來,我們就可以幫助鐘九大哥,將這些傢伙給一網打盡了!”

“好,”阿嫫答應一聲,“那我下去了!”

她縱身一跳,躍入海水之中。海水被交戰雙方攪得一團渾濁,火焰洶湧,霧氣朦朧,更兼有劇毒和水箭,這都是阿嫫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情況。

不過,因為她的身形實在太小,其他幾條龍,都沒有意識到她的到來,把她只當做了尋常的小魚小蝦。所以,阿嫫還是避開兇險,來到了鐘九跟前。

“鐘九大哥,小光說,讓你把這些傢伙引到海面上去,大夥兒幫你一起退敵!”

“知道了。”

鐘九雖然以一個人的力量,也可以戰勝這幾個對手,但勢必大費周章。而現在的情形是需要速戰速決,因為這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定會驚動海底下的“蜃”怪。如果被“蜃”怪借機溜走,那可就耽誤大事了。

所以,鐘九接受了阿嫫的建議,虛晃一招,將身體從海水裡急速騰沖而上!

“嘿嘿,想要逃跑嗎?”

其他四條龍本來正左右招架,各自為戰,如今見鐘九主動逃跑,紛紛跟著沖上海面。

大船甲板上,軒轅光等人嚴陣以待。鐘九從海水裡一躍而上:“小心,他們來了!”

“好嘞!”軒轅光答應一聲,“看我們的!”

頓時之間,眾人各自祭出法寶。軒轅光的至尊之劍飛出,祖兒的雷音小鼓召喚出鼓神,伶倫的混沌之琴彈射出無形的刀光劍影,蚩尤的昊天之弓拉了個滿弦,一道道或明或暗的力量,對準了海面上的來犯之敵。

當赤、青、黑、白四條巨龍剛一騰出海面,頓時,刀劍齊下,迎頭痛擊!

“哎喲,怎麼回事!”

“不好,我們中計了!”

四條巨龍根本還什麼都沒有看清楚,已經被劈頭蓋臉一通攻擊打得嚎叫連聲。

這時候,阿嫫也從海水下面上來,回到了船頭上。正好此時天光熹亮,一輪旭日探出海面。儘管那光芒還有些微弱,然而阿嫫的太陽神針早已爐火純青,她抓了一把陽光,往海面上一揮,四條巨龍的鱗甲雖然夠堅夠硬,卻還是抵擋不了這極細極銳、透隙而入的太陽神針!

“快走,回去搬救兵!”

四色巨龍,以赤龍為首,一聲大喝,眾龍一起搖首擺尾,飛天而去。

“我去追它們!”祖兒有禦馬飛車,就要去追幾條潰敗之龍,卻被鐘九攔住了。

“不要追!”

“為什麼?”

“你們看,那‘蜃’怪出來了!”鐘九提醒道。

“啊?在哪裡?”

“日出之地,光華之下。”鐘九用手指著遠處的太陽說道,“那‘蜃’怪雖然無影無蹤,難辨形跡,但是你們可以看到它肚腹中的村鎮人口,車馬往來。”

眾人都瞪大眼睛望過去,可不是,就在不遠處的太陽下面,海面之上,浮現出了一幅美麗的畫面:一個一個的小村莊連綿成片,每個村莊之間,阡陌相連,村莊裡炊煙嫋嫋,雞犬可見,農田裡早起的農夫已經在扶犁耕作。集市上人頭攢動,各種人牽著牛馬、挑著貨擔在從事交易。

“啊?那……那就是‘蜃’怪嗎?”軒轅光簡直難以相信,這人間樂土、田園風光的一幕,竟然會是妖邪造出來的幻象。這與小廟底村何其相似!

“自然是‘蜃’怪,否則太陽之下,海水之上,怎麼會有人間煙火?”

“對啊,差點兒給他騙了。”軒轅光問鐘九,“咱們現在就過去和他作戰嗎?”

“不必。”鐘九道,“趁著他現在正在吞食日光,沒有防備,我們悄悄地過去,進入到他肚腹中去。再暗中找到施展法術、操縱‘蜃’怪的人。”

“進入到‘蜃’的肚子裡去,好玩,好玩。”祖兒歡喜地道,“大夥兒都坐我的車子,咱們悄悄地過去,不等它發覺,咱們就已經進去了。”

“我就不進去了,在外面給你們把守,順便監視著那蜃怪動靜,萬一看有什麼不對,也好你們救出來。”鐘九道,“咱們裡應外合,‘蜃’怪想跑也跑不了。”

“那好,鐘九大哥,我們這就進去了啊。”

軒轅光和祖兒、伶倫、阿嫫,還有蚩尤,幾個人都上了祖兒的禦馬飛車。恰巧一陣霧起,車子隱身霧中,跟著這團霧就來到了跟前。那“蜃”怪只是貪婪地大張著口,吞食陽光,懶洋洋地,眼睛都閉上了。瞅准這個機會,眾人屏息凝氣,車子裹挾在輕霧中徑直駛進了它的肚腹中。

當車子進入“蜃”怪的肚子以後,眾人只覺得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引著,猶如置身在一個漩渦中,翻翻滾滾,頭暈目眩,忽然墜落在地。

軒轅光第一個睜開眼睛,一瞧,原來是在一片寬闊平坦的農田裡。其他幾人也都紛紛睜開了眼睛,並無一人受到傷害。禦馬飛車到了這裡,顯得有些過於招搖,於是,祖兒吩咐禦馬自行拉著車子去藏身山林之中,眾人則分頭行事:軒轅光和蚩尤一組,祖兒和伶倫、阿嫫一組,前面不遠的地方就是一座熱鬧的集市,他們便去混入人群,小心翼翼地打探消息。

集市上人頭攢動,一片喧嘩。令人難以置信,這會是在“蜃”怪肚腹中。

軒轅光和蚩尤一邊走一邊低聲商量,卻苦無辦法,不知道從哪裡尋找線索。

前面正好有一個老漢,推著一輛車子,車子上是熱氣騰騰的一包豆腐。

“豆腐,新鮮的豆腐,買豆腐喝豆漿嘞——”老人一邊吆喝,一邊推車而行。

軒轅光一看到有吃的東西,頓時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有了,蚩尤大哥,一會兒,你只要按照我說的行事,其他的不要多問,我自有辦法。”

“好。”蚩尤答應一聲,卻不知道軒轅光心裡打的什麼鬼主意。

“老人家,有新鮮的豆腐,我們要了。”軒轅光上去叫住老人。老人停下車子,回過頭來打量他一眼。

“小夥子,你要豆腐?”

“是。”軒轅光道,“我和我這位夥伴,走路餓了,這一車豆腐,我們都要了。”

“莫要開玩笑喲,你們能吃這一車豆腐?”老人不相信地道。

“這算什麼?”蚩尤上前,一拍肚子,“不要說一車豆腐,一車牛肉我也吃得下。”

“小夥子,只怕是吹牛!”老人雖然鬍鬚花白,卻仍然脾氣火爆得緊。“不是我老人家看不起你們,如果你們兩個吃得完我這一車豆腐,就算我白送。”

“此話當真?”

“當真。”

看老人不像是隨便說話,軒轅光轉向蚩尤:“蚩尤大哥,看你的了。”

“這還不是小意思嗎?”蚩尤說到吃,那是生平第一強項,只見他一挽袖子,左右兩手同時伸出,不停地抄起大塊的新鮮豆腐就往口中送。也不用咀嚼,脖子裡一聲響,就整塊吞下。一車豆腐,頃刻之間狼吞虎嚥了下去。

“還有嗎?”吃完,他一抹嘴巴,問老人道。

“這……”老人本來早早來趕集,要發一筆利市,卻不料被這兩個少年攔住,稀裡糊塗打了這麼一個賭,一車豆腐白白進了人家肚子,又是驚駭,又是氣惱。“算了,算我老人家倒楣,遇到你這麼個大肚漢!”

他悶悶不樂,正要推著空車回去,軒轅光卻又攔住了他。“老人家,莫走,我們還沒有給你豆腐錢呢!”

“什麼豆腐錢?說好了白送給你們的。”

“哪裡能當真白吃,我們不過和您老開一個玩笑。”軒轅光不但付了錢,而且還多出來不少。老人家這才破涕為笑,重新打量起二人來。

“喂,你們兩個年輕人,看你們的樣子,像是新來的啊。”

“可不是,我們兄弟兩個,本來在海上打漁,後來起了一陣彌天的大霧,一陣大風吹著我們走啊走的,不知道怎麼就走到這裡來了。老人家,這是什麼地方啊?”

“這裡啊,叫做縹緲之國。你們來到這裡,要想回到原來的地方去,可就難了。”

“縹緲之國?”軒轅光故意裝得很害怕,很著急,“那怎麼辦?我們兄弟自幼喪父,家中只有老母親臥病在床,我們兄弟早出晚歸,打魚賣錢,就是為了替老母親買藥看病。我們一日不歸,家中老母親就一日無藥可吃,再加上替我們兄弟牽掛憂思,那她老人家的病只怕會更重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兄弟又趕不回去……哎呀,這可怎麼辦?”

他演戲演得頗為認真,真的就流下了眼淚,幾乎哭起來了。

“真的嗎?要是照你這麼說,那可糟糕了。”老人信以為真,“來到這裡,幸運的三個月就能回去,如果不幸運,三年也不見得能出得去。”

“啊?要那麼久?”軒轅光裝得更加急得不行,而且給了蚩尤一個眼色。

“我的個娘哎!”蚩尤一聽,往地上一坐,哭鼻子抹淚起來,“娘啊娘,您辛辛苦苦,將俺們兄弟拉扯大,本來以為您要享福了,哪裡會想到,俺們兄弟會出這樣的事情?您老人家命苦,眼瞅著是活不成了,俺們兄弟不能盡孝,枉為人子,乾脆也一頭在這裡撞死算了!一家人死了乾淨!”

他們這一番表演,顯然打動了老人,令他起了惻隱之心。“喂,你們兩個年輕人,看不出來,你們兄弟倒是大孝子。這樣吧,雖然你們不幸誤入了這縹緲之國,但是要立即回去的辦法卻不是沒有,不過……”

“啊?難道您老有可以立即離開的辦法?”軒轅光故作驚喜地問道。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們兩個跟我來。”老人卻沒有再說下去,而是推著車子在前面帶路,將二人帶到了自己的豆腐磨坊中。

老人的磨坊位於農田邊上,一條清澈的小溪汩汩流過門前。磨坊並不大,只有三間簡陋的草屋,一間裡面放著磨盤,另外一間屋裡安置著一口大鍋,最裡面的一間橫著一鋪土炕,堆著簡單的被褥,就是老人的棲身之地了。

大鍋裡的豆漿還冒著熱氣,老人給每人打了一碗,算是待客。

“小老兒姓朱,其實和你們一樣,也並非這縹緲之國的人,而是從外邊來的。”

“哦?”

“小老兒在外邊的時候,本來也有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老人打開話匣子,緩慢地講了起來。“我這一手做豆腐的手藝,乃是祖上所傳,四方聞名。妻子賢淑,兒女繞膝,其樂融融。可是那時候日子過得實在是太好了,一點都不知道珍惜。後來我被一群朋友帶壞,染上了賭博的惡習。家中財產全部敗光,妻子兒女都在賭輸後抵押給了別人。最後欠下一屁股債,實在走投無路,聽人說,茫茫東海之中,有一個地方,叫做‘羽沉之淵’,是太陽升起的地方,然而沒有任何的辦法能夠接近,因為聽名字就知道,在這裡連一片羽毛都會沉下去。就在這‘羽沉之淵’的底下,住著一隻金蛙王,每天負責將太陽托舉騰空,送上海面。那金蛙王深居簡出,沒有任何的愛好,卻唯獨喜歡搜集奇珍異寶。它所居住的地方叫金蛙宮,裡面堆滿了世所罕見的珍奇寶物。如果有人能夠到達那裡,隨便拿出來一件,都富可敵國,抵得上無數座城池。因此,我才動了心思,反正左右都是一死,乾脆造船出海,尋找‘羽沉之淵’,如果就此死了,一了百了;如果僥倖不死,尋得一二寶物,那就是天下數一數二的大富翁了。這個想法激勵著我出發了。”

“我在海上航行了一些時日,來到了‘羽沉之淵’。和傳說中的一樣,這裡連一片羽毛都浮不起來,我的船一到這裡就沉了下去。但是我卻沒有死,而是被一股奇異的暗流裹挾著,漂浮來到了一座海島上。島上有一座宮殿,早已荒廢,門前一塊大石頭上卻有一個光著身子的小孩子,正在哇哇地哭著。我覺得奇怪,上前去看那個孩子,是一個小男孩,哭得的聲音很大,也很有力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周圍沒有一個人。我想一定是他的父母遺棄了他,我本來就為自己將兒女都拋棄了而難過,如今忽然有這麼一個機會,我決定來照顧這個孩子。雖然我是個大男人,照顧小孩子並不在行,但還好,小島上鳥兒非常多,到處都可以找到鳥蛋,我就用鳥蛋來餵養這個孩子。島上無日月,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孩子已經是一個身強體壯、身手敏捷的大小夥子了。

“忽然有一天,小島劇烈搖晃,中間裂開一道大口子,從下面跳上來一隻體型龐大、渾身冒著火焰的金色巨蛙。它開口自稱金蛙王,說那孩子是他兒子,按照他的規矩,所有生下的孩子,一律要丟棄外邊,丟棄而不死的,孩子長大後,就要回去繼承王位。我自然不能同意他這麼做,那孩子也只認我這個父親,不肯認金蛙王,於是我們就發生了衝突,打鬥起來,我們父子自然鬥不過金蛙王,正在生死關頭,忽然一匹全身雪白、長著翅膀的飛馬從天而降,大戰金蛙王,又有無數的鳥兒飛來,四面八方一齊向金蛙王發起攻擊,混亂中,我們父子分別爬上一隻大鳥的背,大鳥背著我們飛離險惡之地,逃出了金蛙王的魔掌。”

“我們一直飛了很遠,來到另外一座島上,一個身著盛裝、美麗高貴的女子早已等候在那裡,一見到那孩子就上去摟住他,放聲痛哭。原來她就是那孩子的生身母親,也是這個太陽島的島主。她為我們舉行了盛大的宴會,並且講述了當年經過。原來她叫霓兒,是太陽島上部落酋長的女兒,在一次乘船經過‘羽沉之淵’的時候不幸落水。不過她沒有死,被金蛙王給救了,金蛙王一心要娶她做王妃。霓兒不答應,那金蛙王就軟硬兼施,逼迫霓兒和它成了親。霓兒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生下來一個孩子。她將全部的愛都傾注到了孩子身上,不料那那金蛙王竟然趁她熟睡,將孩子偷偷帶到外面拋棄了。霓兒痛不欲生,從金蛙宮逃出來到處尋找孩子,然而一無所獲,絕望之際,一隻青色大鳥從天而降,將她救起,告訴她自己是太陽島上青神廟裡所供奉的青神娘娘。自己當年也是誤入‘羽沉之淵’,被金蛙王所害,所以她才化身青鳥,憤而要以‘青土’填平‘羽沉之淵’。可惜它力氣太小,未能如願。所以她希望收霓兒為徒,將自己全部本領傳授給她,將來和金蛙王一併算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