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1章 王者試煉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4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十一章

王者試煉

“於是,霓兒和青神娘娘一道返回太陽島上。霓兒當了部落酋長,白天處理事務,夜晚則跟隨青神娘娘學習各種仙術。一直到這天,聽鳥護衛報告說找到了那孩子,她才派兵營救。”

“得悉事情經過,那孩子撲在母親懷裡,母子二人抱頭痛哭。霓兒告訴孩子,她曾經給孩子起了一個名字,叫做蒙兒,如今仍然用這個名字。因為孩子是我撫養長大的,所以讓他跟我姓,因此這孩子就叫朱蒙。”

“啊?!”聽到這裡,軒轅光和蚩尤都不由地驚呼了一聲。“他……就是朱蒙?”

“不錯,正是他。”朱姓老人點了點頭,道,“母子重逢之後,霓兒就將太陽島主之位傳給了朱蒙,她則不顧眾人阻攔和朱蒙苦苦哀求,一個人去了‘羽沉之淵’,找金蛙王算帳,但是去了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後來托夢給朱蒙,說她已經死亡,但她在臨死前逼迫金蛙王立下了誓言:永遠都不再傷害自己的親生兒子。金蛙王不會再來找麻煩了。

“就這樣,一切都過去了。朱蒙將太陽部落治理得井井有條,一團和諧。我也老了,忽然很思念家鄉。於是,朱蒙給我準備了滿滿一船東西,將我送上了回家的路。我回到家中,才發現早已過去了很多年,原來認識的人都死去很久了,我的妻子兒女更是不知所蹤。我將帶回來的珍稀之物分給了鄉親們,然後一個人重新駕船出海,回到了太陽部落。可是沒有想到,等我回來,卻發現島上剛剛經過一場大戰,血腥遍地,一片狼藉。太陽部落已經沒有一個人,我猜想,這件事情一定是金蛙王所為。反正我已經了無牽掛,決意去找那金蛙王決一死戰,於是就來到了‘羽沉之淵’,找到了金蛙王問罪。不料,金蛙王卻說並非它所為,它信守諾言,不會再和兒子為敵。而且,它還幫助我回到太陽島上,重新建立了家園,將那些流落各處的居民都找了回來,景象一如從前。”

“後來,有一天,朱蒙回來了,而且還帶著被搶去的‘青土’,不過,他是逃出來的,擔心追兵隨後而至,就顧不得前嫌,去求金蛙王幫忙。金蛙王傳授給了他蜃幻之術,不但隱藏自身,將整個的太陽島上的居民全部都隱藏起來了。我們也從此改了一個嶄新的名字,叫縹緲之國。”

“原來如此。”軒轅光恍然大悟,“怪不得,原來是金蛙王所傳授的本領。”

“本領是金蛙王傳授不假,可是他從一開始,就不見得安的是好心。”朱姓老人歎息一聲,“實話說,當初我也以為,金蛙王是和兒子和解了,真心要幫助他。後來我才明白過來,他其實是在使用更陰毒的法子。“

“啊?什麼法子?”

“就是這蜃幻之術,他通過這種法術,控制了縹緲之國所有人的心神。”朱姓老人的話讓眾人更加大吃一驚。“你們可能不知道,這蜃幻之術要想不被破壞,就必須要求每個進入縹緲之國的人,混混沌沌,不能有一點自己的思想意識。而怎麼才能做到這一點呢?金蛙王原來早在金蛙宮中,偷偷養了一支食夢貘軍隊。那食夢貘原來只聽命於昊天界,不知道怎麼金蛙王和混沌魔尊勾結,從天上調下來一直食夢貘軍隊。那食夢貘專門在深夜出來,在人們熟睡之後,它們就會伸出一根極細極長的管子,順著人的鼻子伸進去,一直進入腦子裡,神不知鬼不覺地,就將人頭腦裡的夢全都給吸走了。每個人都沒有了夢,也就沒有了存貯記憶的地方,所以就變成了一個個的木頭人。這樣一來,本來互相熟悉的人們,彼此就會變得陌生;本來是一家人,也會變得互相不認識。我那養子朱蒙,身為一國君主,卻連我的養育之恩,也忘了個一乾二淨!我去他所居住的宮殿找他,竟然被他當做討飯的乞丐一樣轟了出來。”

“食夢貘?我好像聽說過。”軒轅光想起自己的父親黃能,就曾經被關押在食夢貘看守的監獄中,那食夢貘能吞噬人的夢境和意識,靠吸取人的記憶為食,的確是天地間最恐怖、最邪惡的怪物,他好奇地問道:“可是老伯,既然人人都喪失了記憶,怎麼您還記得如此清楚?”

“說來湊巧,”老人道,“我被轟出來後,無處可去,就來到了這裡附近的青神廟。那是縹緲之國剛建立的時候,朱蒙那小子頭腦還清醒,記得她母親是青神娘娘的弟子,所以修了廟供奉青神娘娘和他母親。他父親是金蛙王,他也沒有忘本,同時也供奉了金蛙王的塑像。我無處可去,就躲到青神廟裡去,結果到了晚上,就發現了食夢貘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那些食夢貘是不敢踏進青神廟一步的,所以我盡可以安心地躲在裡面。這樣每天晚上,我就能避開食夢貘,保留記憶了。”

“老人家,幸虧你告訴我們這麼大的一個秘密。”軒轅光聽了,額頭上汗水涔涔而下。“如果不是碰到您,我們過不了今天晚上,就會被食夢貘給吃掉夢境和記憶,那麼天亮後,我們兄弟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也是我老人家和你們兩個小娃兒投緣,”老人道,“今天晚上,你們就跟我一起到青神廟裡避一避吧。一到深夜,那些食夢貘就會出來活動了。”

“可是避得了一時,避不了一世,我們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離開這裡呢?”

“要離開這裡,那就要等到三個月或者半年一次不定期的‘開市’。所謂‘開市’,就是我們這個縹緲之國,會被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帶到海面上,或者漂流到岸邊去。我們會和正常人一樣,去與外面的人交流,從事各種貿易。每個人都可以參與買賣,可以自由地進出。本來這個機會,是最好的離開機會。可是在這裡的人們,已經沒有意識,所以根本不知道這裡和外面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連離開都不懂得。做完交易,除非有人自己走散了,否則大部分人還是會回到這裡來。”

“要等那麼久啊?”軒轅光故意裝作著急的樣子,“還有更快捷的法子嗎?”

“那就只有到青神廟中去祈禱,希望青神娘娘可以慈悲顯靈,指點你們了。”

“那好,那我們兄弟現在就去青神廟中祈禱,希望青神能夠保佑我們!”

“小老兒只能說這麼多,能不能得到庇佑,要看你們的運氣了。”老人再次囑咐道,“記住,晚上一定不能踏出青神廟半步,否則被食夢貘發現就完了!”

“多謝老人家!”軒轅光和蚩尤問明青神廟就在附近,告辭出來。

二人大步流星來到集市上。不須多加打聽,只要跟著人流的方向,很快就被裹挾著來到了青神廟前。這裡不愧是縹緲之國中最具有人氣的地方,宮殿雄偉壯麗,房屋連綿,門口人頭攢動,人群爭著跪拜磕頭,一片肅穆。

二人擠開人群,來到宮殿門口。正要進去,蚩尤卻忽然一陣肚子疼痛。

“哎呀,小光,我剛才吃豆腐吃多了,肚子疼得厲害,得找個地方解手。”

“這裡這麼多人,哪裡有解手的地方?”軒轅光沒想到他會這時候鬧肚子。

“你先進去,我找個地方解手,一會兒來找你。”蚩尤急得不行,匆忙去了。

軒轅光只好一個人上前,進了青神宮。這青神宮一共三重,第一重是前殿,裡面供奉著一個面目慈祥的女子塑像,應該就是朱蒙的母親。

第二重宮殿是正殿,裡面供奉著一個身材修長、面容俏麗的少女,身著青衣,長著一對豐滿的羽翅。這無疑就是青神娘娘了。青神娘娘青春不老,容貌似乎與凡人無異,然而旁邊卻簇擁滿了鳥人護法,一個個人身鳥面,各種各樣的鳥臉,無一不是猙獰兇惡,令人目睹之下,心生凜然。

大殿裡擁擠不堪,人人都忙著磕頭跪拜,軒轅光搶了一個位置,在青神娘娘的跟前跪了下來,心中暗暗禱告:“青神娘娘,也不知道您是真靈驗,還是假靈驗。我軒轅光從來都是只相信自己,不求別人的。不過今天我好歹求您一回,如果您是真靈驗,那麼請您告訴我,怎麼才能找到那個朱蒙?怎麼才能從他那兒得到‘青土’?不過,我也知道,您現在也是自身難保了。您的真身已經在昊天界被混沌魔尊給囚禁,想必現在過得也不怎麼樣。想必您比我更瞭解,只要我早一日得到‘青土’,您就早一日有恢復自由之身的希望,所以保佑我吧。”

他默默地祈禱完畢,磕了響頭。起身從人群中擠出去,又來到後面第三重的宮殿。這後殿裡面供奉的卻是一隻體態龐大、渾身金色的青蛙。不用說,這就是金蛙王了。

來這裡的人們,紛紛爭著掏出身上的貝幣,往金蛙王大張著的嘴中扔去。軒轅光一問身邊的人,才知道這叫“打金蛙”,只要錢能投入其口中的,就會運氣大好,生意興隆,財源滾滾而來。不過大部分人,將錢都打在了金蛙王的頭上、身上,腳下更是堆滿了各種各樣的貝幣。

在青神廟轉了一圈,並沒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而蚩尤卻遲遲不來。

軒轅光等得不耐煩,從大殿裡踱出來,一個人在院子裡溜達,來到牆角,忽然發現在自己腳下,正趴著一隻個頭不大不小的青蛙。

那青蛙在他腳前止步,並不驚慌,抬頭看著他,似乎要說什麼的樣子。

可是,就在此時,忽然從牆頭上飛下來一隻鳥,一下子叼起那青蛙飛上天。

事情發生得太快,只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軒轅光卻心中一動,意識到這裡面一定有什麼玄妙之處。他立即出了青神廟,跟著那鳥追去。

那鳥叼著青蛙,飛得並不快,而且飛飛停停,似乎在等待軒轅光一樣。

就這樣,軒轅光跟這小鳥一路來到了郊外。在一片農田的中間,有一棵孤零零的大樹。小鳥叼著青蛙飛到了大樹上,軒轅光跟過去,才發現在大樹下面,有一個近乎乾涸的池塘,池塘裡大大小小,全是青蛙。那鳥兒卻並不吃叼在嘴上的青蛙,而是丟入池塘,然後沖軒轅光叫著。

軒轅光在山林中長大,習慣了與鳥類和野獸為伍,因此頗能懂幾分鳥語。

“鳥兒啊鳥兒,你將我引到這裡來,是讓我來捉這些青蛙的,對不對?”

鳥兒點了點頭,叫得更響了。

“不光是捉這些青蛙,你還讓我將這些青蛙帶到集市上去,烤了來賣?”

鳥兒又點頭。

“我明白了,那朱蒙是金蛙之子,一定不能允許有人殺了青蛙烤來吃。如果我在集市上公然烤青蛙來賣,就會引出那個朱蒙來,我們就有辦法對付他了。”

鳥兒這一次不再點頭,而是高聲叫了兩聲,然後一振翅膀,用力飛走了。

軒轅光見自己猜得沒有錯,不再遲疑,折下幾根長長的枝條,用刀子削尖,去池塘裡將青蛙一隻只刺死,在枝條上穿成串,串了幾串,任憑其餘的青蛙四散逃去。又弄了些乾柴和石塊,返回到集市上,找了一個引人注目的地方,支起石塊,架上一串串的青蛙,在下面點燃了乾柴,開始燒烤起來。只一會兒,香味四溢,引來眾多圍觀的人群,軒轅光一邊烤著青蛙,一邊大聲吆喝:

“又好吃又便宜的饞嘴香蛙啊,快來買啊……”

剛吆喝兩聲,就見人群裡一聲大喝:“有好吃的給我留著,我先嘗個鮮!”

一個高大的人影撥開人群而入,原來是蚩尤,到處找軒轅光不到,被這裡的人群吸引,在外面就聞到了香氣,到裡面一看,才知道是軒轅光在這裡。

“小光,我不是讓你在青神廟等我嗎?你小子怎麼在這裡烤起青蛙來了?”

“大哥,這件事情一會兒再告訴你。”軒轅光小聲道,“你什麼都別管,只管吃青蛙。”

他將一串青蛙遞給蚩尤,蚩尤早饞得口水直流,當即大快朵頤起來。

“嗯,好吃……”

軒轅光的青蛙本來就烤得香,再加上蚩尤這副吃相,簡直就是再生動不過的活廣告。立即,人群中騷動起來,人人爭著上前:“給我來一隻!”

“我要三隻!”

“我要五隻!”

“別擠,別擠,大家都有份兒啊!”

軒轅光簡直要忙不過來,幸而這時候,伶倫和祖兒、阿嫫她們也被吸引而來,見了他這副狼狽模樣,阿嫫上前來幫忙烤蛙,祖兒和伶倫則一個維持秩序,一個幫著收錢。一時間,集市上生意沒有比這裡更紅火的了。

就在這時候,忽然一陣馬蹄聲響,只見四個白衣漢子騎著四匹高頭大馬,飛奔而來。

“閃開,閃開!”

四人粗暴地揮著鞭子,將人群驅散。然後,四人來到跟前,紛紛下馬。只見這四個人的背上,都生著一對碩大的白色翅膀。四人的面目,也長得像鳥一樣,鼻彎如勾,唇紅齒白,目光銳利,說話的聲音如鳥叫一般高亢尖銳。為首的一個漢子厲聲喝道:

“喂,你們幾個是新來的嗎?難道不懂得這裡的規矩?”

“規矩?什麼規矩?”軒轅光問。

“我們這裡的規矩,凡是新來之人,一律約法三章:一是不准宰殺蛙類,二是不准捕捉鳥類,三是天黑以後,一律不得在街道上隨意走動。”

“可是沒有人來告訴我們呀,我們連這裡是哪裡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有什麼約法三章了。喂,軍爺,這究竟是什麼地方呀?”軒轅光故意裝糊塗。

“縹緲之國,沒有人告訴你們嗎?”

“縹緲之國,好呀,我們總算知道是在什麼地方了。那,你們的君主是誰?”

“真囉嗦,知道是在縹緲之國,懂得這裡的規矩就行了。”那軍官不耐煩地道。“念在你們幾個是初犯,就不懲罰你們了。如果再犯,必不輕饒。”

“嘿嘿,”蚩尤這時候站了出來,“不輕饒,那又怎麼樣?老子生平就是好吃,一好吃蛙,二好射鳥,你們不讓吃,老子偏要殺了來吃,能怎麼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