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2章 青神廟中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0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十二章

青神廟中

“大膽!”那軍官一怒,一揚鞭子抽過來。不料,蚩尤就是要激怒他,一下子將鞭子捉住,輕輕一拉,那軍官吃勁不住,使出全身力氣,憋得臉紅脖子粗,腳下還是站立不穩,其他三人連忙一起上來拽住鞭子,以四敵一,仍然不是蚩尤對手。眼見四人就這麼點本事,蚩尤輕蔑地一吐舌頭:“呸,我還當你們有什麼過人之處呢,去吧!”他猛地將手一松,四個人一下子倒在地上,摔得塵土飛揚,簡直狼狽不堪。

“反了,反了!”那軍官率先爬起來,罵道,“看來不給你們點厲害是不行了!”

他忽然將身後的翅膀展開,變作了一隻碩大無比的大鳥,其他三人也都齊齊現了鳥身。四隻大鳥飛上高空,尖利地叫著,伸出鋒利的爪子,猛撲下來。

這情景讓周圍的百姓驚駭不已,紛紛逃去。不過對軒轅光等人來說,卻是小事一樁。軒轅光抽出至尊之劍,蚩尤揮舞桑木之弓,只使出三五分力氣,就招架得密不透風。這還是他們不肯傷害這些鳥人士兵,否則,稍微一用力,這些士兵就會送了性命,徒然造成損傷。

眼見這幾個人本領超群,鳥人忽然又飛下來,落地化為人形,飛身上馬而去。

“軒轅哥哥,你這是演的哪一齣戲啊?”伶倫這才有機會上來問軒轅光。

“伶倫妹妹,你們不知道。我和蚩尤大哥運氣不錯,遇到了一個老人家,是朱蒙的養父。他告訴了我們朱蒙的來歷,說朱蒙其實是‘羽沉之淵’金蛙王的兒子,遭父親遺棄,後來歷經磨難長大。其母是太陽島主的女兒,後來成為青神娘娘的徒弟,朱蒙繼承母親而成為新的太陽島主,‘青土’被奪後遭囚,脫困後重新去求助父親,得金蛙王傳授蜃幻之術,而建立了這縹緲之國。表面上他是一國之主,其實是那金蛙王利用食夢貘,吞噬人們的夢境和記憶,將這裡所有的人們包括朱蒙給控制了。所以我們必須儘快找到朱蒙,唯一的法子,就是利用他父親是金蛙王這一點,在這裡大肆烤吃青蛙,他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

“原來是這樣。”伶倫恍然大悟,“軒轅哥哥,還是你有辦法。”

“剛才那幾個鳥人,吃了我們的虧,一定不服氣,我猜她們很快會搬救兵來。”軒轅光道,“很有可能,朱蒙會派出大批人馬前來。所以,大家都要做好準備,我擔心一會兒就會有一場大仗要打。”

“有大仗要打,好呀,可惜這肚子沒有填飽,打起仗來沒有力氣。”蚩尤不無遺憾地道,“剛才吃你那幾隻烤蛙,實在不怎麼過癮。反而把我的饞蟲給勾了出來。早知道,將剛才的那幾個鳥人給捉住,烤來吃了該多痛快!”

聽他將這麼殘忍的事情說得這麼輕描淡寫,祖兒和阿嫫都嚇得離他遠遠的。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並非如軒轅光所想的那樣。幾個鳥人士兵去後,一點動靜沒有。一直等到太陽落山,還是不見一個人影。蚩尤不耐煩了:“怎麼回事,我還等著捉幾個鳥人來烤著吃呢?”

軒轅光一直在凝神思索,忽然一怕大腿,“我明白了。”

“究竟怎麼回事,小光?”祖兒按捺不住地問。

“食夢貘。”軒轅光猛地想到了這一點,“他們一定是在等天黑以後,派食夢貘軍隊來對付我們。”

“軒轅哥哥,究竟什麼是食夢貘?”伶倫問道。

“我也說不好。不過聽那位朱老伯說,是一種專門吃人的夢境和記憶的怪獸,將人的夢和記憶吃掉,這個人很快就會把過去忘記,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啊,那麼可怕?!”伶倫和祖兒、阿嫫都駭然變色。

“大家不要怕,”軒轅光安慰道,“那位朱老伯告訴我和蚩尤大哥一個秘密,說只要我們晚上在青神廟過夜,食夢貘就不敢進入到裡面去。”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青神廟吧。”伶倫畢竟膽小,一聽有食夢貘就害怕了。

“不,伶倫,讓蚩尤大哥還有祖兒、阿嫫他們去青神廟,你和我留下。”軒轅光道。

“啊……為什麼?”

“因為我們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軒轅光早想好了應對之策。“蚩尤大哥,你帶著祖兒和阿嫫,這就去青神廟。記住我的話,晚上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踏出青神廟一步。只要捱到天亮,你們就安全了。”

“小光,就是真有什麼食夢貘,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可怕吧?”祖兒不服氣地道,“別忘了我還有雷音小鼓呢,我倒想看看它們究竟有多厲害?”

“不,祖兒,你不知道,食夢貘可不是一隻兩隻,到時候你的雷音小鼓,根本應付不了。還有,阿嫫的太陽神針,晚上也無法使用。蚩尤大哥一個人能抵擋十隻八隻食夢貘,可是再多只怕也應付不了。所以,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何況,你們只是故意示弱,吸引它們的注意,我和伶倫在暗處見機行事,說不定就會找到他們的老巢。你們只管去青神廟,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和伶倫,聽我的吧,准沒有錯!”

“好,那咱們這就去青神廟!”蚩尤答應一聲,帶著祖兒和阿嫫離開了。

軒轅光和伶倫等他們走後,拉著伶倫,悄悄來到青神廟對面。在一座廢棄的老房子裡,二人找到兩隻大缸,藏身缸中,靜靜地等著黑暗來臨。

很快,黑夜來到了。根據縹緲之國的規矩,天黑之後不准上街,白天裡喧嘩的街道,突然安靜了下來,一時間到處都彌漫著令人窒息的寂靜。

就在這一片寂靜中,忽然,從頭頂上傳來一陣扇動翅膀的聲音,“撲啦”“撲啦”,似乎有無數隻鳥在空中掠過。軒轅光和伶倫從缸中將缸蓋頂起來,眼睛從窗戶裡望出去。只見明亮的月光下,一隻只大鳥從天而降,落到地面以後,就變做一個個鳥人士兵,將青神廟團團圍住。

然而,包圍了青神廟之後,這些士兵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而是在等待什麼。

一會兒,從遠處的黑暗中,傳來一陣“呼哧”“呼哧”的喘息聲,粗重而渾濁,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正在往這邊移動。片刻之後,最先出現了一隻狀如牛馬般高大健壯的怪獸,全身的皮毛黝黑,在月光下泛出汪汪的光亮。身體雖大,頭卻很小,嘴巴尖尖,一根長長的、細細的管子垂下來,一雙眼睛在黑暗裡射出點點精光。這大概就是食夢貘了。

“呼哧”“呼哧”,無數的怪獸從黑暗中現身,在青神廟前排列成隊站好。

萬籟俱寂。一輪又大又亮的月亮掛在頭頂,灑下如水的光華,照著這詭異而令人驚駭的一幕。顯然,食夢貘和鳥人軍隊都在等待什麼。

片刻之後,空中又響起來一陣振動翅膀的聲音,這回不是大鳥,而是一匹肋下生翅的白馬,從天而降,落在當地。一個身材高大、背著長劍,戴著金色面

具的人緩慢地從馬背上下來。鳥人士兵和食夢貘軍隊一齊向他行禮。鳥人士兵的首領,一個體型巨大的漢子和食夢貘軍隊的首領,那只體型健碩的食夢貘,一起來到金面人身前。鳥人首領似乎在彙報情形,金面人微微點頭,隨即嘴唇翕動,似乎下達了命令。

很快,鳥人首領和食夢貘首領各自領命後返回本隊。第一波首先攻擊的是鳥人軍隊。鳥人首領一聲高亢的、劃破夜空的尖銳鳴叫,隨即無數的鳥人騰空而起,化作一隻只的大鳥,從四面八方沖進青神廟中。

頓時,裡面響起交戰之聲。蚩尤大聲呼喝,桑木之弓的弓弦聲大作。祖兒敲響雷音小鼓,喚出了鼓神,雷錘電劍,聲勢駭人。阿嫫一聲不吭,不過可以想像她遭受鳥人圍攻的情形,軒轅光和伶倫都捏了一把冷汗。

不久之後,七零八亂的鳥人紛紛潰敗而出,顯然第一回合的進攻失敗了。

鳥人軍隊剛退下,食夢貘軍隊的首領就將自己的兩隻長臂舉了起來,斬釘截鐵地一揮,頓時,無數隻食夢貘向著青神廟撲了過去。

這一番打鬥更加劇烈,裡面蚩尤連聲呼喝,祖兒和阿嫫尖叫聲聲。只一會兒,一切的嘈雜停止了。青神廟的大門打開,蚩尤、祖兒和阿嫫被押著走了出來,蚩尤那麼膽大的人,臉上也寫滿了恐懼。至於祖兒和阿嫫,似乎已經嚇得傻了,癡癡呆呆,臉上僵硬毫無表情,只是機械挪動腳步。

一見這情形,伶倫再也忍不住,就要鼓動混沌之琴,和眾怪物來一場大戰,卻被軒轅光給阻止了。

“冷靜點,伶倫!”軒轅光道,“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看看情形再說!”

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可是,那個金面人卻似乎發覺了什麼,向這邊回過頭來。

他的目光望向軒轅光和伶倫藏身的地方,正要派人過來查看,這時候,忽然從遠處,祖兒的禦馬拉著車子猛衝過來,拼命想要救出主人。

食夢貘軍隊猝不及防,被衝開一個口子,禦馬來到跟前,卻被金面人一下給攔住了。

金面人所騎的那匹馬,通體雪白,肋生雙翅,已經神駿無比。可是這匹拉雷車的禦馬,來自昊天界,自然又勝出一籌。金面人頓時被吸引了。

他動作迅疾無比,一下子躍上了馬背。

“趴下!”

他一聲低喝,那禦馬沒有料到,他會騎到自己身上來,陡然猶如壓上了一座大山一樣。禦馬卻畢竟非同凡物,重壓之下竟然身子一挺,穩絲不動。

“怎麼,還不服氣?”

金面人又喝了一聲,將雙腿用力一夾:“給我乖乖趴下吧!”

這一夾顯然是要令禦馬的呼吸受到擠壓,任憑什麼馬這一來也得趴下。

可是,禦馬卻不同尋常,忽然展開翅膀,一下子將他給扇下背來。

那人動作卻迅疾無比,腳剛一沾地,忽然又一縱而起,一下子雙手摟住馬脖子。

禦馬被扼住了脖頸,呼吸頓時不暢,這一來要害被制,只能乖乖就擒。

它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大滴的淚珠從眼睛裡吧嗒而下,悲哀地望向祖兒。

“哈哈,好馬呀好馬,想不到這麼通人性,算了,我不為難你就是。”

眼見這匹馬靈俊如此,金面人也不忍心折磨它了,鬆開手,禦馬不敢再在這裡停留,一聲低嘶,展開翅膀沖天而去,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那金面人還有些戀戀不捨,這時候,鳥人軍官將祖兒的雷音小鼓、蚩尤的桑木之弓等繳獲的兵器拿過來,金面人仔細看了看。

“這些都是昊天界上的仙物,這些人來歷一定不簡單!”他一眼就看出這些東西來歷不凡。“不是說他們一行五人嗎?還有其餘兩個到哪裡去了?先把這三個人給我押回去,剩下的給我去搜,一定要全部抓到。”

他的聲音低沉、嘶啞,然而充滿了威嚴,鳥人和食夢貘軍隊一齊聽命。

“是!”

金面人重新又騎上自己的白馬,振動翅膀飛走了。剩下這邊,鳥人軍官和食夢貘首領商量了一下,似乎各自劃定了搜尋範圍。食夢貘首領率領軍隊先離開了,鳥人軍官派出一支小分隊,押送俘虜回去,自己則率領其餘的鳥人士兵,沿著與食夢貘軍隊相反的方向展開了搜索。

“走,伶倫,咱們跟上去!”

軒轅光和伶倫等眾人走遠,立即從藏身處出來,去追押送俘虜的那一支鳥人小分隊。

以他和伶倫的實力,自然可以立即將蚩尤、祖兒、阿嫫救出來。不過,他們要跟蹤鳥人士兵一行,看他們要把俘虜押到什麼地方去,好找到老巢。

這一行鳥人士兵,一共十個人。一名隊長模樣的人,只顧將蚩尤的桑木之弓和祖兒的雷音小鼓拿在手上,一會兒玩玩這個,一會兒比劃那個,歡喜得不行。其他九個人,三個人一組,押解一名俘虜。蚩尤一路都罵罵咧咧,祖兒和阿嫫則還沉浸在具體的恐懼中,一句話不說。

不管是負責押解的士兵還是蚩尤他們三個,都沒有注意到,軒轅光和伶倫正在暗中跟蹤。

這支隊伍很快出城,來到了郊外。在郊外的荒野中,突兀而起一排巨大的石頭柱子。石柱不知道按照什麼規律,組成了一個巨大的石陣。

鳥人小隊帶著俘虜進入了石陣,說也奇怪,一進入石陣,他們就消失了。

軒轅光和伶倫跟著來到石頭陣中,四處察看,卻發現地面上覆蓋著厚厚的泥土,根本看不到有什麼秘密進入地下的通道。這可真是奇怪了!

“糟糕,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軒轅光本來信心滿滿,現在也慌了。

“軒轅哥哥,它們是不是……發現了我們?”伶倫怯怯地問。

“不可能。”軒轅光道,“咱們一直隱藏得很好,它們不可能有所察覺。再說,就算是發現了咱們,它們也不可能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些石頭,我總覺得有些嚇人,陰森森的,咱們還是快點離開吧。”

“伶倫,別洩氣。現在可是關鍵時候,蚩尤大哥還有祖兒、阿嫫,正等著咱們去營救呢!這個石陣就是有古怪,咱們也一定能破解!”

軒轅光給伶倫鼓氣,二人繼續在石陣之間穿梭。可是,伶倫忽然發現了不對。

“哎呀,軒轅哥哥,你看,這些石頭會動!”

軒轅光抬頭一看,可不是,剛才的石陣,已經不知不覺發生了變化。

“這裡面果然有古怪,看來,咱們要好好應付了!”他並沒有像伶倫那樣慌亂,而是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抽出了至尊之劍。“劍兄啊劍兄,現在的情況可是非常不妙,我的結拜大哥蚩尤,還有我的好朋友祖兒和阿嫫,都已經落在敵人手上,我擔心如果不能儘快找到他們,他們會有性命危險。劍兄,希望你能幫助我破了這個石陣,打開入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