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3章 石室奇陣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84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十三章

石室奇陣

話音剛落,只聽“倉啷”一聲,那至尊之劍從鞘中飛出,騰空而起,化作一條矯健的金龍,電光石火般圍著一根根的石頭柱子繞行。而那些石柱,本來一根根孤零零地矗立著,似乎是沒有生命的,現在卻一下子都活了,現出了原形,竟然是一條條又黑又粗的蛇。群蛇扭動身子,吐出長長的芯子。至尊之劍化作的金龍猛然張大了口,從口中噴射出來一道道金色火焰。群蛇哪裡能抵擋這烈焰,一條條爭先恐後,鑽入地下。

至尊之劍複歸鞘中,軒轅光和伶倫來到群蛇入地處,只見已經現出一個大洞。

從洞口下去,是一級級寬廣的臺階。而且越往下走,竟然越發明亮。

這是一個幽深而明亮的地下世界,光亮來自於無數在空中盤旋飛舞的小蟲子。這些小蟲子每一隻尾巴上都有一個小燈籠,有的閃著紅光,有的閃著綠光,有的閃著黃光,總之五彩繽紛,構成了一個夢幻般的世界。

就在這各種奇異光線組成的世界裡,分佈著一條條縱橫交錯的通道。每條通道看起來都差不多,每個路口、每個交叉處都似乎一模一樣,在外人眼中根本無從識別。軒轅光和伶倫很快暈頭轉向,徹底迷失了方向。

這樣走了幾圈下來,又重新回到出口,就連軒轅光也束手無策了。

剛才還可以求助至尊之劍,現在,只怕至尊之劍也沒有辦法找到正確的道路了。

“怎麼辦?”軒轅光也泄了氣,一屁股坐在地上。“這樣走一輩子,只怕也是枉然。”

“軒轅哥哥,我們會死在這裡嗎?”伶倫也過來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本來她一直害怕,到了這個時候,反而覺得心裡踏實了下來,一顆心也不那麼咚咚亂跳了。“軒轅哥哥,你說奇怪不奇怪?我覺得這裡的一切,似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雖然是第一次來,可是在我的夢裡,似乎已經來過這裡很多次了。對了,我似乎一直在做著一個同樣的夢,在一個永遠也走不出去的通道裡,一直走啊走的,就這麼走著,周圍變幻著各種奇異的色彩,叫不上名字來的美麗蟲子飛舞來去……”

“伶倫妹妹,你是不是發燒了?”軒轅光伸手去摸她腦門,“淨說些胡話……”

“不是胡話,我的確經常在夢中來這裡,只是夢裡沒有你而已。”伶倫道。

“那就奇怪了。”軒轅光道,“我只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是像你做這麼奇怪的夢,而且還不止一次地重複做夢,究竟為什麼呢?”

“不知道。不管怎樣,現在這個夢已經變成了現實,再去想也沒有用了。”伶倫搖了搖頭,“軒轅哥哥,我有些累了,反正我們也走不出去了,能讓我靠著你的肩頭睡一會兒嗎?”她楚楚可憐,看上去的確累了。

“睡吧。”軒轅光將她輕輕攬過來,讓她靠在自己肩頭上。“你安心地睡一會兒,讓我一個人靜靜地思考一下,說不定我能解開這個夢的答案呢!”

“嗯。”伶倫也真是累了,靠在軒轅光肩頭上,很快進入了夢鄉……

軒轅光其實也累了大半夜,有些迷糊;伶倫靠在他的肩頭上,幽香陣陣,沁入他的心脾。他真的也想就這麼睡過去,但是他心中又有個聲音大聲提醒:“不能睡,小子,如果你就這麼睡了,就永遠醒不過來了!醒一醒,祖兒還有阿嫫她們,還等著你去營救呢!”

正在昏昏欲睡、神思恍惚之際,忽然,伶倫身邊的琴自己發出了一聲輕響。

“叮咚……”

琴音非常微弱,但因為周遭是這樣的寂靜,所以二人還是立即聽到了。

“什麼聲音?”伶倫對於樂聲是最敏感的,立即從夢裡驚醒了。

“叮咚”,“叮咚”,又傳來兩聲琴音,軒轅光首先發現了奇怪之處。

“啊?是混沌之琴?奇怪,這琴怎麼還會自己彈奏起來?”軒轅光難以置信地問。

“是呀,是有些古怪。”伶倫想了想,忽然想起了什麼,“不過,我曾經聽我師父扶桑公告訴過我,說這混沌之琴,是天地陰陽二氣分開的時候,二氣纏繞,不肯別離,氣息凝郁而成,所以陰陽氣息極為活躍,一旦感知到附近有特別強烈的陰氣或者陽氣,就會被觸動,發出響聲。”

“特別強烈的氣息嗎?我怎麼感覺不到?”軒轅光不由地緊張起來,“難道有什麼看不見的敵人來了?!”

“叮咚,叮咚……”琴音還在響著,而且似乎連貫起來,彈奏出一首曲子。

“等等……軒轅哥哥……”伶倫忽然又低聲驚呼一聲,“這曲子……這曲子我在夢裡聽到過,聽到過無數次,不錯,這曲子我太熟悉了……”

“什麼?”軒轅光問,“你的夢難道會是真的?你真的來過這裡?”

“是的,我一定來過這裡。”伶倫忽然眼睛中滾下淚來,“我想,我知道我為什麼無數次做夢來這裡了。我不是一直有一個最大的願望,夢想著和我爹娘有朝一日能夠團聚嗎,也許他們就在這裡,就在某個地方。太乙師伯說過,我爹和我娘都是音律上的高手,能夠分辨最細微的氣息。現在,我帶著混沌之琴來到這裡,一定是他們感受到了,所以才會試著虛空彈琴……”

“虛空彈琴?”軒轅光簡直覺得難以置信,“世間還有這種神奇的本領?”

“那有什麼,我爹和我娘是什麼人,他們的本領大著呢!他們一定在這附近。”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軒轅光聽了也激動起來,“你的爹娘,也照顧過我呢,我真想快點見到他們呢。伶倫,咱們走吧!”

“嗯。”

於是,伶倫抱起混沌之琴,順著琴音逐漸加強的方向走去。如果走錯了道路,琴音轉弱,他們就轉回來,調整方向,繼續回到正確的道路上。

就這麼一路前行,有時候,明明琴音就在前方,可是腳下的路卻被阻斷了,需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發現牆壁上或者腳底下隱藏的機關。開啟機關之後,本來擋在前面的牆壁突然就會消失,或者腳下就會裂開一個洞口,從洞口下去,裡面又是迷宮一樣蜿蜒曲折、永無盡頭的道路。

琴音帶著他們走走停停,不過始終沒有中斷。終於,他們來到了一個大大的石室中。這裡到處都是各種顏色的螢火蟲,爬滿附著在屋頂和四面牆壁上,

五彩迷離。在石室中間,一圈粗大的石頭柱子,圍城了一個圓陣。每一個根石頭柱子的頂端,都蹲伏著一隻通體金色的青蛙。而就在石柱圍起來的圓陣中,一對男女席地而坐,雙目微閉,正在入神。

伶倫和軒轅光剛踏入石室,五彩繽紛的螢火蟲就被驚動了。它們一下子飛舞起來,尾巴上發出各種顏色的光亮同時,還噴出來一縷縷的彩霧。光亮和彩霧虛虛實實,組成了一張光怪陸離的大網,向著軒轅光和伶倫他們逼迫過來。

“小心,這是‘五彩毒瘴陣’,一旦被困入陣中,休想再掙脫出去!”石陣中的女子忽然睜開眼來,向伶倫和軒轅光示警,提醒二人戒備。

“軒轅哥哥,停下,別往前走了!”

伶倫喊住了軒轅光,自己則坐下來,將混沌之琴放在膝蓋上,調整心神,彈奏起來。軒轅光站在她的身後,第一次這麼好整以暇地看她彈琴。只見她修長的十指在琴弦上輕輕彈撥,並不見有什麼神奇之處,手法也不繁複,可是,卻似乎有無形的劍氣從琴弦上發出,將向他們逼近的彩色毒瘴陣切割得支離破碎。漫天飛舞的螢火蟲紛紛跌落下來。

頃刻之間,伶倫就以混沌之琴破了這“五彩毒瘴陣”,石陣中的女子也不由讚歎:“好,不愧是混沌之琴,天地混沌,陰陽和合,無影無蹤,無堅不摧。我向來只是聽說此琴厲害之處,今天總算開了眼界!”

“哈哈,”這時候,在她身邊的男子也睜開了眼睛,將目光投向軒轅光。“混沌之琴的厲害咱們已經親眼目睹,下面該輪到這位小兄弟的至尊之劍了!劍稱至尊,誰與爭鋒?咱們可得瞪大眼睛看仔細了。”

他話音剛落,忽然,就見在一根柱子上面蹲伏著的青蛙,“呱”叫了一聲,從柱子頂端一躍而下。落到地面,並不急於進攻,而是“呱”“呱”叫著,每叫一聲,身體就長大一點,連叫數聲,已經如臉盆大小。

“劍兄,看來今天咱們遇到對手了!”軒轅光眼見古怪,不敢怠慢,立即拔劍出鞘。

金蛙長到足夠形狀之後,不再變化,將身子一縱,飛身而起,在空中吐出長長的舌頭,舌尖上一個黑色的小球,向軒轅光飛射而來。這一跳一射,速度極快,幸而軒轅光和至尊之劍已經到了人劍合一的境界,心意剛動,至尊劍已經擋在身前,“當”地一聲,那青蛙舌尖上的黑球,撞擊到至尊劍的劍身上,竟然砰然有聲,似乎金屬撞擊一樣。

金蛙一擊不中,隨即跳開,但至尊之劍已經跟隨而至,一劍將其釘在地上!

頃刻之間,其他柱子上的幾隻金蛙都跳了下來,“呱呱”聲此起彼伏,一隻比一隻變化的個體更大。

群蛙環繞,準備發動攻擊。軒轅光一聲大喝:“劍兄,看你的了!”

他將劍祭起來,至尊之劍化身五爪金龍,盤旋飛舞,口中噴出火彈,每一彈出,必有一隻金蛙被擊中。火彈一附著身體上,隨即燃燒起熊熊火焰。這幾隻金蛙跳躍掙扎,卻始終無法擺脫,最終都哀嚎著化作了灰燼。

片刻工夫,金蛙被消滅殆盡,至尊之劍重新回到了軒轅光手上。

“劍兄,謝謝了!”軒轅光將至尊之劍還回鞘中,將劍匣背回到身上。

“嘖嘖,好劍啊好劍,”男子輕輕點頭,“變化無端,深藏不露。果然不愧是至尊之劍,能夠見識到這等神兵利器的風采,實在令人大開眼界啊!”

他們夫婦二人對望一眼,從地上站起來,然後手拉著手,走出石陣。

“這座‘金蛙九變陣’,還有‘五彩毒瘴陣’,困了我們夫婦幾年,始終沒有一點辦法。沒想到,你們兩個年輕人,竟然破起來毫不費力!”女子打量著二人道。

“這可真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啊!”男子也難以置信地道,“我們被困這裡,不過區區數年光景,沒想到會出了你們這樣了不起的年輕人。”

說著,他們夫婦走到了軒轅光和伶倫身邊。剛才距離過遠,石室中又曖昧不明,所以並不能看清二人面目。如今來到跟前,只見他們風流倜儻,好一對神仙伴侶:男子身材高大,劍眉英目,一張臉如同熟透了的棗子般赤紅;女子身材修長,四肢纖細,似乎弱不禁風,一張臉上更是冰雪煞白,整個人搖搖擺擺,隨時會倒下去的樣子。雖然均顯病容,不過二人身上還是流露出不可侵犯的浩然之氣,顯然正是依靠這股沛然正氣,他們才能在這樣陰冷邪惡的地方,堅持下來而沒有被擊垮。

“請問……”伶倫的目光一直在二人的臉上打轉兒。她多麼想分辨出,這二人是否就是自己的父母啊!可是當年父母離開,她也不過三歲,記憶中二人的面容一片模糊,所以,她只能聲音顫抖著問道,“請問二位,可是太乙真人座下弟子?”

“哦?你們居然知道我們來歷?”那夫婦二人對望一眼,又是一驚。

“那麼,二位可是師正與風嬋嗎?”

“不錯,正是,”那男子點了點頭,“我是師正,這位是我的夫人風嬋。”

“啊?!”伶倫激動得淚水滾滾而下,“真是你們,爹,娘,我終於找到你們了!”

她此前的精神一直高度緊張,如今得到了確證,整個人放鬆下來,那種幸福的感覺實在太過強烈,竟然一陣眩暈襲來,身子軟綿綿倒了下去。

“伶倫妹妹,你沒事吧?”軒轅光連忙將她給扶起來,“醒醒,快醒醒!”

“什麼?她是伶倫?”師正和風嬋夫婦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們被困石室絕陣之中,本來已經沒有希望出去。如今不但來了救星,將他們夫婦救出,而且來救他們的人,居然正是他們的女兒伶倫,簡直宛如夢中。

“伶倫,我的好女兒!”風嬋日思夜想,最想念的就是女兒。如今,確定女兒就在跟前,立即上去將伶倫抱在懷中,熾熱而幸福的淚水恣意汪洋,如開了壩般傾瀉而下。“娘做夢都在想你啊,娘還以為,咱們娘兒兩個,這一生一世再無相見之日了呢!娘每天都在祈禱,有朝一日,你會出現在娘的面前,沒想到你真的出現了,娘不是在做夢吧?”

一滴滴淚珠打濕在伶倫的臉上。伶倫醒了過來。“娘,真的是您嗎?”

“是娘,伶倫,娘的心肝寶貝,讓娘好好看看你,你都長成大姑娘了。”

母女二人抱頭痛哭,又哭又笑,歡樂的淚水流個不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