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4章 王子朱蒙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2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十四章

王子朱蒙

這邊,師正也在仔細地打量著軒轅光:“你和伶倫在一起,又身背至尊之劍,莫非你就是小光?”

“正是。”軒轅光連忙跪下:“我和伶倫已經去過昆侖山,太乙伯伯將一切都告訴我了。當年若非貴夫婦照顧,光兒早已在山野中自生自滅了!”

“不必如此,快起來。”師正連忙將他扶起來,“其實我們也沒有照顧你多長時間,不過一年光景,就接受了任務,匆忙離開。反而是丟下伶倫,要你幫忙照顧她了。幸而天可憐見,你們終於還是長這麼大了。”

“爹!”伶倫哭著,過來又投入父親懷抱,父女二人不由地淚水滾滾。

一會兒,情緒穩定下來,師正才問道:“小光,伶倫,你們怎麼會離開小廟底村,又怎麼知道我們關在這裡?”

“爹,其實我們並不知道你們被關在這裡。我們來到縹緲之國,是為了尋找一樣東西。”伶倫道。

“什麼東西?”

“‘青土’。”

“可是你們兩個小娃兒,怎麼會知道‘青土’的事情?你們找那東西又有什麼用?”

“是這樣的。”於是,軒轅光將自己如何偶然救了從天上逃下來的黃龍鍾九,如何發生了一系列故事,最後在太乙真人那裡得知全部事情的真相,簡略地講了一遍,聽得師正和風嬋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

“小光,真沒有想到,你的福澤會這麼深厚,會有如此之大的機緣!”師正歎道,“當年你父親黃能,號稱‘水中稱能,陸地飛熊’,以一己之力,扭轉混沌魔尊和昊天帝尊的力量對比,幫助昊天帝尊重建天地秩序,沒想到,這麼快又輪到你來做這件事情了,真是令人沒想到啊!”

“爹、娘,太乙祖師說,你們當年所以匆忙離開,是因為‘青土’失竊,太乙祖師命令你們去暗中查訪,為什麼你們一走就沒有了消息?”

“唉!”師正一聲長歎,“本來,我和師妹一直以才華過人自居,在太乙座下十大弟子中,只能排名三、四位,而位於大師姐夢娘和二師兄吉陽之下,一直不服氣。聽說‘青土’失竊,大師姐和二師兄被逐出山門,我和師妹覺得,我們證明自己的機會來到了。所以,接到師父的命令,我們才那麼匆匆忙忙地,沒有多說一句話,丟下你們就離開了。”

“我和師妹,各擅所長。我最擅長的是改裝易容,能夠在一天中變化無數裝扮,令所跟蹤的物件無法察覺。而師妹最擅長的則是辨別蹤跡和氣味。只要被跟蹤之人留下一絲一毫氣息,她都能分辨出來。我們從師父那裡領了命令之後,很快就找到了太陽島上。太陽島上的居民已經離開,不過那裡留下了大量的蹤跡和氣息。所以,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羽沉之淵’。下到‘羽沉之淵’之後,我易容裝扮成朱蒙的樣子,找到了金蛙王,金蛙王根本不知道我是假的,還以為真是他兒子回來了。從他口中,我才知道原來他教給了朱蒙蜃幻之術,幫助兒子創立了縹緲之國。我剛要進一步查探消息,卻被金蛙王識破,金蛙王大怒,於是發生了一場打鬥。那金蛙王本領高強,我和師妹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一敗塗地,被金蛙王所擒。金蛙王派人將我們押送到了縹緲之國,朱蒙就將我們關押在了這個地方,以‘金蛙九變陣’和‘五彩瘴毒陣’相困。幾年來,我們試了無數方法,卻始終未能脫困。”

“唉,小光,伶倫,如果不是你們,我們也許要永遠被囚禁在這裡了。”風嬋也曾經和丈夫一樣心高氣傲,但現在卻被消磨得銳氣盡失。“我和師兄被關在這裡,才後悔當初不應該接這個任務,雖然說師命難違,可是,如果我們不接任務,還是在小廟底村,一家人快快樂樂地生活在一起,看著你們兩個孩子一天天長大,那不知道該多麼幸福!”

“爹,娘,現在也不晚啊,”伶倫神往不已,“找到了‘青土’,我就可以陪你們回小廟底村了。對了,說到‘青土’,你們探聽到它的下落了嗎?”

“下落雖然沒探到,但是可以肯定,那‘青土’一定是在朱蒙的手上。”師正肯定地道。

“我也這麼想,我和伶倫一路追隨到這裡,就是為了深入朱蒙的老巢,伺機尋找‘青土’。”軒轅光道,“可是這裡的情形很複雜,我們根本找不到朱蒙藏在哪裡。再說,他究竟長得是什麼樣子,我們也不認識呀。”

“這個好辦。”師正道,“我曾經裝扮成朱蒙的樣子,所以絲毫不為難。一會兒,我就化裝成朱蒙,一路上就算遇到什麼暗哨,他們也認不出來。”

“那太好了!”軒轅光沒有想到,這個難題這麼容易就解決了。“可是這個迷宮這麼難走,怎麼能儘快找到朱蒙呢?我的夥伴蚩尤、祖兒和阿嫫還在朱蒙的手上,我擔心耽誤的時間太長,他們會受到傷害。”

“這個放心,有我呢!”風嬋打消了他的最後顧慮。“我在當年朱蒙呆過的山洞裡,仔細採集分辨過他的氣息。這種氣息,只要進入我的鼻子和腦子裡,就算再過多久,只要一出現,我就能捕捉到,所以當年我和師兄才能夠那麼快地找到他,如今就在這個小小的地宮裡,一切自然不在話下!”

“那真是太好了,”伶倫也高興起來,“爹,娘,咱們這就快去找他們吧!”

“走!”

於是,風嬋在前面帶路,依靠敏銳的感官捕捉迷宮中每一條小徑上朱蒙留下的微弱氣息。師正將易容面具戴上,打扮成朱蒙的樣子。軒轅光和伶倫假裝被俘虜的樣子,用繩子在背後打了個活扣,跟在後面。

一行人行動異常迅捷,雖然迷宮岔路無數,可是在風嬋的眼中、心中,正確的道路只有一條,而且那條路一點都不難找,她的步伐堅定而有力。

路上起初並沒有哨兵,但是後來就出現了暗哨,而且暗哨開始只有兩人,後來就成為四人,再後來成為一支支的巡邏小隊。這時候,師正扮演的朱蒙就起了作用。他身材和朱蒙相似,易容之術天下無雙,所以,那些哨兵根本分辨不出真假,還以為真的是朱蒙親自將軒轅光和伶倫二人給捉了回來,一個個恭恭敬敬地行禮過後,肅立兩旁,讓開道路。

終於,眼前紛亂的小路消失,出現了一條筆直寬闊的大路。大路盡頭就是一座宮殿。即使是在地下,這座宮殿也足夠高大、雄偉,宮殿由一根根粗大的石頭柱子支撐著,不過那並不是真的石頭柱子,而是一條條粗大的蛇,有黑色的,有紅色的,有綠色的,有黃色的,顏色各不相同,卻又都無一例外地昂著頭,吐著血紅的芯子,露出恐怖的毒牙。

宮殿周圍,戒備森嚴。數百帶甲之士分成幾個方隊,不停地交叉巡邏。

一見師正假扮的朱蒙出現在面前,眾甲士一個個臉上無不露出詫異的神色。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風嬋已經大聲叱喝道

:“看什麼看?大王回宮,還不迎接?”

“啊?……”

“啊什麼,要你們這些廢物有什麼用?還不是大王親自出手,才捉了這兩個傢伙回來?快將這兩人押走,連同剛才那三個傢伙關在一起!”

“是!”

為首的隊長被斥責得暈頭轉向,不敢說什麼,上來沖軒轅光和伶倫一瞪眼:“喂,你們兩個,跟我走!”

軒轅光和伶倫一聲不發,跟在他的後面。幾個甲士押著他們,向旁邊一個山洞走去。

這邊,師正裝扮的朱蒙,保持著令人窒息的威嚴,大步進入宮中。

軒轅光和伶倫被帶到山洞裡,才發現裡面別有洞天。長長的甬道兩旁,是一間間的房子,房子都是建在水面上的。水面上漫天飛舞著五顏六色的螢火蟲,水裡遊動著大大小小的金蛙,低沉暗嗚的蛙鳴聲此起彼伏。

甲士隊長在前面帶路,甬道兩旁房間裡,關押著各色的囚徒,一個個被折磨得苦不堪言。一見有人過來,紛紛撲到水牢的門口,從粗大的木頭柵欄中探出來腦袋,有的謾駡不絕,有的哀求聲聲。還有的一言不發,大睜雙眼,看著新來的軒轅光和伶倫。

甬道盡頭,正對著一間最大的屋子,從木頭柵欄裡,探出來一個大腦袋,正在聲嘶力竭地罵著:

“喂,你們這些傢伙,耍陰謀詭計算什麼英雄,有本事將爺爺我放出去,和你們真刀真槍地幹一場,爺爺要是輸了,要殺要刮隨你們的便!”

喊話的正是蚩尤,他正喊得起勁,甲士隊長走過去大喝一聲:“喊什麼喊?要急著尋死,等得不耐煩了嗎?你們兩個同伴也被我們大王親自出手給捉回來了,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會一塊被送去貘窟裡被吸榨乾淨了!”

“啊,小光,伶倫,你們兩個也被捉了?”蚩尤大為沮喪,“完了,完了!”

話音剛落,甲士隊長已經從腰裡掏出鑰匙,將水牢的門給打開了。

“喂,你們兩個,進去吧!”

他轉過身來,剛說了一句,卻忽然發現軒轅光已經將雙手從背後繩扣中解了出來,然後,他閃電般抽出了至尊之劍,“倉啷”一聲,長劍出鞘。

“喂,怎麼回事……?”甲士隊長目瞪口呆。

“哈哈,你們上當了!”軒轅光當此關頭,不及多說,至尊之劍一劍刺出,將甲士隊長貫胸而過。再向身後一揮,幾個跟隨的甲士紛紛倒地。

“好!”蚩尤探出大腦袋,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殺得好,奶奶的!”

驟變發生,水牢裡一陣騷動。漫天飛舞的螢火蟲開始往這邊聚集,而在水底下,也正有無數的金蛙在跳躍上來,準備發動攻擊。

“伶倫,快用混沌之琴對付這些怪物!”

不等軒轅光提醒,伶倫早已將混沌之琴彈撥起來,一道道無形劍氣彈射而出。螢火蟲如落葉般片片落下,一隻只金蛙還沒有變形就被斬作兩半。

軒轅光沖進牢房,只見蚩尤、祖兒和阿嫫,都被粗大的繩子綁在石柱上。他用至尊之劍將眾人的束縛砍斷,從水裡給拉了上來。

“他奶奶的,這些傢伙,我非狠狠教訓他們一頓不可!”

蚩尤剛一被救上來就沖了出去。祖兒和阿嫫,二人畢竟是女孩子家,尤其祖兒,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委屈?眼睛一紅,落下淚來。

“小光,如果你再晚來一步,我……我……還不知道要怎麼被他們欺負!”

“祖兒,莫怕!”軒轅光安慰道,“其實我和伶倫一直在暗中跟隨保護你們,他們不會把你們怎麼樣的!走,咱們這就去找你的雷音小鼓,替你報仇。”

“對!”阿嫫也恨恨地道,“本來我不想使用太陽神針,可是現在,我要大開殺戒了!”

“走!”

他們從屋子裡沖出來,外面蚩尤已經拳打腳踢,一路殺將出去。他平日裡雖然也脾氣暴躁,可是現在卻真個是怒火萬丈,動了雷霆之怒,只見他大發威風,將那些螢火蟲一抓就是一把,放在口中大肆咀嚼,劈劈啪啪;將那些個金蛙,拳打腳踢,乒乒乓乓,炸裂之聲不絕於耳。有迎上來的甲士,見他這麼勇猛,哪敢輕拭其鋒,嚇得掉頭便跑。

眾人一路殺出山洞,來到了宮殿門口。這裡靜悄悄的,一個甲士都不見了。從緊閉的大門裡面,傳來陣陣廝殺之聲。蚩尤當先一腳踹開大門,眾人沖了進去。

大殿上,正在發生著一場大戰:師正所裝扮的朱蒙,正在被一群食夢貘所攻擊,而在另外一邊,風嬋則被一群鳥人攻擊,雙方殺得難分難解。

雖然戰事正緊,那位戴著金色面具的男子,卻端坐椅子上,靜靜地觀戰。

“爹,娘,我們來了!”

伶倫喊了一聲,混沌之琴撥動,射出無形劍氣;軒轅光祭起至尊之劍,蚩尤和祖兒也各自施展神通,食夢貘和鳥人,哪裡能抵擋這麼強大的攻勢?一時紛紛潰退!

“好了,你們撤下去吧!”眼見情勢不濟,金面人一揮手,下了命令。

“是!”

食夢貘和鳥人得到命令,這才放棄了抵抗,紛紛從大殿另一邊退出。

現在,整座大殿上,就只剩下金面人孤零零的,被軒轅光等人團團圍住。

“好啊,至尊之劍,混沌之琴,雷音天鼓,還有昊天之弓,了不起啊,我朱蒙只是聽說,有這些天地之間的珍稀之物,沒想到,今天一下子在這裡聚齊了。我這個小小的縹緲宮,真可謂是蓬蓽生輝啊!”

“喂,朱蒙,你可認識我?”蚩尤大步上前問。

“看著面熟,不過無法肯定……”

“有什麼不敢肯定的,是因為你心中有愧嗎?”蚩尤大聲道,“讓我來告訴你,我娘叫夢娘,是太乙真人座下首席大弟子;我爹叫吉陽,是朝雲之國的王位繼承人。他們都曾經和你結拜過的,所以,我應該叫你一聲‘朱叔叔’了。”

“不敢當,你是他們的兒子?”

“不錯,我叫蚩尤。”

“那我該叫你一聲蚩尤賢侄了。”朱蒙在如此危急的關頭,居然也不失禮數。“初次見面,我這個當叔叔的沒有來得及給你準備禮物,實在是失禮啊!不過你放心,我這裡珍寶無數,一會兒你自己挑一樣喜歡的就是。”

“呸,以為我稀罕嗎?你應該心裡清楚,我不是為這個來的。”蚩尤道。

“那是自然。你,還有你的這一眾同伴,都是為‘青土’來的。”朱蒙一語道破,顯然對蚩尤等人來這裡的目的了然於胸。“怎麼樣,我沒有說錯吧?是太乙那老傢伙逼迫你來的,還是你爹娘讓你來的?你爹娘都好嗎?上次我能夠死裡逃生,並且奪回‘青土’,全賴他們幫忙。對於他們的援手之德,我朱蒙沒齒難忘。只可惜一直沒能報答他們。”

聽他言語的口氣,竟然並不知道蚩尤的父親吉陽早已死去的事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