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5章 生死須臾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02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十五章

生死須臾

“虧你還有臉這麼說!”蚩尤怒衝衝地道,“難道你不知道嗎?我爹和我娘因為幫助你,被太乙真人知道後,第二天就驅逐下山。我爹答應以三年為期,找回被你偷走的‘青土’,結果他去找了你無數次,都不見你的蹤影,最後受火雷噬嗑,活活被焚燒而死;我娘雖然有占夢之術,可是她寧願遠離同門,獨自受苦。她這些年所遭受的苦楚,又豈是你在這縹緲之國逍遙快活所能瞭解?”

“啊?!”朱蒙顯然是真的不知道此情,身子一陣劇烈地震動。“你父親已經……已經仙逝了?還有你母親,日子也過得很艱難嗎?唉……沒想到,我一直擔心連累他們,結果還是害了他們呀!”

“自然是你害了他們!”蚩尤怒氣衝衝地道,“如果不是你竊走‘青土’,就不會有這一連串的事情,我爹娘和你這樣的人結拜,真是瞎了眼!”

“賢侄,你儘管罵我,我不會怪你的。”朱蒙歎了口氣,“站在你的立場上,自然有一千一萬一個理由恨我,這是人之常情。可是,如果你換作是在我的位置上,從我的角度考慮,可能就又會是另外一番想法了!你口口聲聲說我偷了‘青土’,你可知道,那‘青土’原本就是我們太陽部落古老相傳的聖物。那太乙真人才是真正偷‘青土’的賊,不但是賊,而且是明火執仗、豪取強奪的強盜!他當年與昊天尊者,還有這把‘至尊之劍’的主人黃能,一行人在太陽島上,殺了我們多少部眾!我至今一閉上眼睛,仍能看到當年血流成河的慘狀。你們是小孩子,自然不知道這一切,可是這兩位,‘神行百變’師正和‘捕風捉影’風嬋,你們當年是跟著太乙來到我們太陽島上,參加過那場戰爭的,你們兩個自己說,你們的手有沒有沾染我們太陽部落的血?”

聽了他的話,蚩尤還有軒轅光等都將目光投向師正和風嬋,看他們如何回答。

師正和風嬋對望一眼,二人當著女兒的面,真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不錯,”師正道,“我和師妹當年都參加過太陽島之戰,也都殺了不少人。”

“啊?”蚩尤吃驚不已。他並不知道當年詳細情形,今日才知道,“青土”竟然牽扯到這麼多恩怨,本來他就不善於言辭,當下為之語塞。

“你們看,當年太乙還有你們的父輩,殺了我們那麼多的族人,奪走了我們的聖物,還將我打傷,囚禁在山洞中受寒冰、烈焰交替折磨之苦。幸而我命不該絕,也是公道自在人心,太乙真人座下並非個個都是貪得無厭、黑白不分的傢伙。蚩尤賢侄,你的爹娘就很了不起,他們偶然闖入我被囚禁的山洞,聽了我的遭際之後,深知昆侖山對我們太陽部族犯下的罪行無法挽回,為了替昆侖山贖罪,他們才答應將我救出,幫我拿回‘青土’,這一切,都是他們自願,而我不過是取回本來屬於我們太陽部族的聖物;我躲在這裡,與世無爭,不是害怕,而是擔心‘青土’招惹妒忌,再惹是非,你們說,難道我這麼做錯了嗎?”

“這……”眾人面對朱蒙的滔滔辯白,一時無人能接上話。

“朱蒙少君主,請聽我說幾句話。”軒轅光上前一步說道。

朱蒙打量了一眼他背上的至尊之劍,問道:“你就是黃能的兒子?”

“不錯。”軒轅光道,“我叫軒轅光,朱蒙少君主剛才提到,我父親黃能,當年也參加了太陽島之戰,而且在這把‘至尊之劍’下,殘害了不少太陽部族的性命。此事雖然是迫不得已,但我還是要替我父親向你們道歉!”

“哼,什麼迫不得已?少跟我來這套,道歉就道歉,找那麼多藉口幹什麼?”

“我父親當年犯了錯,可是他已經被囚日宮烈日熔池之下,受盡酷刑折磨;我母親是昊天帝尊的女兒,她有什麼錯,不就是因為和我父親私自相戀,卻不也一樣在月宮幽月寒窟之中日夜受苦?我想說的是,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是每個人的生平遭際,一生的命運如何安排,在‘天’那裡早已註定。既然是註定要發生的一切,就不要埋怨任何人。就拿‘青土’來說,你口口聲聲說是你們太陽部族古老相傳的聖物,可是據我所知,當年無始老祖的小女兒青青,在海中嬉戲玩水,不慎在‘羽沉之淵’中淹死,後來化而為鳥,從海外神山叼來‘青土’,要填平‘羽沉之淵’,最後形成太陽島,才有了你們太陽部族。所以,嚴格說起來,這‘青土’其實也並非你們太陽部族所固有,而是天地自然生成的神物。太乙真人當年和昊天尊者所以要強取‘青土’,也並非純粹依賴武力,一味濫殺無辜,而是因為昆侖山天柱坍塌,非‘青土’不能修補,延遲一日,則蒼生受苦一日。這些我想當日太乙真人已經和你說明了吧?而你不肯將‘青土’給他,卻反而被那混沌魔尊蠱惑,所以才會發生打鬥,出現了後來的結果。至於你說太陽部族死了很多人,你可能不知道,其中絕大部分,其實是被混沌魔尊使用霸道的法術波及無辜所殺,所以他才是最該為當年慘案負責之人。”

“嘿嘿,小子,你知道的事情可真不少啊。”朱蒙冷冷一笑,“這些都是誰告訴你的?”

“這個不用你管。”軒轅光不理會他,只顧說下去道,“我只是想告訴你,聖物天生,自有其用。當年‘青土’用來修補天柱,如今,混沌魔尊脫困複出,重新掀起血雨腥風,昊天帝尊被迫封閉了樞紐殿,魔尊當道,天上地下,凶厲惡煞無惡不作。我等歷盡辛苦找到這裡來,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再次得到‘青土’,然後去尋找其他的四種五色土,喚醒‘五色巨人’,對抗魔尊。所以,如果‘青土’真的是在你這裡,請你主動交給我們。待我們大功告成以後,自然會回來歸還於你。那時候,你們太陽部族,參與恢復重建天地秩序有功,也就不用再借助這蜃幻之術,在這縹緲之國裡躲躲藏藏,而是可以正大光明,出去生活,‘青土’因你而得其所用,太陽一族因你而永享太平,如何?”

“你小子倒挺會花言巧語,不過這番話應該不是你自己想出來的,是太乙那老兒教給你的吧?哼,當年我太陽部族中,慘死之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我被太乙老兒囚禁,受盡苦楚,這筆賬決不能輕易勾銷,必須算個清楚!”

“朱蒙少君主,請你聽我說,”軒轅光道,“殺害你族人的真凶,是混沌魔尊,我已經說清楚了;至於你被囚禁,是受了委屈,可是,我蚩尤大哥的父親為此而死,母親被貶;還有伶倫的爹、娘,被你捉來,受了多少折磨……所有這一切,夠還你的了吧?我勸你還是放棄個人

的恩怨,而是為了太陽部族的人永遠的和平著想,將‘青土’交給我們吧!”

“這……”朱蒙聽他說得頭頭是道,句句在理,不由地沉吟了起來。

“那好吧,過去的恩怨,一筆勾銷,我不再和你們計較了。”朱蒙將手一揮,“不過,要不要將‘青土’交給你們,我還需要考慮一下。請給我一個晚上的時間,明天一早,我就給你們一個交代,好不好?”

“還需要一個晚上?不能現在做出決定嗎?”蚩尤著急地問。

“我做出決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將這件事情稟報給青神娘娘。”

“哦?”眾人一愣,“青神娘娘不是已經升天做了青帝,如今被囚禁了?”

“青神娘娘是做了青帝,可是現在這個青神娘娘是我母親。”朱蒙解釋道,“她繼承了青神娘娘的尊位,奉命留下來巡視海上,救苦救難。‘青土’當年是從她手裡傳給我的,如今我要交出去,自然要詢問於她。”

“那好。”軒轅光道,“那我們就留下來,等你一個晚上。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這天晚上,眾人被安排在縹緲宮中,等待明天一早朱蒙做出最後的決定。

不過,眾人對朱蒙並不能完全放心。尤其軒轅光知道,食夢貘厲害無比,一旦眾人不注意,著了朱蒙的道兒,就會被食夢貘偷偷襲擊而吃掉夢境和記憶,那樣一來就可就永遠走不出這縹緲之國,只能任憑朱蒙擺佈了。所以,軒轅光暗地裡囑咐每一個人,無論如何,今天晚上都不可以睡覺,只要和衣而臥,裝作假寐迷惑朱蒙就可以了。等到天一亮,朱蒙做出決定,交出“青土”,眾人得到寶物後立即離開,再休息不遲。

話雖如此,可是畢竟一直在忙忙碌碌,精神高度緊張。如今一下放鬆下來,就是想不睡著都難。他們一共分住三個房間,祖兒、阿嫫一個房間,軒轅光和蚩尤一個房間,師正和風嬋、伶倫一個房間,每個房間裡雖然都亮著燈,但是祖兒、阿嫫最先沉沉睡去。那邊伶倫回到父母身邊,那種安全感和溫暖感是久違了的,也很快在母親懷中沉沉睡去。

軒轅光和蚩尤一開始還堅持說了會兒話,後來就眼皮打架,聽不見對方說什麼了。

蚩尤打起了響亮的呼嚕。軒轅光強撐了一會兒,堅持不住,很快也進入了夢鄉。

他不但入夢很快,而且還做了一個美夢:夢見自己只是一個剛會走路的小孩子,張著雙臂,搖搖擺擺,正在落滿一地花朵的空地上蹣跚走著。跟在他身邊的是年輕、漂亮的母親,柔聲細語,不斷地提醒他小心;在他的前方,高大、英俊的父親,正在沖著他張開雙臂,歡迎著他……

他愉快地、急切地奔向父親,但是到了跟前,父親卻突然搖身一變,成為了一頭體型健碩、雙腿站立,渾身毛色黝黑的大熊,揮舞著兩隻巨型巴掌,沖著他呲牙咧嘴……

“哇——”他受到了巨大的驚嚇,猛烈地哭了起來。

他被自己的夢給驚醒了。

屋子裡燈光依舊明亮,可是卻似乎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那是什麼呢?

他忽然意識到,屋子裡太安靜了。和蚩尤一個屋子睡覺,從來沒有如此安靜過。蚩尤的鼾聲如雷,有時候隔壁房間裡的人都被吵得睡不著。

可是現在,屋子裡卻沒有了蚩尤的鼾聲。軒轅光一下子坐起來,往蚩尤的床鋪望去。那裡空空如也,蚩尤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蹤影。

“蚩尤大哥去哪裡了呢?”軒轅光猜想著,“莫非是出去解手了?”

這不是沒有可能,也是現在唯一合理的解釋。

可是,就在此時,忽然從窗子那邊,傳來幾下輕輕叩擊窗戶的聲音。

一個高大的黑影出現在窗戶外面,壓低的聲音從縫隙間飄進屋子裡:

“小光……”

“啊?”

軒轅光的耳朵極好,一聽就知道是伶倫的父親師正在外面叫自己。他深夜不在自己的房間裡睡覺,而是忽然出現在這裡的窗戶外面,一定有情況!

軒轅光立即將至尊之劍背好,迅速而輕盈地來到窗戶邊,將窗戶輕輕打開。

“快出來,小光!”外面正是師正,他看上去很著急,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

軒轅光從窗戶裡一躍而出,外面月光皎潔,亮如白晝。師正等他一落地站穩,立即拉著他拔足飛奔。二人腳不沾地,幾乎是禦風而行一樣。

他們所棲身的地方,是宮殿的後宮。從後宮貼著牆根一路潛行,就來到了大殿。

大殿裡燈火通明,然而空無一人。師正一直拉著小光來到這裡,才鬆開手。“奇怪,我剛才還看到蚩尤和那朱蒙在這裡說話的,怎麼一下沒了人影?”

“什麼?你看到我蚩尤大哥來這裡了?他不是一直在屋裡睡覺?”

“傻孩子,他那是在裝睡。是為了迷惑你的。事實上你剛睡著他就溜出來了。”

“啊?”軒轅光覺得簡直匪夷所思。“蚩尤大哥為什麼這麼做?”

“具體為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剛才一回到屋子裡,伶倫的母親就悄悄告訴我,讓我注意監視蚩尤的動靜。她說,在這個孩子身上,和朱蒙身上有一種共同的氣息。這種氣息不是普通氣息,而是獨一無二,來自昊天界那位混沌魔尊的氣息。這一點相當地令人費解。但伶倫的母親當年在太陽島上,近前接觸過混沌魔尊的氣息,所以對此一辨而知。她說那種氣息太特殊了。她一見面就感覺到了,只是沒有說出來。”

“什麼?蚩尤大哥身上有混沌魔尊的氣息?怎麼可能?”軒轅光連連搖頭。“我那位蚩尤大哥,連混沌魔尊是什麼人都不知道。他身上怎麼會有混沌魔尊的氣息?或許是他的昊天之弓,是昊天帝尊用過的,可那也應該沾染的是昊天帝尊的氣息,而不應該是混沌魔尊的氣息吧?會不會弄錯了?”

“不可能錯,”師正肯定地道,“伶倫的母親對此非常肯定,因此她才讓我監視蚩尤那孩子,我就悄悄出來隱藏在暗處。果然,他表現得很不正常。從你們的屋子一出來,他就直接奔向大殿,似乎和誰約好了一樣。”

“你是說他和朱蒙約好了?可是他們單獨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呀。”

“事情就怪在這裡。”師正道,“我在後面悄悄跟蹤,他自然發現不了我。不過他明顯心虛,警惕性很高,幾次都試圖發現有沒有人跟蹤,被我躲了過去。他徑直來到大殿,而那朱蒙早已在大殿上等著他了。”

“那……他們說了什麼?”軒轅光現在想要不相信這件事情都不可能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