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6章 魔尊印記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9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十六章

魔尊印記

“他們的話,你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師正道,“他們一見面,朱蒙就問他:‘喂,賢侄,你在什麼地方見過混沌魔尊,和他什麼關係?’蚩尤回答:‘朱叔叔,沒有想到,這一點也被你看出來了。不過,我只能告訴你一個人,你要替我保守秘密。’朱蒙說:‘好。我答應你。’蚩尤說:‘我不是說過,我母親被貶黜下山,受盡折磨嗎?她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無藥可治,聽說只有西昆侖常儀真人的不老泉水可以救她。於是我就到了西昆侖,可是到處都找不到不老泉水。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愁腸百結,輾轉難眠。這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你小子就是從朝雲之國來的蚩尤?想要得到不老泉水治你母親的病,有膽子就跟我走!’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那聲音又重複了一遍,於是我起身來到外面,黑暗中一個高大的身影在前面引領,我跟著出了城,來到外面的郊野中。那高大身影停住了,轉過身來,只見他滿頭亂髮,遮住了臉孔,看不清楚長什麼模樣。不過他全身都籠罩著一股黑暗之氣,看樣子似乎不像是人。我問他:‘不老泉水在哪裡?’他告訴我:‘那不老泉水是天地聖物,西昆侖的鎮山之寶,豈能隨意交給你這凡夫俗子?’我問:‘那麼你又是誰?憑什麼許諾可以將不老泉水交給我?’他哈哈一笑:‘我老人家的名頭,說了你可要記住了,我是開天闢地以來天上地下第一號大魔頭,號稱混沌,魔中之尊。我要向那西昆侖的常儀小姑娘要一點不老泉水,只怕她還不敢拂逆我的旨意。’我聽了,喜出望外:‘真的嗎?你可以幫助我得到不老泉水,太好了!’他卻告訴我:‘對我來說,那是舉手之勞。但我老人家也不能白送你這麼一個大便宜,你需要為我做一件事情。’我問他:‘什麼事情?’他說:‘很簡單,我要你幫助我去找一樣東西,就是位於東海太陽島上的青土。’我吃驚不小:‘我哪裡有那個本領?’他道:‘你當然不行,但是我可以傳幫你呀。’我問:‘怎麼幫?’那人就將我叫到跟前,讓我解開衣服,伸手在我胸前,烙下了一個記號。然後他說:‘我已經在你體內,隱藏了一股很大的力量。不過你不要輕易暴露這種力量。一會兒,就會有個叫鐘九的人來找你,要你去幫他做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你只管答應下來,一口應承,然後跟隨他去做就可以了。跟著他,你就一定能得到青土。’我問:‘那麼我怎麼交給你呢?’他說:‘我不是在你身上留了一個記號嗎?你得到青土後,找個黑暗無人之處,以火炙烤這個記號,我就會得到訊息,出現在你面前。’我想反正只要能得到不老泉水,一切都可以答應他,就答應了。他就作起法來,在我身前平地之上,黃沙之中,冒出了不老泉水。我剛得到不老泉水,他就不見了,隨即就有四個傢伙從天而降,和我爭奪不老泉水。正在打鬥的時候,又有一個人從天而降,幫我打敗了那四個傢伙,自稱是黃龍鍾九,我就跟著他走了。後來就來到了這裡。”

師正將蚩尤和朱蒙的這一番對話一說,軒轅光才想明白一件事情:那混沌魔尊為什麼一直按兵不動,在四大凶神連番受挫後,並沒有派出更大規模的追兵,原來他早已埋下了這麼一顆陰險的棋子!

“蚩尤大哥已經被混沌魔尊給迷惑了,這麼說,他現在和朱蒙是一夥的了?”

“是,我聽到這裡,就急忙回去叫你了,不過,看來咱們還是晚來了一步。”

“不,不算太晚!”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原來是風嬋從外面走了進來。

“我就知道那蚩尤不對勁,所以才讓師兄出去監視,我等伶倫睡著後,也悄悄溜了出來。他們剛才還在這大殿上,現在一定是進入地下了。”

“地下?”

“是,他們人雖然躲起來了,可是這氣息是抹不掉的。”風嬋將地面上的石板一塊塊仔細檢查,忽然掀起來一塊石板,露出下面一排臺階。

“下面就是朱蒙的老巢了,快,去阻止他們將‘青土’交給混沌魔尊!”

“要不要叫上祖兒、阿嫫、伶倫她們幾個?”軒轅光有些擔心人手不夠。

“來不及了!”

風嬋在前面帶路,軒轅光和師正在後面緊緊跟隨,進入了地下。這個巢穴和剛才軒轅光他們所走的那個迷宮全然不同,並沒有那麼多的分支和洞穴,而是只有一條長長的隧道,但卻相當地長,不知道通到什麼地方去。

沿著彎彎曲曲的隧道,走了一個多時辰,才總算來到了盡頭。

盡頭是一扇高大雄偉的石門,門上鑲嵌著無數的珍珠,光華閃閃。

粗重而華麗的門已經打開了一條縫隙,風嬋和師正、軒轅光從縫隙裡擠過,進入石門的另一側,頓時目瞪口呆。這裡是一個巨大的石室,到處都堆滿了珠寶,都是難得一見的珍稀之物。而且沒有一個人看守。

從這間石室再往前走,還有一間間的石室,也都堆滿了珠寶。

“這是哪裡?”軒轅光疑惑地自言自語,“不會是朱蒙的藏寶庫吧?”

“不,太陽島只是一個普通的居民部落而已;這個縹緲之國,也不過創立數年,不可能有這麼豐盛的寶藏。”風嬋搖了搖頭,問師正:“師兄,依你看,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普天之下,能夠搜集如此多的珍稀寶物,只有一個地方。”師正對於自己的判斷充滿了自信,“所以,這裡一定是金蛙宮!”

“金蛙宮?”軒轅光一愣,“就是朱蒙的父親金蛙王所呆的地方?”

“不錯。”師正道,“朱蒙和他父親,雖然有過恩怨糾葛,但是說到底,還是骨肉相連,血脈相通,所以朱蒙保管‘青土’最好的地方,還是他父親金蛙王所在的‘金蛙宮’。他在縹緲之國故弄玄虛,其實只是一個幌子,為的是吸引來搶奪‘青土’的人誤入其中,被他的蜃幻之術,牢牢地困在縹緲之國中。而真正的‘青土’,一直就保藏在金蛙王手上。”

“是啊,我早該想到的。”風嬋道,“‘青土’說到底,始終是‘羽沉之淵’的最大剋星。我要是金蛙王,也絕不會允許這樣的寶物落在他人手上。”

“可是那金蛙王厲害無比,如今又多了朱蒙,我們只怕沒有任何勝算啊!”

“不要怕,小光,我們夫婦就是拼上性命,也不會讓他們陰謀得逞的!”

說著話,他們來到了隧道的盡頭。沿著臺階來到地面上,這出口竟然是在一座變幻著各種亮麗色彩的五彩水晶砌成的大殿一角。一出來,軒轅光就看到,在大殿正中,蚩尤已經袒露著胸口,正在將胸口的一個黑暗標記,向著一盆洶湧的火焰湊過去。果然如師正所說,一旦得到了“青土”,他就會用這種奇異的法術,通知混沌天尊迅速趕來。

“蚩尤大哥,不可!”軒轅光

來不及趕過去,心意動處,至尊之劍脫鞘而出,一道電光閃過,將蚩尤跟前的火盆斬作兩半,跌落一地木炭。

“小光,你……”蚩尤的臉上現出又是詫異、又是失望的神色,“你還是來了……”

“蚩尤大哥,我知道你是被混沌魔尊迷惑的,千萬不可將‘青土’交給他。”

“小光,你沒有見過他的力量,不知道他有多強大!”蚩尤身子一軟,癱坐地上。“其實我一直沒告訴你,別說區區‘青土’,就是五色土都找齊了,真的組成了‘五色巨人’,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根本就沒有人能打敗魔尊,所以,我們所在從事的是一件沒有任何希望做成的事情。”

“蚩尤大哥,你現在是被他迷惑了,才會說這麼洩氣的話。難道你忘了,當年昊天帝尊,就是用這種方法打敗了混沌魔尊,我們不過是將他做過的事情再做一遍,‘五色巨人’一旦被喚醒,我們就一定能獲勝!”

“哼!螳臂當車,不自量力!”一聲冷笑傳來,大殿之上一座綠色玉石雕刻而成的蓮花寶座,忽然如同真正的蓮花一樣緩慢地綻開了。

完全舒展開來的蓮花寶座上,端坐一人,滿頭金色火焰一樣的頭髮,兩隻大大的眼睛,從一張長臉上鼓出來。眉毛、鬍鬚都捲曲著。碩大的頭顱,幾乎沒有脖子,直接安在了寬大而厚實的肩膀上。只見他身穿一襲金色的長袍,光著一雙大腳,手持一根通體金色的法杖,正是金蛙王。

“金蛙王,沒想到吧,咱們又見面了。”師正上前一步,不敢大意,亮出袖子裡暗藏的兵器。原來他不但精通易容之術,善於描摹各種人臉,而且將用來描摹的畫筆,煉成了一件厲害無比的兵器,筆尖柔軟,筆桿卻是堅硬無比,一柔一剛,兩套不同的招式組合攻擊,威力無窮。

“師兄,咱們上一次是太過輕敵,這一次可不能再有閃失了。”風嬋也亮出了自己的獨門武功,竟然是她戴在手腕上的一隻青色鐲子。這鐲子顏色乾淨,近乎透明,難以想像這樣精緻、脆弱的東西還能當武器。只見她將鐲子從手腕上褪下來,往空中一扔,不僅發出嗚嗚的聲響,而且一變為二,二變為四,一時間空中風響大作,擾人心神。

“哼,手下敗將,也敢言勇!”

金蛙王對於二人的連袂出戰,似乎一點都沒有放在眼裡。他將手中法杖一擲,那法杖頓時變成了一條搖頭擺尾的黑蛇。黑蛇動作迅疾無比,一下就咬住了師正的手腕。師正手腕一麻,畫筆掉在了地上。隨即一股黑色的毒液從手腕沿著脈管直上,看來頃刻之際就會有性命危險。

“師兄——”

風嬋大驚,顧不得再去攻擊金蛙王,上來查看丈夫傷勢。一看這毒性如此厲害,她不顧一切,張口就在丈夫手臂上吮吸毒液。

“嘿嘿,好一個伉儷情深,可惜沒用,這是‘死亡之吻’,我的這一條小蛇可不是普通蛇類,而是當年追隨過混沌魔尊的‘黑暗護法’——噬天龍,只要中了它的‘死亡之吻’,沒有誰能活過半個時辰!哈哈!”

“呸,臭青蛙,死青蛙,吃我一劍!”軒轅光大怒,將全身的意念都集中到至尊之劍上。至尊之劍當年在昊天帝尊身邊,是“光明護法”,如今現出法身至尊龍,與“黑暗護法”噬天龍正是一對生死對頭。二龍相逢,翻翻滾滾,一場大戰。至尊龍口中噴出一串串的火球,噬天龍則噴出一股股黑色的毒液,雙方互相忌憚,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邊,師正卻已經支持不住了,身子一軟,倒在風嬋的懷裡。

“師妹,對不起,我要先走一步了!”他的聲音虛弱,望向風嬋的目光裡,充滿了無限的留戀。“請你原諒我,師妹,我答應過你要和你地久天長,永永遠遠在一起的,可是現在……我要違反我的諾言了……”

“不,師兄,不要這麼說,我不要你走!”風嬋強自忍住淚水,用袖子擦了擦臉,努力擠出來一個笑容。“你說過,最愛看我笑,我答應過你,這一生一世,只對著你笑。你還沒有看夠我的笑呢,我不許你走……”

“謝謝你,師妹,其實能夠和你在一起這麼久的歲月,我已經很知足了。”師正道,“可惜,我們這些年來先是忙忙碌碌,後來又失手被囚,能夠在一起自由自在、快樂幸福廝守的時間並不多,不過,在我的記憶裡,在我的靈魂深處,已經印滿了你的笑容,已經珍藏滿了所有對你的記憶。這一生一世,我是無憾了;下一生下一世,如果你願意,我也一定會再找到你,和你在一起,師妹……你還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願意,我願意……”風嬋淚水又滾滾而下。

“師妹,我走後,你要照顧好咱們的孩子。”師正拼勁盡最後的力氣囑咐道,“伶倫那孩子很像你,我很喜歡她,希望你能呵護她成長,幫助她有一個圓滿幸福的人生。答應我,師妹,你要堅強地活下去。”

“我……答應你……”風嬋用力點了點頭,“師兄,不要走,我要你再和我說幾句話……”

可是師正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氣息,他的身子僵硬,撒手而去了。

“金蛙王,你殺了我師兄,我要你一命抵一命,納命來!”風嬋瘋了一樣,將丈夫的屍體放下,口中念念有詞,漫天飛舞的青色鐲子,忽然又變作一隻,只不過上面升騰出來明亮的火焰,帶著火光向金蛙王砸去!

“哼,雕蟲小技!就憑一隻區區的‘風火鎖陽環’也敢在我面前獻醜!”

金蛙王仍舊不把眼前的威脅當做一回事。“你們這些傢伙,不給你們動些真章,你們不知道厲害。蒙兒,將‘青土’給我拿過來!”

“是!”

從蓮花寶座的後方,牆壁上突然打開了一扇門,一個身材高大、臉色蒼白的青年人走了出來,正是除去面具的朱蒙。在他手上,托著一個水晶瓶子,裡面裝滿了光芒閃閃的青色之土。這就是神奇的“青土”了。

“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只是聽說‘青土’的名頭,就敢來這裡搶奪!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真正的‘青土’是怎樣無人能擋、無堅不摧!”

金蛙王從朱蒙的手裡接過水晶瓶子,打開瓶蓋,伸手進去抓了一把“青土”,攥在拳中。“青土”的顆粒極細,從他的指縫間沙沙而下,無數的沙粒聚集在一起,化作了一把寒光閃閃的青色長劍。金蛙王虛空將手一指,那把劍猛飛而出,一劍正好砍在風嬋的“風火鎖陽環”上。只聽得一聲脆響,“青土”所鑄成之劍,斷金碎玉,將風火環劈作兩半。

“風火鎖陽環”被毀,風嬋似乎也受了很重的傷,身子一下萎頓在地。

“就這點微末本事,還想要我的命,還是讓我送你們夫婦去黃泉會面吧!”

金蛙王又是虛空一指,“青土”之劍直奔風嬋的胸口而來。風嬋將眼睛一閉,只等一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