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47章 青土現身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7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四十七章

青土現身

便在這關鍵時刻,忽然琴聲一響,無數的劍氣飛射而至,與“青土”,之劍碰撞在一起,紛紛折斷,劍化作沙子如流水瀉落一地,伶倫一邊彈琴,一邊從外邊跑進來。

接著,祖兒也已經敲響雷音小鼓,喚出了鼓神,上前加入了戰團。

伶倫沖上前去,扶起母親:“娘,您沒事吧?”

“伶倫,娘……沒事……”風嬋強撐著道,“只可惜你來晚了一步,你爹他……他先去了……”

“啊?爹……您怎麼這麼狠心哪,怎麼不等到女兒來見您最後一面?”

伶倫好容易一家重逢,剛嘗到一點團圓的幸福滋味,還沒有來得及仔細咂摸,就失去了父親,這打擊的痛楚可想而知。她撲到父親身邊,俯在父親已經冰涼、溫暖不再的胸膛上放聲痛哭:“爹,您不要走啊!”

忽然,她的臉孔扭曲,眼睛裡噴出火來,將仇恨的目光射向金蛙王。

“娘,是這個人殺了爹嗎?”

“就是他。”風嬋道,“他就是金蛙王,不但害了你爹,還將你娘給打傷了。”

“老傢伙,我和你拼了!”

伶倫從來沒有這樣暴怒過,將混沌之琴一橫,十指如同疾風暴雨一樣彈撥,無數的刀劍裹挾著復仇的火焰射向金蛙王!

然而金蛙王畢竟是金蛙王,一聲吼叫,顯出了法身,一隻碩大無比、全身長滿彩色肉瘤的巨大金蛙,鼓著腮幫子,噴出來漫天的煙霧,彌漫開來。同時從它的一個個肉瘤裡,都射出來毒液。它的皮膚厚而且硬,混沌之琴的無形刀劍之氣,對它根本不起作用。而它顯然也很久沒有碰到過這麼強勁的對手了,興奮地瞪著血紅的眼睛,吼聲震天!

危急關頭,忽然一條巨大的黃龍從天而降,張牙舞爪,口中噴出一股金色火焰!

金蛙王和黃龍大戰在一起,黃龍的特長在於五爪鋒利,近身搏鬥的優勢明顯;而金蛙王的特長在於口中長長的舌頭,一伸出來足有兩三丈長,舌尖上有一個雞蛋大小的堅硬凸起,一擊之下足以開山裂石,即使是黃龍也不敢輕拭其鋒,只能利用靈活的身形閃躲著,伺機展開近身搏鬥!

這一場大戰委實令人驚駭。至尊龍和噬天龍的打鬥只能算是小兒科了,朱蒙和鼓神的搏鬥也不再引人注目,祖兒、阿嫫和伶倫,以及軒轅光,都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觀看這場大戰上,眼睛一眨也不敢眨。

終於,黃龍找到了金蛙王的弱點。金蛙王雖然舌頭靈活,全身是毒,堅硬無比,但是它還是有一個巨大的弱點,就是身形太過龐大,轉身不便。於是黃龍猛地將身子旋轉起來,圍繞著金蛙王如同刮起了一陣狂風,越轉越急。金蛙王只跟著轉了幾圈就暈頭轉向,無從攻擊了。

一團黃色的雲霧中,黃龍突然將自己的尾巴一揮而出,正好卷住了金蛙王的脖子。隨即,它的整個身子跟著繞上去,一下子將金蛙王粗大的脖頸死死纏住。

金蛙王大驚,咆哮著跳了幾下,想要將黃龍甩掉,可是卻徒費力氣,黃龍的身子收縮得更緊了。金蛙王的舌頭雖長,卻無法攻擊自己的脖子下方。

隨著黃龍的身子加力收緊,金蛙王的眼睛暴突出來,肚子幾乎漲破。

就在這勝敗已分、生死俄頃的時刻,那邊,朱蒙忽然從打鬥中抽身出來,來到黃龍跟前,一下跪倒,將自己的脖子置於龍口對著的前方:

“上仙且請住手,饒我父親一命!所有罪惡,我願意一人承擔!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願意交出‘青土’,請放了我父親,要殺就殺我吧!”

黃龍的身子停止了收縮,不過盯著朱蒙的目光,卻還是有些疑惑。

軒轅光上前來解釋:“鐘九大哥,他就是太陽部落的酋長朱蒙,縹緲之國的君主,也是金蛙王的兒子。他從小被金蛙王遺棄,經歷了無數的磨難才長大。可是沒想到,他還真是個大孝子,居然還肯替他父親去死,算了,鐘九大哥,只要他們肯交出‘青土’,由他們去吧。”

黃龍聽了,點了點頭,將身子慢慢放開。然後,一陣風過處,變作鐘九的模樣。那邊,金蛙王也重又變作一個老者,以手撫頸,不住咳嗽。

這邊,噬天龍和至尊龍各自收了法身,回到主人的手上。祖兒收了鼓神,伶倫也收了琴,刀光劍影消弭於無形。

朱蒙攙扶著父親在蓮花寶座上坐好,又親自捧著“青土”來到鐘九跟前。

“上仙,這就是太陽部落的聖物‘青土’,為了它,我們不知道付出了多麼慘重的代價,族人慘遭屠殺,我先是被囚,後來又創建縹緲之國,隱姓埋名,但終究還是保留不住這聖物,可見這東西本來就不屬於我們所有,我們只是代天保管,時日一到,它還是要自行離去啊!”

“年輕人,你放心,我們不是來搶奪你們的聖物,而是向你們暫時借用。等我們湊齊五色土,煉成‘五色巨人’,上天打敗混沌魔尊,重新恢復天地秩序,還會將‘青土’還回來的,依舊由你們太陽部落保管。”鐘九道。

“真的嗎?”朱蒙有些難以置信。“你們真的還會將‘青土’還回來?”

“你這個人,真是囉嗦!”軒轅光在旁邊聽得不耐煩了,插嘴道,“我鐘九大哥是什麼人,一言九鼎,他說會還你們,就一定會還你們。不過,咱們一碼歸一碼。‘青土’我們是暫時借用,可是,少君主,你父親蠻橫霸道,殺害了伶倫的父親,又將她母親打成了重傷,這筆賬怎麼算?”

“哼!”金蛙王在蓮花座椅上哼了一聲,臉色難看,可是卻不敢多發一言。

“這個,”朱蒙想都沒想,毅然決然地將胸口一挺,“父債子償,天經地義。我剛才說過要替我父親承擔所有的罪責,那就讓我一命換一命吧!”

這時候,風嬋也已經進入了彌留之際。但是她還是掙扎著,讓伶倫扶著她坐了起來,虛弱地道:“冤冤相報何時了?上一輩的恩怨,用不著當小輩的來承擔。師兄已然丟了性命,我也因為元神被擊破而命在旦夕,但這怪不得別人,只能怪我們自己技不如人。這大概就是我們的命運吧。伶倫,小光,不要想著什麼報仇不報仇的,忘記這這一切吧,你們只要平平安安地長大,互相幫助、照顧,我和師兄就九泉瞑目了……”

“娘,不要,我不要你也離開我!”伶倫緊緊抱住母親,可是母親已經無法再支持了。

“伶倫,扶娘去和你爹躺在一起……”

伶倫流著眼淚答應,可是她身子瘦小,哪裡能扶動母親?還是軒轅光過來幫忙,扶著風嬋來到師正的身邊,在他身邊並排躺了下去。風嬋將自己的一隻手,和丈夫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師兄,等等我,我來了……”

最後的一句話細若遊絲,然後她就

停止了呼吸。芳魂一縷,縹緲升天……

伶倫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遭受這麼大的打擊。先是失去父親,接著又失去了母親。與雙親分離多年,好容易重逢,以為從此可以侍奉膝下,卻沒有想到,幸福的時光竟然如此短暫,痛苦又來得如此迅速而猛烈!

“爹、娘,你們就這麼走了,丟下我一個人,我的命好苦呀!”伶倫聲聲嘶喊,肝腸寸斷,祖兒和阿嫫過來攙扶著她,卻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一起陪著她流淚。

突然,出乎眾人意料地,只見蚩尤從地上撿起一把長劍,大吼一聲,沖到朱蒙跟前:“呸,你這個騙子、惡魔,害得我好苦,我要殺了你!”

他向著朱蒙的頭頂當頭一劍砍下。朱蒙將眼睛一閉,只等一死。

“蚩尤大哥,不可!”軒轅光大吃一驚,可是距離過遠,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鐘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知道蚩尤何以對朱蒙如此充滿怨恨,因此一愣之下,也在猶豫,不知道是應該出手阻止,還是在一旁靜觀其變。

幸而這時,蓮花臺上的金蛙王將手一揚,擲出手中拐杖,打掉了蚩尤的長劍。

“咳,咳,”金蛙王咳嗽了兩聲,艱難地從蓮花臺上走下來,上前將朱蒙扶起來。“我的兒,你有這份孝心,我這個做父親的,可以說很知足了。我以前那麼對你,實在是太過分了。我這雙眼睛,有眼無珠,與瞎子無異。我這一生,積聚世間珍稀之物,以滿足這雙眼睛的貪婪與虛榮;卻又被財貨迷惑,看不清人世間的真相。這雙眼睛,留著還有什麼用?不如挖了它!”

說到這裡,他忽然將手指對準眼睛,用力一挖,挖出來一對眼珠,丟在地上。

他的眼睛一下子空了,鮮血淋漓。

“啊?父王……您……”朱蒙大驚,想要去給父親捂住眼睛流出來的血,卻又不敢。

金蛙王對於這劇烈的疼痛卻毫不在意。他摸索著將權杖交給了朱蒙。

“蒙兒,我現在宣佈,將金蛙王的位子傳給你。以後,你就是這金蛙宮的主人了!”

“父王……”

“蒙兒,為父希望你能做三件事情:一是每日裡恪盡職守,完成將太陽托舉到海面上去的重任。這是對天盡責,不可馬虎。二是將為父多年積攢的錢財,散給百姓。這是對民盡責,不可不盡心;三是希望你發願行善,救助那些不幸誤入‘羽沉之淵’的人們,幫助他們平安返回自己的故鄉。這是替父救贖,也替後代子孫積善行德。你做好了這三件事情,就等於在為父跟前盡了最大的孝道,為父也可以安然度過殘生了。”

“父王,您放心,孩兒一定會都做到的。”朱蒙哭著道,“您雙目已盲,以後什麼事情都不要做了,就由蒙兒來照料您,保證不讓您受一點委屈!”

“不,我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不怪任何人。我現在雖然什麼都看不見了,一顆心卻從來沒有這麼透亮過。蒙兒,你是個好孩子,你的一番心意,為父心領了。不過,我已經打定主意,要去你母親的墳墓前,請求她的原諒,每天在那裡陪伴著她,我要用剩下的全部歲月來向她懺悔。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我要你答應,不准你暗中派任何人去保護我,我也不要你去見我。如果是以前我害過的那些冤死鬼,或者有誰的後代子孫要來找我償命,儘管來就是,我的命隨時都可以交出去!”

“父親,那……孩兒豈非永遠不能和您老人家再見面了?”朱蒙哽咽著問。

“我不要你去見我,但是說不定哪一天,我會回來看你的,哈哈。”金蛙王大聲地笑著,眼眶裡汩汩流淌著鮮血,腳步蹣跚,孤獨地走了出去……

“青土”已得,金蛙王摳眼自殘,“蜃幻之術”失去了操縱之人,不攻自破。

從“羽沉之淵”上來後,軒轅光等人跟著朱蒙,和縹緲之國的百姓一起,重新回到了太陽島上。太陽部落的人們對這裡充滿感情,很快將各處整理得煥然一新。那些從外面誤入縹緲之國的人們,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朱蒙按照父親的指示,他們中有不願意在太陽島上留下來的,一律發放路費,安排船隻,送回故鄉去。有肯留下來的,朱蒙將父親積攢的財富拿出來一大部分,賞賜給眾人,歡迎他們成為太陽部落新的族人。人們感激涕零,紛紛叩謝朱蒙的大恩大德。朱蒙已經成為新一代的金蛙王,立即著手安排,準備為太陽部落選舉新的酋長。

朱蒙和太陽部落的人們忙忙碌碌,這邊,軒轅光和眾人也幫助伶倫,挑選了一塊風水絕佳的地方,作為伶倫父母的永久安身之地。伶倫這些天一直在哭泣,眼淚早已乾涸,眼睛也腫成了桃子一樣。她基本上不能理事,而且眾人擔心她出什麼意外,祖兒和阿嫫分了白天和黑夜兩班,不分晝夜地陪著她。外面的事情,都由軒轅光和蚩尤在打理。

軒轅光一直想找個機會私下裡和蚩尤說說話,可是蚩尤這些天來似乎有意躲著眾人,只是一個人忙這忙那,為了伶倫父母的葬禮投入了全部的精力。

終於,舉行葬禮的這天到來了,一大早就烏雲密佈。

師正和風嬋的遺體被盛殮在一口大水晶棺材裡。裡面除了二人的遺體,還放進了無數的珍稀珠寶,都是朱蒙從父親的藏寶庫裡取出來的,堆金砌玉。因此這口大棺材變得沉重無比,十六條大漢抬著碗口粗的杠子,繩子還是在每個人的肩頭勒出來深深的血痕。蚩尤也加入了抬棺的隊伍,而且在前面第一個抬棺,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墓地。

墓地選擇在一處鮮花盛開的隆起高地。墓穴早已挖好,表面的淺土之下,都是堅硬的石頭。挖穴人硬是將這石頭鑿開,形成一副天然石棺。

抬棺的隊伍走在前面,後面跟著軒轅光和伶倫,再後面是祖兒、阿嫫、鐘九等一干人。朱蒙一身白衣,率領太陽部落的百姓在後面跟著。

天色昏沉,海風嗚咽。隊伍行進到距離墓地不遠,忽然電閃雷鳴,大雨傾盆而下。

所有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但這肆虐的風,冰冷的雨,對伶倫來說,卻絲毫感覺不到。她所有的感官都已麻木,只是機械地挪動腳步。她的眼中一無所見,心中也一無所想,整個人從內到外一片空白。靈魂早已隨父母而去,被釘入了冰冷的棺材,只等葬入墓穴,永久封閉。

她沒有流淚,淚水早已流幹;沒有哭泣,喉嚨早已嘶啞。她的身體搖搖晃晃,似乎隨時都會倒下去。她的手從來沒有這麼冰冷,軒轅光無數次拉過她的手,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一點都感覺不到溫度。

終於,隊伍行進到了墓地。風停了,雨也收了,天上的厚重的雲層漸漸散去。從烏雲縫隙裡,幾道金色的光線照耀下來,神秘而靜謐地照亮了石頭墓穴。眾人將靈柩慢慢地放下去,靈柩與那墓穴嚴絲合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