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0章 烏塔首領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8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章

烏塔首領

這翻翻滾滾的風柱如此殘暴而肆虐,所到之處無不一片狼藉。可是在風暴的重心,軒轅光、伶倫、祖兒和阿嫫卻一點感覺不到危險,反而神定氣閑。

“好好玩哎,”祖兒從來沒有過如此神奇的體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小光哥哥,你跟大橈爺爺學了那麼多知識,可聽說過有這種事情?”伶倫問。

“嗯,讓我想一想啊。”軒轅光靜下心來,仔細一想,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腦門。“我想起來了,大橈先生曾經說過,在北方有一種怪獸,叫殿,倏忽來去,最喜歡從人的背後襲擊玩耍,形狀小的可以將車子推翻,形狀稍微大一些的可以如木杖敲擊人的脊背一樣令人感到疼痛。不過像這麼大的‘殿獸’,應該說是非常少見的了,咱們可得小心了!”

他如此博學,換在尋常,一定會得到眾人稱讚,可是現在,卻人人緊張,沒有人顧得上多說一句話。因為“殿獸”已經裹挾著眾人,進入到一片冰雪世界中。周圍是連綿的群山,千峰林立,白雪覆蓋。從山頂上飛流而下的瀑布全部凍得凝結了起來,造型千奇百怪,形態各異。所有的樹木也都披上了厚厚的冰雪盔甲,觸目所至,沒有一點生機。

眾人都緊張地向下看,生怕一有閃失,車子淩空摔落下去,落在鋒利的冰劍上,那麼可想而知,只怕每個人都免不了穿腸破肚的慘烈後果!

幸而,這樣的悲慘一幕並沒有發生:“殿獸”將眾人帶到了一處高聳山峰下面一處寬廣平坦的平地上,緩慢地將車子放下來,然後那“殿獸”徑直遠去了。

一時間,萬籟俱寂。軒轅光等人在車子上呆呆地坐著,不敢輕易邁步下來。

可是,這周圍的景色也太過奇幻。平地是在四面壞繞的山峰下面,那山峰都不知道有多高,上面覆蓋冰雪,懸崖峭壁上全部都是冰凍,似乎這裡曾經是瀑布,而下面是一個大水潭。現在,瀑布都被冰雪凝凍封住,下面的水潭也結了厚冰,上面又落上了一層厚厚的積雪。在那懸崖峭壁的上面,尚且有無數的松樹倒立懸掛,倔強地生長,即使冰雪壓迫,樹身彎曲,卻也無法凍住那一抹生命的綠色,透出不羈的活力。

“咱們這是到什麼地方了?我下去看看。”祖兒最是好奇,她的膽子也是最大的。雖然在這麼一個陌生的地方,剛剛經歷了那麼奇怪的事情,她卻一點兒都不擔心,從車子上一躍而下,雙腳踏上了平坦的雪地。

“喂,很結實呢,你們都下來試試。”她用力在地上跺了跺腳,然後招呼眾人。

“真的嗎?”軒轅光也從車子上下來,試著踩了踩腳下積雪。雪很厚,也很硬實。他才放了心,招呼伶倫和阿嫫:“喂,你們也都下來吧。”

伶倫和阿嫫也都先後下來。雖然是在山谷之中,沒有什麼風,可是周圍是這樣徹頭徹尾的冰雪世界,溫度自然是很低的。伶倫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好冷!”

她本能地緊了緊自己的衣領,這一細微的動作也早已被軒轅光看在眼裡:

“伶倫,我們來打雪仗,打雪仗就不會冷了!”

“打雪仗,好玩,我先來!”

祖兒嚷著,從地上團了一個大雪球,向軒轅光投擲過來,正中軒轅光後背。軒轅光不甘示弱,回身一個雪球打過去,祖兒一個躲閃不及,被擊中了脖子領處,冰涼的碎雪沁入皮膚,她正在惱恨,不料那邊,伶倫已經將一個雪球悄悄從軒轅光領子處丟了進去,“啊”,軒轅光大叫一聲,不停地跳動,抖著自己的衣服,於此同時,阿嫫也一個雪球擊中了伶倫。於是,眾人互相投擲雪球,一片的歡聲笑語,響徹了山谷。

他們玩得是這麼開心,沒有注意到,從山洞裡,走出來一頭體型巨大的動物。這是一隻渾身皮毛雪白的大熊,身材高大,一雙眼睛裡閃著疑惑的光芒,將鼻子在空氣中嗅著陌生人的氣息,隱藏著鋒利爪子的腳掌在地上不安地輕叩著。

它出現在那裡,警惕地打量著這群陌生的來客。而軒轅光等人卻一無所覺,他們玩得實在是太高興了,一個個歡呼著,追逐著,全身心沉浸在歡樂中。

開始,還是幾個人互相投擲雪球,最後,變成了三個女孩子聯合攻擊軒轅光的情形。軒轅光招架不住,不知不覺往山洞方向移動過來。

“往哪裡跑?”

祖兒和阿嫫,一個在雷澤中長大,一個在扶桑島上長大,都沒有過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同伴,何曾有過這麼歡樂的時光?因此兩人一玩起來就停不下。軒轅光要逃跑,她們怎麼肯甘心?一個從左邊包抄,一個從右邊包抄。

祖兒的腳步最快,搶在了軒轅光前面,在山洞前將軒轅光的路給截斷了。

“快回去!”

祖兒將一個大大的雪團攥在手上,做出瞄準軒轅光的姿勢。“看你再敢上前一步!”

“祖兒,小心你背後,那裡站著個什麼東西?”軒轅光忽然察覺不對,停下了腳步。

“哈,要誑我嗎?我才不會那麼輕易上當。”祖兒認為軒轅光是在騙她,好等自己一回首工夫,從自己身邊溜過去,她很得意自己一下就識破了。

“真的,祖兒,瞧你身後,真的有個什麼東西。”伶倫也驚呼起來。

“伶倫,你就知道心疼你小光哥哥,幫助他一起來騙我嗎?”祖兒還是不信。

這時候,阿嫫也來到了山洞跟前,因為距離近,瞧得比眾人更加仔細。那白熊雖然體型龐大,但是因為隱藏在暗處,又是一身白色毛髮,與周圍的積雪顏色相近,所以很難發現。只有靠近才發現有這麼個大傢伙。

“祖兒……”阿嫫頓時緊張起來,不敢高聲語,小聲提醒,“千萬別回頭,你身後……真的有個大傢伙……”

“啊……”祖兒這下也相信了,她強抑住自己回頭的衝動,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小心點,一步步往前走,別驚動了那個大傢伙。”阿嫫小心地提醒她。

祖兒點頭答應,可是腿腳發軟。本來她天不怕地不怕,如果真的回頭發現是一頭熊,也不會怕成這個樣子;可是現在不知道身後什麼怪物,又不敢回頭看,這種恐懼是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因此竟然不能邁開一步。

此時,隨著幾個人連聲示警,空氣中的氣氛陡然凝重。這一變化也被那頭白熊給捕捉到了,它似乎也受了驚嚇,從山洞中邁出來幾步,一下子人立起來,伸直脖子,從嘴中發出一聲長長的嚎叫,在山谷裡震盪迴響。

軒轅光眼見情勢危險,搶上幾步,一下將祖兒擋在自己身後,同時抽出至尊之劍。

“祖兒,快跑!”

他推了一把祖兒,祖兒跌跌撞撞跑開幾步,被伶倫和阿嫫扶住。她這才回過頭來

,看到那頭大熊站起來,足有兩丈高下,龐大的身軀重逾數千斤,才知道自己剛才的確是兇險到了極點,一張臉上嚇得半點血色也無。

軒轅光將劍對準白熊,卻也不敢當真和白熊交手,一邊出聲安慰,一邊腳下後退:

“這位熊大哥,對不起……我們不知道這是你的地盤,其實我們也不是故意的……打擾你休息了,真的很對不住,我們這就離開,告辭了!”

他向來就有和動物溝通的本領,因此這一番話,那白熊似乎真聽懂了幾分,將直立起來的身子又放下了,只是目光盯著他手上的劍,還有疑惑。

“我們這就離開,我保證,我們真的沒有任何敵意。”軒轅光似乎知曉它的心意,乾脆將劍也插回了劍鞘裡。“你瞧,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只是不小心闖入到這裡來的,馬上就離開。乖乖,你繼續休息啊!”

他這裡完全放鬆了下來,那頭白熊也放鬆了,竟然將身子匍匐在了地上。

然而,正當軒轅光一邊盯著白熊,一邊小心翼翼地後退,忽然,不知道怎麼,頭頂上響起來一陣響亮的破空聲音,“嗖”“嗖”,幾支裝飾著漂亮羽毛的長箭快速撕破空氣,向著白熊的頭部勁射而至!

這一來,驟變發生,不要說白熊躲閃不及,就是近在咫尺的軒轅光,想要拔劍相救,打落那些弓箭,也已經來不及。眼看白熊就要被射個正著!

就在此時,忽然,從山洞裡,同樣“嗖”“嗖”射出來幾支長箭,而且每一支都精准無比,正好對準了迎面來箭,空中幾支箭撞在一起,落在當地。

這一來,白熊大為受驚,一下從地上爬起來,大聲怒吼!

軒轅光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和伶倫、祖兒、阿嫫等一齊回頭,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那看起來不可能攀登的光滑滑的冰雪峭壁上,已經出現了一群人。這群人腰裡都拴著繩索,從上面的高處墜下,一邊下降,一邊將手中的弓箭對準地上的白熊,又在準備新一輪攢射!

“喂,住手!”軒轅光一聲大喝,阻止他們道:“你們是什麼人?不准你們這麼做!”

“小子,你們又是什麼人?”這群人速度好快,轉眼已經從冰壁上降落到地面。其中一個身材高大,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看樣子是這群人的為首者。他甕聲甕氣,嗓門大得驚人:“我們來這裡是來獵殺這頭大白熊的,你們在這裡幹什麼?是真真請來對付我們的幫手嗎?”

“真真?誰是真真?”軒轅光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這麼說,你們不是真真請來的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們這一行人,從遙遠的東邊朝雲之國而來,在趕路的時候,被一陣怪風給卷到這裡。然後就撞上了這頭大白熊。不過我們可沒有要傷害它的意思,它也沒有為難我們。我們正準備離開呢!”

“那就是不相干之人了!”那大漢一點頭,“既然不相干,請你們快點離開吧。我們可是專門為獵殺這大傢伙而來,一會必有一場惡戰。”

“那真真呢?真真又是什麼人?”

“哼,看不出來你這個小娃兒還真好奇,”大漢冷冷一笑,“不過就算告訴你也無妨。你們剛才也看到了,從山洞裡射出來那幾支箭,力量、準頭,無一不是一流高手的風範。你們能想到嗎?有這等本領的,竟然會是一個只有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哈哈,那射箭的就是我女兒真真,她的這一手本領,可是我親手教出來的呢,才這麼小,就這麼厲害了,將來長大了,我看天下沒有什麼人,能夠在射箭上是她對手了。哈哈。”

“烏塔首領,您教出來的女兒好本領,可是她不該和我們自己人作對啊!”大漢身後,幾個部落的青年人不滿地小聲嘟囔。“如果不是忌憚她的箭術,咱們早就將這頭大白熊給射殺,捉回去剝皮吃肉了,還用這麼辛苦?”

“我也知道大夥兒辛苦,不過,大夥兒放心,今天到了這裡,我保證,一定可以成功將這頭大白熊獵殺。無論如何,我們這一次不會空手而回了。”烏塔首領信誓旦旦,將自己的胸脯拍得山響,眾人精神大振。

“喂,這位大叔,您剛說山洞裡是您女兒,又說是您女兒阻止你們殺這頭大白熊,究竟怎麼回事?”軒轅光聽出他的話語中大有故事,好奇地問。

“小娃兒,快走吧,少在這裡囉嗦。”烏塔卻不願意再理他,“一會兒大戰就要開始了,這頭大白熊可不是個善傢伙,已經傷了我們不少人。你們這幾個小娃兒,算你們走運,趁著我們還沒有動手,用我們的繩梯,將你們送上去吧。否則動起手來,可沒有人能保護得了你們。”

“保護?我們還需要有人保護嗎?笑話!”祖兒忍不住在旁邊嘟囔道。

“不,大叔,您剛才說,山洞裡的人是您女兒,而且只有她一個,連個幫手都沒有,而你們這麼多人,要對付她一個嗎?這不分明是以多欺少?還有這頭大白熊,為什麼你們一定要殺死它,這兩件事,我可都不答應!”

軒轅光的這一番話,讓幾個漢子都瞪大了眼睛。尤其烏塔首領,仿佛聽到了天下最奇怪的事情,將目光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番軒轅光。

“你說什麼?小娃兒?你不答應?”

“對,我不答應。”軒轅光肯定地點頭道,“除非你給我一個非這麼做不可的理由。”

“理由我當然有,不過我憑什麼講給你聽,白白耽誤時間?”烏塔不屑地道。

“憑什麼?就憑我手中這把劍。”軒轅光將背上的至尊之劍拔了出來。

“還有我們。”祖兒和伶倫、阿嫫都過來和軒轅光並肩站在了一起。

“你們幾個小娃兒,可真有意思,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要插手我們的事情。”烏塔不由地又氣又笑,“你們以為這是小孩子玩遊戲嗎?你們是不是覺得這頭大白熊看上去傻乎乎的,又可愛又好玩,和我女兒一樣,不忍心看它被我們殺死?可是你們哪裡知道,這是我們肅慎部落古老相傳的一個規矩:每年在冬季快要結束時候,都要從山上捕獲一頭小熊回來,交給族中一名年輕女子飼養,稱為‘熊母’。不管族中這一年發生什麼事情,即使糧食短缺,忍饑挨餓,也必須將這頭小熊養大。然後在下一個冬天來到的時候,將自己能夠破欄而出的熊殺死,舉行宴會,全族的人一起唱歌跳舞,將熊肉吃掉。宴會之後,所有到了婚配年齡的男子將會展開摔跤競賽,獲勝者將得到那張熊皮作為獎賞,也將獲得娶‘熊母’為妻的資格。這一風俗自古相傳,從未被打破。怎麼會想到去年輪到我女兒真真當‘熊母’,她竟然會和飼養的這頭白熊產生了感情,就在出欄之前一天晚上,偷偷帶著白熊逃跑了。我們費了不少的力氣,幾次圍堵都失敗了,還被白熊給抓傷了幾個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