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1章 熊母真真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8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一章

熊母真真

“原來是這樣。”軒轅光弄清了事情原委,“那這件事情,我們就更要管了。你女兒好容易將這頭熊養大,自然會對它產生感情。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何況這熊在你們眼中只是禽獸,可是熊也懂得人性,是能通靈的。你們要殺它,吃它的肉,剝它的皮,它的命運為什麼這麼悲慘?它並沒有犯什麼非死不可的罪過,我勸你們還是放過它吧,好不好?”

“喂,烏塔首領,咱們和幾個小娃兒囉嗦什麼?讓他們走開!”

烏塔身後,一個年輕男子性情暴躁,一下子沖上來,伸手就要推搡軒轅光。

他哪裡知道,軒轅光手上的至尊之劍,是何等的厲害?還沒有等軒轅光有什麼動作,只是意念一動,那至尊之劍忽然變成了一條金龍,張開大嘴,一下向那男子的手咬過來。男子嚇了一跳,慌忙跳後一步躲開。

再仔細一看,軒轅光手上的劍還是那劍,黑黝黝的,看不出來有何神奇!

“古怪!”那男子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問題,他揉了揉眼睛,又低聲問周圍的人:“你們剛才看到了嗎?那劍變作一條龍要咬我?”

“龍?沒有啊。”其他人都搖了搖頭,的確,剛才那一瞬間太快,旁人眼中甚至都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還在奇怪這男子為什麼會有如此反應!

“阿克力,瞧你嚇成那個樣子,我們也在納悶呢,究竟怎麼回事?”

“哼,小娃兒,我倒要看看,你這把劍有什麼古怪?”叫阿克力的男子不信邪,又一次壯著膽子上前,赤手空拳,伸手就向軒轅光的劍抓去。

這一次,至尊之劍似乎也生氣了,現出金龍的真身,張口噴出來一團火焰!

這一團火焰不但將男子的手臂燒著,而且將身上的衣服也燒著了。他又是疼痛,又是驚恐,大叫一聲,在地上滾了起來。其他人七手八腳上去,將他身上的火撲滅。幸而地上多的是冰雪,總算沒有燒成重傷。

“妖法……他……這小娃兒會妖法……”阿克力喃喃著,似乎被嚇傻了。

“小娃兒,怪不得你們幾個天不怕,地不怕,原來果然有本領。”烏塔冷冷一笑。“不過,我還是勸你們,不要管我們肅慎人的事情。我們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自己來解決。如果你們強要插手,可別怪我不客氣!”

只見他臉色凝重,從自己的腰間摘下來一個木頭面具。那面具看上去很簡單,只是仿製人臉的模樣,在一整張面具上剜出來兩隻眼睛和一張嘴巴。

這面具看起來平淡無奇,可是烏塔身後幾個人,一看到這面具,一個個頓時臉色大變,腳下不由地都向後移動了幾步,齊齊盤膝坐在地上,將雙手握拳靠近下巴處,一個個眼睛閉上,口中念念有詞,虔誠無比。

烏塔將面具戴到自己臉上,將兩根長長的皮帶在腦後紮好了,又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個銅鈴,剛要將銅鈴搖動起來,忽然,從山洞裡一個人影躍出來。

“爹爹,不要!”這是一個身材豐滿高大、一張臉上卻寫滿稚氣的女孩子,她從山洞裡跳出來,行動異常輕盈快捷,幾步就到了跟前,將烏塔正要搖動銅鈴的這只手給死死攥住了,哀求道:“爹爹,請你不要作法!”

“真真,你這是幹什麼?閃開!”烏塔厲聲喝道,“虎神已經歸位,就要出來了,你這時候阻擋虎神,難道要白白送死?惹惱了虎神什麼後果你不知道嗎?”

“爹,請你不要讓虎神出來。”真真帶著哭腔道,“女兒知道錯了。女兒這就帶著大白,跟爹爹一起回部落裡去,無論怎樣,都願意接受處置。只是不要請虎神出來,這幾位朋友和女兒素不相識,不要讓他們受到傷害。”

“來不及了,虎神歸位,必要見血。不嘗到鮮血的味道,虎神不會滿足的。”

“那就讓虎神嘗女兒的血吧!”真真忽然從自己靴子裡摸出來一把鋒利的短刀,將鋒利的刀子在胳膊上一劃,一股晶瑩的紅血如同開了花濺出。

“真真——”烏塔大吃一驚,沒有想到女兒會有如此舉動,慌忙丟了手上的鈴鐺,去查看女兒的傷勢。眼看這一刀留下的傷口又深又長,他大為著急,沖身後的幾個人喝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拿傷藥來!”

“是!”

幾個人都從地上爬起來,手忙腳亂,取了傷藥,由阿克力上來交給烏塔。烏塔這麼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現在卻盡顯父親的溫柔,跪在地上,一邊小心翼翼地給女兒胳膊上傷口塗抹傷藥,一邊口中不住埋怨:“瞧你,從小就是這麼急性子,做什麼事情都這麼直來直去,也不考慮一下後果。幸虧這只是皮外小傷,沒有傷到筋骨。可是你畢竟是女孩子家,這麼動刀動槍,身上這裡一道傷,哪裡一道疤的,以後可怎麼嫁人?唉,都怪你那可憐的母親去世得早,我一個人帶著你,將你當做男孩子養,結果弄得你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比男人還像個男人!”

“行了,爹,當著這麼多外人的面,你就少說兩句吧。”真真雖然胳膊上流了那麼多的血,殷紅的血跡將雪地都染紅了一片,她卻一點都在乎。

等父親給她包紮完畢,她來到軒轅光等人跟前,將眾人一打量,恭恭敬敬沖眾人行了個禮:“這幾位朋友,多謝你們。雖然你們是誤打誤撞來到這裡,也不懂得我們肅慎部落的規矩,但是,你們肯幫助大白,就等於是幫助我。你們是大白的朋友,就是我烏真真的朋友,多謝了!”

“這位真真……姐姐……”軒轅光也還了一個禮,“你太客氣了,其實我們也談不上什麼幫忙。只是我聽你父親說,要殺死這頭大白熊,我覺得很不忍心。我這個人,從小一個人生活在山林裡,和飛鳥走獸為伍慣了的,所以我把它們都看做朋友。如果不是有充分的理由,我才不希望看到它們受到傷害。所以我剛才不管不顧,才一定要阻止你父親他們!”

“多謝你們了,你們一看就是好人。不過,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父親也說過了,這是我們肅慎人自己的事情。我們的事情,一定要用我們肅慎人自己的方式解決。你們如果再管得過多,就會惹來大麻煩了!”

“麻煩?能有多大的麻煩?”祖兒不屑地插嘴道,“就是你剛剛阻止,你父親召喚什麼虎神出來嗎?要我說,你根本不用那麼緊張,他要召喚虎神,就讓虎神出來好了,哼,我倒要看看,你們那個虎神,有什麼大不了!”

“大膽!”她卻不知道自己這番話,犯了大忌。剛一出口,已經被幾個漢子齊聲呵斥。烏塔臉上戴著面具,看不清楚是什麼表情,但是他的身體卻突然一顫,似乎一下變得僵硬無比,一股詭異的氣氛彌漫開來。

一陣風不知道從何處吹來,旋轉著刮到烏塔腳下,銅鈴自己發出了響聲!

“糟糕,虎神要出來了!”

真真花容失色,剛剛那滿不在乎的神情消失了,她一下張開雙臂,擋在軒轅光跟前。“你們快跑。快點,這事與你們不相干,你們跑得越遠越好!”

話音剛落,就見烏塔

忽然往地上一趴,手腳伸開,匍匐地上,激烈地旋轉起來。那銅鈴聲音響得越急,他旋轉就越急,冰雪被他的身體給激蕩起來,跟著他紛飛旋轉。一團迷蒙中,眾人眼睛一花,忽然地上已經不見了烏塔的影子,而是現身出來一隻色彩斑斕、健碩兇猛的老虎。

“嗷——嗚——”

老虎既然號稱百獸之王,自然有一種君臨天下的王者之氣。只見它搖頭擺尾一聲猛吼,頓時山谷之間,到處都回蕩著攝人心魄的吼叫。四面峭壁上,冰雪撲簌而落。幾個肅慎部落的漢子一齊跪伏在地,不敢抬頭。

就連真真所飼養的那頭大白熊,個頭和老虎不相上下,膽量卻差了很多,一見虎神現身,竟然將頭一扭,屁滾尿流跑回山洞裡去躲著了。

“哼,好威風,好神氣!”

祖兒卻並不將這百獸之王的威風放在眼裡,將自己的雷音小鼓取下來,用力一敲:

“鼓神何在,快快現身!”

一陣旋風刮過,鼓神現身出來,一手持著巨大的雷錘,一手持著鋒利的電劍,上前和那頭斑斕猛虎戰在一處。猛虎雖然爪牙鋒利,力大無比,可是鼓神卻縹緲來去,時而在前,時而在後,時而在上,雷錘、電劍的形狀也不固定,忽而聚氣成形,重重地擊打老虎;忽而化作無形,老虎明明一口咬住了錘柄或者劍柄,卻只聽到自己牙齒碰撞空響!

“嗷嗚”、“嗷嗚”,老虎連聲怒吼,怒火更甚,卻只能更加地被動挨打!

如此一番激戰,很快老虎的力氣就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如此龐大得身形,怎麼能夠是縹緲來去的鼓神對手?它的吼聲漸弱,速度也慢了下來。

“喂,住手,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真真沒有想到,父親所化身的虎身會如此不堪一擊。眼見父親累得氣喘吁吁,汗水將地上的冰雪都融化了,不由急得哭了出來。她哀求祖兒道:“這位姐姐,求你收了神通吧!”

“哼,要不是看在你為你父親求情的面子上,我今天非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

祖兒雖然蠻橫霸道,可是見真真對父親一片孝心,那感情如此真摯,忽然想到了自己和父親的關係,所以,也就不再逞強,喝了一聲:

“鼓神退下!”

鼓神聽到命令,將雷錘、電劍一收,沖祖兒一施禮,身子頓時化作煙霧消散。

那邊,虎神也識趣地退去,離開烏塔的身體。烏塔顯現出了原身,一條鐵塔一樣的大漢,累得雙膝跪在地上,雙手拼命地支撐著身體,竟然站不起來。

“爹爹,行了,不要再逞強了,我扶你起來。”真真過去,用肩頭見父親架起來。

“那個女娃兒,你……你剛才施的是什麼神通?喚出來的是何方神靈?”烏塔喘息了一陣,好奇地問祖兒,“怎麼看著像我們部落的雷神恩都?不過又比我們的恩都更加高大威猛,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大叔,不要問那麼多了。”軒轅光打斷了他,“我們幾個的來歷,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只見識過了我的至尊之劍,祖兒的雷音鼓神,還沒有見識伶倫的混沌之琴和阿嫫的太陽神針呢,所以,我勸你們,不要再小瞧我們。聽我們一句話,不要再逼迫你女兒,更不要傷害那頭大白熊。好嗎?”

“唉,你們幾位有如此神通,根本不用和我們商量。你們說什麼,我們照做就是。按照我們的規矩,我既然是你們手下敗將,自然言聽計從。”

烏塔說著,將自己的身體從女兒肩頭移開,將背後的箭囊取下來,抽出來一支黃金箭頭的箭,上前恭恭敬敬交給軒轅光。“我烏塔輸得心服口服,請收下我們肅慎人的金箭。以後不管水裡水裡去,火裡火裡去,我們肅慎人只要見了這支金箭,一定聽從命令,絕對不會有半分違拗!”

“言重了!”軒轅光知道,此時不能推辭客氣,只能將金箭給收下了。

“幾位英雄既然不肯讓我們殺這頭大白熊,我們也無話可說。可是,英雄們也許不知道,我們這一年一度的殺熊,是為了祭祀我們這裡最高的神——森林之王‘白依娜’。那‘白依娜’性情無常,脾氣古怪。如果我們不按時獻上祭品,就會在一年的時間裡獵不到任何獵物,部落的人們就要忍饑挨餓。”

“啊?你是說森林之王?”

“是啊,所以,距離我們祭祀的時間,還有十天。這十天的時間裡,我們全部落的人都會聚集在一起祈禱,祈禱十天之後,這頭大白熊會出現在我們的祭壇上,那將是我們未來一年全部的希望和食物的保障。”說完這番話,他轉向女兒:“真真,為父沒有求過你什麼事情,但這一次,為父真的希望,你能說服你的朋友們改變主意!記住,只有十天!”

說完,他就沖眾人一施禮,帶著自己的部下轉身離去了。他們來到懸崖峭壁邊上,攀登著繩索如猿猴一般敏捷,一會兒就升到上面不見了。

這邊,剩下眾人一片靜寂。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卻恍如一場夢境。

“我叫真真,你們已經知道了。我還不知道你們幾個人的名字呢?”真真問。

“我叫軒轅光,這位是祖兒,這是伶倫,這是阿嫫。”軒轅光給她介紹。

“咱們都認識了,來,我再給你們介紹我的好朋友——大白。”真真將手指放在嘴裡,一聲呼哨。那頭大白熊搖擺著身軀,從山洞裡鑽了出來。

“這是大白,你們也已經見過了。不過,你們別看它個頭這麼大,其實它還不到一歲呢。它只是個頭看上去大而已,膽子卻小得不得了。所以,我和它在一起,表面看起來是它在照顧我,其實呢,全靠我保護它呢。”

“怪不得你不肯讓你父親殺它,它還這麼小,又沒有父母在身邊,的確可憐。”

“本來嘛,你們就不應該將它從父母身邊給抱走。”祖兒埋怨道,“人家本來一家三口在一起,日子過得好好的。你們非要偷了它出來,還給自己找一堆藉口,其實不就是想殺了它吃肉剝皮嗎?那也應該去獵殺大熊,去和它的父母搏鬥呀。不能這麼欺負弱小,你們部落的人真不算英雄。”

“祖兒姑娘,你誤會了。”真真解釋道,“我父親不是說過了,這是我們的一個古老相傳的儀式,要用這頭熊來祭祀森林之王‘白依娜’。我們平時打獵,也是嚴禁捕捉和獵殺幼熊的。只有這個風俗,需要飼養幼熊,以作祭祀。”

“那你違背這個風俗,妨礙他們儀式,不擔心惹得森林之王發怒,會導致你們部落的人們一年都沒有食物嗎?”伶倫擔心地問道,“你因為自己的喜好,保護了幼熊,可是你部落的人們,誰來替他們考慮、照顧他們呢?”

“這個,我也想過了,所以,我已經做了決定,就是將大白藏在這裡,然後我一個人去見森林之王,求他免了這個風俗。如果森林之王不肯答應,我就會要求和他來一場公平的決鬥。要麼我打敗它,要麼它殺了我!”真真雖然是一個女孩子,說這番話時候,卻流出一股男兒豪邁之氣。

“啊?你……你要為了大白,去和森林之王決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