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2章 森林之王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2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二章

森林之王

軒轅光和祖兒、伶倫、阿嫫都沒有想到,真真會有如此決心。

“可是,真真姐姐,那森林之王一定很厲害吧?”軒轅光擔心地問道,“你父親是你們部落的首領,能夠召喚虎神出來,可是一提到森林之王,還是嚇得不行,情不禁自地露出恐懼之色。所以,那森林之神一定神通廣大,你為了大白去和它決鬥,豈不是白白送死嗎?”

“我管不了那麼多,”真真道,“我要救大白,所以一定要這麼做。”

她的這番話,似乎大白也聽懂了,上前將自己的鼻子去輕輕拱她的手。真真摟著大白的脖子,將自己的臉貼在它的潔白毛皮上,忍不住流下淚來。

“這樣吧,如果你一定要去找森林之王決鬥,我們和你一起去。”軒轅光最不能見的,就是有女孩子在自己跟前哭泣流淚。何況真真這麼一個堅強而獨立的女孩子,為了拯救大白,她不惜和父親、族人鬧翻,又不惜獻出自己的生命。這樣一個好女孩,要獨自肩負這樣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軒轅光怎麼忍心讓她一個人去?“我們幾個來這裡,正好也要找那森林之王,和他借一樣東西。不過估計他不肯輕易借給我們,所以,少不了要大動干戈。相信我們加在一起,一定能打敗他!”

“謝謝你們,”真真破涕為笑。“大白真幸運,遇到你們這樣的好人。”

“大白的幸運,不是遇到我們,而是遇到你。”軒轅光衷心地道,“你是真正的好人。”

“行了,你們兩個別在這裡互相吹捧了,”祖兒不耐煩地道,“既然咱們都要去找那森林之王,那還等什麼?早晚都要動手,趁晚不如趁早,真真,告訴我們,怎樣才能找到那森林之王?咱們這就動身去找他吧。”

“就是這個山洞,”真真用手一指,“這個山洞可以一直通到山頂上去。在山頂上有一個大大的天池,那森林之王就住在天池之中。不過,它究竟是什麼模樣,沒有人看到過它的容貌。它有怎樣的神通,也沒人知道。”

“從這個山洞可以一直通到山頂?那我們這就上去吧。”祖兒立即就要第一個進洞。

“不……不可以……”真真攔住了她。“這個山洞可不是什麼人隨便能闖進去的。山洞裡有無數的岔道,只有一條正確的道路可以通行,其他的岔道都不能走,而且裡面佈滿了無數的符咒。一旦有人觸動這些符咒,就會化身各種怪獸,虎、豹、狐、黃鼠狼,一隻只都有著巨大的威力,尋常人稀裡糊塗就會送了命。”

“啊?這麼厲害?”祖兒倒吸一口涼氣,邁出的腳步又縮了回來。

“是,因為這個山洞是我們部落的禁地,所以我才選擇這裡躲避,沒有人敢隨便闖進來。不過我在裡面,也不敢輕易再前進一步。”真真道。

“既然裡面佈滿了那麼多的符咒,那麼,要破解起來絕非易事,可我們只有十天的時間,恐怕來不及啊。”伶倫搖了搖頭,“這事可難辦了。”

“你剛才說,那森林之王就在山頂天池之中,或許我們可以直接到山頂上去,從上面進入天池。我的水下功夫很好,說不定可以將他給吸引出來。”阿嫫說。

“對,我有禦馬飛車,可以帶我們飛到上面去。”祖兒道。

“不,那樣大張旗鼓,我恐怕不但驚動山神,還會驚動其他的草木岩石,森林百獸,那樣,眾多的神靈一齊發怒,我們肅慎部落的人們,恐怕將永遠不能在這裡居住了。萬萬不能那樣,一定要悄悄地完成此事。”

“那就只能從這山洞裡走了,可是怎麼走?”軒轅光皺眉問道。

“辦法不是沒有。”真真道,“在這裡不遠山下的廣闊平地上,有一個玄冥之國。玄冥之國的國君,是玄冥真人的弟子元鵬。元鵬有一件無價之寶,叫做大鵬羽衣。將這件衣服披在身上,任憑你什麼樣的符咒法術,什麼樣的邪惡力量,都不能傷到分毫。我們如果去玄冥國的王宮中,求他將法衣借給我們,穿過山洞就輕而易舉了。”

“玄冥之國?大鵬羽衣?”軒轅光一愣,忽然想到了夢娘說的那番話:要從森林之王那裡得到“黑土”,線索就在玄冥之國的王宮之中!

而與此同時,他也想到,既然這線索已經由夢娘告知被混沌惡魔所控制的蚩尤,那麼,玄冥之國的王宮中,現在一定是危機四伏,說不定,大鵬羽衣已經落在混沌惡魔的手上,那可就糟了!不行,必須立即行動!

“事不宜遲,走,咱們這就動身去玄冥國君的王宮。”他大聲吩咐道。

“大夥兒快上車!”祖兒一個箭步,上了車子,其他人也都迅速上車。

“上車?上車幹什麼?”真真還在驚詫,不知道在這四面絕壁的穀底,車子有什麼用。

可是,禦馬飛車已經準備就緒。祖兒催促道:“快上車,其他的事情我們慢慢告訴你。”

“等一下,我囑咐大白幾句。”真真摟住大白的脖子,俯身在它耳邊說了幾句什麼。大白乖順地點了點頭,轉身跑回山洞之中。

“快走了,真真姑娘,”軒轅光沖真真招手,“快上來!”

真真身手敏捷,輕輕一躍就上了車子。剛上來,禦馬已經加緊扇動翅膀,車子扶搖而上,很快飛到了山谷上空。真真的膽子也真大,雖然從來沒有過這樣神奇的經歷,卻一點都不害怕,探頭向下張望,連聲嚷著好玩,在她開心的笑聲中,車子飛越茂密蒼翠的林海,向著山下而去……

一路上,真真告訴眾人:“一會兒到了玄冥之國,你們可要注意。那玄冥之國的國民分為兩類,一類是大人族,一類是小人族。小人族性情溫順,熱情好客,和我們肅慎人差不多,可是大人族就不一樣了,性情暴躁,殘忍好殺,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喝酒,喝醉了就以毆打、虐待小人族取樂。尤其見了年輕漂亮的女子,他們更是不會輕易放過,所以要小心了。”

“哼,我最恨有人這樣以大欺小、欺男霸女,那些小人族,他們就不反抗嗎?”祖兒氣呼呼地問。

“反抗?那些大人族的族民,一個個身材高大,大手大腳,皮糙肉厚,不要說用木棍、石頭之類的砸他們,就是用刀子捅幾下,用箭射幾下,只要不傷到要害,他們也根本不當作一回事。所以,你們想,小人族本來只是山下平地上的古老居民,耕種土地,收穫糧食,此外最喜歡的就是釀酒,用他們釀的酒和我們山林中的肅慎人交換肉食和皮毛,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千百年不變,誰想到突然來了兇狠霸道、蠻不講理的大人族,一場戰爭下來,就將小人族的國家滅亡了。小人族被迫做了低人一等的國民,可是他們又捨不得離開自己的土地,所以只能逆來順受。要他們反抗,有什麼能力呢?不過白白送死罷了。”

聽了真真的話,軒轅光不由搖了搖頭。“還真是可憐啊,家園被占,辛辛苦苦的耕作獲得的糧食要供養別人,釀造的美酒要被別人糟蹋,這還不算,還必須過著豬狗不如

的生活而不能反抗,簡直難以想像啊!”

“和他們相比,我們在小廟底村過的生活,簡單、幸福,簡直就是世間至樂了!”伶倫也感歎道。

“對了,那些大人族,他們從哪裡來?”阿嫫問道,“我好像聽我爹說過,他年輕的時候渡海遠遊,在極北荒寒之地,無邊無際的冰原上,曾經闖入一個國家,那裡都是身材高大的大人族,莫非就是這些大人族不成?可是他們自己好好生活在自己的國家裡,為什麼非要到玄冥之國來掠奪?”

“具體出了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真真搖頭道,“我也只是聽說,很久以前,在我們的北邊有一個國家,叫耽耳之國。那個國家就是大人族建立的國家,因為他們每個人的兩隻耳朵都特別長,因此得名。據說這個國家是建立在一個能夠移動、漂浮的冰雪原野上,原野之下,就是深不見底的大澤。因為是天下的水所歸來聚集的地方,所以叫做歸墟。”

“歸墟?”軒轅光忽然想起了什麼,“我好像聽我老師說起過,歸墟之水,不盈不虛。因其浩瀚,又稱瀚海。瀚海之上有山,百鳥解羽,又稱羽山。羽山之下,就是幽都之門,上可通天,下可入地。所通地下最深之處,處於完全的黑暗之中。昊天界上如果有什麼人犯了不可饒恕的過錯,就會被貶下來,通過幽都之門而進入地下牢獄。牢獄由一條叫‘燭龍’的黑龍看守,那‘燭龍’只有在有人從天界被貶斥時候,才噴出火焰照亮幽都之門,除此之外,地下幽都永遠都處於黑暗中。還有一些看守地下牢獄的獄卒,就是身材高大、性情暴躁的大人族。”

他這一番解說,連真真都沒有聽說過,不由驚奇地瞪大了眼睛:“你……還知道些什麼?”

“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軒轅光道,“不過我猜想,大人族本來是鎮守幽都的,如今忽然離開幽都,背棄了他們的本職工作,一定發生了什麼。”

“那會是什麼呢?”眾人於是不再說話,一齊陷入了茫然的思考中。

很快,眾人的眼前出現了一大片平坦的原野。軒轅光在小廟底村時候,那裡也曾經有大片平坦的耕地。可是,眼前的這片原野卻不是一塊塊的耕地,而是一整片土地,沒有一點的起伏,也沒有肉眼可見的邊界。如同一張整齊劃一的地毯,上面分佈著各色的作物。那無疑都是小人族辛勤耕作出來的,經過一年的漫長等待,豐收在望。

就在這原野的中央,突兀而起一座大城。大城的城牆用土夯實壘成。這座四四方方的大城,足可以容納萬人之眾。城門緊閉,但是卻關不住從城頭上飄出來的濃郁的酒香。可以想像在城裡各個地方,正有小人族在勤勞而辛苦地釀酒,而大人族則在縱情歡飲,一片的歌舞昇平。

“走,咱們進城去!”真真道,“那元鵬是玄冥真人的頭號弟子,我父親也曾經在玄冥真人門下學藝,所以,從輩分上論起來,我還要叫他一聲大師伯呢!咱們直接去見他,跟他借大鵬羽衣一用,他應該不會拒絕。”

不一會兒,車子來到了大城前。那城門足有三四丈高,兩扇木制的黑漆大門,高高地聳立著。像軒轅光他們都需要仰望才可以看到上面四個大字:玄冥之國。可是,在城門裡一左一右站著兩個大人族的士兵,這兩個只是普通士兵,卻比軒轅光他們大出來七八倍不止,軒轅光等人甚至連他們的肚臍眼都摸不到。兩個士兵大手大腳,腿上的汗毛都好像蔥蔥郁郁的小森林一樣。兩隻長長的耳朵,一直垂過肩頭,兩隻眼睛如同燈籠大小,血盆大口裡露出兩排刀劍一樣鋒利的牙齒。

軒轅光等人的車子到了跟前,兩個大人族士兵低下頭來,仿佛看玩具木偶一樣。

“喂,你們從哪裡來?”

一個士兵開口問話,從他嘴裡噴出來的氣息,對軒轅光等人來說就是一陣小旋風。

“喂,你們兩個傢伙,連我都不認識嗎?”真真從車子上站起來,用力踮著腳尖,大聲喊道:“我是肅慎部落烏塔首領的女兒,來見你們玄冥國的君主,也就是我那元鵬師伯。還不快點打開城門,讓我和我的朋友們進去?”

她又喊又叫,力氣總算沒有白費。一個士兵彎下腰來,仔細打量她半天,總算認出她來,點了點頭,將城門打開,放他們進入了的大城。

大城之內熱鬧非凡,一條筆直的街道,平坦、寬闊,兩邊店鋪林立,不過幾乎是清一色的釀酒作坊。熱乎乎的、香甜醉人的酒糟氣息彌漫開來,籠罩著整條街道。而在每一家店鋪門口,幾乎都有大人族的士兵或者在開懷暢飲,或者醉倒在門前的地面上,嘔吐之物腥氣沖天,一片狼藉。

“真噁心!”看到一個個士兵袒胸露臂,醜態百出的樣子,祖兒厭惡不已。

“還有這酒味,真讓人受不了,我聞著都快醉了!”伶倫也掩起了鼻子。

車子繼續向前行駛,忽然,前面一座酒坊門前,出現了一隊巨人士兵,足有二三十人,一個個身披盔甲,手持長矛、利斧,肅穆地立在那裡。

和那些東倒西歪、醉酒之後醜態百出的士兵相比,這些顯然才是巨人部隊的正規軍。

不過,這麼一支軍隊,突然出現在酒坊門口,如臨大敵,顯得極不尋常。

軒轅光等人的車子剛接近,就被幾個士兵用長矛和利斧給攔了下來:

“站住!”

“喂,我們是要去見你們國君的,讓開。”真真呵斥道。

“不行,目前這裡禁止通行,誰也不能過去。”巨人士兵毫不通融地道。

“這裡出了什麼事情,值得你們如此大驚小怪?”真真嘟囔著,不過看這隊士兵這麼陣容整齊,也知道是王宮裡的禁衛部隊,不敢輕易招惹。

車子停了下來,軒轅光和祖兒、伶倫等很好奇,看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只見過了一會兒,從酒坊的大門裡面,走出來一個軍官模樣的巨人,比尋常的巨人士兵,又高出來一個頭。只見他全身黝黑,皮膚如同抹了一層厚厚的黑泥一樣,在陽光下閃著汪汪的光亮。披散著一頭亂髮,上面還沾著草木的枯屑。臉上佈滿橫肉,露在外面的胸口,肩頭,胳膊,無一不是肌肉塊塊凸起,似乎力量要從每一根汗毛孔裡滿溢出來。他蒲扇一般的大手裡,提著一根粗大的狼牙棒,同樣黑黝黝的,怎麼也得幾百斤上下。這一棒子掄過去,任憑你什麼人也禁受不起。

黑臉軍官從裡面走出來,每走一步,地面都似乎顫抖一下。

而就在他身後,四個同樣身材高大的巨人,中間夾著一個年輕人走了出來。

這年輕人看上去年齡大概在二十多歲樣子,一身白衣白褲,雖然年輕,一頭的長髮卻都是白色的,個子瘦高,皮膚白皙,手腳細長,一張英俊的面孔上寫滿了憂鬱。就是這麼一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普通人,卻被五花大綁,又被這麼多兇神惡煞一樣的士兵看押著,未免小題大做。

不過,當這個人一出現,真真就不由地低聲驚呼了一聲:“啊?是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