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3章 胡三公子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6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五十二章

胡三公子

“怎麼,你認識他?”軒轅光小聲問。

“嗯,我當然認識他,他叫胡三公子,是我們這裡有名的偷兒。我們族裡所有的人家,幾乎沒有不被他偷過的。連我過十二歲生日的時候,我父親送給我的一根金簪,都被他給偷走過。不過他這個人有個脾氣,如果你丟了東西,只要不聲張,在家裡供上一個牌位,寫上胡三公子之位,早晚三炷香,三天之後,被偷走的東西就會自己送回來。如果你嚷得很凶,而且四處謾駡,那麼不但丟的東西找不回來,而且家中還會接二連三失竊,任憑你怎麼小心防範也無濟於事,直到你給他供上牌位為止。”

“啊?天底下竟然還有這樣的偷兒?”軒轅光簡直難以置信,“他偷東西的目的難道只是為了揚名?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只是覺得好玩?”

“哦,你想錯了,他這麼做,原因很簡單。據說這胡三公子的出身,就是那個玄冥真人被掉包之後丟掉的孩子。他所以得以不死,是因為有一群烏鴉,用自己的身體給他擋寒取暖,有一隻山林中的白狐,每天用自己的乳汁來給他哺育。最後,他被隱居深山修行的狐仙胡三太爺發現,收留做了徒弟。這胡三公子跟著胡三太爺長大後,修煉成一身本領。本來胡三太爺要帶著他一同飛升,但是胡三公子卻一直恥于自己被父母拋棄,一心要證明自己是一個了不起的英雄豪傑,所以,他做出決定,留了下來,立誓要讓方圓千里之內,每一戶人家都供奉他的牌位。”

“什麼?他就是玄冥真人被掉包的那個孩子?”軒轅光大吃一驚。

“我也不能確定,只是人們都這麼傳說而已。”真真道。“是真是假,恐怕只有他本人知道。”

說話間,只見一眾巨人押解著胡三公子就要離開,軒轅光忽然沖上前去,一聲大喝:

“站住!”

這一下變生倉促,連巨人禁衛軍和胡三公子都措手不及,被嚇了一跳。

“喂,小子……你……你是什麼人?”

手持狼牙棒的黑臉巨人,彎下腰來打量了軒轅光一眼,甕聲甕氣地問。

“你們不要管我是誰,我是要告訴你們,這位胡三公子,他……他是假的!”

“什麼?”黑臉巨人一愣,不知道他這話有何證據。連胡三公子也將疑惑的目光對準了軒轅光,聽他接下來能說出一番什麼樣的奇怪道理來。

“你們要抓胡三公子對吧?據我所知,那胡三公子是何等的英雄豪傑,來去無蹤,變化多端,以他那樣一身驚天動地的本領,怎麼可能被你們這麼隨隨便便捉住。所以,我才說,你們抓到的這個胡三公子一定是假的!”

軒轅光其實也只是胡說八道而已。這一番說辭,連他自己都覺得信不過。

“你說他是假的,那麼真的……真的在哪裡?”黑臉巨人傻傻地問道。

“真的嗎?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有一個辦法。”軒轅光頭腦中飛快地轉動。“那胡三公子不是要求家家戶戶都立他的牌位嗎?既然接受了大夥兒的供奉,就不能不遵守自己的諾言。那麼,只要聚集城中百姓,一齊磕頭,請求胡三公子現身,他自然就會現身出來。不過,我看就算真的胡三公子現身出來,你們也沒有那個膽量捉他,還是算了吧。”

“呸,小子,你竟然看不起我們?”黑臉巨人一揮狼牙棒,“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他將狼牙棒往軒轅光旁邊的地上一砸,“砰”地一聲,塵土飛揚,地面被砸了一個大坑。

“真的胡三公子在哪裡,只管讓他顯身出來,看是他厲害,還是我厲害?”

“哼,胡三公子在此!”忽然,頭頂上空中一聲大喊,宛如霹靂炸響一般。

眾人都抬起頭來。只見在空中,忽然顯身出來一個巨人,這個巨人比起地上的大人族來,又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真正是頭頂天,腳踏半空中。他的兩條腿仿佛山柱一樣,兩隻胳膊仿佛兩棵千年大樹。兩隻手裡一手握住一隻大錘,錘頭仿佛一座圓形的小山。血盆大口,青面獠牙。只見他將兩隻大錘一碰撞,發出震耳欲聾的霹靂爆炸之聲。“胡三公子來也!誰家小兒在呼喚我老人家的名字,誰要和我決一雌雄?”

“啊?真的胡三公子來了?”

地上的巨人一見空中如此巨人,一個個頓時屁滾尿流,抱頭鼠竄而去。

那個黑臉巨人軍官,手腳發軟,戰戰兢兢,勉強還要舉起狼牙棒來沖天示威,忽然,胡三公子從雲端裡探下頭來,兩隻大眼睛瞪得燈籠一樣,一張血盆大口中,雪白的牙齒鋒利如劍,似乎要一口將他給吞下去。

“我的個娘呀!”黑臉巨人將手中狼牙棒一丟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哈哈。”眼見眾巨人跑得蹤影全無,這邊,地上的白衣人將衣袖沖天一拂,天上的巨人頓時化作一陣煙霧,隨風吹散,原來只是一個幻術。

“怎麼樣,這位小兄弟,你現在不是再懷疑我是假的了吧?”

“胡三公子果然名不虛傳。”軒轅光上前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禮。“其實我早知道胡三公子之能,指真為假,不過是和這幫傢伙開個玩笑而已。”

“哦?見過我的人並不多,知道我本領的人就更少。你又從哪裡知道的我?”

“我不但知道胡三公子本領高強,而且知道,你其實是玄冥真人和九鳳夫人所生的兒子。只可惜你一出生就被人陷害,掉包換走,因此引發你父親誤會,從而導致你父母反目,引發一場至今無法挽回的慘劇。”

“你……”胡三公子忽然身形一動,疾如閃電一樣,上來抓住了軒轅光的手腕。“你究竟知道多少?都一股腦兒說出來,別給我賣關子。”

他面露凶光,身上驟然散發出獰厲之氣。這氣息被至尊之劍感知到了,以為主人受到傷害,立即“倉啷”一聲,飛出匣中,變身一條五爪金龍,沖胡三公子當頭抓來。胡三公子沒有想到軒轅光一個小孩子,身上會有如此神奇之物,被迫鬆開手腕,退開幾步,口中吐出一道白光。白光裡,似乎是一隻身形矯健的白色狐狸,和五爪金龍鬥在了一起。

“至尊之劍?請問,號稱‘水中稱能、陸地飛熊’的黃能,是你什麼人?”

“那是家父!”

“你是黃能的兒子?哈哈,真是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快住手,我有話說!”

胡三公子一招手,首先將白狐元神喚回。這邊,軒轅光也收了至尊之劍。

“小兄弟,你大概還不知道吧?我師父胡三太爺,和你父親黃能,他們可是至交好友哪!那時候你父親還沒有上昊天界受封,每年有半年在海中遨遊,剩餘半年就化身飛熊,來到這玄冥之國來,和我師父一起修煉。當地人經常看到你父親淩空飛越,因為從未目睹有翅膀的飛熊,因此將你父親尊為山神。你父親的聲名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山神?”軒轅光一愣,“這裡的山神,不是‘白依娜’嗎?”

“‘白依娜’是後來的山神,本來是一隻三姐妹連為一體的蛇精,偏偏三姐妹都一起愛上了你父親,為了你父親爭執不休。後來你父親離開這裡,去跟隨昊天帝尊,並且愛上了昊天帝尊的女兒,也就是後來的你母親。‘白依娜’因愛生恨,於是在這裡興風作浪,傷害百姓。又遷怒于你父親,順帶恨上了熊類。當地人如果每年不祭殺一隻白熊作為牲品,‘白依娜’就要發怒。她們三姐妹對你父親真稱得上一往情深了!”

“怪不得當地有殺熊獻祭的傳統,想不到竟然有這麼一段來歷。”軒轅光這才恍然大悟。他將身邊的真真叫過來。“這位是……”

他剛要介紹說真真是肅慎部落的公主,真真卻打斷了他:“我叫真真,是肅慎部落烏塔首領的女兒。我養了一頭熊叫大白,不想被獻祭給‘白依娜’,來這裡就是想跟元鵬師伯借大鵬羽衣,破除山洞裡的符咒,從那裡上到天池去求‘白依娜’,希望她可以不再要求用熊獻祭。”

“真真?這名字好耳熟。”胡三公子疑惑地打量了她一眼。“請問,咱們見過嗎?”

“胡三先生說笑了,您是一方大仙,小女子怎麼會有緣和您認識呢?”

“喂,你不是說……”

軒轅光剛要問,有關胡三公子偷她簪子的事情,真真卻在身後用力沖她擺手。

“胡三先生,以您的本領之高,怎麼會被這些窩囊廢捉住?究竟怎麼回事?”真真公主問道。

“哦,是這樣的。我和你們一樣,也是為了大鵬羽衣而來的。不過那個元鵬小氣得很,我和他好言商借大鵬羽衣,他就是不肯。於是我用了激將法,和他打了一個賭。”

“打的什麼賭?”

“我和他立了賭約,三天之內,一定會將大鵬羽衣給偷到手。那個元鵬也真愚蠢,以為將我搜捕到以後,捉起來關入牢中,派人將我看住,就萬無一失了。卻哪裡知道,我反而正要被他捉住,讓他麻痹大意呢!”

“哎呀,對不起,這麼說,我們耽誤了你的計畫啦!”軒轅光連忙道歉。

“沒什麼。”胡三公子輕描淡寫,“要拿到他的大鵬羽衣,我還有很多辦法。”

“胡先生如此神通,還需要大鵬羽衣做什麼?”軒轅光好奇地問道。

“和你們一樣,我也要通過那山洞去見山神‘白依娜’。不過,我不是去求她們做什麼,而是要去和她們了卻一段舊日恩怨。我也是剛剛知道,原來,當年我父親和我母親結合的時候,就引起了‘白依娜’三姐妹的嫉妒。她們自己有過不幸的一段情感經歷,所以因此而恨上了所有的男女,最不能見有美滿的婚姻。我父親和我母親的結合,在當時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卻唯獨令‘白依娜’心生不滿。於是‘白依娜’一直暗中窺伺,終於得到機會,我父親外出未歸,我母親分娩在即,‘白依娜’就找了一隻剛出生的白狐,將我從我母親那裡替換了出來。”

“也是我大難不死,被一群烏鴉給救了,而那只失去孩子的白狐母親,給了我最初的哺乳。後來的事情你們也知道了,我被胡三太爺發現,收在門下當了關門弟子。他一直對我隱瞞這段恩怨,一直到飛升之時。他不想我多年的修煉前功盡棄,我卻因為心中始終有怨恨之氣,所以飛升失敗。於是胡三太爺只好告訴了我真相。冤有頭,債有主,那‘白依娜’害得我一家人骨肉分離,誤會至今,我豈能饒過她們?但那山洞是進入她們巢穴的唯一通道,所以我決定先來取大鵬羽衣!”

“好,既然咱們目的一致,那這樣好了,我們先禮後兵:先跟著真真入宮,由她跟她師伯去借大鵬羽衣。如果能借出來,我們就省了一番手腳;如果那玄冥國君不肯借,到時候再請胡先生出手,一舉成功。”

“恐怕你們去了也是白費工夫,不過,我可以等你們一會兒。咱們再見了!”

話音剛落,只見他身形晃動,忽然起了一陣風,風過之後,他就不見了。

“好一個胡三公子,想不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命運比我更不堪的人。”

軒轅光感傷身世,旁邊祖兒卻道:“還說呢,你也好,胡三公子也好,你們的命運這麼波折多舛,還不都是因為你那個父親?聽聽胡三公子說的,人家三姐妹一起看上了他,他卻一點表示都沒有,拍拍屁股就走了!”

“表示什麼?”軒轅光一愣,“我父親真正喜歡的人只有一個,就是我母親。如果不喜歡我母親,就不會有我;他只能喜歡我母親一個人,又怎麼會去喜歡別人?在那之前不會,在那之後自然更不會了。”

“哼,你是他兒子,自然替他辯護了。我不和你說了。”祖兒不再理他。

“軒轅哥哥,真沒想到,你父親竟然曾經在這裡當過山神,”伶倫若有所思地道,“我現在真是充滿期待和好奇,真不知道你父親還有多少的故事,真希望多瞭解他,對他認識更多呢!”

“我和你想的一樣,伶倫妹妹,咱們又想到一起去了。”軒轅光現在也急切地想知道,父親當年究竟做了什麼,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了。

一行人在真真的率領下,繼續前行,來到了王宮。

玄冥國君的王宮,仿佛是一座夢幻一樣的宮殿:這座宮殿建築在一條穿城而過的浩蕩江水之畔,就地利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江水,在極寒的天氣裡凍結成冰,然後,就用冰當做原料,切割、打磨成各種形狀的冰磚,並且根據不同的需要,在上面雕刻出來各種形狀的圖案。然後,這些大大小小的冰磚,被能工巧匠們組合在一起,建成了一座宮殿。

用冰建造而成的宮殿,雖然壯觀、絢麗,可是太陽一出來,天氣暖和,就會化作冰水,轟然坍塌。這座宮殿不知道用了什麼法術作為支撐,因此,雖然冰雕玉琢而成,卻能夠經歷四季變化,並不會融化一點。

來到這座冰塊堆砌起來的王宮前,真真通報了自己的姓名,隨即獲准進去。

軒轅光和祖兒、伶倫等跟在後面,他們都沒有見過這麼奇特的宮殿。尤其這宮殿並不像想像的那樣,一進入裡面就會冰涼沁骨,相反,因為冰塊打磨極細,互相之間嚴絲合縫,連一絲的風都透不過去。所以在宮殿的內部,溫度保持在一個恒定的溫度,人們在裡面生活起居,一切如常。

“真好玩!”伶倫和阿嫫都不由發出感慨,對這個虛虛實實的宮殿讚不絕口。

“你們覺得這很了不起,那是因為你們沒有去過祖兒居住的地方,她父親給她建造的一座水晶宮殿,那比這可豪奢絢麗多了。”軒轅光道。

說話間,他們已經被引領來到玄冥國君接見賓客的地方,這裡寬敞而明亮,桌子、凳子都是用玉石精心打磨而成的,還有各種造型奇特的玉制貓、狗,甚至真人大小的玉人,都栩栩如生,一時難以分辨真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