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4章 玄冥國君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5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四章

玄冥國君

眾人坐下來,不一會兒,忽然一聲高喊:“國君到!”

屋子裡的眾人一下子都站了起來,隨即,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走了進來。

“哈哈,是真真呀,你可是好久沒有來看我了,哎呀,都長這麼高了?人也變得更漂亮了?你父親怎麼樣,他還好嗎?你是不是又惹他生氣了?”

來的正是玄冥之國的國君元鵬。從他口中,可以說對真真是相當地瞭解。

“大師伯,連您也這麼說我?”真真故意裝出委屈的樣子,擠出來幾滴眼淚。“如果連您不肯給我做主,嗚,那我就找不到一個疼我愛我的人了。”

“哈哈,什麼事情,值得這麼哭哭啼啼的,說出來,大師伯給你做主!”

元鵬看上去就是個性情豪爽的人,坐下來後,立即招呼給眾人上酒。眾人中並沒有一個是能喝酒的,聞著那酒味就醉了,他卻端起來一壺酒,也不用杯子,對著那酒壺就烏龍吸水一樣,一口氣喝下去半壺。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是這樣的。”於是真真將事情經過簡略地講了一遍:自己如何當了“熊母”,養了一隻熊,後來產生了感情,不忍心看大白被殺死,偷偷將大白藏起來,結果惹得父親震怒,父女鬧翻,最後她和熊的藏身之地被找到,幸而得到軒轅光等一眾朋友幫助,才救下了大白。因為擔心全族人民因此遭到山神“白依娜”的詛咒和報復,所以決定來這裡向元鵬借“大鵬羽衣”,要通過被符咒封鎖的山洞去到天池上去,當面向那山神“白依娜”解釋此事。

“什麼?你們要來借大鵬羽衣?”元鵬本來大咧咧的,可是聽了真真的話,卻面色一肅。“真不巧,本來我可以借給你們的,可是現在不行。我和那胡三公子打賭,他要在三天之內偷走我的大鵬羽衣。我偏偏不信他有如此能耐,如今才剛過去一天,還有兩天。我倒要看看他怎麼從我這裡將大鵬羽衣偷走。你們如果不急,就耐心在這裡等兩天。”

“要等兩天?我們族人答應給山神獻祭的日子,也只有兩天了。我們要阻止此事,必須在那之前見到山神‘白依娜’,否則就來不及了!”真真道。

“這可不好辦,”元鵬堅持道,“我和那胡三公子的賭賽剛開始,豈能半途而廢?如果我將大鵬羽衣交給你們,卻反而被他偷了去,那也是我輸了。不是我對你們不放心,實在你們不知道那胡三公子的厲害!”

“怎麼不知道,我們來這裡之前,就剛剛見識了胡三公子的手段。”軒轅光乾脆將實情講出來。“那胡三公子親口告訴我們,他所以要來偷大鵬羽衣,也是為了去找山神‘白依娜’算帳。這樣,只要您將大鵬羽衣交給我們,賭賽之事,我可以讓胡三公子親自來您面前認輸,取消賭約,這樣不就兩全其美了嗎?總之您不用擔心胡三公子就是。”

“真真,這幾位都是你的朋友嗎?怎麼不給我介紹?”元鵬笑著問道。

“哦,這幾位元都是我剛認識的朋友,這位元是軒轅光,這是祖兒,這是伶倫,這是阿嫫。如果不是他們幫忙,我根本就保護不了大白。他們答應幫助我一起去找‘白依娜’,所以就跟我一起來借大鵬羽衣了。”

“他們和胡三公子很熟嗎?”

“不,就是剛才和胡三公子見了一面,不打不相識,大家就成了朋友。”

“哼!這分明是和胡三公子勾結,來我這裡行欺詐之計,來騙取大鵬羽衣了。”元鵬將手中酒壺往地上一摔,“來人,把這些傢伙給我拿下!”

“是!”

頓時,從外面進來幾個巨人,不由分說,將軒轅光等人反剪了雙臂押起來。

“大師伯,您……您這是幹什麼?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的朋友?”真真著急地問。

“真真,你上當了。這幾個傢伙,和那個胡三公子是一夥兒的。他們找藉口編了那麼多故事騙你,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由你來找我借大鵬羽衣,然後他們再拿去交給胡三公子。那胡三公子是成了精的狐狸,詭計多端,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你一個小姑娘家,哪裡是他的對手?”

“可是,他們剛剛才認識胡三公子,有了一面之交啊?”

“那都是他們在演戲給你看,他們一定是胡三公子派來盜取大鵬羽衣的,先把他們關起來,等我抓住了胡三公子,看他親口承認不承認!”元鵬冷笑著,自以為看穿了胡三公子的詭計,不顧真真的苦苦哀求,將手一揮。“將這幾個傢伙押下去,關在地牢裡,誰都不准接近一步!”

“是!”

巨人們押著軒轅光和伶倫、祖兒、阿嫫等往外面走去。依祖兒的火爆脾氣,哪裡能受得了這個?眼睛一瞪,就要發作,卻被軒轅光給小聲阻止了:

“祖兒,不可輕舉妄動,見機行事。”

“哼!”

祖兒真不知道,軒轅光為什麼要搞的這麼麻煩,依照她的行事方式,每個人都亮出自己的法寶,一通打打殺殺,將玄冥國中上上下下都打服,然後逼迫元鵬不得不交出大鵬羽衣,不就得了,怎麼會有這許多麻煩?

“軒轅光,你們幾個不要著急,我一定說服大師伯,很快放你們出來。”

真真還在後面喊著,可是軒轅光等人已經沒有誰有心思再去聽她的。

出門之後,走在前面的巨人不知道在牆上按了一個什麼機關,地面上滑動打開一塊磚,露出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有臺階直通下面去。

“走,下去!”

巨人推搡著軒轅光等走下去。還好,因為要供巨人守衛走過,所以這通道又高大,又寬闊,軒轅光等人走在上面,一點都不覺得逼仄狹窄。

這通道幽深而狹長,在道路兩旁,每隔十步遠的地方,就在牆壁上擺放著一盞油燈。油燈長明,照得通道裡一片光亮。軒轅光等人一路行來,只有身後拖著的長長的影子,伴隨著巨人的不耐煩的催促和嘟囔。

又走了一會兒,前面忽然出現了分岔:一條道通向下面,變得幽暗、潮濕,從下面的黑暗裡,似乎傳上來無數人的呻吟聲,痛苦而絕望!

而另外一條道通向上面,有隱約的光亮從上面灑下來,那裡會是出口嗎?

軒轅光剛往上看了一眼,已經被推搡著步入向下的通道。進入更深的地下,只見通道狹窄了許多,在通道的兩側,出現了一座座的石室。石室的門口,是厚重而結實的石門,只在石門一人多高的上方開了一個窗戶,從裡面彈出來一個個或白髮蒼蒼的頭顱,或者骯髒黝黑的臉孔,一雙雙眸子裡都閃著惡毒的目光,聲音嘶啞,不知道在咒駡什麼。

走到通道盡頭,巨人打開一間石室的門,將軒轅光幾個人推進去,然後,沉重的石門在身後隆隆關上,石室裡只有一盞昏暗的小油燈,因為深處地下,又好久沒有人來住過了,因此牆壁上、地上都發了黴。祖兒和伶倫、阿嫫都一個個地打起了啊嚏,軒轅光也覺得自己的鼻子癢癢的。

“小光,我們真的……要被關在這裡嗎?”祖兒一看這情形,又埋怨起來。

“不要急,我們在這裡呆不了太久,真真一定

會來救我們出去的。”軒轅光道。

“哼,你對她還挺有信心,我們如果不是為了幫她,也不會招惹這麻煩。”

“麻煩是麻煩了一點,可是我們也因此而找到了胡三公子啊。鐘九大哥不是說過,我們能不能順利得到‘黑土’,關鍵就在這個胡三公子身上。”

“胡三公子,這個人的行事作風,我倒很欣賞。他做什麼事情都是明裡來、明裡去,不像咱們做事情,繞來繞去的。我還是覺得直接些好。”

“祖兒,很少見你對什麼人這麼讚賞啊?”伶倫忽然在旁邊插了一句。

“我就是讚賞他,怎麼了?我這個人就是心直口快,我要喜歡什麼人,就當面說出來;我要不喜歡什麼人,也當面說出來。這樣又簡單、又省事,我可不願意和有些人似得猜來猜去,那樣我寧肯什麼人都不喜歡。”

“祖兒,你在說什麼?什麼喜歡不喜歡,我怎麼聽不懂?”阿嫫很少說話,在這裡反正閑著無事,也插了一句進來。“我們不是要談論怎麼出去,怎麼去利用胡三公子得到‘黑土’嗎?你們說得我越來越糊塗了。”

“阿嫫,你在扶桑島上長到這麼大,有沒有體驗過,自己喜歡過一個人?”祖兒問。

“沒有。”阿嫫搖了搖頭,“島上除了我,只有我師父和我爹,他們都對我很好。可是說到喜歡,我不知道我對他們的那種情感,算不算喜歡……”

“當然不算。”祖兒打斷她道,“你對他們的情感,那叫做親情;我說的是喜歡,是你對一個和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陌生人產生的感情……”

“和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陌生人?那就是小光嘍,還有你和伶倫。”阿嫫道。“我喜歡你們,真的,我從來沒有這麼和陌生人一起呆這麼長時間,而我覺得你們一點都不討厭,你們也不嫌棄我,我很開心……”

“行了,我說過喜歡簡單、直接,可是你又把簡單的事情說複雜了……”

“哈哈,”軒轅光在一邊大笑起來,“祖兒,我看你以後是找到對手了,再有什麼口舌上的爭執,我們也不反駁你,讓阿嫫和你交鋒好了!”

“算了,不理你們了!”祖兒一賭氣,將臉扭向一邊,再不說一句話。

“軒轅哥哥,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伶倫問。

“等待。”軒轅光將手一攤,“除了等待,我們還能做什麼?”

“真的?”

“不過,也不是一點事情都不能做。伶倫,你可以給我們彈一首曲子嗎?”

“在這裡?”

“是呀。”

“好吧。”

伶倫從背後取下混沌之琴來,在地上端端正正地擺好。十指輕拂,一首優美的曲子從手指下飛出來,飛出石室,回蕩在幽深而清冷的地下。本來各個相鄰的石室,一片囚犯絕望的呻吟和哭喊,但現在,一下子都安靜下來,每個人都在傾耳聆聽,似乎每個靈魂都得到了安撫……

琴聲叮咚,伶倫一口氣彈了十多首曲子。本來軒轅光以為,頂多兩三支曲子的工夫,真真就會說服國君元鵬,親自來放他們出去。可是,他發現自己的想法完全落了空。不但真真沒有一絲一毫的消息,連那神通廣大的胡三公子也沒有出現,似乎他們在這裡已經完全被人遺忘。

“行了,伶倫,休息一會兒吧。”

軒轅光從來都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會錯,現在卻也有點茫然無措了。

怎麼辦?接下來是否應該果斷地採取行動。在這裡被動地等待不是辦法,是不是主動出擊?或者乾脆如祖兒所說,幾個人將自己的寶貝亮出來,一路打打殺殺,直接去元鵬國君那裡,逼迫他交出大鵬羽衣。如果真是那樣,事情倒也簡單了。相信以他們幾個的實力,一切並非難事。

可是,再一想,自己等人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黑土”,而並非只是和山神“白依娜”去鬥法。真正厲害的對頭是挾持蚩尤的混沌魔尊!

正在思緒紛紛之際,忽然,從外面傳來了極輕的腳步聲,伶倫耳朵最尖:“有人來了!”

軒轅光精神一振,來到石門窗子前,踮起腳尖往外面看去,只見一個嬌柔的身影正在向這邊移動過來。“喂,軒轅光,你們幾個在哪裡呀?”

“是真真,”軒轅光大喜,“我就說過,她一定會來救我們出去的嘛。”他連忙從窗子裡發出聲音:“我們在這裡!”

真真來到跟前,從外面開啟了石室門的機關,轟隆隆,石門打開了。

“真真,你怎麼來得這麼晚?我們在這麼個破地方,身上都要發黴了。”祖兒埋怨道。

“對不起,本來我該早點來,可是出了一點狀況。”真真抱歉地道。

“什麼狀況?”軒轅光問。

“我纏著我那元鵬大師伯,要他放人,可是他忽然來了一個訪客,而且似乎那個訪客很要緊,他們一直談了半天,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實在等不及,怕你們有什麼危險,只好偷了鑰匙,先來救你們出去了。”

“那大鵬羽衣呢?你大師伯肯借給我們了嗎?”

“他一心要和胡三公子賭賽,要借也等賭賽完畢之後,我也沒辦法。”

“等等,你說他來了一個很重要的訪客,究竟是什麼人?”軒轅光問。

“我也不清楚。似乎是玄冥真人派來的一個信使,聲稱真人已經知道他和胡三公子賭賽,提醒他要注意,將大鵬羽衣藏好,不可輕易被胡三公子偷去。否則,賭賽輸了之後,連累師門聲譽,真人也臉上無光!”

“我猜,那訪客不是別人,應該就是胡三公子啊!”軒轅光一語道破,“他已經開始行動了,親自去向元鵬國君打聽大鵬羽衣的下落,還有什麼比這更簡單、更有效的法子呢?這個胡三公子實在是太富於心計了。”

“那我先回去,看胡三公子是不是已經得手了。”真真道,“如果我當面揭穿他,這賭賽他也就輸了,大師伯應該會將大鵬羽衣借給我了吧?”

“那我們幾個就出城去,在外面等你。”軒轅光道,“如果被胡三公子搶先一步,騙得了大鵬羽衣,我們就和他匯合一處,去山洞那裡等你。”

“好!”

於是從地道上來後,眾人分作兩路:真真又返回去,看元鵬師伯和胡三公子的賭賽如何;軒轅光等人則另外尋覓出路,選擇趁暗夜離開宮中。

單說軒轅光幾個人,雖然道路不熟,但是宮中的守衛,都是那些身材高大的巨人,一個個要麼醉醺醺的,要麼呼嚕震天響。對於他們來說,軒轅光這樣的小人族實在太不值得放在眼裡,白天都不一定能盯住他們的一舉一動,在這樣的暗夜裡,更是對他們的行蹤一無所覺。

很快,幾個人就出了王宮,來到了城外的荒野上。此時已經過了夜半,一輪圓月掛在天上,又大又白。清冷的月華灑在冰雪堆砌而成的玄冥之國都城上,顯得那麼地虛幻而縹緲。荒野之上,一人一身白衣,正獨自徘徊。

軒轅光等人遠遠地看見那人,都有些緊張,將各自的兵器抓緊了。

不過,來到跟前,才發現那人竟然是胡三公子,正在等待他們的到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