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5章 大鵬羽衣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484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五章

大鵬羽衣

“胡先生,想不到你先我們一步,恭喜你,大鵬羽衣一定到手了吧?”軒轅光上前問。

“什麼先你們一步,我一直在這裡等你們的消息啊。”胡三公子驚愕地道。“我不是和你們約好了嗎?先禮後兵。如果你們去借大鵬羽衣未果,我再出手,軟的不行來硬的。我又怎麼會先你們而下手呢?”

“啊?元鵬國君那裡的訪客不是胡先生你?”軒轅光這才知道,自己太過自以為是,犯了一個想當然的錯誤。既然那訪客不是胡三公子,會是誰呢?“您和元鵬國君賭賽的事情,還有誰知道?玄冥真人會知道嗎?”

“哼,他就是知道,也不會把這麼小的事情放在眼裡呀。”胡三公子冷冷一笑。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軒轅光心裡懊悔。那個訪客自稱是玄冥真人的使者,一定是假冒的了。那麼還有誰對大鵬羽衣感興趣呢?

“你們看,月亮已經過了中天,我和元鵬國君的賭賽,只剩下一天了。”胡三公子仰頭看天,雖然時間是很緊迫了,他卻還一副悠閒的樣子。

“胡先生,對不起,我想請問一句,你真的有把握嗎?”軒轅光忍不住問了一句。

“當然,我胡三公子想到得到的東西,還沒有失手過。”

“可是那元鵬國君已經高度重視此事,大鵬羽衣一定藏在最隱秘不過的地方。這麼短的時間,就是要找到藏身之地也不容易,何況,那裡一定重兵把守,您一個人單槍匹馬,怎麼會那麼輕而易舉地得手寶物?”

“那只是你們尋常之人的想法。其實,我不用去查訪,也知道大鵬羽衣在什麼地方?”

“什麼地方?”

“自然在元鵬的身上啊!他道號是羽衣子,原來是天池中的一條黑魚,經過千百年修煉而成鵬,又在玄冥真人座下學藝而成人身,那大鵬羽衣,就是他脫去鵬身後,留下來的一件羽衣。如今他要防止我將羽衣偷走,所以最好的辦法自然是穿在自己身上,也只有那樣才萬無一失。”

“啊?這麼說,胡先生您是成竹在胸了?”軒轅光敬佩地點了點頭,然而疑惑卻也更甚。“可是如果他將衣服穿在身上,您又怎麼能偷出來?”

“哈哈,他是人,而且是一個男人,小兄弟,你知道讓一個男人自己將衣服脫下來,有什麼辦法?”胡三公子戲謔地問軒轅光道。

“這個,我不知道……”

“哈,你還小,是個小男子漢,不懂得這些,讓我來告訴你,女人,只有女人有本事令男人將自己的衣服乖乖脫下來。那元鵬也是個正常的男人,自然有令他心動的女人,這女人就是他在天池之畔,與一隻每天飛來的五彩之鳥相戀,那五彩鳥正是黑帝小女兒九鳳所飼養。後來五彩鳥也拜入玄冥真人門下修煉,名字叫做屏翼。元鵬主風,屏翼主雨,二人一旦幽會,就會風調雨順,給百姓帶來五穀豐登的喜悅。可是後來玄冥真人和九鳳夫人鬧翻,九鳳夫人被囚,屏翼也甘願跟著自入牢籠,與元鵬就沒有了相見之期,因此玄冥之國才會風雨不交,一片凝凍,莊稼沒有了生機,元鵬也變得和玄冥真人一樣冷酷無情了。”

“胡先生的意思,你要變作屏翼去誘惑元鵬?”

“正是。”胡三公子點點頭,“夜深人靜,現在就是良辰吉時,我化身屏翼進入元鵬夢裡,不消一時三刻,一定取得大鵬羽衣,你們在這裡等我啊!”

說完,他的身影忽然化作一真煙霧,煙霧中一個美麗的女子影影綽綽,似乎千嬌百媚,又似乎看不真切,隨著一陣風過,消失在無邊虛空中……

胡三公子走後,眾人無不愣怔當地。半晌軒轅光才歎息一聲:“這個胡三公子,比我想像的還更加深不可測。唉,他已經這麼難以對付,他父親玄冥真人,只怕更不是容易對付的主兒。我現在明白鐘九大哥為什麼要智取,不主張以力敵了。看來我們要取得‘黑土’,實在絕非易事啊!”

“但願他能快點得手大鵬羽衣,早日去和那‘白依娜’了卻恩怨。這樣的人,我是一刻都不願意和他在一起,實在太可怕了。”祖兒也搖頭道。

眾人都翹首以待,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胡三公子如他所說的那樣瀟灑而回。

一直等到晨光熹微,終於,從城中奔出來一個身影。遠遠看去,那身影似乎過於臃腫,說是巨人,卻沒有巨人高大;說是胡三公子,卻也不像。

等到近了,才看清楚,原來是真真背負著胡三公子。胡三公子雙目緊閉,一張原本就慘白的臉上更無血色,身上潔白如雪的衣服也染上了殷紅血跡。而真真顯然也經歷了一場惡鬥,全身的衣服被撕碎多處。

“真真,怎麼回事?”軒轅光大吃一驚,連忙迎上去。“你們都受傷了?”

“我沒事,快看看胡三公子傷勢如何?”真真著急地道。

軒轅光等人連忙將胡三公子扶住,在地上找了個平坦草地,將他輕輕放平。

“胡先生,你……怎麼樣?”

“死不了……”胡三公子仍然閉著眼睛,不過嘴裡卻吐出來一聲呻吟。

“您沒有大礙,那就好。”軒轅光稍微放心了一些,“我們可能幫什麼忙?”

“我自己能照顧自己,不礙事。不過我拿了大鵬羽衣,後面追兵隨後就至。你們快想個法子,帶我離開這裡,先找個地方躲一躲。”

聽他說大鵬羽衣到手了,軒轅光等人才知道,他果然不是吹牛。當下,祖兒一聲呼哨,喚來禦馬飛車。眾人將他抬上車子,車子淩空飛去。

果然,車子剛升起來,就見從城門裡湧出來一股巨大的黑色煙霧,煙霧滾滾中,似乎隱藏著一個法力無邊的巨獸,張牙舞爪向這邊追過來……

“那是什麼怪物?”軒轅光大驚,“阿嫫,快,用你的太陽神針射它!”

“看我的!”阿嫫不慌不忙,抄了一把陽光在手上,運足氣力,攢射出去。

這一把“太陽神針”,是天下最厲害不過的神兵利器。無數的金色光芒射入那黑暗中,煙霧陡然停止了向前翻滾,只在原地縈繞,片刻之後,大團的煙霧漸漸縮小,顏色也由濃轉為淡,最後隨風飄逝無影無蹤了。

“好險!”真真一直強撐著,至此近乎虛脫,在車子上倚靠一邊,不住喘氣。

“真真姑娘,究竟怎麼回事?”軒轅光問。“追擊你們的是什麼怪物?”

“具體我也說不清楚。我和你們分開後,又回到我師伯那裡去。我師伯還在和訪客說著什麼,而且不知道怎麼,似乎起了什麼爭執。我不是聽你們說,那訪客就是胡三公子嗎?於是我就想進去揭穿他的面目。”

“可是等我進去後,才發現訪客竟然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一個是年輕人,身材高大,頭髮蓬亂,臉黑黑的,年齡和我們差不多;另外一位卻是一個老者,也看不出來有多少年紀,總之一身黑衣,一張臉藏在長長的亂髮下面,露在外面的手和腳沒有一點的血肉,仿佛枯柴一樣。從他身上透露出一種血肉腐爛的氣息,令人一聞之下就想吐。”

“啊?那是我大哥蚩尤和混沌魔尊,這麼說他們也到了?”軒轅光道。

“我可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我只知道我師伯對那個黑衣老者害怕得緊,站在他跟前身體不住顫抖,可能是那黑衣老者逼問他一件什麼事情,我師伯顯然一無所知。黑衣老者以為他不肯合作,大怒,全身上下竟然噴出來濃烈的火焰。他用帶火的手伸手去抓我師伯,卻被我師伯身上的大鵬羽衣給擋住了。黑衣老者忽然身子變化,從頭上、身上不住地長出頭顱和胳膊來。師伯讓我立即拿起弓箭來攢射。我剛答應一聲,彎弓搭箭,沒想到那年輕人也彎弓搭箭,和我對射。眼看那老者已經變成了一個七八個頭、十幾條手臂的怪物,不斷地撕扯、撲打我師伯的大鵬羽衣。正在這危急關頭,胡三公子從外面進來了,我師伯一看到他就大叫:‘胡三,我們的賭賽先放一放,這是我師門的大對頭到了,你不是一直恨我師父不肯認你這個兒子嗎?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和我一起殺死這個怪物,你就算立了一大功,幫了你父親大忙了!’胡三公子一看情形危急,二話沒說加入戰團,可是他和我師伯聯手,還是抵擋不住那老怪物,我師伯看實在沒有辦法了,只好將大鵬羽衣脫下來,交給胡三公子:‘胡三,我今天拼上性命,也要拖住這個老怪物。你快帶著羽衣去見我師父玄冥真人,告訴他,大對頭來了,要奪取師門鎮山之寶,請師父早作準備,小心應戰!’剛說完,師伯就被老怪物烈焰吞噬,重傷倒地。胡三公子在大鵬羽衣幫助下,幻化分身迎敵,真身帶著我往外逃,但還是被那老怪物給追上來,胡三公子拼了性命才保護住羽衣和我,從裡面沖出來,總算死裡逃生……”

“啊?原來大鵬羽衣是元鵬師伯交給你們的,這麼說他……他已經遭了毒手?”

“唉,不要說他,就是我,也差一點就把這千年修行,交代在那個老怪物手上了。”胡三公子睜開眼來,虛弱地道,“我的分身幻術,本是最拿手的好戲。可是這樣屢試不爽的招式對那老怪物來說,似乎一點用都沒有。他顯然能看透我的幻術,每一下攻擊,都沖著我的真身而來……真是個厲害的傢伙,就是我師父胡三太爺,怕也沒有這等本領。”

“胡先生,你難道沒有聽說過混沌魔尊的名頭?”軒轅光問。

“混沌魔尊?不是當年黑帝等人在昊天尊者的帶領下,以五色之土組成巨人,將其打敗而囚禁在昊天塔上了嗎?他……又出來了?”

“不錯。那老怪物就是他。他不但出來了,而且囚禁了四方天帝,逼迫昊天帝尊封閉了樞紐殿。現在,他正在全力阻止我等尋找五色土,他來玄冥之國,就是為了搶在我們前面奪走‘黑土’,所以,胡先生,如果你的傷沒有大礙,咱們必須馬上去找到玄冥真人,向他告知這一消息。”

“什麼?那老怪物竟然是混沌魔尊本人?”胡三公子大驚失色,“我……竟然和他交手而沒有死?不,不行……我得找個地方躲起來。這件事情,我不能再和你們一起去做了,大鵬羽衣還是給你們拿去吧。”

說著,他竟然真的將元鵬國君鄭重託付給他的大鵬羽衣從懷裡取了出來。那羽衣一看就不是尋常之物,在他的手上閃耀著令人目眩的光澤。

“胡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軒轅光愕然問道。

“我本來只想借大鵬羽衣,去和天池中那三姐妹算帳,卻不知道,你們竟然膽大包天,招惹上了混沌魔尊。我可不想和元鵬那傢伙一樣,稀裡糊塗送了性命,白白毀壞了千年修行。我不玩了,你們自己接著玩吧?”

“玩?胡先生,你以為我們是在鬧著玩?”軒轅光哭笑不得。“昊天界秩序大亂,帝尊退位,魔尊當道。凶厲惡煞,橫行人間,一味的濫殺無辜。這樣的局面雖然不堪,但總要有人出來收拾。當年昊天尊者曾經做到過的事情,我們如今一樣要去做。胡先生,你說你最恨的是被父母拋棄,你要用盡手段,讓所有的人為你立牌位,以此證明你是個英雄豪傑。可是真正的英雄豪傑,不是為了一己揚名,而是要拯救天地,挽蒼生於浩劫。你父親肩負保衛‘黑土’重任,我相信他一定不會輕易將其交給混沌魔尊。那麼,他必然將面臨和元鵬一樣的兇險之境。而現在他正是最需要我們説明的時候,也是你證明自己的時候,在這樣的關鍵時刻,胡先生,難道你不應該挺身而出,反而臨陣正脫逃嗎?”

“我……”胡三公子猶豫了。

“喂,胡三,虧我先前還覺得你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痛快人,別這麼婆婆媽媽的行不行?”祖兒在旁邊發火了,“要死一起死,怕什麼?”

“我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得毫無意義……”胡三公子囁嚅道,“混沌魔尊殺人,根本就比碾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和他作對,只有死路一條!”

“不錯,我們和混沌魔尊比起來,的確太渺小了。可是我們不也活到了現在?為什麼那混沌魔尊沒有徑直來追殺我們,將我們一舉擒殺?就是因為我們是順應‘天命’。我們是在替‘天’做事情,我們的命運不由自己掌控,而由‘天’來決定,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去害怕。”軒轅光道。

“‘天命’?你們怎麼會知道‘天命’?我師父常跟我說‘天命難測’,你們幾個小娃娃知道什麼?”

“我們當然知道,不過現在不是解釋這個的時候。我們還有一位朋友,是鐘九大哥,見了他你自然會知道一切。我只能告訴你一點,胡先生,你也是‘天’所選擇的人,你在我們來之前,早已出現在預言中了。”

“啊?什麼預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