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6章 姐妹情迷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4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六章

姐妹情迷

“我的乾娘,昆侖真人座下首席大弟子夢娘,她曾經被迫給混沌魔尊占卜,預言說要得到‘黑土’,最關鍵的線索只能在玄冥之國的王宮中尋找。本來我一直以為那線索就是大鵬羽衣,後來才明白,那線索其實就是你。你才是獲得‘黑土’的關鍵,連混沌魔尊都不能決定這一點。”

“真的嗎?”

“所以,和我們一起幹吧。去阻止混沌魔尊得到‘黑土’,就是你的‘天命’!”軒轅光肯定地道,“你只要去完成上天交給你的事情,其他的不須多想。只要你完成了天交給你的使命,自然會得到大家的認可。”

“好,我胡三除了我師父胡三太爺,從來沒有聽過誰的話,今天就聽你一回。”胡三公子終於抖擻起了精神,將大鵬羽衣重新收回懷中。“走,咱們這就去找‘白依娜’!”

“去找‘白依娜’幹什麼?不是去找玄冥真人更要緊嗎?”軒轅光問。

“小兄弟,你們知道那玄冥真人居於什麼地方嗎?”胡三公子反問了一句。

“不是在幽冥之都嗎?”

“那你知道怎麼進入幽冥之都嗎?”

“那我就不知道了。”

“要進入幽冥之都,只有一個入口,就是由‘白依娜’所鎮守的‘歸墟之眼’。聽我師父說,那‘歸墟之眼’隱秘無比,而要打敗三姐妹,通過‘歸墟之眼’進入幽冥之都,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之一。當年,只有你父親得到善良使者的幫助,進入過‘歸墟之眼’,得到了‘黑土’,從而建功立業,也因此‘白依娜’三姐妹才會對你父親念念不忘。”

“我父親能夠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軒轅光信心滿滿,“咱們走吧。”

於是,眾人駕駛著禦馬飛車,徑直來到了冰雪封凍的山谷。車子剛飛下來,落到冰雪地面上,真真就迫不及待地向山洞那邊跑過去:“大白,我回來了!”

奇怪的是,山洞裡並沒有大白的應答聲,也不見它那毛茸茸的肥大身影。

“大白,你不在嗎?去哪裡了?”真真一愣。她知道大白的聽覺和嗅覺是最靈敏的。遠隔數裡,大白也能聽到她的聲音,嗅出她的氣味。

真真快步跑到山洞邊,剛到洞口,就看到在洞口一灘殷紅的血跡,還有地上散落的毛髮。那又粗又白的毛髮一看就是大白的。再看地上腳印淩亂,可想而知,這裡剛剛經過了一場惡鬥,大白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大白——”真真的喊聲一下子帶出來哭腔,淚水不由地在眼眶裡打轉。

終於,從山洞深處傳出來一聲粗重的回應,真真一下聽出來那是大白的聲音。可是那聲音虛弱異常,真真幾乎是不顧危險就要一頭闖進去。

“等一等,真真姑娘!”胡三公子在後面喊了一聲,只見他從懷裡取出來“大鵬羽衣”,將衣服展開,然後,他口中念念有詞,須臾,那衣服如同充滿了風一樣,變作有生命的,自己飛起來,在前面帶路!

“大夥兒都跟上,可別掉隊了!”胡三公子第一個跟上去,真真跟著也追上去,然後是祖兒和伶倫、阿嫫,軒轅光手持至尊之劍在後面斷後。

山洞裡面本來一片漆黑,然而大鵬金衣的確是一件神奇的寶物,上面的每一根翎都發出光亮,整件衣服宛如一盞光芒燦燦的明燈,照耀得亮如白晝。那些本來隱藏在山洞中的一些邪惡生物,根本抵擋不住如此強烈的光芒,紛紛在眾人到來之前奪路逃開。那些符咒也都失去了作用。

跟在大鵬羽衣後面,眾人很快來到一個山洞。在這裡,只見大白正將身子緊緊蜷縮在一個角落裡,發出低沉的嗚咽聲。一見到真真來到,它興奮地一下子站起來,像往常那樣想要撲上來,但隨即又倒了下去。

“大白,你怎麼了?”

真真心疼不已,撲上去,摟住大白的脖子,大白用鼻子拱著她的身體。

“啊?你中箭了?”

真真蹲下去查看它腿上的傷處,才發現有一支長長的羽箭。她知道不將箭拔下來,大白這條腿就廢掉了。畢竟是肅慎族的女兒家,她沒有猶豫,立即從自己腰裡拔出來刀子,將箭頭剜出來,然後,給它敷上金瘡藥,再從自己衣服上撕下來一長條布料,給它仔細地包紮好傷口。

在她忙碌的當兒,軒轅光上前將那支箭撿了起來。“咦……這支箭是……”

“是什麼?你認得這箭?”

“不錯,這是我那蚩尤大哥的桑木之弓所射出來的無羽之箭。這種箭杆所用的木頭,是他從扶桑島上的萬年桑樹樹取來的。阿嫫,你過來看是不是?”

阿嫫上前來,只看了一眼就點頭肯定。“不錯,這的確是萬年桑樹的材料。”

“蚩尤?”真真有些驚愕,“就是你們那個被混沌魔尊所劫持的朋友?”

“對,看來他們已經先我們一步來到這裡了,可是他們沒有大鵬羽衣,怎麼進得到這山洞裡來?”軒轅光疑惑地問。

“那還用說,那混沌魔尊是天下邪魔外道的祖師,他自己本身就滿身的陰邪之氣,這個地方對我們來說是禁區,對他來說卻根本不算一回事。

“那倒是。”軒轅光點了點頭,“咱們得加把油追上去了!大夥兒小心,混沌魔尊就在前面,記住,不可正面與他發生衝突,要見機行事。”

眾人答應著,想到混沌魔尊就在前面不遠,每個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這麼小心翼翼,一路疾行,在彎彎曲曲的山洞裡盤旋而上,一直來到山洞的頂部,也沒有見到混沌魔尊的影子。最後,眾人從山洞頂部的一個出口上來。

這出口原來是一座光怪陸離的透明宮殿。宮殿的穹頂不知道是什麼製成,可以看到天池晶瑩、清澈的水在穹頂上流動,各種各樣的魚兒,或者排列成隊,或者獨自穿梭,在穹頂上搖頭擺尾,悠閒來去。除了魚兒還有龜、蛇、以及一些奇形怪狀叫不上名字來的生物,顏色也是五彩繽紛,有的全身黑黝黝的,有的卻全身佈滿了絢麗的彩色,蔚為奇觀。

穹頂下面的這個宮殿並不大,宮殿也並無出奇之處,都是用石頭搭建起來的。除了粗大的石頭柱子和一處處點綴的珍珠用來照明,其他地方就是一些從地下冒上來的枯枝斷木,一點綠色都沒有,宛如焦炭一般。整座宮殿中靜悄悄的,了無生機,荒涼與死寂彌漫了整座宮殿。

“這裡……就是‘白依娜’三姐妹居住的地方?”軒轅光有些難以置信。“看樣子根本就不像有人居住嘛,是不是她們還有別的居所?”

“白依娜三姐妹,老大是復仇使者,老二是善良使者,老三是嫉妒使者。據說她們姐妹是同體連氣,一體三頭。你說像這樣邪惡的東西,她們居住的地方能好到哪裡去?”胡三公子將大鵬羽衣收起來,提醒大家,“大夥兒都小心啊,我們已經來到三姐妹的老巢了,她們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最擅長的就是在背後突然發動襲擊。一會兒動手的時候,千萬不要和她們的眼睛對視,否則只要一對視,就會被石化。還有下手的時候一定要狠,不能給她們留一點的反擊機會。聽到了嗎?

“那還用說?”祖兒和伶倫、阿嫫都對這裡的環境心生厭惡。“這樣的地方,我們可是一刻都不願意多呆。那三姐妹,我們一眼都不願意多看。”

剛說到這裡,忽然空氣中響起了“嘶嘶”之聲,胡三公子喝了一句:

“小心,她們來了!”

頓時,空氣為之一凝。那“嘶嘶”聲來自四面八方,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敵人。

“你們這一群小娃兒是什麼人?膽敢私闖禁地,是活得不耐煩了嗎?”一個蒼老又嘶啞的聲音響起來,卻無法判斷這聲音是從什麼地方傳來。

“喂,你們應該是誤打誤撞闖進來的吧?諒你們也是無心之過,快離開吧!”另外一個聲音接著響起來,溫柔,慈祥,和先前的聲音完全不同。

“哼!不管是有心無心,私闖禁地就是死罪,這些傢伙,一個也走不得!”突然又一個尖銳的、充滿殺伐之氣的聲音響起,刺得眾人耳鼓一陣作痛。

三個聲音,似乎來自三個不同的身體,而且她們自己還觀點不一,爭執不休。

“請問,你們是‘白依娜’三姐妹嗎?”真真卻似乎並不怎麼害怕,上前一步,大聲道:“我叫真真,是肅慎部落烏塔族長的女兒,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來這裡是想請求你們,能不能免除殺熊祭祀的風俗?”

“小姑娘,你為什麼要提這麼一個請求?”那個溫柔的聲音問道。

“是這樣的,以前我年齡小,並不覺得殺熊祭祀這樣的風俗有什麼不妥。可是,自從我去年冬天養了一頭熊,成為了‘熊母’,像一個真正的母親照料孩子那樣去飼養這頭熊,我才知道原來人和熊之間,還可以有這樣的溝通,可以建立起這樣深厚的感情。我才知道熊和人一樣,同樣充滿了靈性,同樣有一個渴望自由、渴望快樂成長的生命。這個生命是上天的恩賜,我們對這個生命本身除了感恩,還必須善加愛護。所以,我才不捨得傷害它,當我聽我父親說,要殺了這頭熊來祭祀,我就偷偷帶著熊逃跑了。可是我父親說,這樣一來,我們族裡就會違背和你們‘白依娜’三姐妹的誓約,全族的人就會受到詛咒!所以,我才來求你們,求你們免除這個風俗,解除和我們族人的誓約!”

“哼,小姑娘,想得未免也太天真了!”那個蒼老嘶啞的聲音道,“殺熊祭祀,是你們族人和我們三姐妹上百年的誓約,豈可因為你養了一頭熊,不忍心殺它就輕易廢除?那樣我們三姐妹的話豈非成了兒戲?”

“我也知道不容易,所以我才堅持要來見你們,我願意付出任何的代價作為交換!”真真道。

“你願意付出任何代價,那好,”尖銳的聲音道,“你不願意你養的熊死,那你就自己死,一命換一命,這是最公平不過的事情。你自己動手吧。”

“真的嗎?”真真卻似乎一點都不畏懼,“我死了,就可以永遠免除殺熊祭祀的風俗嗎?”

她一彎腰,從自己的綁腿中,抽出來一把鋒利的短劍,抵在自己脖子上。“我們族人的誓言,由我而解除;從此不再有殺熊祭祀的風俗!”

她將眼睛一閉,正要動手,卻被軒轅光上去一把將劍給奪了下來。

“不可以!”

“為什麼?”真真又睜開眼,疑惑地道,“我是心甘情願,為了解除我們族人的誓言,為了不再有殘酷的殺熊祭祀風俗,我死了也是值得的!”

“你這麼做當然值得,但是她們還沒有答應呢?”軒轅光一語提醒了她。

“哈哈,小娃兒,看不出來,你倒機靈得緊!”那個尖銳的聲音道。

隨著一陣風聲,忽然眾人眼前一花,氣息為之一窒。只見一個龐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面前。這是一條粗大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大蛇,宛如一座小山一樣聳立在那裡。蛇身的顏色絢麗無比,七彩顏色宛如穿了一條漂亮無比的花裙,雖然是蛇身,卻是人面。三張人臉不停地轉動著:一張是又老又醜的面孔,皮膚皺褶深深,眼睛暗淡無神,一頭白髮如雪,不知道有幾千幾百歲;第二張面孔恰恰相反,是一張宛如少女一樣純真無邪的面孔,皮膚白嫩,一雙眼睛又大又亮,眸子清澈如水;第三張面孔則是一張成熟嫵媚的女性面孔,千嬌百媚,風情萬種,然而卻又籠罩著一股陰邪之氣。尤其那雙眸子,閃著狡黠而惡毒的光芒。

“大夥兒小心,千萬別看她們的眼睛!”胡三公子大聲提醒道。

眾人都低下了頭,避開和她們目光相接觸。只有真真反而迎了上去:

“三位大神,我知道你們是不會和我開玩笑的。我不知道當年我的族人如何和你們立下的誓約,今天我在這裡只要你們答應一句:如果我的死,能夠換取你們承諾,解除誓約,不再殺戮,那麼我死而無憾!”

“哼,真真,你想得也太天真了。”胡三公子不待三姐妹說話,搶在前頭道,“我不是說過了,她們三姐妹並非因為和你族人立有誓約,她們所以一再堅持殺熊祭祀的風俗,是因為她們痛恨令她們失意的那個男人。哈哈,她們得不到心上人的真愛,所以就只能遷怒無辜的畜類了。”

“你……你是什麼人?你說什麼?”

三姐妹中的老三,那個有著尖銳聲音和嫵媚面孔的女子,忽然將目光射向他。

胡三公子卻早有防備,將大鵬羽衣一下子展開,擋在自己身前,就聽得一陣“嗞啦”聲音響起,大鵬羽衣的上面,被那射來的滾燙目光給灼出了幾縷煙霧。如果不是這一擋,那麼,這目光就是直接灼燒到胡三公子的眼睛,他這雙眼睛就會瞎掉,真是狠毒無比的一招無形殺著。

“呸……好狠毒……”胡三公子冷笑一聲,“你們也不問問我和你們有什麼怨仇,一上來就這麼痛下殺手,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什麼?過分?”又蒼老又難看的老女人笑了起來,“我們三姐妹今天已經是最仁慈的了,如果是在以前,我們根本不會讓你們看到我們的真面容,我們會在空氣中施放一種無形無臭的毒霧,你們只是呼吸到那氣息,就已經死了。你們能囉嗦到現在,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

“哦,這麼說還要謝謝你們了?”胡三公子根本不相信她說的話。“那我倒要冒昧地問一句,你們為什麼要對我們這好?我倒很想知道其中緣故。”

“其中緣故,那要問我這個二妹了。”醜女人道,“她總是心地這麼善良,唉!”

“三姐妹各有所癡,我大姐被稱作復仇使者,眥睚必報,其實她何曾與什麼人結過仇?不過是將自己的真面容掩蓋起來,以兇狠的聲名來嚇跑那些無知之徒,保護我們姐妹不受到傷害罷了。我三妹被稱作嫉妒使者,倒是和她的性格有一些相似,可是她也只是嫉妒而已,不能自己控制自己,但只不過自我折磨罷了,又能當真傷害到什麼人?至於我,被人家稱作善良使者,我又哪裡是什麼真善良了,不過是我生性膽小,不願意惹是生非罷了。”中間少女模樣的二妹輕聲說道。“外界多的是對我們三姐妹的誤解,希望你們從這裡出去後,能夠替我們多作解釋。我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但如果有機會稍加辯白,也是好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