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7章 癡心真情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2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七章

癡心真情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對你們有了更多瞭解。”胡三公子聽她說話還算客氣、謙遜,口氣也溫和了一些,不再那麼冷嘲熱諷,“但你還沒有說,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對我們網開一面而且破裂現身見我們呢?”

“我們現身出來,要見的不是你。”身為老二的善良使者微微一笑。“雖然我不知道你誰,但是我可以感覺到你身上的殺伐之氣和你心中的仇恨。你能得到大鵬羽衣,顯然是有備而來。不過我也要告訴你,你根本不是我們姐妹的對手,所以,不想就這麼死的話,乖乖退後一些吧。”

“哈哈,人家一個小姑娘都不怕死,我胡三總不能連小姑娘都不如吧?”胡三公子一昂頭,“我也不怕實話告訴你們,我不是別人,正是二十年前,被你們陷害掉包,被我父親玄冥真人所丟棄在山林中的那個嬰兒。我今天來,就是要向你們三姐妹討一個公道,你們和我父母有何冤仇?為什麼要對一個嬰兒下此毒手?你們難道就不怕遭到報復嗎?”

“原來你就是那個賤人的兒子。”老三嫉妒使者怒氣衝天,“呸,我剛才真該一上來就殺了你。不過也好,留著你一條賤命,等你見了你爹,親口問一問他,當年他不過是幽都的一名普通看門城卒,若非經常偷偷溜出來喝酒,並且和我相好,我幫助他弄了不少的仙丹妙藥,幫助他練成了一身本領,他能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可是他為了獲得黑帝的青睞,竟然不惜拋棄了我,轉而去追求黑帝的女兒。他最後是如願以償了,假裝忠厚老實蒙蔽了黑帝,可是我怎麼能讓他就這麼得逞?於是我就用一隻小狐狸偷偷摸摸掉包了他新出生的兒子,接著又捏造流言,讓他和新婚妻子不到一個月就大打出手,最後將其打入冷宮。哼,我就是不能看他用欺騙的手段過上稱心如意的日子,我這麼做難道有什麼錯嗎?本來是我的幸福,我得不到,也不能讓別人得到。要說公道,這就是我為自己討還的公道,你要怪只能怪你爹不是東西。”

“你胡說八道!”胡三公子哪裡肯信她的話,“你這是血口噴人,一面之詞!”

“什麼一面之詞,年輕人,我和二妹,都可以為三妹作證,她的話千真萬確!”老大復仇女神開口了,“的確是你爹玄冥真人負心在先,我三妹為他付出了一切,不但交給他操蛇之術,而且將元神所化的靈蛇都給了他。可是你爹也真狠毒,不但背棄前盟,甚至要將三妹殺死。幸而那靈蛇是三妹元神,不肯反噬其主。經過那一次失敗後,你爹就再不肯離開幽都半步,封閉了進入了幽都之路,做起縮頭烏龜來了!”

“啊?真的嗎?我父親真的做出這樣的事情?”胡三公子有些開始相信了。

“你自己想啊,他對你,對你母親都做了什麼?”復仇使者道,“天底下的男子,本來就沒有什麼人是對感情專一的,在他們眼中,一切不過是利益的交換罷了。對一個女人愛的死去活來,一轉眼又投入另外一個女人的懷抱。有奶便是娘,我看天下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大姐,也不能這麼一概而論啊。”善良使者接過話去,“男人也是不同的。”

“哼,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行了,你自己來告訴這群小娃兒,你為什麼非要咱們現身出來,和他們見上一面吧?告訴他們你想問什麼吧?”

“好。”善良使者點了點頭,將目光越過胡三公子,投向身後的軒轅光。

“那位小朋友,請問,你背後背的劍是什麼來歷?”

“你是問我的劍嗎?這個……”軒轅光有些猶豫,不知是否應該據實相告。

“其實你不用回答這個問題,我當然知道這是‘至尊之劍’。其實我想問的是……你和這劍的主人是什麼關係?這劍為什麼到了你的身上?”

“尊駕既然認識此劍,那麼我也不隱瞞了,不錯,這劍正是至尊之劍,是我的父親飛熊大將軍所有。是我父親的一位故交親手交給我的。”

“啊?你是飛熊大將軍的兒子?你叫什麼?”

“我叫軒轅光。”

“軒轅光,你看起來應該年齡不大吧?你是在什麼地方出生的?你父親……你父親應該對你很好吧?他……還好嗎?”

這一連串的問題,令軒轅光不知道如何回答,可是看善良使者那麼情緒激動,連聲音都顫抖了,可想而知她內心正在沸騰的情感是如何熾熱,而在她和軒轅光父親飛熊大將軍之間,一定有著不一般的關係。

“對不起,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你……”軒轅光儘量想說的清楚一些。“事實上,我父親在我兩歲的時候,就已經離開我了。我那時候很小,對於一切都還沒有記憶。我只能在夢裡模糊地看到他,一直以為他是虛幻的,不是真實存在的。直到我身上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才開始漸漸得知關於父親的一切,不過也都是一鱗半爪,並不清晰。我感知著父親的氣息,見到了一些以前和他有關聯的人和事,也得到了至尊之劍。可是要想真正肯定這一切,也許要等到見面那一刻吧!”

“你不知道你父親的過去,那很正常,那你母親呢?她也沒有告訴你?”

“母親?她也只是在我的夢裡存在。連她長什麼模樣我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們的事情,但是他們畢竟結合了,而且生下了你,這就說明他們的感情非同尋常。”

“行了,都過去這麼多年,還不忘你的舊情郎?人家孩子都這麼大了!”嫉妒使者冷笑了一聲。“該見的見了,該說的也都說了,現在,該動手了吧?”

“哼,就是你們不想動手,我也想動手呢!”胡三公子一聲大喝,“我倒要瞧瞧,你們三姐妹究竟有什麼本領,今天,就讓你們領略本公子手段!”

他將大朋羽衣一下子祭起來,大鵬羽衣閃耀出萬道光芒,與此同時,胡三公子將自己身形一變,現出了法身九尾狐狸,只見它九隻尾巴都又粗又長,猶如九條剛猛無比的鞭子,每一下敲擊,都碎岩裂石,迸濺出一串串的火星。四條短粗的腿時而牢抓地面,時而敏捷跳躍,騰空而起,嘴裡露出雪白的鋒利牙齒,只要一被咬上,必然喪命。

這還不算,它的法身只有一個,可是它卻不斷地變化,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變為八,頃刻間,四面八方都是法身,根本讓人無從分辨!

這一來,“白依娜”三姐妹也不敢輕敵,被迫打起精神應戰。復仇使者口中吐出毒霧,嫉妒使者將鋒利的毒牙露出來,善良使者則操縱蛇尾,雖然是小山一樣大的身子,細長的蛇尾卻能夠將全身護得密不透風。

這一場大戰雖然熱鬧,然而強弱卻顯而易見:胡三公子的分身幻影之術,目的在於讓人眼花繚亂,易於速勝;可是白依娜三姐妹互相照應,聯結一體,根本不露出任何的破綻,因此,胡三公子根本沒有機會可乘!

相反,從復仇使者口中噴出的毒霧,卻越來越濃。任憑胡三公子再怎麼閃轉騰挪,終究還是要呼吸的。如此險惡的局面,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見此情形,祖兒一聲大喝:“我們上!”

她取出

雷音小鼓,召喚出了鼓神。伶倫也發動了混沌之琴。二人雖然加入了戰團,但是那三姐妹剛才並沒有出全力,現在,每個人都從口中吐出來一隻光芒閃閃的珠子。三隻靈珠旋轉不定,倏忽來去。乍看起來,這珠子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實則這正是剛剛老大復仇女神所提到的元神靈蛇。那珠子一共分為三隻,分別是黑、白、紅三色,滴溜溜地轉動著,一靠近人的身體,就會忽然變身成為一條首尾相銜的小蛇,張開大嘴,露出毒牙,對著人的眼睛噴射出毒液,簡直防不勝防!

胡三公子雖然有大鵬羽衣護體,但是眼睛露在外面,忽然被一隻黑靈珠靠近,一個巨大的蛇頭探出來,沖他的眼睛一噴,一股毒液閃電射至。

這卻不是化身,而是胡三公子的真身。如果真身被射中,他的眼睛就瞎了。

說時遲,那時快,忽然一個身影一閃,一個人擋在了胡三公子身前。

那人正是真真公主。儘管眼睛避開了,臉上卻還是被那毒液給噴中了,頓時騰起來一股煙霧。那毒液何等厲害,見血封喉,頃刻就能要了她的命。只見她的身子一軟,整個人就軟綿綿地倒在了胡三公子的臂彎裡。

“喂,你……不能就這麼死!”

胡三公子大駭,他豈能不知道蛇毒的厲害?一張口,亦從口中吐出來一顆金光閃閃的內丹。這是他千年修行的全部功夫了。只見他一手扶住真真公主的後背,一手將金丹托在掌上,對著真真公主臉上的傷口,吐出真氣。嫋嫋的白色真氣透過金丹,透入到真真公主的傷口中去。

“胡三先生……是你救了我?謝謝。”

真真公主的氣息本來微弱,如今又活了過來。她睜開眼睛,看到自己正躺在胡三公子的臂彎中,面前對著他那一張英俊而蒼白的臉,看到他臉上為了自己而著急的牽掛神態,不由面孔一紅,說話聲音也不自然起來。

“應該我謝謝你才是。”胡三公子扶著她站起來,“若非你替我擋了那一下,我這雙眼睛就瞎了。不過,你就沒有想到那麼做的後果很危險嗎?你會死的!”

“死?”真真公主脫口而出,“只要為了你,什麼危險我都不怕。其實,從十二歲那一年開始,我就在期盼有一天,能有這樣的機會替你犧牲了。”

“十二歲那一年?”胡三公子一愣。

“對呀,那一年我生日,你偷了我父親送給我的金簪子,害我哭了好幾天。”

“哦?我想起來了,不錯,那時候你還是個小姑娘。”

“對,就因為是小姑娘,我才不像別人那樣說你是偷兒,而是把你當做英雄來崇拜。我覺得你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大英雄,那時候我就想,將來有一天,如果有機會能夠幫助到你,甚至為你而死,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你……唉……”

胡三公子不曾想到,當日自己為了揚名立萬,故意去捉弄肅慎部落的首領烏塔,卻會在不知不覺之間,惹出來這麼一段情緣,一時愣在那裡。

“哈哈,又一個癡情女子!”嫉妒使者冷笑一聲,“可憐你如此癡心一片,人家卻半點都不知道,癡情女子負心郎,偏偏世上有這麼多風流冤孽!”

她催動紅色的靈珠,一下光芒暴漲,一條全身赤紅的大蛇,撲向二人。

然而,軒轅光也將至尊之劍拔出來,大喝一聲:“劍兄,看你的了!”

那至尊之劍早按捺不住,一下子飛上半空,變作了搖頭擺尾的金龍。從它的口中,噴射出來一串串金色火球,將三隻蛇靈珠包圍在一起,圈子越縮越小,令其動彈不得。隨即,至尊劍重新恢復劍身,變作一支碩大無比的長劍,對著“白依娜”三姐妹直刺過去。那濃厚的毒霧之陣,可以抵擋鼓神和混沌之琴攻擊,卻抵擋不住這一劍之勢,一下被洞穿。

破陣之後,至尊之劍長驅直入,正好對著善良使者的胸口刺過去。

“二妹,小心!”

本來,到了這最危險關頭,三姐妹都會使出修行千年的絕招“魅術”,僅僅依靠從眼睛中射出的光芒,就可以抵擋一切神兵利器的攻擊。

可是,善良使者卻似乎忘記了使出這一招,呆呆地盯著來劍,沒有反應。

“撲——”

一聲悶響,至尊之劍刺入了“白依娜”三姐妹的身體。三人一體,每個人都被那突如其來的巨大痛楚擊中了,力氣一點點泄出。

漫天的黑色毒霧一下子消散,三姐妹癱軟在地上,汩汩的黑血從劍身瀉落。

“二妹,你為什麼……不抵擋……”復仇使者本來就衰老,頃刻間,頭髮更加變得灰白,肌膚開始裂開,目光中生機漸熄,說話也有氣無力了。

“那是他……他的劍……”善良使者喃喃著,似乎還沒有清醒過來。

“我早說過,天下男子無不負心……”嫉妒使者尖叫著,“你還在念他的舊情,他的劍可不認識你是誰……我好恨……恨不能殺盡天下男人……”

話音剛落,至尊之劍一下子退出,黑血狂噴,“三姐妹”慘呼一聲,氣息頓絕。

三姐妹已死,總算軒轅光出手及時,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真真公主雖然臉上的傷口毒液盡數被驅出,但畢竟身體遭受了重創,無法再支持下去了。因此,胡三公子關心地道:“你剛中了蛇毒,身子很弱,我送你出去!”

“不,我自己能出去。”真真公主卻關心地道,“胡三先生,你雖然報了仇,但不是還有一個心願,要和你的父親玄冥真人見上一面嗎?這裡離幽都已經不遠,你快去吧,錯過了這個機會,只怕幽都大門要永遠封閉了!”

“你……真的行嗎?”

“我的傷不礙事,再說,外面還有大白保護我,倒是你們正事要緊。”真真公主催促道。

“對呀,咱們快點找幽都入口,可別讓混沌老魔搶先拿到了‘黑土’。”祖兒提醒道。

“那……你小心,真真。”胡三柔聲叫了一句真真的名字,令真真全身一顫。

“胡三大哥……你也小心。”如果不是事情緊急,真真公主真不願就此離去。

可是她還是一狠心,咬牙急步離開了。胡三公子看著她背影遠去,才收斂心神,和眾人一道,開始尋找進入幽都的入口。可是,“白依娜”的這個洞穴其大無比,又有著無數岔道,眾人找了一圈之後,一無所獲。

“怎麼辦?”眾人面面相覷。

正在此時,忽然一陣風聲響起,緊接著,從外面進來一個碩大的身影。只見這是一頭身材高大的黑熊,足有千斤上下,身材長大,一身壯碩的筋骨蘊藏著無窮無盡的力量。尤其一對翅膀,更加地引人注目。

“啊?”胡三公子一聲驚呼,“森林之王?”

他正要招呼大夥兒上前迎戰,軒轅光卻阻止了他:“胡先生莫慌,這是自己人。”

“自己人?”

胡三公子驚駭莫名,卻見那大熊站定後,從胸前打開一塊木板,從裡面跳下來一個人。那人一落地,眼前一花,已經變成一個身材高大、神態瀟灑的年輕人。這一份變化之術,連胡三公子都只能自歎弗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